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离人心上秋

第三十七章 后会无凭据

离人心上秋 陌蘩 3032 2017-06-01 17:36:47

  袁韵楠无助的走在霓虹闪烁的街道上,春暖花开的季节里,她却感到一阵阵凉意,心口被撕开了一角,血液不断地涌出,她觉得自己就快要窒息了。也许错了,或者对了,事情的表面似乎总是在不断地转换,袁韵楠想不清楚,甚至也不想去想。如果究其源头,婚姻在某种意义上就是错误,始于虚荣,感情似乎被放在了很卑微的位置,于是好像并没有特别的满足,毕竟感情才直观的冲击着人们的内心。

  楚雅枫躺在地板上,心里的黑洞一点点扩散,他的所有力量似乎已被抽干,他爱这个女人,他也恨这个女人。有时候他会告诉自己要克制,克制感情,克制仇恨。他一直都是一个善解人意温柔的男子,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他全力的保有着某种意义上的拥有,有一种无奈是他没有办法从容的放手,内心的不确定和某种慌张使他的做法有些狭隘和偏执,但是这样的保全对他来说才最为安全。难受,心里一阵阵绞痛。血肉像被一点点剜空,每一寸都是血肉模糊的挣扎。夜晚被无穷尽的放大,仿佛被雾霾包裹着,前后都没有退路。

  袁韵楠走出家门,才真正意义上感受到了无助,无处可去,无人可依是一种可怕的感觉,她想到了家,想到了父母,可是在一阵心酸的摸索中她排除了这样的想法。她也没有考虑去表姐那里,她不想再经历一番赤裸的指责。袁韵楠嘲笑着自己的可悲,没有家,没有事业,没有朋友,而结婚后她甚至没有了自己。她打开手机,沈木的连续六条短信在屏幕上显示,因为刚才袁韵楠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袁韵楠突然想起自己是从摄影棚里跑出的,所有人的工作都将会因为自己的离开而停止,她慌忙拨通了沈木的电话。“喂,韵楠吗?你没事吧?”还没等袁韵楠张口,沈木就急切的问。“我没事,对不起,上午的事太突然,耽误了大家的时间,代我向你的父亲说声抱歉,明天我会准时到摄影棚拍摄的,请他放心。”“你好吗?你现在哪里?”“我很好,不用担心,就这样,再见。”袁韵楠草草的挂了电话,她并不想告诉对方知道自己和楚雅枫之间的事情,无关乎第三个人,这只是她和他的事。沈木对于袁韵楠来将只是一个比陌生人熟悉一点的普通朋友而已,还没有到了可以敞开心扉的程度。何况袁韵楠的心里还抱有一丝希望,她并不想放弃来之不易的婚姻。在想到所谓的他时,袁韵楠的眼泪涌出了眼眶。

  袁韵楠想找一家旅馆住下,然而此时她才发现,除了上衣口袋的手机之外她身无分文,她的包在沙发上,她走的时候并没有带出,她无助的坐在路边的长椅上,不知道该求助与谁。她下意识的取出手机,在通讯薄里看到了庄易成的名字,她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打去,毕竟庄易成已经结婚了,一切再不能像以前一样,可以任由自己随叫随到。就在这时,她的电话响起,屏幕上显示的名字,几乎让她晕厥。‘庄易成’袁韵楠颤抖的接起电话,庄易成就像是她生命里上帝的角色,在她每一次有需要的时候都会及时出现,而这样的需要在此时伴着某种罪恶和自私。“喂,易成”袁韵楠尽力让自己的声音不要颤抖,“喂,你在哪里?”庄易成从电话里听到了车流的嘈杂,其实上午的一幕都落在了庄易成的眼底,今天是张月的生日,庄易成的父母准备了礼物,并再三叮嘱庄易成务必把礼物送到,而且中午要约张月共进午餐,然而庄易成并不想和张月一起吃饭,所以早上他去公司开过早会,就开车来到了张月的公司,在门口他看到了怒气冲冲的楚雅枫,所以他一直在车里没有进去,直到看见袁韵楠和楚雅枫一同出来。

  当庄易成找到张月的时候他们正在整理布景,沈木已经跟随助理离开了,张月看到眉头紧锁的丈夫,嘴唇张了张终究还是没有开口,两个心照不宣的伤心人而已。庄易成把礼物交给张月后就匆匆离开了,他驱车赶到袁韵楠的家一直等在门口,可直到中午袁韵楠也没有出来。于是他只能给袁韵楠打电话,但一直是关机,直到下午十分,因为提前有约,要商谈一个很重要的合作他才驱车离开。晚上当庄易成从宾馆下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拨通了袁韵楠的电话,于是就有了方才的一幕。“我在洪都广场”袁韵楠几乎要哭了,“就呆在那里,等我”庄易成挂了电话,十分钟后出现在袁韵楠的面前。

  袁韵楠独自坐在那里哭泣,她感觉自己又成了孤独的一个人,脆弱的情绪再也掩饰不住,庄易成走到她的身边,轻轻地把她从长椅上扶起,袁韵楠满脸泪水的望着他,颓废,无望的模样深深刺痛了庄易成的心,庄易成温柔的拂去了袁韵楠脸上的泪珠,将她圈在怀里,扶上了车。“吃过饭了吗?”庄易成一边帮袁韵楠系好安全带,一边低声问,袁韵楠仍在哽咽,没有回答,不知怎的,每次见到庄易成袁韵楠都感觉像见到亲人一般亲切,在他的面前她可以毫不掩饰的哭泣,可以毫无保留的诉说,她和庄易成之间没有秘密。“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吗?”庄易成把手帕递给袁韵楠小心的问,生怕再触碰到对方的伤口,袁韵楠终于忍住了饮泣,她低着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如果你不想说,可以不告诉我,我先带你去吃饭”庄易成刚想发动车时,手机响了,是家里的电话,“喂,易成,你在哪啊?”电话那头传来母亲的声音,“妈,我在忙,你有事吗?”庄易成看看身边的袁韵楠敷衍说。“忙什么?宾馆那里说半个小时之前你就下班了,怎么还没有到家,张月和她的爸爸妈妈都在等你呢,孩子,我不是告诉你今天是张月的生日,让你不要安排其他的事情吗?中午的时候你就说你忙,晚上还忙,你在忙什么,做人不可以太过分的呀,”“你们并没有告诉我,今天晚上要聚会啊,礼物我不是上午就送过了嘛,妈妈,你们先吃,我尽量早些回去。”“易成,这是临时决定的,我们也不知道啊,下午张月打电话来说要回来过生日,我想你应该会早回来所以没有提前通知你,你快点回来吧,别让我和你爸难做……”母亲还是不停的唠叨,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意思,“就这样,我还有事,挂了”庄易成不等母亲说完就挂了电话,并且关了手机。袁韵楠不好意思的看着他,她知道自己有给对方制造麻烦了,“易成,我出来的急,忘了拿钱包,你先借我些钱,过几天我还你,”庄易成从上衣口袋里取出钱夹递给了袁韵楠,袁韵楠从里面抽出了五百元钱,然后塞回到他手里,“够了,你快回家去吧,对不起我老是给你添麻烦,”袁韵楠说完解开安全带想要下车,庄易成急忙握住了她的手,“你要去哪?”庄易成担心的问,“我得先找个住的地方,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你的妻子在家一定等着急了,快回去吧。”袁韵楠边说边从庄易成的手中抽出自己的手,开门下了车。“等下,”庄易城追出,将一张银行卡放在袁韵楠的手心,“这种信用卡没有密码,方便些,要我帮你预定一个房间吗?”“不用,易城,已经很麻烦你了,卡我也不需要,谢谢,我先走了”袁韵楠心存感激。在这个时候也只有庄易城会这么帮她了“楠楠,我们之间永远不用说谢谢”庄易城轻声说。他看着对方单薄的身体和无助的背影,心里纠结的难受。庄易成停在原地,袁韵楠泪流满面的样子一次次出现在眼前,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似乎只有痛苦。

  如果是相爱那就在一起,如果不爱那就分开,如果怕受伤,就学着冷漠,如果想幸福就努力去爱,可是爱了却不能在一起,可是爱了却注定要受伤,那要怎么办呢?也许还是不够爱,也许还是内心里有太多牵绊,也许还是太年轻,也许真的是失去后才懂珍惜,失去了珍惜又有何用?真爱了分开又有何用?受伤了相见又有何用?

  庄易成最终没有追去,也没有回家,他返回宾馆,和酒精相约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也许此时只有酒精才能缓解他的痛苦吧。

  而这一夜,无眠的人注定不只他一个,深夜,漆黑的楚家客厅,楚雅枫躺在客厅的地板上,累了,昏沉着睡着了,被噩梦惊醒后,泪水却已经浸湿脸庞。他像一个被掠夺一空后奄奄一息的躯壳,睁开眼睛闭上眼睛都是心碎。爱情被血红染了颜色,散发着浓重的仇恨的味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