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离人心上秋

第三十九章 酒入愁肠 化作相思泪

离人心上秋 陌蘩 3389 2017-06-05 18:52:19

  袁韵楠貌似平静的收拾自己的衣物,她本可以快些,再快一些,可是她的动作却比平时慢了许多,她在心里告诉自己快一点,再快一点,可是手上的动作确全不由自己,她本能的想多留一些时候,再多留一些时候,简单收拾了些衣物,袁韵楠取出了自己的银行卡,放在床边的柜子上,她不想带走这个家里的任何东西无论是钱或是别的,如果可以她想留下,如果可以她想带走楚雅枫,然而遗憾的是好像都不可以。她看看躺在自己婚床上的幼儿,他是楚雅枫与另外一个女人的孩子,看,他的眉眼竟有几分像他,不知不觉袁韵楠的眼泪滴落,落在孩子的额头,孩子啼哭起来,袁韵楠伸手想拭去那颗落在孩子眉心的泪珠。“小姐,您不要……”“你想干什么?你住手……”任璃茉的声音又响在耳边。袁韵楠紧皱眉头,这个时候,她实在不愿再看这个女人一眼。袁韵楠缓缓起身,她拿起身边的旅行箱,像楼下走去,整个过程完全无视任璃茉的存在。“你等等,你站住,你对孩子做了什么?孩子为什么一直啼哭不止,你那个箱子里装了什么,这个家的每一件东西都姓楚,同你没有半毛钱关系,我要看看你箱子里放了什么”在楼梯的转角处,任璃茉拦下了袁韵楠。“你想怎样?”袁韵楠看着她淡淡的说。“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对孩子做什么了?”“当时护工也在,这个问题你可以问护工”“我要看看你的箱子”“如果没有记错,现在我还是这个家里的女主人,我想带走什么,或者留下什么都全凭我的心情,如果我愿意,我甚至可以找人将你们都轰出去”袁韵楠厌极了眼前这个不择手段的女人。“你这个狐狸精,仗着我哥哥喜欢你就胡作非为,现在好了,我哥哥不要你了,你又巴巴的跑回来,我自然要帮哥哥看好这个家,不让你带走半毛钱”“请你让开,别让大家难看”“你们在干什么…...”楚雅枫接到老周的电话就急忙的往家里赶,当进门看到客厅里的蒋珊,他就明白了一切。任璃茉背对着楚雅枫,当听到他的声音,她就势一个趔趄从楼梯转角处摔了下来。生活中,似乎每一个人都有导演的天份,任璃茉驾轻就熟的给自己导演了这样一出戏。虽然有点皮肉之苦,但好在有惊无险。楚雅枫将任璃茉抱在怀里,用手帕轻轻遮住她额角的伤口。“打电话叫救护车”楚雅枫对跟在身后的老周说,没有人看到在任璃茉摔下楼梯的刹那间老周失神的样子,也没有人发现任璃茉摔下楼梯后老周看向袁韵楠时愤恨的表情。

  在楚雅枫将任璃茉紧紧抱在怀中冲出家门的时候,袁韵楠知道她输了,她输的如此彻底,竟然都没能留住一个回眸。袁韵楠挣扎着走下楼梯。蒋珊依然在客厅里。似乎是毫无存在感的存在。“你还好吗?”是微弱的声音。袁韵楠苦笑着点点头,然后快步的离开了这个原本就不属于自己的家。一切失去的如此突然,而又似乎合情合理。任璃茉还在包扎,伤口不深,小心保养不会留下疤痕,楚雅枫站在任璃茉的身边,任璃茉紧紧攥着他的手,无法脱身。他是看到了的,看到了发生的一切,看到了任璃茉自己导演的戏码。但是在那一瞬间他就是那样决绝的抱着任璃茉离开了,有好多次他都想着把任璃茉交给老周,而自己回去同袁韵楠解释。可是他竟然忍住了,甚至都没有一次回望。楚雅枫脸色铁青,他想象着袁韵楠此时的愤怒与绝望,但是很快他便嘲笑着否决。没有爱,又哪里来的愤怒,哪里来的绝望,她已经找到了比自己的存在更有意义的事情。恰需要一个名正言顺的台阶,而自己的妹妹任璃茉给了对方这个台阶。蒋珊和孩子的出现很好的把她送入了沈木的怀抱,楚雅枫想找个出口,可是没有,他知道任璃茉的心思,可是那是他的妹妹,他疼爱着。他也知道蒋珊的心思,可是那是他的亏欠,他内疚着。楚雅枫难过,愤怒,嫉妒,仇恨,却终没有出处。楚雅枫回来时已是深夜,烂醉的他摇晃着上楼,“你回来了,璃茉还好吗?”蒋珊扶着轮椅从客房出来。楚雅枫努力的摇了摇头,终于有几分清醒。事实是袁韵楠搬走了,而蒋珊住了进来。“她还好,没有大碍,你的身体怎样?”楚雅枫回身走下楼梯,走到蒋珊的身边。“我没事,你喝酒了?”“心里烦闷,喝了一些”楚雅枫蹲坐在蒋珊的身边,手里抚摸着盖在蒋珊腿上的毛毯。“对不起,我没有想到会这样”“不关你的事,是璃茉的恶作剧,你别多想,养好身子,孩子需要你”“我知道,我不该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袁小姐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也只是从璃茉的口中略微听到一些,但今天见面我才明白袁小姐应该并不像璃茉说得那样不堪,否则你也不会对她那样倾心”“璃茉的脾气你知道,不用在意她说的话,今天发生的事和你无关,是我们自己的问题,你安心养病”“雅枫,我知道我没有多少时间了,在最后的日子里我只想能够待在你的身边,死在你的怀里”蒋珊伸手握住楚雅枫的双手。楚雅枫没有闪躲,他知道这个女人没有错,而自己已经亏欠她太多了。“好,我答应你,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会陪在你的身边。别胡思乱想,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楚雅枫眼角有些泛红。这么久以来,蒋珊第一次感到如此温暖。楚雅枫将蒋珊与孩子打点好,拖着困乏的身子上楼。打开灯时他看到了床边柜子上的字条和银行卡,他本能的环顾四周,空无一人。“我不知道我是否已经爱上了你,也不知道是否真的可以离开你,如果你已不再爱我,就永远不要相信我爱你,如果你已真的不想见我,就永远不要相信我离不开你,如果你认为离开我会幸福,那么请你离开我,因为我希望你幸福。即便我们真的必须结束,我要告诉你,谢谢你,对不起。”袁韵楠留他的心瞬间下坠,一种永远失去了的感觉扼住了他的心,他拿着字条整个人重重的摔在床上,然后把字条撕得粉碎,就像撕裂他不能忘情的心。他一遍遍告诉自己不要相信,他一遍遍提醒自己一定要让对方品尝比自己现在痛苦十倍的滋味,然而他忘了,除非已不再爱她,如果放不下爱情,即使对方痛苦超过自己的十倍,他也会因为对方的痛苦而更加痛苦。袁韵楠不知道自己是否曾经睡着,只是醒来后的满脸泪痕提醒着她一定做了非常伤心的梦。是梦吗?今天发生的一切,袁韵楠仔细回想,心痛了,她明白一切其实并不是梦,而是真实的发生了,她失去了楚雅枫,失去了他的爱,失去了他给她的家。她好似已经失去了一切,而在这之后的所有似乎都已经变得没有意义。追求什么?独立?自由?价值?可是从今后的身边将不再有那个男人的陪伴,还可以吗?真的可以吗?袁韵楠感到惊慌,感到孤独,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伤心过,告诉自己不要哭,可眼泪就是那样汹涌而出,并且一发不可收拾。枕头已经全部浸湿,再也没有人安慰,没有人轻轻为她擦拭泪痕。而曾经的那个人现在或者正陪在另外一个女人身边。对了,他们还有孩子,是啊,本来他们就该是完美的一家。而自己是什么呢?只是一个过客吧,甚至都不算一段故事,他会想她吗?会恨她吗?如果能恨着,那也是好的,至少证明自己曾经存在过他的心里。要怎样才可以不难过呢?袁韵楠觉得自己像是已经干枯的花,被风干了水分的田地,她觉得自己好像就快要死掉了。原来这就是痛苦真正的样子啊,她知道,现在的自己无比痛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