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离人心上秋

第四十章 人比黄花瘦

离人心上秋 陌蘩 3661 2017-06-06 19:15:12

  一大早,袁韵楠就被电话叫醒,是公司的那个女助理,对方让她马上赶到公司,说话的语气很严肃,袁韵楠不敢怠慢,匆匆洗漱后就来到了‘天元娱乐’。

  她被助理带到了沈世勋的办公室,袁韵楠推门而入的时候,和沈木尴尬的目光不期而遇,袁韵楠望向坐在办公桌后的沈世勋,其面色似乎也很难看,袁韵楠不由得有些紧张,“坐吧,沈世勋指着墙边的沙发说,袁韵楠默默地坐了下来。等待着事情的发展。“给你这个看看吧,”沈世勋说着拿起桌上的报纸递给袁韵楠,袁韵楠起身接过报纸,偌大的题目映入眼帘‘沈家公子砸重金为捧他人之妇,拜金女贪财舍昔日老公投他人怀抱’上面有楚雅枫和自己的结婚照,还有自己和沈木的宣传照,袁韵楠脑子瞬间成为一片空白,呆立在原地,沈木连忙过来将其搀在怀里,“你先冷静,我们的宣传片刚在各大媒体播放,就出了这样的报道对我们很不利,所以我们必须通过媒体澄清这件事,”沈世勋冷静的看着袁韵楠几乎是在命令。袁韵楠似乎并没有听见对方在说什么,她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名字,她急忙的拿出电话,她要像楚雅枫解释,一切完全出自本能,毫无掩饰。“你要干嘛?”沈世勋站起身快步走到她的面前,夺去了她的手机。“你现在不能妄自行动,因为你的决定直接会影响到公司的利益”。沈世勋发火了,袁韵楠吃惊的看着他,“我要打给我的丈夫,我不希望他对我有什么误会,这是我的私事,你没有权利干涉,”袁韵楠坚定的说。“你现在没有私事,你的任何私事,都会成为明天的负面报道,你是觉得关于你的负面报道还不够多吗?记者竟然连你搬离楚家这样的事情都知道,我不得不怀疑这就是你所谓的老公楚雅枫的杰作,毕竟从商场上来讲,我们是真正的竞争对手。”沈世勋冷静的分析让袁韵楠的心荡到了谷底。“不会,楚雅枫他不会这么做,他不会做这么低劣的事情,把我的手机给我”袁韵楠倔强的伸出手,索要自己的手机“既然你已经搬离了楚家,说明你们的婚姻出现了问题,你有何苦这样一味的相信他,没有些手段,他楚雅枫怎么经营这些产业,为了成功,他们公司的恬然都快成为他的公关小姐了,他真正的面目你又知道多少?你是艺人,你要遵守职业道德,”“艺人没有感情吗?道德没有底线吗?我要打给他,你们谁也拦不住,”袁韵楠说着跑出了办公室,沈木从父亲手上抢过手机追了出去。

  沈木把手机还给了袁韵楠,袁韵楠急忙拨通了楚雅枫的号码,而楚雅枫此时正在办公室里看这篇报道,电话响起,话筒里传来了袁韵楠急促的声音,“喂,雅枫吗?我是韵楠,你千万不要相信那些报道,我和沈木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怎么了?是对方因为这篇报道不用你了吗?所以你又转回身来索要我的同情吗?我可是没有那么多的金钱让你出名啊”楚雅枫极尽讽刺之能事,袁韵楠的面孔变得惨白,身体在在瑟瑟发抖,心被这几句无情的话重重的击伤了。“雅枫,是你做的对吗?你在报复我对吗?”袁韵楠怀着最后一丝希望,挣扎着问。“即便是我做的那又怎样?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对于你这样一个另类的拜金女,这篇报道不为过吧?”楚雅枫忍着巨大的心痛,故作轻松的说。“拜金女?你还真用了一个极其准确的词来形容我啊,谢谢你对我的概括,我会永远记得”袁韵楠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电话应声落在地上,袁韵楠像没有重心一般向下坠落,沈木从身后紧紧的抱住了她,没有了楚雅枫,沈木终于可以将这个自己已经爱了好久的女人抱在怀里,袁韵楠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楚雅枫紧咬着的嘴唇渗出了血,他的手指紧握着电话仿佛要将其捏碎,心里是绝望的血腥的味道。

  沈世勋邀请了很多知名的媒体,他必须采取措施挽回自己的损失,‘他们的故事‘已经开拍,袁韵楠的表现也称得上完美,最重要的是他必须让自己的儿子在这部影片里一炮而红,所以他不允许有任何的不利因素存在。

  袁韵楠雍容华贵的坐在沈木的身边,一袭雪白的纱裙,让她的肌肤闪闪发亮,造型师将她的头发染为栗棕色,烫了大卷后,蓬松的盘在脑后,清淡的妆容凸显了她的天生丽质,这不是她第一次在媒体面前亮相,但今天的袁韵楠更为美丽自信。有些东西已经失去,那么就需要其他的事物来填补,人的心不能总是空洞无物,人的生活不能总是毫无目标。这或者只是本能的一种自我保护,无关乎是谁。沈木则是一件白色的蕾丝衬衫,映出健美的身形,英俊的面孔书写者青春的热情。

  记者招待会由那位年轻的女助理主持,闪光灯频繁的闪烁在袁韵楠和沈木的脸上,袁韵楠始终保持着一抹浅笑,沈木则时常地把目光侧像袁韵楠的方向,爱慕之情溢于言表,以至于在一旁的沈世勋只能不断用动作暗示对方。“我们召开这个记者招待会,是想对前些天的一些不实的报道做出正确的解释。下面有请‘他们的故事’的影片的主演袁韵楠小姐,对事情予以澄清”。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袁韵楠的身上,袁韵楠努力使自己冷静,不要给别人有可乘之机。“大家好,我是袁韵楠,我想说的是我和我的搭档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我们只是共同合作拍片而已,我本人也没有接受过任何人的钱财,包括我的丈夫楚雅枫。”袁韵楠要报复了,她不惜以谎言为载体。“那就是说你和‘楚梦’的总经理确实是婚姻关系了”一位记者迫不及待的提问,“是的,这个之前的媒体就有报道过”袁韵楠淡定的回答。“那为什么你要和‘天元’签约而不是‘楚梦’呢?”“我的丈夫反对我拍片,甚至反对我和异性接触,和他的婚姻我完全没有自由,可是我也是个有感觉的人,我也有梦想,我也想寻找自己的价值”袁韵楠的声音平和,神态安静,而内心却暗礁涌动,她不知道自己是在报复,还是在澄清事实。“可是之前就有报道说,你和你的家人几次向楚雅枫先生索要钱财,据我们所知,袁小姐和楚雅枫先生的认识也绝非偶然,袁小姐之前好像有过屡次相亲的经历呢”来的记者中不乏有些唯恐天下不乱之徒。“之前的关于索要钱财的报道,我的先生楚雅枫已经做了澄清,这里我不多做说明了,至于我的多次的相亲的经历,我想大家或者会各有看法,我的家庭并不富足,我还有两个未成年的弟弟需要攻读,或者我的方法有些不妥,但是在那样的条件下,我也很无可奈何,希望大家可以理解。如果可以谁不愿衣食无忧,谁不愿天真无邪?”当助理想要阻止袁韵楠时,袁韵楠已经回答了记者问“那你的意思是你的丈夫限制了你的自由吗?你是说你们因此产生了矛盾吗?所以才搬离了楚家吗?”袁韵楠的眼前闪现出那个可怜的女人,这毕竟是自己和楚雅枫的恩怨,没必要牵扯他人。“是的,我想实现我自己的理想”“为了理想不惜牺牲婚姻,牺牲爱情?”还是那记者,想来这个记者的目的何其明确。“牺牲?请问您如果现在您的爱人要您放弃工作,放弃事业,放弃和所有异性朋友的交往。您还会认为那是爱情吗?婚姻难道不应该是平等的吗?”袁韵楠据理力争,不懈的记者终于败下阵来.“那请问您是如何同‘天元’签约的?”“沈木也是我丈夫的朋友,有一天他去家里找我丈夫时,遇到了我于是有了以后的签约,”袁韵楠并不想告诉大家她和沈木原本就是认识的,她不想回忆她的过去,至于楚雅枫,她只能这样做,因为目前唯一能挽救她的就是正在拍摄的这部电影,而不再是她的丈夫。楚雅枫看着电视镜头前的袁韵楠,心里的纠结无以言表,他怒视着那个曾经深爱过的女人,还是那么美,可是却变成了可以吃人的野兽,不,或者根本没有改变,她原本就是野兽,自己只是他众多猎物中的一个,楚雅枫的牙齿在紧闭的嘴唇里发出痛苦的呻吟,‘没有接受过我的钱财,没有自由,扼杀理想’楚雅枫觉得自己的心快要爆炸了,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袁韵楠的口才,可是这样一个恶毒的满嘴谎话的女人他好像还是第一次见到,楚雅枫藏在阴暗处的伤口,瞬间崩裂,血流成河。

  偌大的‘翠雅阁’被记者围了个水泄不通,翠雅阁是市内最富盛名的‘国悦’宾馆中最大的会客厅,通常被客人预订为举办宴会或者大型的新闻发布会使用,“那你和你的丈夫是打算要离婚了吗?”楚雅枫忍住心痛,专注的盯着电视等待着对方的回答。“对不起这个无可奉告”“那你将来还和沈家公子有进一步的发展吗?”“我……”“这个恐怕要等袁小姐现今的这段可悲的婚姻结束以后了,大家有所不知,袁小姐和我们公司签约以后,就被她的丈夫,也就是‘楚梦’公司的负责人楚雅枫先生在深夜里赶出了家门,你们说换做任何一个有良知的男人,即便是对妻子毫无感情也不应该做的这么绝情吧,大家也都知道,这位楚先生和其签约艺人恬然的关系暧昧,曾经屡次深夜出入其住所,我想这件事情谁是谁非大家自有公论吧。”那位女助理抢在袁韵楠之前说出了一番完全出乎袁韵楠意料之外的话。“袁小姐,这位女士所说是否属实?”袁韵楠犹豫着不知该怎样回答,“我并不想伤害我的先生,所以我拒绝回答”袁韵楠不想对刚才女助理的话作出认可,然而她不知道自己这样的回答已被所有人当做了对这件事情的认可。“不想伤害我?不下伤害我?......”楚雅枫近乎绝望的咆哮,诉说着自己被撕裂的情感。他的拳头重重的砸在电视屏幕上,手上的的鲜血把爱情染成了血红。一个冷峻的目光躲在没有灯光闪烁的角落里,他望着视线里这个自己原本熟悉的女人,有些愕然。不应该是这样,他认识的她不会在众人面前去剖析自己的隐私,不会回答那些完全是为了炒作需要的问题,他认识的她笑容不会那么冰冷,声音不会那么空洞,他认识的她清澈自然,不虚伪不做作,可是为什么,这个美丽的女人和过去的她完全不同,是她吗?她是袁韵楠吗?应该是她吧?因为世上恐怕不会再有这样动人心脾的美丽了吧,可是庄易成的心里还是有什么悄无声息的破碎了,有一张温婉可人的面孔缓缓进入脑中,那是对以往的珍藏,只是以往了吗?只能珍藏了吗?

  世界上最美好的爱情,被无尽的人的欲望和贪婪,被丑陋的人的自私和邪恶篡改了初衷。如果只是单纯的男人和女人,如果只是简单的爱了或者不爱,不要刻意的制造惊心动魄,不假想的奢望轰轰烈烈,也许会完美一些。

  一个人如果毫无想法的活着,会被别人认为是胸无大志,碌碌无为,如果怀揣梦想的活着,势必得日夜兼程地赶路,势必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人,经历这样或那样的事情,不断地背负和舍弃,不断地跌倒再站起,还会保有最初的那份天真吗?很难吧。

  袁韵楠筋疲力尽了,她告诉自己不要去思考,不要去忏悔,不要再心软,一切回到了原点,她再次变得一无所有,只能靠自己的力量成就自己,而沈氏父子是她唯一可以攀爬的藤蔓,她只能成功,如果输了,她不只输掉了婚姻,也会连同自己一并输掉,她不想要那样的结局,她要金钱,要事业,所有的美好她都想得到。她要做一个成功后的人,她要别人看到她时不只为她的美貌而倾倒,还有她的成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