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离人心上秋

第四十一章 薄雾浓云愁永昼

离人心上秋 陌蘩 3339 2017-07-08 19:34:27

  “你说什么?璃茉受伤了?”楚非紧张的从沙发站起。“嗯,是的,昨天的事”老周面无表情。“怎么会受伤?是不是又和我那个侄子有关系?”楚非看到老周的平静,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又坐回沙发上。“昨天璃茉带来了一个陌生的女人,还有一个小孩,之后袁韵楠也回来了,当我和小少爷进屋的时候就看到璃茉好像在和袁韵楠争执着什么,再后来璃茉就从楼梯上摔了下来”“争执?和袁韵楠有关系吗?是她有意推璃茉下来的吗?”“有意无意看不出来,但和她总是脱不了干系”“不行,我要让璃茉出国,不能再出这样的事,更不能让她一直和楚雅枫呆在一起,这样会出大事的”“我看得出来,璃茉喜欢小少爷”“正是因为这样我才必须把她支走,他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妹,这怎么可以?”楚非异常焦虑。“兄妹?你看看这个”老周说着将一份亲自鉴定交给楚非。“怎么会这样?你和璃茉……不可能,这不可能,我已经做过鉴定,璃茉是我的女儿,怎么会是你的女儿?”楚非愤怒的将报告甩给老周。“确切的说是我们的女儿”老周从容的将亲子鉴定重新叠好,装回上衣口袋。“你说什么?难道……难道那晚不是哥哥,而是……”楚非的声音有些颤抖。“不错,那晚不是少爷,而是我,所以你生的女儿是我和你的女儿,和楚池,楚雅枫没有任何关系”老周看着楚非,每一句话都像是从胸腔里发出。“你喜欢你的哥哥,可是你的哥哥却喜欢上了那个女影星,于是你就发誓要当演员,要拍你哥哥的戏,但是直到他死都没有满足你这个愿望,你的父亲因为知道你的心思,怕你破坏了你哥哥的婚姻,做出什么有悖伦理的事情,就同意了你做演员,并且同意你孤身一人到外地去拍戏,”老周顿了顿接着说,“你知道吗?那晚的男人不是你的哥哥,而是我,你生的那个女儿也不是你哥哥的骨肉,是你和我的女儿,”楚非一阵昏厥,跌坐在地上,思绪回到了二十多年前,自己挚爱的哥哥楚池,在拍片回来后竟带回了一个女人,并且宣布已经同对方结婚,楚非当时几乎是痛不欲生,她发誓要当演员,而且一定要比那个女人还成功,然而她成功回来时,她的哥哥楚池心里眼里都还是只有那个女人,于是在那个女人生病去国外疗养的一段时间,她处心积虑的想争取楚池的感情,当时楚池正在拍一部电影,每天晚上时才会回来,她将纸条塞在楚池每天必看的一本画册里,告诉对方晚上到她的房间里吃晚餐,楚非知道哥哥虽然对他没有爱情,但是从小长大,他还是非常疼爱自己的,他一定会来,于是楚非将红酒里下了药,但是那天晚上她还没等来哥哥时就沉沉睡去了,只模糊中听到有人进来,感觉到有人亲吻自己,她没有挣扎,直到今天她都认为那晚的男人是自己的哥哥楚池。“当时雅枫的妈妈生病去国外疗养,你的哥哥因为拍戏没有跟去,于是你就想趁虚而入,你把信夹在了你哥哥的书里,可是我在你哥哥看书之前就拿走了它,你只在准备给楚池喝的红酒里下了药,但是你却没有想到,我在你喝的红酒里也下了药,然后在你神志不清时和你发生了关系,你还在模糊里把我当做了你的哥哥。没想到那一晚过后你竟怀孕了,你哭着闹着要把孩子生下来,你说这是你哥哥的骨肉,但是家里的每一个人都不相信你说的话,因为在那时,你和一个导演的绯闻正传的风风火火,所有的人都以为孩子是那个导演的,只有我知道,那个导演根本不喜欢女人,因为他是个同性恋者。在那段时间里你搬出了老宅子,租了房子,不见任何人,不接任何片子,直到孩子出生,你偷偷回来,把孩子抱到你的父亲和哥嫂面前,但是还是没有人相信你的话,并且在你有事出去时,你的哥哥和嫂子把孩子悄悄的送走了,你负气离家,从此对你的父亲和哥哥有了怨恨。”老周说着竟涌出了眼泪。楚非坐在地上痛苦的看着老周,“如果你是孩子的父亲,为什么没有留住孩子,”“我当时还是老太爷的司机,我和老太爷去谈生意了,这些年我一直在找我们的女儿,但是一直都有没有消息,直到小少爷带回了璃茉”“天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是你,你这个混蛋”楚非说着起身扑倒在老周的身上,老周压着她的手脚,将她钳制在沙发上。“我混蛋?我喜欢你多久了,你不是不知道,楚池喜欢的是别的女人,你也不是不知道,可你却宁愿和他不清不楚也不接受我,你要我怎样?眼睁睁的看着你把自己送给一个心里根本就没有你的男人吗?你现在给我听清楚,女儿是我和你共同的女儿,你不能一个人做决定,既然璃茉喜欢小少爷,你又贪恋楚家的那些好玩意儿,那不如我们就随了女儿的心愿,让她和小少爷在一起,这样不是就皆大欢喜了吗?”听到老周的话,楚非一点点冷静下来。“可是现在不只有一个袁韵楠,你不是说还有另外一个女人和孩子吗?”“所以我们才要帮璃茉,帮我们的女儿上位,你尽可以玩弄你那些手段,至于我,我自然有我的方法,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要一起帮女儿,我们是一家人,你懂吗?”“好,为了女儿我什么都可以忍”楚非含泪点头。老周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看着眼前的化验单,袁韵楠愣住了。她不知道自己怎么样回到的宾馆,脚下虚无,脑子里混沌一片。早该想到的,例假整整推迟了二十天,可是最近发生了太多事,她竟完全没有在意,如果不是今天在片场有些头晕恶心,或者她都根本不会到医院去检查。可是要怎么办?现实是一切已经变的不能再糟糕了,楚雅枫已经将那个女人和孩子接回到家里,自己楚太太的身份也只是有名无实,而且自己签约的电影刚刚开拍。这个时候怎么可以留下这个孩子,可是那是自己的骨血,是一条生命啊,怎么办?怎么办?袁韵楠陷入了混乱。

  袁韵楠的表姐直到看到新闻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急匆匆给袁韵楠打电话,但袁韵楠的手机一直是无法接通,最后经过种种努力,她才找到了袁韵楠所住的宾馆。

  见到表姐的那一刹那,袁韵楠有些慌张,她刚因为卫生间的淋浴故障打了前台的电话,所以在门铃响时她根本没看门外是谁就打开了房门,化验报告还放在床头上,她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让任何人知道自己怀孕的消息。“姐,你怎么来了?”袁韵楠尽量掩饰自己的慌张。“打你的电话打不通,我只好过来了”表姐边说边进了屋。“我手机没电了,你怎么找到我的?”袁韵楠从冰箱里取出一瓶水递给表姐。“你现在可是名人,找你还不算太难”表姐的话让袁韵楠不由的有些伤心。连一介草民的表姐都可以找到自己的住处,楚雅枫却一次都没有出现过,不闻不问,好似自己本就是不存在的。“你和楚总是怎么回事?”表姐看到袁韵楠有些神伤,知道是因为感情的事。“没什么,有些小摩擦而已”袁韵楠搪塞。“小摩擦你就离家出走啊,什么事不能沟通,你想拍戏你就拍呗,你们好好沟通总会解决的,楚总对你那么上心,那么在乎你,他会让步的。走,跟我回家,不管怎样我今天要把你带回去”表姐说着竟真的走到床边帮袁韵楠收拾起行李。楚雅枫对袁韵楠的情谊或者只有在外人眼里才能看得真切。终究还是没躲过去,显眼的化验单还是入了表姐的眼里。“你怀孕了?什么时候的事?”表姐拿着化验单,长大了嘴巴。“今天到医院检查才知道”事已至此,袁韵楠只好如实回答。“这还了得,都怀孕了还闹什么出走,你今天必须跟我回去”表姐瞬间更觉得自己使命重大。“姐,你别闹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我和楚雅枫,我们之间回不去了”表姐停下手里的动作,看向袁韵楠,“为什么?你是不是真和那个叫沈木的有关系了?”“姐,你想什么呢?这样吧,我答应你我考虑一下,在此期间你要帮我保密,否则我就让你们永远找不到我,你的工作还有我爸妈的生活费到时候都得泡汤”软的不行,袁韵楠只好开始威逼利诱。这一招式对她的表姐还是奏效的。表姐终于点头答应给她一个星期的时间考虑。袁韵楠也终于可以稳下心绪,仔细想想她现在的处境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