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离人心上秋

第四十二章 夜长争得薄情知 春初早被相思染

离人心上秋 陌蘩 3077 2017-07-13 11:19:50

  “小少爷,你不能再喝了,小少爷,这样你会喝坏身体的。”两位老人满脸愁云的看着面前已经烂醉的楚雅枫,心里有万般的不忍。“吴叔叔,为什么?她为什么这样对我?”楚雅枫眼睛通红,看向身边的老者。“小少爷,你们都太年轻了,即便心里有彼此,即便真心相爱,为了一时长短难免也伤了对方”“可是我爱她啊,吴叔叔,我爱她爱了那么久,本以为今生都无缘遇到了,可是老天偏偏把她送到我面前”“小少爷,这是你们的缘分,躲是躲不掉的”老人边说边从楚雅枫手中夺了酒杯。“可是吴叔叔,一切都太晚了,我遇到她时一切都太晚了,蒋珊已经生下了我的孩子,爸爸妈妈也出了意外,我原以为,我可以,我可以不把仇恨加注在她的身上,我原以为我可以留下她,我不想让她出去做事,我不想让她接触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和诱惑,是因为我不想让她变成她的母亲那样的模样,吴叔叔,我错了吗?我错了吗?”楚雅枫望着面前的这两位老人,泪眼婆娑。“孩子,你要放下仇恨,你要把自己打开,孩子,你的心思太重了,这样你不会快乐,你的父母去的也不会安心”“吴叔叔,我放不下,我爸爸妈妈死的那么不明不白,我怎么可能放下,吴叔叔,你说我们是不是真的走不下去了?”楚雅枫神色疲惫,全然没有了原先的神采。“如果你们心里有彼此,就没有什么能把你们拆开,上次我们见到那个姑娘时就知道你没有选错人,她是一个好姑娘,你要珍惜,这也是你父母的心愿,千万不要让仇恨蒙蔽了心性,孩子,要让自己快乐,”“快乐?吴叔叔?我可能永远都不会快乐了”楚雅枫摇晃着站起身,向门外走去。两位老人看着他的样子着实不放心,急忙起身跟在他的身后。“吴叔叔,吴妈妈,你们别出来,我叫了车,他会在路口等我”“你这个样子,我们怎么能够放心,我们送你到门口,不出去,没事的”两位老人扶着楚雅枫走出隐藏的小院。

  老周等在路口,看到楚雅枫站在老宅子的门口像是在和谁说话,按理说老宅子里已经是没有人居住了,他会是和谁在说话呢?想到这里老周急忙快步迎上前。可是到了门口时就只看到大门紧闭,只有楚雅枫一个人晃晃悠悠的扶着墙往前走。“少爷,你怎么一个人喝成这样?”老周一边扶起楚雅枫,一边环顾四周,确实是空无一人。楚雅枫没有回答,只是任由老周搀扶着上了路口的车。

  “好险啊,老头子,你说我们要不要提醒一下小少爷,”吴妈妈忧心忡忡的看着视频里老周和楚雅枫的背影。“一切都还不清楚,我们怎么说,只凭那段录像能说明什么,老周原本就是楚家的下人,他一时兴起来这里转转也说的过去,看他对小少爷的态度,也不会做什么对小少爷不利的事情,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们不能冤枉了好人”吴叔边说,边将里门都一一关好。“看着小少爷,我就想起了少爷和少夫人,真是造化弄人啊”吴妈边说边擦眼泪。“这样的话以后不能再说了,小少爷现在已经够烦的了,我们不能再给他制造麻烦,以前的事都过去了,我们就把它带进棺材里,不要再提了,现在只有小少爷好好的就好,他可是楚家唯一的血脉了,不能再出差错了”“哎”两位老人边说边走,都是一脸凝重的样子。

  三天之后,袁韵楠的表姐终究还是没能忍住,立功心切的心情催赶着她将袁韵楠怀孕的事情告诉了楚雅枫,在得知这个消息的一瞬间,仿佛一切都不重要了,楚雅枫心心念念的就只有孩子和袁韵楠,世界好像在那一刻又重新明亮了起来,阳光好像在那一刻又重新照耀在他的身上。楚雅枫一路飞驰,来到袁韵楠居住的酒店。

  在开门的一瞬间,袁韵楠所有的心里建设都土崩瓦解。她呆愣在原地,不能动弹。“楠楠”楚雅枫情不自禁的将袁韵楠紧紧的抱在怀中。有那么一刻的恍惚,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他们还是彼此恩爱的夫妻,还拥有着令人羡慕的家庭和婚姻。可是很快,袁韵楠便从幻想中清醒了过来。她拼尽全力挣脱了楚雅枫的怀抱。“你来做什么?”袁韵楠转回身,走到沙发边坐下。楚雅枫也跟随坐在她的身边。“楠楠,同我回去吧”“回去?回去哪里,那个家已经不属于我了”“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但是蒋珊和孩子真的不是我接回去的,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尽快安置好她们的,好吗?”“安置?如何安置,你还真是一幅少爷的口吻,对你的女人,你的孩子说的如此轻描淡写,她们是人,不是什么东西,任由你随意安置”“楠楠,别和我赌气了好吗?我错了,一切都由你开心好吗?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孩子生下来我带,你去实现你的理想,你的价值,我和孩子会是你永远的家,好吗?”‘孩子?’袁韵楠终于知道楚雅枫是因何而来了。‘孩子,原来他在意的也只有孩子’,可是孩子在一天前已经不存在了,袁韵楠经过煎熬的思考,终于还是决定做掉这个孩子,虽然有不忍,有心痛,可是长痛不如短痛,现在的她连自己的生活都是问题,怎么照顾孩子。而且她的事业刚刚起步,完全属于她自己的生活还没有开始,她怎么留下这个孩子。是自私,是残忍,可是她就是做了,或者这将会是她这一辈子最深的隐痛,但是现在的她实在没有勇气面对这复杂的状况。楚雅枫也许会为了孩子留住她,可是那样她就必须再次龟缩在对方的脚下,做他笼中的金丝雀,袁韵楠再不想回到那样的生活。“孩子?原来你来就只是为了孩子?可是很抱歉,孩子已经没有了”袁韵楠声音平静,却字字泣血。骨肉离殇,怎么可能那样淡漠无感。“你说什么?孩子怎么了?”楚雅枫握着袁韵楠的胳膊,指甲几乎嵌进她的肉里。“你没有听错,孩子没了,昨天我去医院做掉了”袁韵楠的眼泪顺着眼角滑落。“啊,啊……”楚雅枫放开袁韵楠,用手抚着自己的胸口,他的心已经绞痛到几乎无法呼吸。“你…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楚雅枫的牙齿打颤,话语从齿缝间沉痛而缓慢的蹦出。“对不起,或者你会觉得我自私,但是我真的不想再回到过去的日子,靠着别人的施舍过活,喜欢就多看两眼,不喜欢就一脚踹开,你不会了解,过去的日子里我的生活是多么胆战心惊。生怕有一天就会万劫不复,我没有可以依赖的父母,我没有可以自信的才华,我没有可以托付的朋友,曾几何时,我以为你会填补我这些生命的空白,会一直陪着我,给我宠爱,让我托付一生。可是蒋珊出现了,她让我觉得瞬间失去了所有,你娶我或者只是因为她将不久于人世,而我又有几分像她而已。你知道这样的发现让我有多么惊慌失措吗?你知道,当每次生气吵架你决然离开后,我有多么心痛煎熬吗?你知道当我回去,看到蒋珊和孩子出现在那所房子里,我有多么绝望无助吗?你知道当我给你打去电话,你嘲讽我的那一瞬间,我有心灰意冷吗?你知道吗?请收起你对我的那么有原则的爱,这让我害怕,让我失望。孩子?既然你来是为了孩子,那么现在孩子没有了,你可以走了”袁韵楠忍着,拼命忍着,但眼泪还是一滴一滴无声的滑落。““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我们去年的这个时候相遇,曾经在几个月前我就定好了和你一起度假的地方,可是今天你告诉我,我的孩子没了,而且是被我的女人亲手杀掉的。我不爱你,我不宠你,我不在意你,天知道,娶你我是下了多大的决心,天知道我是多么想和你共度一生一世,多么想给你幸福,可是你竟然那么决绝的拿掉了我们的孩子,你怎么会那么狠心,他是我们的孩子,是你的骨血,你不痛心吗?不后悔吗?你究竟是人,还是魔鬼,有哪个母亲会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我从来没有想过,我思念了那么久,爱了那么久的女人,竟然是这样的面目全非,竟然是这样的不择手段,你的自私真是太让我惊叹了,我和孩子是你的绊脚石对吗?所以你抛开我,拿掉孩子,成功对你真的那么重要吗?大于家庭,大于亲情吗?你是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的,还是你原本就是如此,只是我看错了你?袁韵楠,什么才能填满你心里的欲望?如果婚姻,爱情,母性,都无法填充你内心的渴望,那么你的人生真是太无情可怕了,你这个女人真是已经扭曲到极致了,不要把过错推卸给经历,推卸给他人,既然你为了成功那么无畏,你就应该敢于承认自己的自私和卑劣,从现在开始,从今天开始,我会一直恨你,一直恨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