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春文学 穿越/重生/架空 午夜捉鬼:嘘,男神别回头

第五章 揭秘红色山茶花

午夜捉鬼:嘘,男神别回头 欧阳智薰M 1929 2017-04-09 14:17:26

  昏迷了好久的老薰终于醒来。

夜未央繁星落眼眶...

老佐(韩太白)背着他的凝碧剑遥望着天空。

那天空,如同五年前他的眼眸,一样的深蓝色,一样的忧郁。

老佐侧过脸,讽刺着老薰:“没死啊?”他苦笑,“也对,主角是不会死的。”

即使一开始是主角,在作死的道路上,也只会变成炮灰配角的下场。

老薰坐起来,对他说:“她呢?找到了么?”

老佐低下头,叹了口气。

时间就如此安静下来,他突然说:“赵辰逸把龙泉(龙泉剑)和空梦(空梦弓)要回来了,当初找到她就是为了这个,如今此事已决,那么,就不要在纠缠不清了,我是人,她是妖,你不觉得很可笑么?”

欧阳智薰:“我也是妖,你要杀了我么...”

他抬起头,继续看着天空道,笑而不语。再美好,也抵不过忘记,再悲伤,也抵不过时光。

老薰又问:“你把我叫来...”

老佐起身,将凝碧剑一挥,沉重的说了一句:“灭了齐奇,案子是他做的。”

老薰也站起来,说:“真的...是他!?”

好像没什么道理,老齐(齐奇)吩咐了老薰要解开这个案子,如果是老齐指挥的,那这便成了不能平的。

老佐就是这样一个人,明明很在乎,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有些事情,是没有原因的。

回忆‘小佐:

老佐之所有如今的羁绊是因为老佐从小与其他人不怎么一样,长得不一样我也就原谅了,但是,我是谁!?我是作者好不好?所以,老佐能看见一些人类看不到的东西。

低级的妖不能来到人间,只能专心修炼,以求级升。中级的妖可以化为人形,但是普通人看不见。高级的妖可以化为人形,施法让人类视见。【敏敏:写这个文的作者一定是个混球。】

老佐遇见老薰的时候还是小佐的水平。老薰也还打boss到中级。

那天小佐(老佐小时候)一个人坐在秋千上,老薰走过来说:“你能看见它们么?”

小佐点点头道:“嗯~o(* ̄▽ ̄*)o,姐姐也跟我一样吗?”

老薰惆怅的遥望着远方:“...是啊。”

小佐以为那时的老薰跟自己一样能看见那些鬼怪,把老薰当知己。

直到...

一个老婆婆走过来对小佐说:“喂!小佐,怎么一个人在这呢!?”

小佐天真地说:“我跟一个大姐姐玩呢!”

老婆婆迷惑不解:“大姐姐!?我怎么没看见?”

小佐知道老薰是个妖,哭着跑了回去。

回忆结束。

在老薰眼里,老佐就像一只猫,没了归宿,天黑了还在赶路。

老佐跟老薰说出了真相:“驻颜珠其实就在齐奇自己的体内,他骗了所有人。”

老薰还是有些不信,问道:“这么简单?”老薰那个专门负责八卦的混球到这个时候还在问东问南。

行走的老佐突然停住,说:“齐奇害死了她,我不等了,就当风没吹过,她没来过,我没爱过,但是...这仇我一定要帮报。”

老薰这混蛋竟想成了杀妻之仇...

老薰没有跟着老佐去见齐奇,而是在殿外等候。

他没有带着凝碧剑,而是带去了...荆棘之剑!

荆棘之剑,齐家世代相传的祝器,意为,祝福之器具,作镇坛之用。不过荆棘剑的大部分用处是为了...

老齐家算是凡人里有点灵力的人,有点灵力就胡作非为。为了防止老齐家的人闹出点啥乱子,老佐的老祖宗铸成了荆棘之剑。

好了!趁着这个老齐跟老佐吵吵闹闹的时间,我们先来解释一下林小芮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芮曾问过老丁喜欢白色山茶花还是红色山茶花,其实这与老薰息息相关。

在先前,韩太白是整部剧的大BOSS,老是给老薰啥任务。其实都想错了,老齐才是一个真正的大...老BOSS。

我们先不说谁是谁的谁的谁,大伙想一想,白色山茶花怎么变成红色山茶花呢?

很简单,溅上血了☆⌒(*^-゜)v

小芮最喜欢的花就是山茶花,老齐派下任务给文菲鬼虎,文菲鬼虎再让老薰执行,也就是说,老薰的任务就是杀了小芮的亲人之类的。

听了作者大大我的话老薰顿时明白:“不好!”

大家还记得么?老丁说要给小芮报仇的,老丁并不知道这是老齐指挥的却还来挑唆老佐和老齐之间的矛盾,这说明...老丁是想借刀杀人!老丁明知道自己斗不过老薰,所以想把驻颜珠夺来,可驻颜珠在老齐体内,所以就把老齐杀害老佐老婆的事搬出来,让老佐和老齐互相伤害、相爱相杀,直到两败俱伤,到时候老丁只要钻个空子把驻颜珠拿来,老丁就成了妖王,得驻颜珠者得妖界,就不愁给小芮报仇了。心好累...

老薰霎时间掉下泪水,夜未央繁星落眼眶,泪光也被剪断。

老薰这么一想明白了,原来老丁离开那是因为老丁以为老薰就是害死小芮亲人、引出“红色山茶花”、让小芮痛苦的人,不想看见老薰辣个坏女银,所以在初二就转校离开了老薰。老丁到了老薰高二的时候又找到老薰那是因为...原来今天的局面,老丁在五年前就开始预谋了,小学森心机重。

老薰苦笑,原来这就是爱一个人...老丁爱小芮,愿为小芮做任何事情。终于明白老佐的那句‘我不等了,就当风没吹过,她没来过,我没爱过’。

殿内传出刀剑摩擦的声音,老薰哭着大喊:“住手!都给我住手!”

殿门开了,老佐一个人出来,荆棘剑上血水正滴个不停,染红了天边的云。

丁钰阳,我不等了,就当风没吹过,你没来过,我没爱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