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春文学 穿越/重生/架空 午夜捉鬼:嘘,男神别回头

第三章 回归之为爱痴狂

午夜捉鬼:嘘,男神别回头 欧阳智薰M 2368 2017-04-09 14:19:30

  那女人倚在男人身上,这不奇怪,仔细一看,那女子嘴角挂着几滴血,还是在那么个位置,男人左肩与脖子的中间也露出了一个深深地小印,与那些囚犯的伤势一模一样,原来那个小印是牙印,还有,那女子张开嘴,那是虎牙吗?不!那个比虎牙长两倍,也比虎牙锋利,难道她是吸血鬼?老薰想都不敢想。然后那个男人和那个女人就走进了一个胡同,老薰没有跟过去,难道...这世界上真有吸血鬼?

过了一会,那个女子走回来,同老薰坐在一个位置的桌子上。

夏以沫:“怎么?知道我的身份了?”那女子说道。

智薰摇了摇头,额头上的汗滴下来。

老敏还不知道什么情况,“什么啊?你朋友?”

“小姑娘真乖巧。”说着夏以沫抚摸着老敏的脸,老敏不禁打了个寒颤。

敏敏:“啊,我还是回我的中括号吧...”

“抓住她(&gt_<)”老白呼喊着。

原来在刚刚的时候他就给英国警方部门和侦查科的人发出了信号,用毒针,那毒针只要已使用英国那些案件调查人、抓捕人、实施人就会出动到达指定地点。(说是高科技呢,还是实话实说剧情太假了呢)

一刹那,五百多人武警和二十三人侦探集齐到这里。

“快,抓住她。”那个刑警队长说着。

那些警察上前想抓住夏以沫,老夏(夏以沫)只不过隐身了而已,如此的高科技,你妈妈知道么?

只见一些越飘越远的声音:“愚蠢的人类,你们是永远也抓不到我的。”

然后声音就完全消失了。

白月初:“又让她逃了。”

老薰这现在才明白,原来这女鬼是朝老白来的,因为刚刚老白说“又让她跑了”,这个‘又’很可疑。还有那女鬼的话什么意思?什么意思?这意思当然是让老薰离老白远点...还是...难怪这女鬼会这么容易在人类的视线中出现。

难不成这女鬼对老白有意思?这是在威胁吗?离他远点还不成。

老薰真的怕了。

她相信,只要那女鬼出现过,就会出现第二次,或者,只是某些人的恶作剧罢了。

不过,那绝不是一个恶作剧那么简单。

就像老丁说的那样:‘一切皆有可能’。

“我想...这个事情不是你做的对吧?你找白月初是...”老薰抬起头,悄悄望着她。

“为了我爱的人。”老夏苦笑,好像心中有千言万语。

“你爱的人他是白月初!?”我天呐,白月初长得这...“作者大大,你刻画白月初这个人物对得起自己么...?”

“你听说过相思树么?”

爱无疆界,所以人妖之恋也是一种正常的存在,可妖寿命长,而人寿命短,眼见人即将去世,妖却只能独活,所以老白的前世老老白(开个玩笑)一举攻克了这个难题。只要诚心向苦情树起誓,以妖与人相爱的记忆和部分妖力为祭品封入自己的法宝中,再借用狐妖之力把法宝一分为二,人类手持半个法宝死去,法宝就会随人的灵魂一起轮回转世,转世的人会带着这半个法宝出生,只要再借助老老白的后世,也就是老白的帮助,让人和妖恢复记忆就能再续前缘。

叨叨了一大堆,原来相思树就是用来再世续缘的╮( ̄▽ ̄")╭

老薰继续着解锁北京瘫,说:“所以...那人是谁啊?”

“徐漠霏。”我默默说着,不想再多说。“我没...”老夏本来想说‘我没吓着你吧’

“你吓着我了。”老薰说着,叹了口气。

夏以沫:“你帮我劝劝白月初,让他施展纯质阳炎,让我早日与漠霏再续前缘。”

老薰伸出一只手,说:“一分为二法宝呢?是啥呀?”

老薰喝了口茶。

老夏支支吾吾地说:“这...这就是我...这宝物是驻颜珠。”

“啥?驻颜珠?那驻颜珠呢?”一听到‘驻颜珠’三个字老薰差点噎死。喝水也能塞牙。

“问题就是这个,驻颜珠不在我身上,驻颜珠已经被合二为一了,但是...不知去向。”

老薰内心独白:原来如此,原来五百年前的鬼姬是如今夏以沫(&gt_<)

老薰小声嘀咕着:“都不知道驻颜珠在哪儿就去找老白施法...”

“你说啥?”老夏问道。

老薰赶紧解释说:“没有,我在想今天晚上吃啥。”

“我想,只有你知道驻颜珠的下落对不对?”

“你听谁说的?”老薰白了一眼老夏。

老夏皱了皱眉:“作者啊。”

“作者混球,咱不是。”老薰笑笑,脱口大骂。

欧阳智薰:“懂懂懂,现在就去找。”

“一尺深红胜曲尘,天生旧物不如新。合欢桃核终堪恨,里许元来别有人。井底点灯深烛伊,共郎长行莫围棋。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敏敏:这算抄袭么】

“一尺深红胜曲尘?是要骂我呀?喂,那谁,快说,驻颜珠在哪儿?”老薰大喊。

【敏敏:孩子,对谁粗鲁都可以,不要对长得像郑爽的美女凶。】

“当年妖王许下挚愿,说要爱鬼姬百世,可是呢?就是因为你出现,驻颜珠才又分二。”

林小芮——黑夜过后的光芒有多美,光芒的背后有多美。

“作者,你把林小芮刻画得这么好你自己过得去么!?”老薰向天大喊。

林小芮:“找到五百年前的妖王,就能找到驻颜珠的另一部分。”说完便消失在天空中。后来传出她的轻声:“我们以后还会见面的。”

背后感觉刮过一阵冷风。

老薰赶紧警觉起来,猛地转过身:“谁?”

被这阵风走走停停的引到了——医院。

(你这么厉害,怎么不到妇科!?)

医院三楼的走廊里空无一人。

突然,“砰”的一声,楼道尽头的一扇门打开了,然后“砰”的一声,又关上了。

老薰追了过去。

那个房间的门虚掩着,老薰把头探进去看了看,发现有几个医生正围在一张病床旁边。病床上躺着徐漠霏,旁边站着老丁和老夏。

老薰心想:老徐(徐漠霏)在医院干毛?还有老丁头?

恍惚间,老薰好像看见又那个影子,仔细一看,发现那个黑影又不见了。那个影子又回来,在整个病房里打转转,眼看那只黑色的魔爪伸向了老夏。

老薰推开门,一下子跑向病床边,扑到老夏身上。

“哎哎哎,放开那个女孩,让我来。你们搞GAY,别当着人家男朋友的面。”老徐在一边大骂。

男...男朋友...

老薰松开怀里的老夏,说:“老女鬼,你跟老徐...在一起了...那你找我干什么,驻颜珠就...”

老徐插嘴说道:“驻颜珠还是要找的,你们不是要破什么监狱吸血案吗?万一驻颜珠找到了,凶手就找到了呢!”

黑影不见了,满屋子的人都看着老薰。

老薰捏扭的说:“我...这么好看么?呵呵呵。”

“好久不见。”他笑着,宝蓝色的眼眸里闪出一丝红霞。

老薰一边说着一边走出了病房:“我撤了,你们继续。”

老薰小心翼翼的走出了病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