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春文学 穿越/重生/架空 午夜捉鬼:嘘,男神别回头

第六章 唯一个情字

午夜捉鬼:嘘,男神别回头 欧阳智薰M 3025 2017-04-09 14:19:30

  教室

她的声音沙哑着,呜咽地说着,但是她没有眼泪,因为,她不需要眼泪:“这就是你想要的么?”她看着他那蓝色的眸子,不需要想起,却从来没有忘记。

“对。”他闭上眼,好像是不想面对这一切。

“齐奇死了,你让梦娴怎么办?现在驻颜珠不明下落,你让徐漠霏和鬼姬(夏以沫)怎么办?你知不知道你害了多少人?”老薰说的很小声,但是足够他听见了,“对,你怎么会知道这些。”她重复了一遍林小芮的话‘对,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他睁开眼,说:“我只要知道你是个无恶不作的人、我只要知道你是个为了利益杀害所有人的恶魔就足够了。我爱她,愿为她飞蛾补火。”

“你还是忘不了林小芮,对么?”

“不止如此。”他把脖子上的项链扯下来,“我还想还一个人的人情。我带在身边五年,现在,该还回去了。”

“不用了,我知道,你不是来找我还项链的,你回来找我,是为了冰凌。千年之情,不易忘之。”她望了望他宝蓝色的眼眸,继续说道:“去找白月初,我把能转世的妖力输给了他,五世了,我等了五世,我错了五世,只要没有了可以转世的妖力,我就可以永远不用卷入情爱中了。我想,我该放下了。”她站起来,准备要走。

他拽住她的手,说:“谢谢。”说完又把手松开。

对,好像没什么可以解释的,事实就是事实,没有任何的掺杂。

妖殿

梦娴垂下目,她不想让他看见自己哭。

舒了口气说:“王不要带我一起走吗?”

他闭上眼睛,说:“最后一句,如果有下辈子,万水千山我陪你看...”

她倚在他身上,泪水像决了堤的洪水。

老白突然窜出来:“放心啦,你忘了你还有一位老朋友了!?”

“智薰...”梦娴大悟。

“虽然她把再世续缘的妖力给了我,但是相思树已经认她了,只有她去才可以开启相思树的灵力,还有,老薰又不是没有妖力了,只要有那么一点点妖力就可以再世续缘,老薰可真傻,以为把以前她用来再世续缘的灵力给了我就万事大吉了,没想到啊,没想到,还是逃不过这一劫哟。不过啊...如果第一次再世续缘没有成功,申请第二次的话,需要...”老白抬起头,“人呢?我还没说完精华部分呢!真是的,一个一个的排着队傻。( ̄y▽, ̄)╭哎哟哟,这次麻烦咯,死的是妖,不是人。”(PS:相思树的再世续缘的设定是‘人的寿命短,而妖却只能独活’)

“智薰,能不能开启相思巨树,我求你了,帮帮我,好吗?”她着急的眸里闪出一丝泪珠。

“相思树的设定人死才能再世续缘,妖死...会轮回到北方冥界,我...我再帮你与他回到这里。”

北方冥界

“你一个人来的?”她苍老的脸上带着一丝愁苦。子域茉莉,茉莉对太阳的情话是它开放的花。

“嗯。”风吹乱了梦娴阴灰色的细发。

“坐。”

梦娴抬起头说:“我站着就好了。”

茉莉拿起一本很厚的账本:“他哪天死的?”

“三天前。”

她嫣然一笑,说:“哼,你可别记错了。”

“我不会记错的,那天是我的生日。”原来命运如此弄人。

“那天死的妖比它身上的跳蚤还多,”她指了指桌子上的猫,继续说:“天行有道,你这是公然与天作对。”

“我不管,我一定要救活他。”虽然声音很小,但很清晰。

她一拍桌子站起来,声音放大了几倍:“你不管?逆天而行会受到严厉的惩罚,无论是谁!”

梦娴解释道:“我欠他一条命,我要还清他的。”

“你本事挺大,我在这里呆了八百多年,也还没能还清当年我欠下的。”她走到梦娴跟前。

她想反驳,话还是说了一半:“是你还不够...”

“不许插嘴!我告诉你什么事最可悲:你遇见了一个对你好的人,犯了一个错,你想弥补、想还清,最后才发现你根本无力回天,犯下的罪过永远无法弥补。”声音又低沉了下来,“我们永远无法还清欠下的...只要错了,就是错了,永远无法弥补。”她说着说着,头越来越低。“在爱情的世界里,总有一些近乎荒谬的事情发生,当一个人以为可以还清悔疚,无愧地生活的时候,偏偏已到了结局,如此不堪的不只是爱情,而是人生。”她再次抬起头。

梦娴紧皱眉头:“那怎么办?”

“用你的一半寿命赎回他,只要你能找到他,我不阻拦你。”

安然殿

“就是这里了,你找找吧。”

好妖死后变成鱼,放置在安然殿。

梦娴小声嘀咕着:“我记得他的样子,记得他的声音,还有驻颜珠...”

梦娴找了6个小时,终于...一只小鱼正围着一颗珠子游着,那骄傲的气势也像极了齐奇。

“这是...驻颜珠!?找到了!”此时的梦娴好像一个欣喜的小孩。

梦娴用自己的一半寿命挽回了变成小鱼的齐奇。

她抿嘴微笑,说:“你要快快长大,长大了我们就能回家了。”

孤月从梦娴身后窜出来,说:“喂!这里是不能养鱼的。”

“哥,你来了。”她憔悴般说。

“昂,怎么又不高兴了。”

“能不能...帮我照顾好我爸妈!?”梦娴转过头看着孤月。

他疑惑道:“怎么了!?”

她看了看鱼缸里的小鱼,说:“我用我的一半寿命换回了他,我的时间怕是不长了。”

“啥?你到底想干什么?千年前他害你还不够吗?我就不明白了,你为啥要对他如此执着?放手吧,不值得!”还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

她舒了一口气:“你也知道,都千年了,放不下了。齐奇等了我这么多年,就像子域茉莉说的,欠下的,永远还不清了。”

孤月听了,走了出去,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北方冥界

孤月一下子走到茉莉的桌子前,大叫道:“我要换回云梦娴的那一半寿命。”

“涨价了,要用你全部的寿命来换。”她不紧不慢的说道。

“好。”就是如此的爽快。

“你们这些年轻人啊,视生命为路边的石头,让我这个老人家想拾起来都弯不下腰。你们啊,不像我们这群老家伙,能呆一天就算一天。你还有七天时间,好好做些什么吧!”叹了口气,抬起手掌,重新染上了指甲油,这孩子就是如此爱美,四十多岁的人了还这么傲娇o( ̄ヘ ̄o#)~

智薰失踪了,梦娴不知道怎么回人间,变成小鱼的齐奇越长越大,梦娴却发起了愁。

“放心,所有,一定会好起来的。”孤月摸了摸梦娴的头,安抚道。

孤月找到了冥帝,换来了开天之眼,而孤月用来交换的东西,就是他那最后的七天。开天之眼使用完毕孤月的身体就会消失。

两天后,天眼已开。

“快走!天眼已开,这是唯一你跟他回到人间的机会,也是唯一让他变回原样的机会。”他的身体变成了光粉,“我会化作人间的烟雨,陪在你身边。万水千山,我陪你看。”

万水千山,我陪你看...

命运如此,谁说爱一人,那人就必爱你。

命运如此,谁说你付出,就会有回报。

好了,回到我们最佳女主奖和最佳伪装者奖兼获的欧阳智薰**身上。

老薰算是得知老丁这个孩纸是什么样的心态了,他已不是从前的他,而作者也不是以前那个专写狗血剧的作者,而这个小说仍然还是这只狗写的。

老薰又走到那片湖边。风里伴着一丝不一样的味道,和从前一样,时不时有枫叶落下。

老薰搓着手边走边说:“秋天了啊...”

我来到你的城市,熟悉的那一条街,只是没了你的笑脸,我们回不到那天。难道一直隐身于幕后那作词的人也知道这再也回不去的道理?那么,丁钰阳,你明白么...我不等了,就当风没吹过,你没来过,我没爱过。

梦娴急匆匆的跑过来大喊道:“智薰,你去哪里了?你知道吗,我差点就回不来了!”

“你慢点!我怕又把你弄丢了。”老齐紧跟其后走过来。

老薰望向老齐,说:“回来了?”

老齐笑了笑说:“如你所见。”

梦娴笑了笑,尴尬地说:“你来这里干什么?不会要自杀吧?这里的湖水不好喝。”

“什么呀!?老薰是那样的人吗?她一定是来闹海的。”老齐纠正道。

“这里...有我们两个的回忆。”老薰一句话让两位话唠安静了下来。

梦娴对老齐说:“走吧。”说完老梦和老齐就溜了。

“回家吧?”

“我还有家么...”

“那就去寻思念你的人。”

“思念我之人!?”老薰回过头,望见那双宝蓝色的眼眸。

“思念你之人所在之处,就是你的归宿。”

“那...思念我的人...是你么?”她低下头。

他伸出手,叹了口气,说:“但愿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