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春文学 穿越/重生/架空 午夜捉鬼:嘘,男神别回头

第十章 忆

午夜捉鬼:嘘,男神别回头 欧阳智薰M 3623 2017-04-09 14:20:57

  两年前

“你并不快乐,却还要假装无所谓,忘了他吧?忘了他,便忘了痛。”老白一边转着支铅笔一边对老薰说。

她苦笑,眼神中散出一丝无奈:“我一直相信着,他不是不爱我,而是因为爱却不敢承认自己的爱,甚至从心里否定自己的爱。”欧阳智薰,坚强的背后一颗糯米做的心。

老薰望着老白画架上那幅画——那片宝蓝色的天空像极了他的双眸。老薰望着,又想起五年前的他,那个已经不再是他的他,他宝蓝色的眼眸又浮现在眼前,不需要经常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情海似深,不巧我们都沦陷。

老白拿起画笔,往宝蓝色天空上抹起一层红霞:“我就不明白了,丁钰阳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脑残药,让你如此为他伤寻?”他冷哼一声,“你这么爱他,他记得你么?”

“我们能不提他么?”老薰拭去眼角的泪,“我们谈谈妍妓吧?多久没见面了?”老薰拿起笔乱涂着。

“两年多,毕业后就没再联系过。”

“是时候该见一面了。”

“我找不到她,即使找到了,我也还不清了。”

七年前10月

丁钰阳被智薰硬生生拉走。

“是不是想当电灯泡?没见俩人正发春呢?”老薰叨叨着,口水像下雨——不是下雨,是沙尘暴...

十六岁的老丁用一嘴普通话对老薰说:“是发浪~还有,我不想做电灯泡,我想做爱迪生。”时间安静了几秒,“可是我还想回去!”

一日之计在于八卦,这么精彩的画面只靠脑补可不生动。

“一转眼,我们都长大了...”老白大男孩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教室。

“嗯。”

就不能...说点别的么?

最后他们啥也没说,因为...

“你们四个,竟然逃课。”

六年前2月

“唉╮( ̄▽ ̄")╭这俩货终于走到一起了呢!”老薰慢吞吞走回自习室,发现常年占据的位置被抢走了。

“这个孩子...不是说好的晚自习给我留位置的么?”老薰走到那边,“喂!你谁啊?”

“我是丁钰阳的女朋友。”

那个女纸说了一句话老薰的脸色瞬间大变,慢慢开始敷衍:“这货什么时候这么不让姐姐我桑心了?这么有种,女朋友这么胸大无脑,一看就是胸无点墨的孩子。”

“怎么了么?”

“没事,我...我去吃个早餐!”

老丁向老薰走来,懒散地说:“吃什么早餐,现在是晚上。”

从那以后老薰就再也没有去过那所学校,因为她知道,那里再也没有可以让自己牵挂的了。

俩孩子再见面是在六年前3月。

“什么会让你心痛?”他伏在她耳边轻轻说。

“死亡。”

一个钟声般的声音从老薰耳边传来:“是你。”

老薰沉默了,低下头低声说道:“是爱情。”一抹阳光落在两个人脸上。他依然坐在她的左边,只是她再也不笑了。

“那么,该轮到我来圣护你了,对吧...”他冲她笑了笑,继续讲《老人与海》的故事。

然后,就没有再见面。

那本《老人与海》是他送给她的,自从他走了以后老薰就再也没有翻开过,一直放在梦娴那里,“我想,是时候该拿回来了。”拿出手机通讯记录第一个人,“喂,梦娴。”

那头的梦娴正自言自语着:“这孩子能给我打电话,我是不是见鬼了?”

“我也觉得自己越来越像鬼了呢!”

“开什么培根大玩笑?老薰你的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呢!”

“哪里哪里,师父教得好。”

“徒儿悟性高。”

“徒儿告退。”接着挂了电话。

“我就知道这货有病,有病没吃药?”

一个脑残味的声音传来:“我还多吃了几颗呢!我说你是不是整天除了去妖界溜达就没闲事了?不像我,天天要追作者大大的文文,为什么一直不更文呢...”梦娴倚在老薰家门框上,“早上好!老薰!”她有钥匙。

“你怎么跟老敏一样,现在是晚上七点!”

“她都说了,全天下都知道你在干啥!”

“你知道么?”老薰指着一盆草问。

面对这样毫无营养的对话,梦娴白了老薰一眼。

“说吧,毛事?”还是先进入正题,不然叨叨个没完。

梦娴深情地说道:“就是...我爷爷死了。”

“在我的印象中,咱家娴爷早就在你的口中死了八次了,你爷爷是列夫·托尔斯泰(《复活》著作者)啊?”

“咱娴爷连《复活》是个啥都不知道。”

沉默了一会,梦娴才说:“不过咱娴爷知道《战争与和平》(列夫·托尔斯泰著作)。”

老薰是在没时间跟一个吃多药的孩子谈论初中时的课文,直接问梦娴到底啥事。

“我要结婚了。”梦娴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那个时候梦娴还没有认识老齐,梦娴算个二婚吧...

“我要伴娘!”

“我已经给柔曦了。”梦娴喝了一口老薰家的牛奶,“伴郎是他。”

老薰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哦。”

“不在乎?”

怎么可能不在乎...老薰这样想着,一把抢过老薰的牛奶。

“老佐他们说得对,何必伪装自己。就好像你到超市买黄瓜,拿回来的却是倭瓜,你怎么想?”

“赚了啊,倭瓜比黄瓜贵啊!”梦娴脑子里都不知道装了些啥让人无言以对╮(╯▽╰)╭

“你来找我想是干啥!?”

“婚礼现场副导演是你的了。”一脸生无可恋的老薰只好答应了。

终于到了梦娴红杏出墙(这成语用的也是没谁了)的日子。

“灯光!灯光怎么回事?调成设计方案上的。新郎呢?快来就位...梦娴...”老薰在楼下喊着。

梦娴穿着一席白纱哭着跑出来,说:“他不爱我了,他说他从一而终就没爱过我...”她低吼着。

一向坚强的梦娴竟然在老薰面前掉了泪,于是,老薰问她:“怎么了?这么伤心。”

“是爱情...”

老薰傻眼了,感觉挖了个坑自己掉下去了。

穿破鞋真的好么?...虽然这不是故意的。

是爱情...终于明白他当初为什么要这么说了,但是,我说错什么了么?

“走。”

“去哪?”

“跟我走,戒指拿着呢么?”

“拿着呢!”

“婚礼不要了,我们一走了之,付钱的就不是咱了。”

老薰拉着一身白的梦娴跑了好久——安全!

“我把戒指卖了我就变富婆了。”

好吧,咱家娴还是改不了爱钱的毛病。

老薰苦笑:“我要是你,一定连死的心都有了。”老薰口上这样说,但老薰也知道,梦娴心里不要过,老薰明白,她跟自己一眼:只有在独处时,才能露出自己的天性。在独处时,人绝对不会伪装自己。

从此以后,梦娴再也没有提过那个负心汉。

我们都是伪善者,外表装成好人的模样,却行欺骗与卖之实,对于人类真正的善良,无法有所感动。

许了的愿,应当做到。

学校宿舍

“前面就是了。”老敏醉醺醺的转过身,对他说。

从她耳边传来懒散的声音:“这整个学校都是我的。”

“这整个学校里的人都被我收买了。”

“这么厉害,那什么都是你的了?”

“对啊!”老敏继续说着醉话。

“那我也是你的了?”这句话认为是肯定句的盆友请面壁思过。

老敏听见他的话突然安静下来。

“佐...”将要说出口的话被硬咽下去,“我要回去了。”

老敏走向宿舍门口。快要进门的时候老佐(韩太白)突然牵住了她的手。

放上门卡,快要打开宿舍门的时候,老敏突然说:“假如你的生命就要结束了,那么你最想要干什么?”

“我就什么也不做,就这样看着你。”空气沉默了一会,他又说:“谁派你来的?”

只听见老敏慢吞吞地嘟嘟道:“原谅我,原谅我以前常常为了自己的利益伤害到身边的人,甚至到了事情的最后还不明白是自己的错。原谅我,佐哥,原谅我这是最后一次这样叫你。你要原谅我,这绝对不是真正的我,这不是我...”

“这不是我!”声音扩大了几十倍,一把刻着‘佐’字的匕首插入老佐的左心,“回不去了...”她重复着。

最后一句:“后悔过么?”说完老佐便倒了下去。

回忆结束。

“你愿意放弃生命么?”

“愿意。”

老敏用拇指和食指合上老佐的眼皮,说;“下不去手...可这不是我愿不愿意的事情。你不死,我就得死。”

“你这次回来不是找他的?”

“谁说...我不是来找他的。”老敏笑笑。

转镜头——

“跟我去个地方吧?”霖辰说着,喝了一口茶。

过了半天...他们来到一个古老的大树前。

这颗大树看起来已经很久了,可是奇怪的是大树前面有一根树筋很大...貌似在阻挡谁进去一样。

树前有一个洞,洞里面溢满了水,还有几片黄色的落叶...

“二货,带我来这里干嘛?”

“以前我和我妈来这里许愿,这颗大树很灵的,以前这颗树被人们爱戴...但是有一天,有一位算命先生来这里说这颗树是妖树,让村民们不要在对它许愿了,要是在这样继续下去的话,这颗树会发疯,会向村民们索取钱财...可是村民们不相信,还是继续来这里对着大树许愿,算命先生看不惯大家为了一个愿望把银币投给这颗大树,就请会巫术的人向这颗树施展巫术,这颗树就慢慢的不灵了,而且村里时不时会有一些不好的事情...最后这颗树变成了村庄里的厄运之树,但不过啊,传说,要是一对恋人在这颗树前接吻,而且是刚好赶上下初雪的时候..这棵树的厄运会被解开,恋人生生世世也不分开。”老俞(俞霖辰)一本正经的说完这个传说。

“听你这么一说,这个天气有点变化,还有点冷冷的...”老敏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但我不怎么相信这个传说呢,所以带你来试试,我有带硬币来呢!”老俞从口袋里拿出两个一块钱硬币,给了一个给老敏。

“那我们许愿吧!”老敏说完把硬币放在手心,然后合掌,闭上眼睛,许起愿来!

“许了什么愿?”

“干嘛要告诉你,告诉你就不灵啦!”

“那好吧!我们投进去吧!”

两个人全神贯注的盯着那个许愿洞...

老俞和老敏同时一起投,两个硬币在空中划出了两道美丽的弧线。

“咚——”两个都进去了。

“哇!进了进了...”老敏向小孩子一样跳了起来。

“对啊!”老俞看着老敏,似乎下了什么很大的决心,然后向老敏走去,拉住老敏,亲上了老敏的嘴唇。

老敏瞪大眼睛,随后天上飘下白色的初雪...

“下雪了。”

“不是吧,我们真的续写传说了...”

“那就说明我们的愿望会实现的,走吧!下雪了,会冷。”老俞牵起老敏的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