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龙止月痕之苏宏兮

第四章 宝石

龙止月痕之苏宏兮 芝瑶玉树 3308 2017-04-21 11:12:00

  第二日,我早早做完了老师布置给我的功课,便下楼来到了院子里。宋芝月已经在院子里等我了,她今天穿这一身粉色的襦裙,两边梳着可爱的包子头,旁边还别着两朵粉色的花。她正坐在院子里的石桌上,晃着双腿,看来是在这儿等了我很久了。

瞧见我来了,她跑过来,欢欢喜喜的说因为她娘亲的身子好了,就不计较我让她等了这么久云云。我讪讪的笑了笑,只说我还有书要看。她一边说着原谅我了,一边拉着我出了院子。

东边街市的铺子里大多是西梁人,所以卖的都是些走兽的皮毛,或是猎物的角做的工艺品。

小丫头显然对那些都没有兴趣,我们也就逛的快了些,很快来到了小镇的外延。这座小镇没有明确的城墙分界线,也就是摊位蔓延到何处,小镇的范围就到了何处。

我们一起坐到一个矮墙上,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小哥哥,你觉得你们原来的国家好不好啊?”宋芝月开口道。

“当然好啊,那是我的国家。”

“可是我听说新凌皇帝很残忍,滥杀无辜,为祸四方。尤其是边界上百姓,不管是南夏人,西梁人,甚至是自己国家的百姓都不能安静过日子。”宋芝月看着我,有些担心,“这样的皇帝统治的国家,你真的喜欢吗?”

我一时怔住了,我真的不知道我的国家在他们眼里竟然是这样的,我摇了摇头,只说,“不是这样的。”

“你不知道吗?我听大人们都这样说,我们南夏忍无可忍才宣战发兵,西梁,北曌立刻就回应了我们,如果不是你们新凌做的真的不对,大家也没必要一下子这么团结,来攻打你们啊!”宋芝月仍在滔滔不绝。

我不由得想起来这几天书上看到的,国家之间打仗总要有个油头,好来宣战,这所谓的说我们新凌暴政,就是我们受到四方讨伐的理由吧。“我不知道,我不是很清楚。”

“小哥哥!”宋芝月越说越认真,“你不知道就不要去知道了,实在是太残忍了,我上回就听我大哥讲,新凌驻扎边境的士兵,一个个好色的紧,只要是个人女子不管多大年纪都抓回去侮辱,甚至还害人家性命,有的家成亲他们还去抢亲,你说说,难道是女子就要这样给那些人侮辱吗?更重要的是那些管士兵的人不但不管,还越发的放从,甚至还颁布了什么条令,说侮辱了人家姑娘只有娶回家里,就不算违纪,娶太多养不了的还可以送给别人。不光是欺负这些寻常姑娘家,连老人都有被他们带回去当苦力的。”

“你说的这些都是边境上的,那与我们王上来说……恩……也许王上他不知道这些事。”我听的甚为差异,但是还想为父上分辨一二。

宋芝月摇摇头,“我们的使臣有带皇上的奏折和文书去新凌反映这件事情,但是听说光在路过边境就收到了重重阻拦,最后到了你们王上跟前的也就剩十来个人了,你们把我们的使臣好好招待了一番又送回来了,但是在边境上却被杀了。”

我听听一愣一愣的,“这都是真的?”

“我骗你做什么,这都是我爹爹告诉我们的。”宋芝月见我不行极力要证明给我,“我爹爹可是宋青宋大人,怎么可能给我们骗瞎话。”

宋青这个名字重重的击在我的心头上,那个灭了我国家的人,而面前这个是他的女儿。但是现在在我心里更为在意的是她刚才所说的事情,是不是都是真的,我的国家真的已经混乱到那个地步了吗,“那……那你们不应该屠城啊!你们……你们屠戮了灵霞关。”

“那是什么地方?”她竟然不知道么。

“就是我们枫家军驻守的地方,你们南夏屠了城,这么大的事情你也应该会有所耳闻吧。”

“枫家军啊!就是你们新凌所有部队归他们管的那个么?”

“不是所有啊,我们还有其它兵的。”我们新凌的兵马不止枫家的,还有很多小家族,也是为了分散枫家的兵权,这是我以前在我们是史书上看的,但是朝廷最信任的只会是枫家军。

“那我就不是很清楚你们的这个部署了,反正说边境上这闹的这么多事就是那个枫家做的,所以才要屠了他们的城,以畏亡灵。”听她说完了这许多我的心好乱,我仿佛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不能相信她这个南夏人的一面之词,这是我无法说服自己,这一路下来,我一直在马车中,见不到外面的人情世故,我不知道我所路过的土地,是不是发生过她所讲的故事。我自顾自的狠命摇了摇头。

“小哥哥。”她有些担忧的看着我,“对不起,你这这些不舒服,我不讲了就是了。”

我没有搭话,她越发的有些焦急,想了想终于说道,“小哥哥这眼睛是怎么伤了?是不是你也遇到了新凌那样的恶人伤了你。”

我苦笑道,“是不是在你眼里,新凌都是恶人了。”

“不是的啊!”她明亮的大眼睛望着我,我感觉到了她的真诚,“小哥哥你就是好人啊!”

我摸了摸她的头,“可是我忘不了亡国只恨啊!”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我怎么能跟宋青的女儿说这种话,她要是告诉了她的父亲,那我还有我姐姐,老师要怎么办。

“那就不要忘啊!”她把我的手握在了自己的小手里,“那可是亡国之痛啊!但是那已经是过去了,现在要重新开始,过去的新凌不足以让你们辛福生活,你们可以再创建一个新的啊!”

她的话触动了我,虽然她说出来的简单幼稚,但是我觉得这可能就是我接下来的目标了,我要恢复这个全新的强大的国家。

“小哥哥,所以你的眼睛到底怎么了,是受伤了吗,那你流眼泪会不会疼。”

没想到我竟然激动的流了泪,我伸手擦了擦,“没事!这眼睛没事,这眼睛只是不能给其他人看。”

她满脸祈求的望着我,“我可以看看吗!”

我有些踌躇,奈何抵不住她的发嗲撒娇,我摘下了眼罩。

“哇!好漂亮的眼睛!”她满脸惊奇,一脸艳羡的盯着我的右眼,我有些不好意思,“简直……简直跟宝石镶进去了一样,你看的见东西吗?”她的小手在我的右眼前晃动着。

“当然看的见啊!”我哭笑不得,“我不可能挖了看东西的眼睛,偏偏放个宝石进去就为了好看吧!”

“真羡慕啊!好像也拥有一个和你一样的宝石眼睛啊!”

“羡慕?呵!当你拥有了你就知道这眼睛有多麻烦,它就跟诅咒一样,紧紧的抓着你不放。”我感觉自己的声音都变的有些颤抖。“你们难道没有听过灭世之子的传说?”

宋芝月摇了摇头,看来她是不知道了,但兴许她父亲会有所耳闻,为了以防万一,我静了静神,认真的对她说,“我这个眼睛确实很漂亮,就有很多人想挖出来据为己有,所以我才一直戴着眼罩就为了不让别人知道,你也替我保密好么!”

不知道这个慌能不能骗住她。然而她就真的认真的点点头,“小哥哥放心,我绝对不会告诉第三个人知道我不会让他们挖走你这么漂亮的眼睛的。”

我笑了笑,又问她,觉得我这眼睛,这服样子奇怪吗?而她却对我说,自己觉得不奇怪就好,就算天下人都觉得我是怪胎,我自己也要觉得自己拥有的是宝石而不是诅咒。

天慢慢黑了,我们也就返回了驿站,不知怎么的,我真的很喜欢她说的那些话,我拥有的是宝石,那又为什么要把它遮住呢。于是我就第一次不戴眼罩,一路走回了驿站。

然而迎接我的就是老师重重的一巴掌,打得我真的是天旋地转的,“你怎么能摘下眼罩,被人看见你有异瞳怎么办,你想死吗?”

老师简直说的是咬牙切齿。我支支吾吾的道,“师父不觉得我的眼睛好看的想宝石吗?”

“什么?”老师大骇,“你怎么能这样想,你……你,简直气死我了!你今天不好好看书,出去瞎转,回来还给我说什么……说你这是宝石,我告诉你,这就算是宝石也是宝石里的厄运之石。”

我的眼泪不由自主的就流了下来,从小到大,所以看见我的眼睛的人,都是害怕和嫌弃,我突然都有一种不想留在这世上的冲动。

“快把你眼罩带好!”老师厉声喝道。

我颤巍巍的给自己戴好眼罩,狠狠的抹掉了那不争气的眼泪。

“下回再随便摘掉眼罩,我就……我就。”老师说着抬起手,示意要打我。我缩了缩脖子,低声道,“我再也不会了。”

是的!再也不会了,这个在你们眼里是厄运的宝石,你们也没有机会再看了。

我跑回了自己的床上,用被子捂住了自己的头,待听见老师出去了以后,发出了低低的哭泣声。我发誓,这是我最后一次哭了,我的软弱,我的失误,都不会再让你们看到了。

那晚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女孩,很像是宋芝月,是跟她一样的笑声,还有那夸我眼睛漂亮如宝石一样的话语,我都记得去,不知道今后还能不能再见,你又会不会忘了我。

隔日清晨,我就被老师带上了马车,说是我昨晚太张扬,万一给人记住了。所以他就决定改变行程。

真是遗憾,我还没有跟宋芝月告别,还没有告诉她我要走了,还没有陪她去集市上淘她喜欢的小玩意,还没有对她说谢谢。不知道她今天会不会满院子找他一起出去呢,也有可能是我自作多情也说不准。

我就这样胡思乱想着,仿佛失去了灵魂一样随着马车一路颠簸,继续南下的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