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龙止月痕之苏宏兮

第五章 南夏

龙止月痕之苏宏兮 芝瑶玉树 2872 2017-04-30 20:19:53

  大概走了十多天,我跟着老师他们来到了一院屋子,老师让我进一间屋子休息,自己便跟着一些人去商量事情。我就跟傀儡一般被他们摆弄着,知道自己没有反抗的余地,我不如就乖乖听话。

我进屋子里小憩了一会儿,起床后就有两名丫鬟进来为我更衣。这里的衣饰已经与我们新凌的大不相同了,我第一次还琢磨不明白怎么穿,那些小丫鬟就手把手的教我,看看镜子里梳着金冠的小公子,我突然有些喜欢上了南夏的服饰了。

我问身后正在为我整理腰带的侍女,我能不能出去转转,小丫鬟一怔,道,“公子这是什么话,您是主子,出去不出去不是看您心情么?”

想想我这话确实问得可笑,但就是想知道我的老师有没有留下什么口风,万一我又不老实的待着,碰到什么人去,坏了他的计划,他岂不是又要怪罪我。这样想着我还是回到里屋坐着,问丫鬟去要了几本书来翻。

黄昏时刻,老师来到我的房间,给了我三本厚书,看着这厚重的书,我有点头皮发麻。他这次来还告诉了我他们商量的结果,我从今天起就是南夏庆文公的小儿子苏宏兮了,年幼时跟着出家的母亲在道观里生活,如今母亲过世,我才被接回父亲身边,而我的新父亲呢,年轻时为南夏征战四方,如今晚年,封了个爵位,过着逍遥的老年生活,也就是说我这位父亲,即使避世多年,但是说的话在朝廷里还是很有份量的,那么我这个小公子的身份也是不低的,真是佩服这些人,还能在我国破家亡后给我找这么一个尊贵的身份。

再就是我的上头有一个一心从商的大哥,一个天天研究风水,喜欢倒斗的二哥,还有一个已经嫁人的姐姐。听起来似乎不会有很多机会与我打照面了。还有那老师带给我的三本书是南夏建国以来的历史,需要我好好研究的。最后他嘱咐我早点休息,真正要学的东西,明天才开始。

我恭敬的答应着,送老师出了门,我又回来翻了翻这三本厚重的书,这第一本说的是他们南夏的起源,在一百五十年前,这个大陆的多半地方都在东幽帝国的统治之下,那时的东幽已经统治了一千多年,皇帝的权力过于集中,以至于民间怨声一片,而皇帝却毫不知情,最后叛军推翻了东幽,建立了新的国家——夏。

接下来就是幽灭亡了以后,他们南夏又是如何如何的关爱百姓,休养生息之类。看的无趣,我合了书,躺在床上想自己的事情。我现在叫苏宏兮了,以前的那个尉迟宏也已经死了,也应该死了,新凌这个国家都亡了,还留着太子有什么用。那我的姐姐呢?突然一个激灵,我坐了起来,来了这么久我怎么还没有见到姐姐,老师不是说她先我一步来南夏了吗?

我再没心思睡觉了,下床裹了个毛毯就要出门,动静惊醒了上夜的丫鬟,过来问我怎么了?

“有没有见过我姐姐?”此话一出我就后悔了,我这里的姐姐已经嫁为人妇了。我连忙改口,“不是……不是姐姐,是一个啊!十四五岁的姑娘,个头比我高这么多。”

我说的那丫鬟一脸茫然,看来她是真不知道了,有些失落,我准备推门出去,“那我出去走走。”

“可是,刚才先生吩咐过了,叫小公子早点休息,明天卯时就得去书房。”丫鬟有些为难,“所以小公子还是早点休息。”

又是先生,真的不知道老师是他们什么人,连这儿的人都这么唯命是从的。

既然出不去,我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将毛毯丢给那丫鬟,随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茯苓。”

“也是先生起的?”

“不是,是奴婢进府就是这个名字。”

“那我能不能给你改一个。”我看看空着的茶杯,也是随口说说。

茯苓为我倒茶,“奴婢是服侍小公子的,就是公子的人,名字自然由公子重新起才好。”

“以后公子前别加小!”我喝了口茶,今晚月色不错,月光透过窗棂,如梦如幻,“你以后叫玉婵吧。”可能是取的随性了些,但是我是有别的事情要同她说清楚的,“以后你就是我的贴身侍女了,我希望往后事事你能想想你的主人我,不要让我觉得你是旁人排给我的。”

我抵着茶杯看着窗外,我想这样说不定可以显的我老承一些,好震慑一下这个小丫鬟。

茯苓连忙跪下,“奴婢遵旨,奴婢……不,玉婵以后一定忠心的服侍公子。”

对!这丫头以后就是玉婵了,我伸个懒腰,宽了衣服,上了床。玉婵为我整理好帐幔,就又回去躺在自己的地铺上。

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直到四更天了,才有了些许睡意。

第二日晨起,我来到老师的书房。他就开始教我南夏诗词中的平仄关系,他说这是我融入南夏的必修课,必须要会吟诗作赋。实在学的我枯燥乏味,好不容易到了中午,老师叫侍女传了午膳。我与他同吃。

无言以对了许久,我终于骨气勇气问道,“老师,你知道我的姐姐在哪儿么?”

“姐姐?”老师语气平静,“小姐如今不是已经嫁为人妇了吗,小公子忘了?”

明明知道我问的是我的亲姐姐,他却自然而然的装糊涂。我垂下头,不知道应该再怎么开口。

“好好吃饭,别去想那些不该你操心的。”老师给我碗里夹了块肉,“一会儿休息一下,下午还得继续呢!”

我不情愿的恩了一声,低头扒着自己的饭。

这样每日埋头学习的日子开始了,白天在书房里听课,晚上翻看南夏的史书,听老师给我讲一些别的名人的故事,无伦是南夏还是我们以前新凌,他都有讲给我听。

每天就是听这些故事的时候,我尚许觉得生活还有些意思。

这天老师给我讲,说以前的东幽有一把上古君王剑——湛卢,历代君王用来象征王权,可东幽覆灭之后,这把剑也不知所踪,南夏的皇室一直在暗暗寻找,从未放弃。“当年的东幽地狱广阔,我们新凌的大片土地也是在东幽覆灭之后得到的,可惜多年来被南夏侵占了不少去,如今又……不管怎么说,我们也可以试试去寻找这把剑。”老师这么说着。我倒是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剑可以来象征君王,君王的权力如果这么好确定,那还这么认真的培养我做什么?

还有我比较在意的就是那个南夏右相宋青,不知道老师给不给我讲他的故事。

这三本南夏的史书我也快看完了,其中映像最深的还是这个南夏的左相和右相制度,南夏已经有了丞相制度,而却又要分出一个右相左相,右相主文,左相主武,左相有着巨大的兵权,所以除了这个制度刚建立之初,有左相之外,到现在为止就再没有了。右相更是换人比翻书还快,虽然这些右相的地位仅仅只在皇帝之下,但是并没有长久的。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缘由,既然右相的权力已经那么大了,真的还能让皇帝说换就换掉的吗?

我翻个身从床上爬起来,看见玉婵坐在外面的软塌上缝衣服,我走过去坐在她身边,看着她。其实我是无聊,就想看看她如何缝衣服,想起来我的眼罩就是姐姐一手一针一线的缝出来的,而我现在却找不到她,应该说是没办法去找她,不由的有些伤感。

玉婵被我看的有些不自在,找个话说“公子喜欢什么花样,我给你绣个荷包。”

“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你看着给我绣吧。”我想了想说,“玉婵,你每天都可以出去去别的地方吗?”

“公子是想要我帮你找你的那位姐姐?”玉婵还是有些聪明的,不过后来我更加确认了,她是小聪明多。

我没有接她的话,她看了看我说,“公子放心,玉婵不会乱说的,玉婵这几天已经给公子开始四处打探了。”

我点点头,转向看窗外,“最好是这样。”

我在南夏这一待,不知不觉已经大半年了,在这儿过了一个年,见到了我的新家人,老师嘱咐我乖巧一点,讨人喜欢一点,我也都照着做了,就是不知道,在这些家人眼里他们是如何看待我这个莫名其妙多出来的弟弟的。

我也不想想太多,来年过了三月我也就九岁了。只是还没有姐姐的消息,我很是失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