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龙止月痕之苏宏兮

第六章 云汐娘娘

龙止月痕之苏宏兮 芝瑶玉树 2873 2017-05-02 19:34:17

  四月的风,带着桃花的粉红色,我爬在桌案上百无聊赖,这么久没有姐姐的消息,我已经接近放弃了。

“公子。”玉婵来为我倒水,却低下身子在我耳边说,“今天府上来了位小姐说是老爷的外甥女来了。”

我恩了一声,不以为然。

见我没什么兴趣,玉婵接着说,“这位小姐大概看起来和公子要找的姐姐年纪差不多大。”

我立马抬起头来,“你说什么,你见到了?”

“就是小姐进院子的时候,我看到的,跟公子描述的差不多。”

我赶紧吩咐她去拿我的外衣,我要去见我的姐姐。

“公子,你听我说完。”玉婵拦住我,“那位小姐现在是宫里小主的身份,像公子这样的男子更不方便去见的。”

“什么意思?什么宫里的小主。”我越听越糊涂,急命玉婵赶紧说。

“这位舒小姐是老爷的外甥女,听说因为被引见给了皇帝,亲封了贵人,皇后定了这月十五进宫的,这次只是来京城里咱们老爷的府邸小住,方便进京。这种钦定的娘娘,我们本就不能去叨扰,更何况是公子这样的男子。”玉婵为我解释着,但我已经没有什么兴趣听了。

我现在心里愈发的肯定这就是我的姐姐,可能是直觉,老师很有可能让姐姐入宫,为他在宫里为他打探消息,可是姐姐怎么办,那宫里的皇帝跟我们的父亲差不多大吧。

“那我怎么样才能见到她?”我沉住气,问玉婵。

“明天先生要跟老爷出去几日,我去给那位小主递贴子,看能不能让公子见到。”

我强调道,“无论如何,我一定要见到她。”斩钉截铁的,这次无伦什么代价,我一定要见到我的姐姐,我承认我上次对姐姐的态度太过分了。她一心要护我,我却那么的不懂事,姐姐一定很难过,我去见她,虽不能让她原谅我万一的,但是我得去见她,告诉她我很好,叫她放心,其实更是想知道她是否安好。

“诶!公子放心,玉婵定当竭尽全力。”玉婵领命下去了,我却心乱如麻。我能阻止姐姐入宫吗,我阻止了又会怎么样,就这样去打乱老师的计划吗。

正在胡思乱想,我听见了玉婵的声音,“先生您怎么了来了,公子正看书呢!”

玉婵的声音故意大声了些,就是为了提醒我,我身体一振,连忙将书本摆正,拿起傍边的毛笔,认真的看着书面。

老师推门进来,看了一眼我,说,“行了,你过来,我有话给你说。”

我抬眼看了一眼老师,“我这段看完就过来。”害怕我的小心思被老师看出来,我想多磨叽一会儿,好平复一下心情。

“行了!不看了,你过来。”老师说的坚决,没有商量的余地。

我认真的把笔搭在笔架上,慢慢的蹭到老师跟前,垂首而立,现在我还是很怕老师的,心里有很多埋怨,但是一点儿不敢表现出来。

“公子,我们府上来了位小姐,我想玉婵这丫头很有可能已经告诉你了。”老师对我说道,眼风却扫了一眼旁边的玉婵。“这位小姐已经是钦点的娘娘了,属于金贵之身,我们这等小人物就不要随便靠近娘娘了。”

那位娘娘一定是我的姐姐,不然老师不可能这么特地来强调一下。我的头低的更低了,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居然不争气的在眼眶里打转,为什么,那是我的姐姐啊,与我这么近在咫尺,我都不能去见她一下。老师为什么这么不理解我,我在这儿已经很孤独了,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我很多很多话想和我唯一的亲人说。

“公子,你听明白了吗?”老师的声音极其淡漠,完全是在命令我。

我不想点头,我不想这么随他摆布,我咬了咬牙,抬起头,对老师说道,“那是我的姐姐没错吧,你要把我的姐姐送进宫去,那个南夏的皇帝那么老了,你居然要把我的姐姐……”

“啪!”后面的话淹没在了老师的一个巴掌下。我的泪水因为振动,终于还是不争气的,流下,而且一发不可收拾,如决堤的瀑布流下。我再也不想忍了,索性全部发泄出来。“你到底要怎么样?把我关在这里。你让我学的我都学了,你说的我都照做了,我为什么不能见一见自己的姐姐。”

老师没有说话,只是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良久才说到,“真是难堪啊!你再摸眼泪,你的眼罩就要掉了。”

我一把扯掉眼罩,丢在地上,“露出了就露出来了,让别人知道了怎么样,坏了你的计划?那你要除掉我嘛,那就赶快来杀了我啊!杀了我啊!”我感觉自己极尽疯狂的在嘶吼。

我的余光扫到了傍边的玉婵,她看见了我的金色眼睛,露出了诧异的神色,但是很快就藏匿的很好。

老师不说话,神色却是冰冷到极致,“你想要去死吗?这些话你最好经过大脑再说话,你不要以为我这儿只有你这么一个男孩,没有你,我一样可以有人培养。”

老师转过身,走到书案旁随意翻动着一本书,“你有没有想过你那个所谓的姐姐为什么会入宫做娘娘,只单纯的是因为我逼她吗?”

“难道不是吗?”我小声嘟囔道。

老师微微抬眼,看着我,“她确实无足轻重,我若逼她,她一样可以已死相抗,但是她选择了服从——是因为你。”

我怔怔的说不出话,良久我才开口,“她也希望我去复国吗?”

老师没有回答,他走过来为我带好眼罩,拍拍我的头,“你自己好好想想。”然后转身出门。

经过玉婵身边的时候,他低声说到,“你刚才看到了什么吗?”

玉婵一揖倒地,“公子不好好吃饭闹小脾气,先生来训斥了两句。”

“你知道就好。”老师点点头,最后吩咐道,“照顾好他!”

那一晚,我都是浑浑噩噩的,饭也是随便扒了两口,直到玉婵拉着我去沐浴,我问她,“玉婵,如果……我是说如果,你的国家亡了,你希望它在复国吗?”

“公子,如果你的家没了,你难道不希望重建吗?”玉婵回答的很自然,好像是早就准备好的答案,就等着我来问一样。

我木然的看着她,我感觉自己脑子里现在一片空白,我不知道该怎么不去,我的姐姐,她是不是也希望我去完成复国的任务。复国了以后我们是不是就有家了,这儿是南夏,终究不是我们的家。

为了姐姐,为了我们两个的家,我脑子里不断重复着这句话,我抬手摸了摸我的眼罩,这是姐姐留给我的,姐姐为了我做了这么多,但是我却这么幼稚,这个眼罩是不是也包涵这她对我的期望。

如果按照老师的计划,我是不是一定可以复国,那么我会按照这个计划,只要可以更快的让姐姐回来,回到我的身边,我要复国,还我姐姐一个家,一个新的新凌。

离这月十五还有四天了,我决定无伦如何,我一定要见姐姐,姐姐入宫了以后我就再没有这个机会了。

玉婵也很卖力的为我打店,很快姐姐的人传话来说,娘娘中午在花园的玉梁亭召见我。

我让玉婵好好的为我整理,我要让姐姐放心的入宫去,不要再为我/操劳了。

老远我隔着纱帐看见了亭子中姐姐的倩影。我依礼服了一服,“小民苏宏兮拜见娘娘。”我说出自己现在的名字,虽然不知道姐姐是不是事先有听说,但是我更想亲口告诉她,她弟弟现在的名字。

“快起来吧!”时隔半年,我又一次听见了姐姐的声音。

“娘娘可还安好。”我小心翼翼的问。

“好的,本宫都好,小公子你呢?”姐姐的声音微带哭腔。

“小民都好,劳娘娘挂心。”我想了想终于骨气勇气说道,“小民之前做过些愚蠢的事冒犯了娘娘,在这儿给娘娘赔不是了。娘娘就直管放心去,小民一定会完成娘娘的心愿,还娘娘一个家的。”我忍住眼泪,让自己的声音尽量听起来坚定无比。

亭子中的姐姐却沉默两久,最后说一句,“我只希望我的兄弟一生安好。”

实在没有忍住,两滴眼泪掉在了我的手背。我的父亲,我的姐姐最后跟我说的都是要我好好活着。我的亲人都是希望我活着,真的原意看到我去复国吗。

我摇了摇头,无伦如何,现在的我选择还他们一个家。

最后向姐姐深深行过一礼,我带着玉婵转身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