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龙止月痕之苏宏兮

第七集 宋青

龙止月痕之苏宏兮 芝瑶玉树 3020 2017-05-07 19:53:51

  庆文公的侄女舒云汐入宫转眼已是一年过去了,如今被封了贵嫔,正值盛宠。而这些苏宏兮已经不在意了,他只要听得一句舒娘娘安好,便会开心上几日。

现在的苏宏兮已经是个十一岁的少年了,只是他身周的气质,给人完全感觉不到一个少年人的朝气。

玉婵是有些担心的,自家主子整天就是闷头看书,也不怎么喜欢说话,所以她今天就自作主张的从管家那儿要了只小狗。这小狗很乖,静静的窝在玉婵的怀里,伸着小舌头。

玉婵进了书房,抱着小狗给苏宏兮请了个安,“公子,你瞧这狗狗,可爱吗?”

苏宏兮抬眼看了一眼,复又低下头看着手里的书,“你喜欢就自己养吧!”

玉婵看自己挑的狗狗完全没入自家公子的眼,有些失落,复又说道,“公子,外面池塘里的荷花开了,你也出去走走吧!”

“哦?荷花吗?”苏宏兮翻了一页书,“什么时候外面的荷花会在冬天开了,你再来叫我吧!”

“冬天?”玉婵咋舌到,“公子你这不是打趣我呢嘛!”

“所以没什么事就好好待着,那狗,你想养就自己养着。”说着合了书,站了起来,向前院走去。

“又要去找先生了。”玉婵低头看着小狗,小狗也正吐着舌头,抬眼巴巴的望着玉婵,“唉!我该拿我这个小公子怎么办啊。别人家的公子十岁大了都会拉着奴婢们到处玩,我这个公子就是喜欢翻书看,实在无趣的紧。”

从三个月前开始,苏宏兮就喜欢去前院的议事厅。多多少少可以了解一下现在朝廷的情况,以及学习这些谋略家的手段。他的老师慕泽宇对此也是默许的。

慕泽宇手底下有很多小女孩和小男孩,他们分批挑出来,有的培养做侍女,有的培养做死士,有的培养做刺客,更多的为他们做着细作的工作。

苏宏兮很佩服这些人的先见之明,庆文公夫人的侍女,就是他们的手下。但是更重要的是庆文公的夫人以前是新凌人,再加上侍女在她身边的里应外合,才能很快为苏宏兮准备一个这样合衬的身份,庆文公本人又是一个崇尚道教修仙长寿的人,所以现在整个庆文公府基本已经在慕泽宇的掌控之下,在南夏的这一年半,他的人也是在慢慢渗透到南夏的朝廷之中。

“这件事情谢大人的意思我们都明白,大家同仇敌忾,我们也非常愿意,为皇帝分忧。”苏宏兮还未绕过屏风就听见慕泽宇低声说道。

“那就请慕大人多多费心了。”另一个男人说道,“谢某先告退了。”

“应该的,那就恭送谢大人了。”慕泽宇送那人出去了。

苏宏兮走出屏风,看见案头上放了一叠文件,便走上前去翻看,扫了一眼其中的一份密函,不由得大吃一惊。

“看明白了?”慕泽宇从外面走进来,声音平静。

“老师!你们要陷害谁?”苏宏兮的声音有些颤抖。

莫泽宇笑笑,走过来合上了那份密函,“上面都写的很清楚了,宋青企图谋反。”

宋青乃南夏右相,权力一手遮天,莫泽宇居然想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与人合谋陷害他,哪有这么简单。

看着自己学生这副表情,慕泽宇也是有些失望的,“你就这么不相信我们现在有这个能力扳倒他。”

“那个人,老师以前给我讲的那些事儿,我不觉得我们现在做的到。”慕泽宇为了让他知道宋青的能耐,也多少想让他学学宋青的本事,所以给他说过宋青的事儿。

这个南夏右相宋青,出身低贱,还是个佣人的儿子,因为聪明伶俐被主人选去给孩子们伴读,主人因为惹到了当地诸侯,被没收财产变为平民,宋青脱离了他们,自己开始了考官之路,一路考到京城,高中状元,就此开始了他的为官之路。

宋青为官清廉,深受百姓爱戴,又主张变革,管制各地诸侯,南夏的旧贵族们个个看不上他,但他却是皇帝的左膀右臂,又指挥带兵平了新凌。按南夏史书上的记载,那宋青绝对是个典范人物,但是慕泽宇口中讲的来看,那宋青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

宋青的府邸宛如一个铁桶,严密不透风,根本没有细作可以送进去,而且慕泽宇发现宋青身边的死士绝对不下十个,而且个个武功高强。所以慕泽宇怀疑他在江湖上也是有势力的,说不定还有杀手在为他效力。

一个真正为官清廉的父母官身边留着这些极度黑暗的东西做什么。“而且你知道如今要来与我们合谋的人是谁吗?”慕泽宇看着苏宏兮,目光直勾勾的,看的苏宏兮有些发麻,摇头说猜不到。

“这可是宋青的好帮手谢文江。”慕泽宇嘴角上扬,看着那密函微笑,“不然我们根本不了解宋青,如何造出一份天衣无缝的告发信呢。”

谢文江是当朝丞相,一品官职,当年科举与宋青是同期,中了探花,那时起,就与宋青是拜把子的弟兄,宋青改革时也是他在旁鼎力相助。

“怎么可能?老师你可别中了他们的圈套,说不定他们是想套出来我们新凌遗民的身份。”苏宏兮道。

“我也这样想过,所以也是经过多番确认才敢与他会面,而且你放心,与他做交易的是我,他以后要灭口,也会是我,我没有告诉他你的存在。”慕泽宇摸摸苏宏兮的头,“有什么事老师顶着,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苏宏兮没有说话。这件事情慕泽宇还是有所保留,并没有告诉他全部的原委,不是不信任他的老师,他实在觉得这件事太过冒险,老师为什么这么急于治宋青与死地。

仿佛看出了他的疑虑,慕泽宇道,“你不了解,有宋青在,我们的复国计划根本无法实施,宋青的眼线遍布朝野,我们只要稍有动作,他立即就会发现。”

慕泽宇的脸上有所愁容,“所以这次必须走一步险招,无伦打上谁的性命,就算是我的,也在所不惜。”他低头看着苏宏兮,眼里包涵期待,“如果老师不能陪你走完下来的路了,你要小心,不管是宋青还是那个谢文江,你都要当心。”

苏宏兮也有所动容,拉着慕泽宇的手说,“老师,不会的,你不会有事的。”

慕泽宇笑笑,“好了,今天就这样吧!你先回去吧!”对于这个计划,慕泽宇必须保证它万无一失,所以他还需要细细琢磨。一封有着新凌皇室印章最后的密信,上面写着宋青与新凌皇帝的交易,以这个皇帝一代的性命,将新凌铁骑以及新凌遗族都给了宋青,宋青将拿着这枚兵符,号令这些人,以及曾经与他征战天下的士兵,起兵造反。南夏皇帝自己心里当然清楚,还在他手下的又有多少人。

这个计划很难,但是他慕泽宇是唯一可以做到假造这封密信的人了。

苏宏兮看着进入沉思的老师,不由得有些心疼,老师为复国这件事真的是劳心劳力了许久。

转身走出议事厅,苏宏兮抬头看天,这南夏的天下在宋青手底下,也治理了二十多年了,有时南夏百姓甚至都知宋青不知皇帝,可想宋青的功绩。然而来这么一出,恐怕他都无法留名青史了,简直是风水轮流转啊!

“我爹爹可以南夏右相,怎么会骗我们呢!”突然那个女孩清脆的声音闯进了苏宏兮的记忆。

“哇!你这个眼睛漂亮的跟宝石一样。”还记得那个叫宋芝月的女孩天真的望着自己,满脸羡慕。

真是遗憾,现在她的父亲招来了灭顶之灾,她恐怕也无法幸免。苏宏兮摇摇头笑了笑,开始往自己的院子走去。

“我一定会保密的,不叫那些人坏人挖走你的眼睛。”女孩认真的表情又浮现在了他的脑海。

是不是有点残忍呢,他的父亲打扰了老师的计划,而他的孩子是无辜的啊!更何况她应该才八岁吧!

八岁,想想自己也是八岁灭的国,那种痛苦,那种绝望和不知所措。她一个小姑娘能不能承受的住,说不定她没有自己的幸运,无法逃出来。逃出来又能怎么样,会像自己一样,被人拜上复仇的路吗?

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的,已经走回了自己的院子。玉婵出来招呼,那只小狗也过来蹭着他的腿边讨好。

苏宏兮蹲下身子,抚摸这小狗的头,小狗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鞋子。

“公子给这狗起个名字吧。”玉婵说道。

“你看着起吧!”苏宏兮站起身,“我有些烦,一个人静会儿。”

玉婵道了句是,抱起小狗,退到了一边。苏宏兮抬脚进了自己的屋子,看着一桌的书,只觉得心烦。

宋芝月么,一个姑娘家不会影响老师的计划,他心里琢磨,如果我来改变一下她的命运,也是救了她。

那么看来自己也该细细计划一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