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霸道辣妹扑上我

霸道辣妹扑上我

金堤水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7-04-14上架
  • 116854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章 特殊佳丽

霸道辣妹扑上我 金堤水 4052 2017-04-14 15:13:07

  东河省卫视闻名遐迩的大型相亲节目《姻你而生》,星期天晚八时整,在观众热烈的掌声中拉开了帷幕。

两位年轻的主持人陆东和高娜,踏着轻盈的步子走进了会场。

“全国的电视观众和现场的观众朋友们,大家晚上好!”

男主持陆东率先开场:“这是东河卫视大型相亲节目《姻你而生》的直播现场,我是主持人陆东!”

“大家晚上好!我是主持人高娜。”

女主持高娜矜持地自我介绍着。

她用流利畅快又温柔动听的话语继续说道:

“我们《姻你而生》栏目今天迎来了一位特殊的佳丽,这位女孩有别于其他一百名女孩,一是她是第一位登上我们节目的日本姑娘。

“二是她不是为找生活伴侣而来,而是为寻找她的前男友而来。是我们一百零壹位特别嘉宾!”

高娜用她那清晰流利顺畅的话语,快速地向观众做着介绍。

这时镜头转向一位坐在前台靠左边的秀丽俊俏女孩,她连忙站起身,用非常熟练的中文温柔文雅地向观众打招呼:

“大家好!我是来自日本的山口惠子——我要更正主持人的一句话,我不是寻找我的前男友,而是寻找我半年前从日本回中国的男友。”

可能是太激动,亦或是初次登上电视直播现场,心情紧张,山口惠子说完这番话后,脸颊绯红一片。

高娜为自己的措辞不当忙向山口惠子致歉:“对不起惠子姑娘,一字之差,意义悬殊,请原谅我的失礼之处。”

她转而又道:“我能冒昧问你一个问题吗?”

“请问。”

山口惠子依旧温言软语道。

“你男朋友既然回国了,他肯定是有家有门有名有姓,你直接去他家里找他就是了,何必要在我们这样的大型相亲节目中,来大张旗鼓地寻找呢?我是百思不得其解,你能告诉我实情吗?”

高娜一针见血地提出众多观众心中的疑惑。

“我不知我男友的家庭住址,我只知他是北京人。”山口惠子接道。

“既然你男友是北京人,惠子姑娘,你怎么又到我们东河来了呢?”男主持陆东这时搭话问她道。

山口惠子解释道:“我到中国后,就先到北京的留学机构查找我男友的详细地址,可是由于他不是公派留学生,留学机构那里也没有他的详细资料,只说他是中国作协派出的留学生,其他情况就不得而知了。

“于是我又到作协里去寻找,可是那里的人说,这几年他们根本就没有派出过什么留学生。

“于是所有的信息都断了。我在北京的大街上转了两个月,一无所获,万般无奈下,我又到作协去打探我男友的信息。

“我想既然留学机构说是作协派出的学生,我男友的家纵是不在那里,但作协里面的某些人肯定知道他的情况。我是硬赖在那里不走,死缠烂打。

“最后一个人对我说:你要找的这个人,不是北京人,而是东河省人。他的父母家人都在东河,具体地址我也不知道,你别缠我们了,去东河吧,在那里定能找到你的男朋友。

“但是我来到这里,到公安机关一查我男友的名字,竟有三百六十八个之多,但是经过一一核对,竟没有一个是我男友。我来东河不觉已有一个多月了,事情无半点进展。

“正当我忧愁不已的时候,上周六晚上我在宾馆中,偶然看到你们上一期的《姻你而生》节目,于是我就动了参加你们节目,请你们帮助我寻找我男友的念头。

“我也是无奈之举,请你们务必帮忙!”山口惠子说着连连向两个主持人鞠躬,满目虔诚。

“哎呦,你竟在中国找了三个月,定是受了不少罪吧?”

高娜忍不住惊叹起来。

山口惠子闻此言,辛酸上泛,悲伤涌来,眼圈倏地红了,抿着嘴重重地点点头,略有哭腔地说道:

“只要能找到我的男友,吃多大的苦也是值得的!”

“你能简单说一下你们的故事吗?以及你男友姓甚名谁,他离开日本时,为什么不给你留下任何的片言信息?我是愈听愈糊涂,好像在听一个遥远的传说。”

陆东笑着问山口惠子,并用一种疑惑的目光盯视了她一下,想从她的眼神和一举一动中,发现一些端倪和破绽。

这个日本女孩说得太离谱了,简直像天方夜谭,编童话故事一样在糊弄人。

世上哪有这种离谱的事情?和男友好得一塌糊涂,竟没有他的详细信息,这事委实有些不现实。

山口惠子答道:“我男朋友名叫陈浩,我们都是东京大学2012级企业经济管理专业的同班同学,我们相恋四年,由于毕业时发生了一些特殊事情,致使我没能随陈浩一起回到中国。”

“发生了什么情况,你能给我们讲讲吗?”

高娜迫不及待地问道。

“我俩的事情遭到了我爸爸的反对,在我们毕业时,我被爸爸关在了家里,以至于没能和陈浩一起到中国来。”山口惠子言道。

“你爸爸看不上陈浩,就棒打鸳鸯,生生把你们分折开来,是吗?”高娜紧追着问道。

“我爸爸也不是看不上陈浩,他也非常欣赏陈浩这个东京大学的高才生,不过我爸爸不想让我嫁给一个外国人。

“他对陈浩的唯一要求就是:如果我们想在一起,他必须加入日本国籍。

“陈浩一口回绝,怒而离去,我本想随他一起出来,但却被保安拦住,软禁在了家里。”

“你爸爸为什么会有那样奇特的要求呢,嫁给哪个国家的人有那么重要吗?”高娜又问。

“我爸爸主要考虑到我是家里的独生女,将来还要接掌家中的企业,这是他不想让我嫁给外国人的重要原因。”

“你家的企业很大吗?那么怕流入到我们中国来!看来你们日本也有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心理呀!”

陆东笑着打趣山口惠子。

山口惠子咬了咬嘴唇,淡淡说道:“山口重工就是我家的企业。”

此言一出,观众大哗,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两个年轻的主持人更是惊得合不拢嘴,直抽凉气。

山口重工可是闻名世界的跨国大型企业集团,一个名副其实的重工帝国,在世界重工排行榜上是数一数二的特大型企业,可谓声名显赫,闻名遐迩。

如果这个山口惠子所说都是真的,那一口回绝做这个工业帝国女婿的陈浩,将是个何许人物呢——那这期节目可是真真有看头了!

两个主持人精神大震,高娜饶有兴趣地问道:“那你的男友陈浩,一定是我国某高官之后抑或是豪富之家的子弟吧?”

山口惠子摇摇头,说道:“恰恰相反,陈浩的家庭状况,是你们千百万家庭中普普通通的一家,并非是什么显赫之家。”

陆东和高娜更加惊诧,心说这期节目太有看头了,以往的童话故事都是王子爱上灰姑娘,而这次却是公主看上草根男。

假使这一切都是真的,那就打破这期节目的常规,把这对恋人的故事,单独做成一期节目,收视率肯定会增加几个点。

豪门家的千金,本身找对象就是一个热门话题,自来都是处于风口浪尖处,是各大媒体高度关注、争相报道的第一手资料。

而如今一个千里迢迢来寻夫的豪门千金,竟主动跑到电视台寻求合作,而且又是中国大陆内一个平常的省级电视台,这机会是可遇不可求,送上门的好买卖!

职业的敏感性令两位主持人精神振奋,两眼放光,一如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异常。

陆东试探着问道:“惠子姑娘,这我就不解了,像你家如此显赫富有,你又和陈浩情投意合,真心相爱,陈浩不应该拒接你爸爸的要求才对呀?

“这是我国多少海外学子梦寐以求的好事啊!

“陈浩既然能义无反顾地拒绝你爸爸的要求,是不是他家的情况,并非如你所说只是我国的一个普通家庭。

“很可能他家也极为富有,不然只有傻子才会拒绝这种好事!”

山口惠子大急,脸更绯红:“我说的一点不假,陈浩由于不是公派留学生,他第一年的五万元学费,都是他爸爸从银行贷的款,才凑齐了那笔学费。再说如果他家里富裕的话,陈浩又怎可能在课余打三四份工呢!”

“你说陈浩在日本学习期间同时打三四份工,他吃的消吗?”

陆东半信半疑地问道。

“也许我说了,你们会认为我在说谎话,但陈浩在课余打四份工是真真切切的!

“他每天早上五点半起床,赶到报纸配送站,在七点半之前,他必须送完两条街的报纸。

“然后买上早点,边骑车边吃早餐,一般都是七点五十五分前准时赶到教室上课。

“下午五点半放学后,他要去一家料理店打工,晚上十点半后回到他住宿的地方。

“星期六上午,他要到一个律师家的别墅里整理清扫院子,星期天上午要去一个证劵师的别墅里去打扫卫生。

“陈浩每天都像是一个上紧了发条的钟表,分秒不差的不停地走着;又像一个旋转不停的陀螺,在不知疲倦地转个不停。”

山口惠子一番话说出,很多观众都被陈浩这种勤奋所感动。

都心说现在还有如此勤奋的青年吗?

谁家的孩子如今还肯吃如此大的苦呢?

匪夷所思!

但看这山口惠子一本正经的样子,还有那种专注的神情,不似在说谎。

“陈浩把时间都用在打工上面,那他岂不把学业荒废,成绩肯定不容乐观,相当不理想!”高娜惊异地说道。

山口惠子微笑着说道:“怎么会呢!陈浩门门成绩优异,连我就赶不上他。我也时常怀疑他是不是平常人,但把他仔仔细细地看个遍,他就是一个平常人,是平凡人中的不平凡之人!”

“这就是你爱陈浩的理由吧?”高娜接着问道。

“陈浩的优点多了去了,他真诚善良、正直阳光、不虚伪不做作。

“他还勤奋,不屈不挠,不坐享其成,不无故受人之恩。我与他在一起,心里感到的只有快乐、充实、安全和满足。”

山口惠子说着,想起心爱之人的诸多优点,忍不住露出了会心灿烂的笑容。

两个小酒窝把她衬托得更加娇艳妩媚,清新丽人。

“陈浩爱你如你爱他一样吗?”高娜又问。

“嗯,他也是发自内心的爱我。”山口惠子答道。

“你们刚开始谈恋爱的时候,陈浩知道你的身世吗?”陆东问道。

山口惠子答道:“不知道,我从没向他提起过我家里的情况。我只是对他说,我家里只有一个普通的小企业,只是衣食无忧罢了。

“到后来爱他愈深,我更不敢向他提我的身份,我怕陈浩知道了我家的显赫情况,会离我而去。”

“怎么可能呢?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攀龙附凤是人之常情,也许陈浩知道了你家的情况后会更加不顾一切的爱你。”

高娜不解地笑道。

山口惠子解释道:“别人也许会那样,但陈浩不会。陈浩是一个为别人着想的人,他如果知道我是大公司家的千金,又是这个大公司将来唯一的继承人,他虽非是知难而退,但起码会考虑到我的两难之境,毅然斩断情思,离我而去。”

“如你分析的那样,陈浩看来心思就是和平常人不一样,不屈尊自己,不仰仗别人,不爱慕虚荣,实是一个了不起的好青年!”陆东感慨地言道。

“是啊,我爸爸给他的条件是相当诱人的,但他都不为所动。”山口惠子道。

“什么条件啊?”

“只要陈浩答应加入日本国籍,就让陈远当山口重工的副总裁。”山口惠子答道。

“我的天!做山口重工的副总裁是多么大的荣耀啊!他不但能携得美人归,还能一步登天,跃上枝头。那陈浩是怎么拒绝你爸爸的?”

高娜惊讶万分,心说这个陈浩委实是太傻了,天上掉馅饼的事还擦肩而过,诚为可惜。

金堤水

有兴趣的就关注一下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