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霸道辣妹扑上我

第2章 美女有来头

霸道辣妹扑上我 金堤水 3830 2017-04-15 12:15:32

  山口惠子苦笑而道:“只被陈浩淡淡一句‘谢谢你的赏脸,我要回家陪我的家人’给拒绝了。”

下边的观众更是窃窃私语,议论纷纷。

“惠子姑娘,说了这么多,我听到的只有神奇加传奇,让人难以置信!你是不是在编一个美丽动听的爱情故事,来博取观众的眼球,抑或有什么别的目的?”

陆东犀利的言语虽有些刻薄寡情,但也正是很多现场观众所想问的话。

山口惠子大急道:“我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无半句谎言!至于我的身份很好证实:山口重工在北京、广东和重庆都有合资或独资的企业,他们那里的负责人应该有知道或认识我的。

“纵是他们不认识我,但让他们给我爸打个电话就能证明我的身份。至于我和陈浩,我们两个都有定情之物在各自手中。”

“是吗!这么说来你们两个在日本已私定终身了?”陆东惊奇地问道。

山口惠子点点头:“也可以这么说吧!”

“那陈浩给你的定情之物是什么呢?”高娜问道。

山口惠子扬手亮了亮左手腕的一串佛珠,答道:“这就是陈浩给我的定情礼物!”

“能让我看看你这串佛珠吗?”陆东走到山口惠子面前问道。

“当然可以。”

山口惠子从手腕上摘下佛珠,递给陆东。

陆东把那串佛珠拿在手中看了一下,不觉哑然失笑,说道:

“惠子姑娘,说句你不爱听的话,像这种佛珠,在我们中国的地摊上,十元钱就可以买一串,太便宜了。敢不是陈浩拿这个哄骗着你玩的吧?这种东西做定情之物委实有些太寒碜了!”

山口惠子当即反驳道:“我可不这么认为,这串佛珠是我们一起游览东京相国寺的时候,寺里的主持慧能禅师送给陈浩的礼物。

“而且陈浩又在慧能禅师的赞许下,用心在上面做了加工,上面有我们的爱情誓言。

“这串有着佛祖祝福和陈浩真情实意的佛珠,是我最称心如意的定情信物!

“自从这串佛珠到我手后,我每天只有亲吻着上面陈浩的名字,才能睡得着,才能睡得安稳、踏实。”

“噢,是么?”

陆东闻听,惊异着就把佛珠递向眼前,仔细瞅着,言道:

“是有字,每颗珠子上有一个心形图案,里面都有一个小字。”

他又把佛珠摆正认真瞅了瞅,慢慢念道:“陈浩——山口——惠子——一生一世——不离不弃,这些心形图案和字迹,看着是后来用心加工上去的。”

“你们两个是约定好一生一世都不离不弃吗?”高娜惊奇地问道。

“是的,当时我们就约定一生一世在一起,我们都把对方当做自己生命的全部。”山口惠子肯定地言道。

陆东把佛珠还给山口惠子,又提出疑问:

“既然你们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你怎么连陈浩家的详细地址都不知道呢?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山口惠子叹了口气:“也怪我太粗心大意,也太自信家里不会给我阻力。

“我当时只是想着和陈浩回到中国后,我就到山口重工建在中国的企业里去工作;假使陈浩归国后如果工作不好找的话,也让他去那里工作。

“没想到以后会有什么困难的事情,也就忘了向他要详细的家庭住址。都怪我!”

说罢,她自怨自艾不止。

“热恋中的男女,眼晴都是瞎的!怪不得你,惠子。”高娜似深有感触地安慰山口惠子道。

陆东又提出疑问:“惠子姑娘,除了你以上所言,以及一串佛珠外,这都不足以证明你所说的都是真的。

“很多观众仍是疑虑重重,感觉你是在作秀,你还有什么更有说服力、让人深信不疑的证据吗?以解观众的疑虑之心!”

山口惠子倍感尴尬,心说主持人就是刁钻,净找些令人防不胜防的问题让你措手不及。

她正想说已没什么更有说服力的证据时,插在衣袋中的左手突然触到一物,就随手掏了出来,向陆东扬了扬:

“不知这个能不能当做一个证据?”

“这是什么?”

陆东见山口惠子手里拿的似是一封信,忙问她道。

“这是陈浩临回国前,写给我的一封信,托房东转给了我。”山口惠子解释道。

“是吗?”

陆东接过信件,从里面抽出折叠的信纸来,并随口问道:

“你介意我把这封信念给全国的观众吗?”

“到这份上了,还有什么好隐瞒的,你念就是。”山口惠子答道。

于是,陆东就声情并茂地读起陈浩写给山口惠子的信来:

惠子:

你好!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回到我祖国的家中。我是在浅田爷爷家中睡了三天三夜,才鼓起勇气给你写这封信的。

我痛苦,我无奈,每每想起从此以后我将失去你,我们将从此天各一方,彼此走向各自的人生之旅时,我痛如刀割,心在滴血。

痛苦使我头昏脑胀,四肢瘫软,满身乏力,整个人如虚脱一般。

失去你,使我如此痛苦不堪,痛不欲生!自信非常坚强的我,竟也不能洒脱地面对这一切。

爱情的魔力是如此强大,是我所没能想到的!

谢谢你四年来,陪我度过了充实的四年留学生活。

正是有了你,我才没有在异乡漂泊的孤独;正是有了你,我没了寂寞,让我更加勤奋刻苦。

你是我东京生活中奋发向上的起动剂!没有你,我想我不会取得那么多的成绩。

我们认识也许是个错,交往相爱更是错上加错。

我只看到你的美丽善良、纯洁天真与活波可爱,而忽略了深究你的身世。

我原想你只不过是一个一般企业家的孩子——没想到你会是山口重工总裁家的千金。

更没想到的是——你将是这个工业帝国的唯一合法继承人,你迟早会是这个庞大帝国的掌舵人。

你身上的责任是如此的重大,我不敢想像!

如果早知道这些,我也许会慎重我俩的关系。

唉!都怪我爱你愈深,愈是头脑简单!

总把问题想得过于天真,只是认为只要彼此相爱,其他的任何困难和阻力都会迎刃而解。

但真正到了要做出合适的抉择时,却又倍感无能为力。

外在的阻力,强大得真胜似一铜墙铁壁,坚不可摧!

我何不知晓你爸爸给我的许诺是那样的充满诱惑,令人向往。

我也知道我们中国,也许几个省的重工企业加起来,也没有一个山口重工厉害。

能在这样的跨国公司中做一员工,也是很多初出校门的大学生梦寐以求的事情。

我在日本留学的四年中,看到很多的中国优秀留学生,就走进山口重工做了忠诚的一员工。

我也知道很多的留学生,巴不得想加入你们的国籍,成为你们中的一员。

但我以为:做为一个中国人也罢,日本人也好,都不值得大惊小怪!

人各有志,百人百性格,任人去选择他们的国籍去吧——但我确实不想脱离我的祖国。

虽然他还不是很强大,不是很富裕,但我仍然视我的祖国为永久的依托,是我的梦想起飞地,是我生命的全部。

我仍想把我的一腔热血,所知所学,奉献给这个有着无限光辉未来的祖国。

再说,我也曾答应我的家人,学成以后就回国和他们团聚,要让他们过上幸福的日子,这也是我内心的一个很大愿望。

试想,我的爸爸妈妈和妹妹都翘首以盼,天天看着那从天空落下的飞机中寻找我的身影,是一种多么急迫焦急的心情!

如果我留在日本,他们嘴上不说,但心里的痛苦将无以言说。

我怎能为了我个人的幸福,而置家人的痛苦于不顾呢?我还是个人吗?

中国有句古话,说:父母在不远游。

这是中国五千多年的文明史中,对孝义的经典浓缩。

而我为了学习文化知识,已经离开他们四年了,已是不孝之极。如果再长久地留在国外,将是一个十足的不孝之子。

虽说中国还有一个“忠孝不能两全”的说法,但我内心深处仍想做一个孝子,不想做一个忠臣。

你说我没有雄心壮志也好,没有心怀天下的气魄也罢,但我就是这样想的。

我就是一个平平淡淡执著于平凡生活的人,任何的宏大梦想,都必须建立在我家人幸福快乐的基础上。

同样,你们日本也是一个讲究孝道的国度,与中国无异。

假使我硬把你从你的父母身边拉走,和我一起到中国,岂不是又使你成为一个不孝之人?

你父母心中的苦痛亦是显而易见的。

你爸爸对我提的条件是对的,是对你负责,是对山口重工负责,他不得不这样做。

山口重工和你的家人都离不开你!

惠子,我们不能为了自己的幸福,而寒了双方家人的心,那样我俩都终生愧疚万分。

我们的爱没有错,自始至终都是纯洁的,不掺有任何的虚情假意。

只是苍天把我们捉弄,把你我置于感情的漩涡而不能自拔,然后又把我们甩向不同的两极,徒自受罪!

惠子,忘记我吧,就当我们以前的誓言从不曾发生过。

你我的交往,只是人生中一个值得回忆的片段,是人生历程中匆匆翻过去的一页,不必太过于眷恋和挂念!

惠子,不是我狠心,无情无义。

我岂会忘记曾经揽你入怀的幸福感觉;岂会忘记你伏于我怀中闭着眼睛的陶醉模样;岂会忘记你开心欢笑的俊俏面孔,还有你那痴痴温柔的目光盯着我的样子……

都是那样令我着迷,遐想无限,内心充满无限甜蜜。

我不会忘记你坐在我的自行车上,我们游遍了东京的每一处风景,转遍了东京的大街小巷……

我们在一起的欢乐时光,都是那样令我难忘!

你是我东京留学期间的骄傲,有你靓丽青春的身影在我身边,也让其他中国留学生对我既羡慕又嫉妒,更让拉格尔、马克、别克那些家伙整天吵着要我请他们的客。

原因你是知道的:就是你的心永远属于我,任何人都不能把我们分开。

任何人的挑拨都不能改变我们彼此对对方的爱;任何人都不能把你从我身边把你夺走!

以前一切美好的时光,都已成为过去,化为乌有。

我痛彻心扉,肝肠寸断。

痛定思疼之后,又不得不做出我们分手的决定。

如若有缘,你我来世或都为中国人,或都为日本人,到那时再成为夫妻,重续今世之缘吧!

惠子,以你的聪明、美丽、善良以及你那显赫的家庭背景,还有你无限风光的未来,找到比我更合适你的另一半,是极为轻松的事情。

东京留学时期的陈浩是惠子的,归国后的陈浩将是另外一个人。

祝你一切都好,也祝你家的山口重工更加辉煌,为整个世界的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

好了,信就写到这里吧。

用我昨天写的一首诗做结尾吧:

他乡求知路,苦乐独自知。

幸喜一知己,誓死两相依。

天公不作美,痛苦两别离。

人生大如此,琴瑟难如意。

长空抛遗恨,忧伤埋心底。

男儿当奋发,鹏程千万里。

陆东一口气把这封长信读完后,在座观众无不感叹不已,叹息连连,心里都对陈浩这个真汉子肃然起敬起来。

高娜惋惜地对山口惠子说道:“这个陈浩太傻了,现在的年轻人,尤其留学生能达到他这种境界的人,恐怕只有他一个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