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霸道辣妹扑上我

第3章 真男儿

霸道辣妹扑上我 金堤水 4301 2017-04-27 20:27:00

  陈冬把信递给山口惠子,不无敬佩地言道:

“陈浩,真男子汉也!”

他又问道:“惠子姑娘,你是怎么冲破阻挠,又坚定不移、义无反顾地来到中国寻找陈浩的呢?”

山口惠子答道:“我爸把我看在家里呆了一个多月,待所有毕业的学生都回国后,我爸才不再束缚我的行动。

“我先到学校找还没毕业的中国留学生,看看他们有没有知道陈浩详细地址的,可他们都说陈浩突然间一声不吭、连个招呼都没打就急急回国了。

“陈浩没有和别的同学照一张合影像,没参加一场老乡送别会。别的同学都高高兴兴地欢送、留影、留言,聚会,而他却一声不响地一个人早早回国去了。

“那么多同学,没有一个知道他家的详细地址。

“我又到陈浩租住的地方,看看他给房东浅田爷爷和奶奶留没留电话,也是一无所获,就得到了这封信。

“就这样,陈浩如人间蒸发了一样,没了一丝踪影和信息。”

高娜接着解释道:“可能是陈浩想彻底地把自己改变,与过去断绝。”

“应该是的,我太了解陈浩了,他的所思所想我是知道的,我们相爱四年,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我莫不透彻了解。

“他虽然襟怀坦荡,有情有义,豪情万丈,但他又是言出必行,一言九鼎的人。

“自己说过的话,想做的事,一旦做了决断,就会果断执行,决不会拖泥带水。

“他既然做出和我分手的决定,就会和我断绝任何的联系,不会给我留下任何找他的线索。”山口惠子说道。

“那你怎么想到来中国找他的呢?”陆东问道。

“不来不行呀!我在家里又强迫呆了两个月,但整天心不在焉,无精打采,抑郁寡欢,每天每时每刻想的就是陈浩。

“离开他越久,对他的思念越深,愈是强烈,我简直到了精神崩溃的地步。

“我爸妈见我那样愁眉不展,就劝我到外面散散心,排解一下苦闷的心情。于是我就借机到中国来了。

“我只知陈浩是北京人,心想就到北京去找他吧。

“在留学机构和中国作协没有找到陈浩的详细信息,我就到北京大街上熙熙攘攘、川流不息的人流中寻找陈浩的身影。

“但茫茫人海,不知一个人的详细住址,那就是大海捞针,根本就没有一点希望!

“我每天期望的就是:突然在拥挤的人流中,看到陈浩,扑到他的怀中尽情地哭,痛快地笑。

“但是三个多月过去,我只是在希望和失望中度过了一天又一天。”

山口惠子说到这里,触动心思,眼泪扑簌簌地直往下落。

不少多愁善感的观众,无不为她的痴情而落泪。

高娜说道:“从陈浩给你写的那首诗里就能看出,他是铁心要和你分手。你在东河的公安机关里查不出他的信息,估计是他把名字改了!”

山口惠子听后恍然大悟,接道:“这个他能做得出来!他这辈子看来真不想再见我了。”

高娜开玩笑似的问山口惠子:“惠子,你给陈浩的定情礼物是什么呢?”

“我给陈浩定做了一块手表,特地让制表师在背面刻了一个同心结,心相连接的地方,有陈浩和我的名字。”山口惠子答道。

高娜又问:“为什么想到给陈远送一款手表,而不是别的礼物呢?”

山口惠子解释道:“陈浩的时间观念很强,做事有计划性,每天把时间都精确到分,手表对他极其重要。我送给他一只手表,就是让他每每扬起手腕,一看到手表就能想起我。”

高娜提出不同意见:“但手表毕竟是转动的东西,也许不几年就坏掉了,你的心意岂不是白费了?我看还是没有陈浩送你的佛珠具有持久性。”

“不会的,这只手表是特制的手表。是我通过我爸爸的一个好朋友,请我国最著名的制表大师宫本正清先生亲自制作的。毫不夸张地说,这只手表在手腕上戴上五十年,也难得错上几秒。”

山口惠子自信地说道。

众人无不惊叹,直张口舌。

陆东问道:“那只手表一定价值不菲吧?”

山口惠子答道:“是挺贵的,宫本正清先生看在我那大伯天大的情面上,只收了一千万日元。”

“我的天!你花那么多钱,一定得给你爸妈要,他们不问你做什么用的吗?”

山口惠子笑了笑,两只漂亮的小酒窝又迷人地露了出来,尤显妩媚,言道:

“为了那只表,我不但花光了我手中所有的钱,还向我妈要了四百万。”

“一下子给家里要四百万,虽是日元,也不是个小数目,你妈不问你做什么用的吗?”高娜问道。

山口惠子答道:“我平常不怎么向家里伸手要钱,既然张口,我爸妈也不会把这点钱看在眼里。当时他们也好像也没细问我做什么用的。

“在他们眼里,我已经长大了,有自己的见解和主张,没必要限制我的所作所为。”

“那陈浩知道你给他那么贵重的东西吗?”陆东紧接而问。

山口惠子答道:“不知道,我没敢给他说那表值那么多钱。他当时见到那只表很高兴,爱不释手,也问我值多少钱,我就骗他说花了十来万,他听后就那还一直抱怨我买那么贵的表呢,不该浪费钱。”

“你对陈浩真是良苦用心,一往情深啊!”高娜感慨地说道。

山口惠子答道:“为了陈浩,花再多的钱也是值得的!我希望的就是和他终生在一起!”

陆东安慰山口惠子道:“惠子姑娘,这个你不用担心,既然陈浩是我们东河人,我们就能帮你找到他。

“纵是陈浩本人看不到这期独特的节目,但他的家人、朋友、同学、老师抑或是认识他的人,知道他情况的人,总会有人看到这期节目的,他们会转告给陈浩的。

“说句毫不夸张的话,我们东河卫视这档大型相亲节目,在国内的收视率是数一数二的,鲜有其他节目能和我们这档节目相匹敌。

“我想这期关于你和陈浩的独特节目,其收视率将会创下新高。因为你们的爱情故事太感人,太震撼人心,将会引起更多人的兴趣和关注!肯定会有某个与陈浩关系密切的人看到!”

“谢谢你们对我的巨大帮助!”

山口惠子向两个主持人,以及座位上的一百名佳丽,还有台下众多的现场观众,深深地掬了一圈深躬,并连续说了几声谢谢。

“惠子姑娘,按照我们节目的惯例,每个新嘉宾上台后,都有一爱情宣言,你已无需再用什么爱情宣言;但你可以向你的心上人,对着我们的镜头说上一段话,你有什么可说的吗?”

高娜征询山口惠子的意见。

山口惠子点点头,接道:“我想向陈浩说些话!”

言罢她就对着镜头,充满深情地大声说道:

“陈浩,我是惠子,你的惠子!我到中国找你来了。你在哪里?快出来吧——我找你找得好苦啊!”

她说着说着,想起三个月来,踟蹰徘徊在异国他乡的街头巷尾,每天都是失望和孤独相伴,却又一无所获。

不觉悲从中来,委屈在心头,泪水禁不住哗哗直流,痛哭失声,雨打梨花一般。

众多现场观众,亦无不泪涌双眶,为山口惠子的痴情与执着而感动。

星期一上午十一点多,东河省政府办公厅年轻的副主任成浩,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聚精会神地研读着东阳市的详细情况。

因为省委常委会已对他有了新的任命:让他去东河省的第一大城市——东阳市担任副市长职务。

任命虽还没有下来,但昨天省政府网站,已把他要去东阳任职的公示发布到了网上,向全省人民公示。

如果没有特别的情况出现,公示期一过,他这个东河省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副厅级干部就要走马上任了。

他要抓紧时间把东阳的事情吃透,以做到胸有成竹,将来好有的放矢。

这时口袋中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顺手掏出手机,看了看来电,是他的发小韩虎打来的。

“喂,哥们,你好!”成浩打开手机接听道:“说!啥事?”

“嗬,当大官了是不?架子大了,用开命令式了。”电话那头传来韩虎的挖苦声。

“对你小子有啥好客气的,你的花花肠子谁能防的了!”成浩毫不示弱道。

“你不要胡说八道,净装高大。嘿嘿,这回你小子的一个特大把柄总算又落到我手里了,不怕你不乖乖地听我的!”韩虎诈唬成浩道。

“笑话!本人向来脚正不怕鞋歪,身正不怕影斜。自来是光明磊落。

“哪像你小子,高中时就和女同学胡谈恋爱,洋相百出,你不知有多少把柄在我手中攥着呢!

“如今猪八戒倒打一耙,要造反不成!”成浩更是寸步不让,反唇相讥,与韩虎唇枪舌剑起来。

“喂,哥们,你给我老实交代,你在日本留学期间,是不是谈了个日本娘们?你把人家甩了,自己偷偷跑回了国,把人家抛在了东洋彼岸!”

韩虎深挖起成浩日本留学时的情况来。

“你小子净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你胡溜叭嗒什么?不要净往我头上扣屎盆子,小心我揍你!”

成浩佯装发怒,向韩虎发狠。

“嘿!煮熟的鸭子嘴硬。你能瞒得过我这个火眼金睛?事实已经摆在面前,人家已经哭哭啼啼地找上们来了。”韩虎依旧要挟成浩道。

“你小子少给我胡说八道!搞得的我云里雾里,一头雾水。”成浩嘴上硬道。

“哼,哼!你这回要当陈世美了,抛弃结发妻子,罪该万死——不过也不能把你比做陈世美,这个娘们不像秦香莲,身后还拖着两个嗷嗷待哺孩子——她是独孤皇后一个!”

韩虎卖弄着关子。

“你小子有屁快放,本大人正有公务在忙,恕不奉陪!节骨眼上,竟添乱!等见了面,再收拾你小子!”

成浩狠狠说着要挂电话,他以为韩虎又在没事找事,打电话找他闲聊。

“哈哈,原形毕露,沉不住气了吧?先给你一个小小的提示,看你小子还敢对我吆五喝六不——我问你:山口惠子,你认识这个日本娘们吗?”

韩虎仍是笑嘻嘻地在电话那头戏耍成浩。

成浩一听“山口惠子”这四字,全身犹如触电,僵在那里。

急急问道:“虎子,你怎么知道惠子的名字?”

他语气急促,一改往日的沉着冷静。

“嗬!那日本娘们果真是你在日本时的老婆!”韩虎确认道。

“什么娘们娘们的,说话别那么难听好不好。”

成浩的语气完全软了下来。

“果然是你小子!我想这事除了你小子能办得出来,天下再无第二人能做得出这种缺德事来——不过嘛,哥们我也没看错你,还是个爷们!”

“不要说得那么危言耸听,好不好?好像本人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似的。别拐弯抹角了,快说正事,急死人了!”成浩急的直跺脚。

“陈大人,请上网打开昨天东河卫视《姻你而生》的一个特别相亲节目,你将会看到你所想知道的一切——哈哈,你这个省政府的新秀,要洋相百出,臭名远扬了。”韩虎笑道。

“那期节目你看了?”成浩问道。

韩虎答道:“我昨天也没看,只是咱许老师看了。他八点钟就把电话打到我的办公室,说昨天《姻你而生》节目上,那个日本姑娘要找的人非常像你。

“许老师没你电话,就打到我这里,让我问问是不是你小子。我把节目看了一遍,除了是你,还有谁人办得出那种匪人所思的怪事来!”

成浩从日本留学回来后,在省政府办公厅主抓经贸工作。

他一次因公回自己的老家新阳,去实地审核一个大的工业项目。

期间他挤出时间,协同自己的发小又是同一年级的哥们韩虎,一起去看望他中学时的班主任许老师。

当时由于匆忙,忘了给他留电话,难怪他找不到自己,就把电话打到了韩虎那里。

“我就不打搅你了,好好看看吧,真够感人的!不过那个日本小妞也确实是亮眼,满对得起你,你小子的艳福就是大!

“一个豪门千金要死活嫁给你,还不远万里,远涉重洋,历经磨难到了我们东河,又是那样的死心塌地,真了不起!”

韩虎砸着嘴,就挂了电话。

成浩把昨天的《姻你而生》那档节目,从电脑里面找了出来,看着看着,泪水就不自觉地涌了下来,嘴里喃喃说道:

“惠子,你受苦了,我对不起你!”

看完节目后,成浩心潮起伏,思绪万千。

他情不自禁地想起在日本留学时的点点滴滴,犹如电影镜头一样,一幕一幕地映现在自己的脑海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