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霸道辣妹扑上我

第4章 初相识

霸道辣妹扑上我 金堤水 3367 2017-04-29 14:49:15

  二十岁2011年,的陈浩踏上了去日本留学之路。

虽然此次去东京求学困难重重——第一年的学费,还是他爸爸从银行里贷了五万元钱才凑齐的。

但他深知此次能去东京大学求学,完全依赖于爸爸的一个北京朋友倾力帮忙,他才如愿所偿,机会千载难逢。

第一次到那么远的地方求学,一下子离乡几万里,陈浩虽信心百倍,但又不免顾虑重重。

离家前头一天晚上,爸爸成天对他说道:

“小浩,你去东瀛后,努力学习是正途,千万不可顾念家里,只要你一切都好,我和你妹妹才会安心。慎记!”

陈浩咬了咬嘴唇,认真地点点头:

“爸,我离去之后,最不放心的就是你和妹妹。您身体不好,我妹妹才十岁,她根本照顾不了您,我心里很是难受!

“爸,请您原谅我放着国内的大学不上,却执意到日本上学,并让您背上了债务,儿子对不起您!”

“傻孩子,休说这种话!你的上进心是同龄孩子所没有的,我很赞成你。

“再说进东京大学,能让你学到更多的知识和本领,爸爸为你高兴,以你为豪。

“至于那些债务,根本不算什么,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还上了。

“你不用操心我和你妹妹,我们会生活得很好的。去日本后,你千万不要老想着家里,于事无补不说,那样对你学习也无益,还徒增烦恼,这样我反而更加不安。”

成天安慰他道。

陈浩郑重地点点头,眼含热泪,动情地说道:

“爸,我去日本后,一定会好好学习的!待我学成归国后,一定会让您和妹妹过上幸福的日子。”

“这个爸知道,你自小志向远大,能力超群,将来定是国家的栋梁之材!不像爸爸,百无一用。”成天笑着说道。

“您总是太自谦,其实您的名气早已是路人皆知。当今的中国作家中,您不逊于任何一人!如果不是因为妈妈的重病,耗尽巨额费用,咱家的日子也是相当好的。”陈浩言道。

成天叹了叹气,无限自责和懊恼地言道:

“你妈妈之所以得上重病,都是为这个家操劳过度才造成的。你小时候我所在的酒厂倒闭,爸爸没什么求生的本领,当时只靠你妈摆地摊维持家用。

“她整天起早贪黑,家里家外一肩挑,终是染上沉疴,不愈而去。你妈妈的不幸病逝,是我一生的愧疚,永远不能原谅自己!”

“爸,您千万别这么说,您已为妈的病尽了最大的努力,是对得起妈妈的。我想妈妈的在天之灵,一定会保佑我家以后平平安安的!”

陈浩赶紧劝慰成天道。

但他想起昔日妈妈的爱,如今再也感受不到,亦不觉心酸,泪满双眶。

他强自忍住,以免勾起爸爸更大的心痛。

“哥,你走后要常给我们写信呀,不然我会想疯你的!”

陈浩的妹妹陈婷写完作业,从里屋走了出来,对他说道。

陈浩把妹妹搂到怀里,盯着她稚嫩的面孔,动情地言道:

“小妹,哥去日本后,一定会把在那里的情况,写信告诉你和爸爸的。以后家里你要多操心,但最重要的还是要把学习搞好,爸爸身体不好,你要时刻注意他,听到没?”

“嗯,我也长大了,放心吧,哥,我一定会照顾好爸爸的!”

陈婷极为认真地点点头,犹如一个小大人一样。

“你们两个就别嘀咕了,爸爸能照顾好自己。”成天笑着对他们兄妹说道。

看到两个孩子都是如此懂事,他甚是欣慰,眼露满意之色。

他接着歉疚地对陈浩道:“小浩,别的孩子上大学,父母都是护送到学校,我也不能前去送你。

“爸爸也不是心疼钱。不陪你去,一是在处理一些应急问题上,爸爸不及你万分之一,我送你反而不如你自己一个人走好。

“二是你妹妹一人在家,你我都不放心她。爸就不亲自去送你了,你自己注意一切就是了。”

陈浩点点头,说道:“不用您送我,出门这点小事还难不住我。东京大学有家有门的,一问就能找到,很容易的事情。”

第二天,陈浩从东河坐火车到了北京,然后从北京登机,就到了东京这个国际大都市。

他拉着行李箱刚走出机场大厅,就见大门出口右边立着一牌子,上面用多国语言写着“东京大学新生接待站”几个大字。

他心说东京大学想的还挺周到,不错,省了自己再打听路途。

他走向前,几个正在太阳伞下,聊得正欢的学生模样的人立即站了起来。

他们都戴着东京大学的标志牌,头上戴的太阳帽上也印有东京大学的名字。

陈浩一看:嗬,简直是一帮国际大杂烩,各色人种的学生都有。

敢情是校方怕初来的学生,日语水平有限,特地挑选了多国的留学生,来做接待工作,以减少不必要的麻烦。

他心里想着,就用比较生硬的日语,不太流利地向那些做接待的学生说道:

“我是来自中国的陈浩,今年的新生。”

他其实一年前就开始自学日语了。

但由于自己上学的高中学校里,根本没有人会日语,无法找人讨教,他是自学成才,闭门造车。

只能一个人自学自练,虽自我感觉良好,但在别人听起来,仍是大欠火候,别扭无比。

“日语说得不错嘛,基本上是中国式的日语。”

一个瘦高的中国人模样的学生,用汉语向对陈浩言道:“我也是中国人,三年来的,名叫刘建昌。”

刚踏上异国他乡,就碰上了家乡人,陈浩倍觉亲热。

忙道:“你好!”

“陈浩,你是哪里人啊?”刘建昌问他道。

陈浩正想说自己是东河人,忽地想起他是以北京的学生来日本留学的,为免做过多的解释,就随口说道:“我是北京人。”

并客气问道:“刘兄是哪里人呢?”

“我是哈尔滨人——你在哪个专业学习?”刘建昌答后问道。

“工商企业管理二班。”陈浩答道。

“你怎么一人来了?家人怎么没陪你来?”刘建昌好奇地问道。

陈浩笑了笑,解释道:“现在家里事多,都脱不开身。再说上学这点小事,一个人就能解决,何需劳师动众呢!”

刘建昌亦笑了:“不过几乎没有自己来的同学,基本上都有亲人陪着,你是唯一一个我这两年接待的学生中,单枪匹马来报到的。

“不过见了我们,就算是到学校了,你也不用烦了,以后的事情都由我们帮你搞定。”

刘建昌转身对其他同学说道:“我这个老乡,来自我国的首都北京,他是千里走单骑,来到了这里,你们可得多照应他点!”

其他同学都笑着热情地向陈浩问好,陈浩亦一一和他们打招呼。

刘建昌指着旁边一印有东京大学标志的商务轿车,对陈浩说道:

“陈浩,要不你先坐车上歇会,半小时内有四班飞机要来,可能断断续续的还有新生来报到。

“车上已有三个人,是从菲律宾来的,你们四人不值得车辆单独跑一趟,半小时后,不管来几人,就把你们送回学校。”

“既来之,则安之。没事的,见了你们,我也不用慌了,多等会儿无所谓。”

陈浩说着就拖着行李箱到了轿车旁,拉开门就进了车里。

车上的三人见有人上车,一个和陈浩年龄相仿,文弱秀气的小伙子,忙站起来帮助陈浩放行李箱。

陈浩一边用日语说着感谢,一边在前排坐了下来。

他随眼瞄了一下另外两个人,是两个五十左右的中年男女,心说他们应该是帮自己忙的小伙子的爸妈,他忙用日语向他们打招呼。

那二人好像不大懂陈浩的意思,只是礼貌地向他微笑着点了点头。

“这是我爸妈,他们不懂日语,请不要见怪!”那小伙忙向陈浩解释。

“哦,是这样啊。”

陈浩说着又用英语向小伙的父母问好。

这次那二人都听懂了陈浩意思,亦用英语向他问好。

“小伙子,你也是来东京大学学习的吗?”那小伙的妈妈和蔼地问陈浩。

“是的,伯母,我来自中国。”陈浩礼貌地答道。

“那我们是邻居,我们来自菲律宾。”那小伙的爸爸接口道。

“是邻居,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见到你们真高兴。”陈浩兴奋地说道。

“我叫苏基诺,在工商财务管理一班,请问你在哪个专业学习?”那小伙子自我介绍道。

“我叫陈浩,在工商企业管理二班。”陈浩答道。

“陈浩,你怎么一人来上学啊?你孤身一人,到这么远的地方来,你父母不担心吗?”苏基诺的妈妈伊莲问陈浩道。

“来这里上学是一个很大的事,但来的路上是一个很小的事。无非是转转车,坐坐飞机,到学校后交钱报到,进班里学习就是了,没什么复杂麻烦的,不是吗?伯母。”

陈浩笑着向苏基诺的父母解释道。

“你比我家的苏基诺勇敢,陈浩,好样的!你父母在你们国内是做什么的?方便透露一下吗?”

苏基诺的爸爸苏基德赞许地问陈浩道。

“伯父,我的父母都是普通的老百姓,一般家庭。”陈浩随口答道。

虽然他妈妈已去世三年,但他在外人面前,从不说自己的妈妈已去世,因为那样可以避免招来别人的疑问和同情的话语。

他懒得向别人解释什么,更不想让别人同情,说父母都健在,能省去很多的口舌。

“那你就更不简单了!东京大学招收学生很严格,你能被录取,定有过人之处。”苏基德说着转身对苏基诺道:

“你以后要向陈浩学习,人家可比你强多了,比你有闯劲。你自小养尊处优,娇生惯养,开拓精神不够,魄力不足,就是平常吃苦太少,以后要像陈浩一样,多磨砺自己!”

“我也不是不能吃苦,可是咱家有什么苦可吃呢?谁见了我都是客客气气,到哪都是一路绿灯,你让我怎么吃苦!”苏基诺反驳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