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霸道辣妹扑上我

第6章 随便吃顿饭

霸道辣妹扑上我 金堤水 3589 2017-05-03 14:05:57

  他们出了财务处的大门,又上车向住宅区开去。

到了公寓楼大门前,刘建昌提醒他们不要把东西忘在了车上。

他安排一个同学领着苏基诺和他爸妈去二号公寓楼,自己则领着陈浩到一号公寓楼。

临分手时,陈浩向苏基诺及他的爸妈打了声招呼。

言道:“伯父伯母,你们先过去,待我这边安顿好,我会去找苏基诺的。你们放心,我说过的话,永远会算数的。”

待分开之后,苏基诺和他的父母离去,刘建昌好奇地问道:“陈浩,你给苏基诺的爸妈许诺什么了?”

陈浩也没隐瞒什么,解释道:“苏基诺文静腼腆,又是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他爸妈希望我和他能成为好朋友,互相照应一下。”

“这样啊,出门在外,互帮互助是常情。”刘建昌言道。

他们说着话,就到了一号公寓楼前。

公寓楼的管理人员查过陈浩的房间号,就递给他一把钥匙。

刘建昌说道:“陈浩,你在213房间,咱们上去吧。”

陈浩答应着,二人就上了二楼。

“第一天开学,报到的人少,一切都显得很清静,明天就要热闹了,有的忙了!”刘建昌边走边说。

“刘兄,你是学哪个专业呀?”陈浩突然想起问刘建昌的在校情况。

“我学的是古建筑专业,明年就要毕业。我是学生会里的成员,你以后如想找我,就到学生会去找我。”刘建昌向陈浩解释。

二人说着就到了213房间前,开门进去。

陈浩一看里面挺宽敞,共有四张床、三个沙发,一个茶几,当中一低矮圆桌,门左边立有四个立柜。

“每个寝室住四个人,一人一个立柜放个人物品。卫生间是公用的,每楼的楼梯口处也有一大厕所。”刘建昌解释道。

他抬手看了一下手表,又道:“我要去学生会报告今天的情况,就不陪你了——食堂在足球场东侧,饿的话你就到那里吃点饭。”

他说着就从口袋里拿出几张饭票来,递向陈浩:“你还没有饭票,今天也来不及兑换了,你先拿着这些用着吧。”

陈浩连忙客气着拒绝:“刘兄,不用,我不饿,现在还不想吃饭。等饿了我再想办法吧。”

刘建昌笑了笑,说道:“你想什么办法?校里的银行已经关门了,你手中的人民币也换不成日元,总不能饿着肚子吧。”

“我已经很麻烦你了,怎么再能用你的钱呢,你去忙吧,不用管我。”陈浩一再拒绝道。

“既然这样,我就不勉强你了。明天我还要去机场接待新生,就顾不上你了,其他入学手续,你自己办理吧。

“你明天八点后,先去银行把钱存了,再到司务处换些饭票,先把吃饭问题解决。

“其他手续不用着急,一个部门接着一个部门流水似的办理就是。”

陈浩答应着,连声向刘建昌致谢。

刘建昌又交待他几句,就匆匆离去了。

待刘建昌走后,陈浩就躺在沙发上休憩了一会儿。

突然感觉有些饿了,才想起多半天还没吃饭,肚子开始咕咕叫了。

他想到自己的行李箱内还有一些方便面和火腿,就准备用这些东西,先凑合过今天再说。

他是一个极不愿麻烦别人的人。再说自己初来咋到,也不想无故受人恩惠。

所以刘建昌给他饭票时,被他婉拒了。

自己一人怎么都好凑合,没必要为这事再让人家帮助自己。

他正想从行李箱内拿出些吃的,突然听到楼道口有人喊他的名字。

他一惊,细心一听,好似是苏基诺的声音。赶紧开门出来,一看正是苏基诺。

“苏基诺,我在213。”陈浩在门口喊道。

苏基诺远远见到陈浩,忙跑了过来。

二人进到房间,苏基诺前后左右扫描了一圈,说道:

“嗯,这里和我那里一模一样。我在205房间,还没有其他同学来报到,也是我一个人。”

他说着就顺势坐在沙发上,又忽地站起来,忙对陈浩道:“哥,我爸妈想同你一起吃顿饭,他们正等着呢,快走吧。”

“这不大合适吧?我还是简单地在这里吃点就行,就不出去了。”

陈浩觉着这样随便麻烦萍水相逢的人显得唐突,就拒绝苏基诺的请求。

“咱俩都是兄弟了,有啥不合适的,吃顿饭也不是多大点事,更吃不穷我们。走吧,算是给我个面子。

“我发现我爸很欣赏你,有你在场,我爸就不会板着脸训我了——你不知道,我平常见了我爸,心里就发怵,他是横竖看我不顺眼,见了我净找我的毛病缺点,烦死了。”

苏基诺央求道。

“你爸对你严厉那是对你好,望子成龙心切。谁都期望自己的后人一代更比一代强,在我们国家也是那样的。”陈浩解释道。

“这大道理我也懂,我知道爸爸是好意,他内心深处看我比谁都重要。

“——老训我,可能是恨铁不成钢的缘故吧,这我都能理解。不过说心里话,我可不想老对着他的严肃面孔。”

苏基诺说道:“走吧,哥,我爸妈还在你们楼外等着呢!咱两个说了这么多话,他们肯定快等急了。”

说着他拽起陈浩的胳膊往外走。

“好!我去就是。”陈浩答应道。

他们锁好房间就下了楼。

出得楼门,陈浩见苏基德夫妇正在楼外等他们出来。

见他两个过来,苏基德说道:“陈浩,我们都还没吃饭,咱们不如一起到外面吃顿便饭,如何?”

“可以,伯父,反正都要吃饭的。”陈浩答道。

他们四人边闲聊着话边向学校外面走去。

“陈浩,你家中是不是最近资金较为紧张?”苏基德突然问陈浩这个问题。

“是的,伯父。说实在的,这两三年我家里出的事情比较多,用的钱也多。不怕您见笑,我上学的钱,还是我爸爸从银行里贷了五万块,才解决了我上学的问题。”

陈浩笑了笑,接道。

“哦,是这样!少年历经磨难,未尝就是坏事。我说你身上怎么蕴含着超出同龄人的沉稳干练、坚定沉着的气质?定是所经事情较多,练就了你与众不同的秉性。”

苏基德恍然大悟似的接道。

陈浩笑着接道:“我平常尽量淡化所受的心灵苦痛,尽可能地融入到主流社会之中。我从从没有苦比海深的想法,以此来博取别人的怜悯与同情。

“做为一个男子汉,我总觉着应该正视苦难,藐视曲折,不能自怜自爱,更不可妄自尊大,封闭心灵,而是要用一种积极的心态,认真地生活,努力做事才可以。”

“说得好,你的境界确实很高,不知要高出同龄人几多倍。陈浩,如果你以后经济难以为继时,可以向苏基诺张口,让他帮你度过难关。”

苏基德很欣赏陈浩的为人,不觉萌生了帮助他的想法。

“谢谢伯父的好意!只要我能来日本上学,就能解决好我所有的问题,就有办法顺利完成自己的学业。”陈浩婉言拒绝道。

“你和苏基诺是好兄弟,理应互相帮助,你生活有困难,他伸一下援手,也是情理中的事情,你也不用过意不去。”伊莲在一旁插嘴道。

陈浩答道:“我以后和苏基诺成为好朋友好兄弟自是不假,但我们的友谊不应是在金钱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

“而是学习上互帮互助,互相鼓励,奋力拼搏,争取最好的成绩,学到真正的本事。

“以期对自己及亲人能有一个满意的交代,将来也能为自己的国家做出更大的贡献来。”

“哥,你也不用那么客气,咱们互相帮助,也包括一些金钱方面上的,不然怎么叫互帮互助呢!”苏基诺忙纠正陈浩的话。

陈浩笑了笑,说道:“我们出来求学,虽然应以学业为重,但也应该适应这个高速发展、日新月异的社会,不然就有沦落为书呆子的可能。

“不能死读书,读死书,要时刻关注社会的发展动态。平常要锻炼适应这个社会的能力和本事,以其将来能更快地适应这个社会。

“我们可以依靠上一辈的基础,但不可过份依赖上一辈的庇护。要勇敢地展翅高飞,搏击长空,只有这样才能赶上甚至超过父辈,取得更大的辉煌。”

苏基德感慨地说道:“陈浩,你的志气很大,理想很高,将来自身造诣和成就,定会很大。我想帮你,并非是怜悯于你,而是出自对你的钦佩。

“像你这么大年纪的年轻人,我还没见过哪个能像你这么优秀。我对你感到惊诧,不得不对你刮目相看,叹服不止。

“说实在的,假使能帮上你这样的年轻人,那是我的荣幸,更是求之不得。

“我家在菲律宾,虽称不上是最富有的人家,但帮助你一下,根本就不算什么事。

“我的意思是:你以后确实有了钱财上的困窘时,我们可以援手,但决无施舍之意。

“你们中国是个哲理思想很高深的国度,自古就有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的高尚情操,更有廉者不受嗟来之食的铮铮傲骨。

“我不会依持财富和社会地位,高高在上于你,蔑视于你,你身上焕发出的优秀品质,让我只能对你愈发喜爱,高看一眼。我也别无他意,你千万不要有其他的想法。”

“没,没!伯父。那样我岂不是太敏感了!我不像某些人,外面套以伪装的坚硬冷漠外壳,拒绝于他人的友善,自作清高孤傲,漠视一切,好似已把世界看遍,世态炎凉看透一样,那不是我所想做的。”

陈浩忙向他解释,并开玩笑地说道:

“我也算是一个厚脸皮的人了,苏基诺说您与伯母要和我吃顿饭,我心里那个狂喜呀,心说你们怎么知道我饿得快受不了啦。

“我手中还没有一分钱的日元呢,如若不混上一顿饭,还真不知怎么应付得到明天。这不,就马不停蹄地过来蹭吃你们的饭来了。”

他们三人听后都大笑。

伊莲说道:“区区一顿饭不算什么,我们只是通过吃顿饭,交流一下感情,让你和苏基诺能更加亲近一些。

“以后在东京的四年,有你这个哥哥经常指点帮助着他,我和你伯父也好放心。

“陈浩,你身上没有其他人的流里流气,更无什么花言巧语,自吹自擂的庸俗之气。

“我们看到你的只是诚实与稳重,还有坚强不屈的意志,这些都是苏基诺应该向你学习的东西。

“我们深知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道理。上天眷顾苏基诺,踏上东京大学,就交到了你这个兄弟,这让我们委实欣慰万分,高兴不已,让我们看到了他毕业后的骄人形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