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霸道辣妹扑上我

第9章 幽静庭院

霸道辣妹扑上我 金堤水 3865 2017-05-09 22:17:36

  第三天仍是报名时间,因为没什么事情,陈浩就按心中打算,早早起来,在食堂随便买了些早点,匆匆吃过就出了学校。

他今天出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想在外面租住一合适的地方,以便于自己打工挣钱,维持生计。

但他转了四五个小时后,算是傻了眼:东京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远非他想象中的浪漫,事事都能得心应手,水到渠成。

这里不是没有租住的地方,而是相当多。

但不是价格高得令他无法承受,就是环境不理想,犹如住车马店一样,喧闹异常。

他要租住的地方,不但价格要适中,而且环境要清静。

乱哄哄、噪杂的地方不是他所想要的地方。

但理想的地方,想轻松找到那是谈何容易!

两全其美的事,世上自古少有,更何况他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外国人,要想找到如意的居住地方,更是难上加难。

季节虽已是九月中旬,但正午的阳光依旧是毒辣辣的,炙得头皮发懵,秋老虎势头威猛!

陈浩转得大汗淋漓,口干舌燥。

但他仍不气馁,问过一家之后,又无果而出,就坐在小区公园的石凳上休憩。

并从随身带着的袋子中掏出一块面包,一瓶水,大口吃喝起来。

他边吃边想:也许东京大学附近租房子的人多,价格较贵;下一步要改变战略,从离学校较远的地方下手,也许能找到理想的地方。

他正想着,一个面目慈祥的老年人,走到他身边。

陈浩以为是乘凉的当地老人,忙站起身,指着石凳的另一边,客气地说道:“爷爷,您是来乘凉的吧——坐!”

老人点头微笑着坐下来,没出声,端详了陈浩片刻。

开口问道:“小伙子,我看你在这小区附近半天了,进进出出的,敢情你是发什么传单的?”

陈浩见老人误解了他的行动,忙说道:“爷爷,我不是发传单的!”

“那你跑来跑去的,累得满头大汗,饭也顾不上吃,是为何呀?”老人不解地问道。

“是这样,爷爷,我是东京大学新入学的学生,我想在附近找一个合适的房子住。”陈浩解释道。

“你们学校不是管住宿吗?你何必出来租房子住呢?”老人更加不解地问道。

陈浩答道:“我想在求学期间打些零工,挣些生活费。学校虽有宿舍,但它有严格的作息制度。

“我不想因个人原因而坏了学校的规矩,遭人耻笑。所以才想到外面租个地方,既不影响上课学习,又可挤出时间打工挣钱,更不破坏校方的规定。”

“哦,原来是这样。”

老人恍然大悟的样子,转而又问:“有结果了吗?”

“还没有,有的地方条件不错,但租金不是我所能承受的;而我能承受的地方,租住的人又太杂乱,我不喜欢。我喜欢清洁卫生又幽静的地方。”陈浩言道。

“这样的地方不太好找。试想,住你理想场所的人,一般都不提供出租,纵是提供出租,价格也比较昂贵。”老人慢慢地说道。

陈浩听后有些沮丧,但仍不放弃希望,似自言自语地说道:“我待会儿到离学校远一点的地方再找找看吧!”

“你入过学了吗?”老人又问陈浩道。

“入过了,爷爷。”陈浩怕老人不相信,就从随身携带的袋子中,把所有入学手续的存根一一掏出给他看。

老人一样一样地仔细看了看,又随口问道:“你是学工商企业管理的?”

“是啊!”陈浩答道。

“孩子,我家倒有一间闲屋子,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得上?”老人缓慢地对陈浩言道。

“是吗?爷爷。”陈浩脸现喜色道。

“不过我家在那条街上,离大学较远些。”老人指着前方的一个街口说道。

“没关系,远点倒没什么,只要环境好就行!”陈浩答道。

“那跟我走吧,看看能否如你意。”老人说道。

走过两条小街,二人来到一片高档小区群,在一座小院落前停了下来。

陈浩一看门牌,随口念道:

“和田街25号院。”

心说这老人不知是何来头,在东京这个地方,能住上这样的别墅型院落,肯定不是个简单的人。

他心里正想着,忽听老人对他言道:“孩子,你从外面看这个院子,感觉如何?”

陈浩经他一说,忙四下打量起这座院子来:

整座院子有半亩大小,面南坐北的是一座两层小楼,西面是两间平房,南面靠西侧亦有两间平房,四周是铁栅栏,栅栏外全是粗壮高大的树木,整个院子完全掩映在绿丛浓荫之中。

院子当中是一簇簇、一排排修剪齐整的花草,有的鲜花开的正艳。

整个院落,规格精致,玲珑中透着雅气,庄重不失和谐,各种色调搭配合理,花草点缀典雅,疏而不单,密而不乱。

一切都恰如其分,一气呵成,浑如天然一般。

从院落搭配和整洁程度,就知主人是个高雅之人。

“不错,清幽雅致,环境宜人,好地方!”陈浩忍不住脱口赞道。

“走,进去看看。”老人随手打开门,领着陈浩进了院中。

到了里面,陈浩更觉清香扑鼻,五脏俱爽。

在他“啧啧”声中,老人带他来到南面的两间房前,推开东边一间走了进去。

陈浩一看,是一间堆放杂物的地方,虽然屋内显得凌乱些,但房间还挺干净,纤尘不染。

“孩子,这间屋子让你住,合适吗?你不是喜欢清静吗,和我一样,我也是喜欢清静的人,讨厌乱哄哄。家里没有别人,只有我和老伴两个人,环境肯定幽静。”老人问陈浩道。

他见陈浩满面惊诧疑惑,又解释道:“我儿子一家都在马来西亚工作,一年难得回来度假几次,绝大部分时间都是我们老两口生活在这里。”

“是这样啊,爷爷。这地方太好了,比我预想的不知要好上多少——不过,爷爷,您的房租是多少呢?”

陈浩虽喜欢这个地方,但房价仍是他必须慎重对待的事情。如果自己辛辛苦苦挣的钱都用在了房租上,还不如不出来住的好!

“房价么——”老人好似没想这个问题似的,他停顿了片刻,说道:

“你看着给吧,行不行?我不着急要!”

陈浩大喜:“谢谢爷爷,我不会瞎胡来的,我一定会给您一个合理的房租的。”

“好!好!我相信你孩子。”

老人说着进了上房,不一会儿和一个满头银丝的老年妇女抬出一张单人床来。

陈浩见状,忙跑向前,止住二人道:

“爷爷奶奶,你们别抬,我自己来。”

他到得近前,一把就把那张木床提了起来,然后放到南门平房门前。

那老年妇女笑眯眯地看着陈浩,问道:“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呀?”

陈浩忙答:“奶奶,我叫陈浩,是中国人。”

“这孩子挺有礼貌的。”老年妇女夸道。

“在我们国家,从小就教人尊老爱幼。一个人有礼节,既是显示对别人的尊重,又能得到别人的尊重。”陈浩说道。

陈浩把那间房子整理出多半间来,又把那张床放到里面。

在陈浩忙活的时候,两位老人又从正房里搬来一张桌子,一床铺盖。

经这么一装饰,还真是一个不错的住宿处。

陈浩不住地向两位老人致谢。

“孩子,不要这么感激我们,能为你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也是我们很高兴的事情。”那老人安慰陈浩道。

“请问爷爷,您的尊姓大名能否告诉我?”

陈浩突然想起,还不知这对善良的日本老人姓甚名谁,忙问那老人道。

老人笑呵呵地说道:

“我姓浅田,名义夫;我老伴叫松本樱子。我们之所以想让你住在我们家,主要原因是对东京大学有感情,对那里的学子有好感。

“看到你们,尤其看到像你这样血气方刚,自强不息,自食其力的学生,更是发自内心的由衷喜爱。”

“爷爷此话如何解释?”陈浩不解地问道。

松本樱子微笑接道:“孩子,我们老两口以前都是东京大学的教授。说句不自谦的话,我们教出的优秀学生,可谓是桃李满天下。

“自从十年前我们退休后,就不再去东京大学,不和学生接触了。

“今天你爷爷把你领家来,可能是触景生情,想起以往的岁月,想对你格外照顾吧。”

陈浩笑道:“我是真幸运,碰上了爷爷,要不,凭我的现实能力,根本找不到如此好的住宿地方。”

浅田夫妇亦是笑道:缘份!缘份!

收拾好一切之后,陈浩对浅田夫妇道:“爷爷奶奶,我现在就出去找工作,到傍晚的时候,我再提着行李到这里来,可以吗?”

“行,孩子。这间房子以后就是你的了,头门随时给你开着。”浅田义夫答道。

他又问陈浩道:“你知道招工市场吗?”

“知道,我昨天已经到过那地方了,今天正好去找一份适合我的工作。”陈浩答道。

“孩子,祝你好运!”松本樱子祝福道。

陈浩感谢着告别浅田夫妇,不大工夫就到了大道上,坐上公交车很快就到了劳务市场。

他在劳务市场里瞅来瞅去,相中了一份送报纸的工作。

是早晨六点领报纸,按家按户送完即可结束工作。

他按上面的地址找到那家报纸配送点,那里的一工作人员客气地接待了他。

待陈浩说明来意后,那人礼貌地说道:“请把你的身份证拿出来做个登记。”

“我是刚来东京大学上学的学生,还没领到这里的身份证。”陈浩说道。

“那你有什么能证明你身份的东西吗?我们的规定是必须有身份证明之类的东西,才能录取你帮我们送报纸。”那人提醒陈浩道。

陈浩犯了难,这咋办呢?

谁知道校方什么时候,才能给他们这些新生办理身份证明之类的证件呢?

他忽地想起他办理入学手续时的一些存根,就从包里拿出这些东西来。

“这是我入东京大学的一些手续,上面有学校的盖章,更有我的名字,随便一张就能证明我的身份,并能轻松找到我。”陈远对那人解释道。

“可以,可以。只要能拿出我们找得到你的证据就行。”那人答道。

他随便从里面抽出两张,做了一下登记,并交代陈浩:

“明天早晨六点前来这里领报纸,为了照顾你这个中国友人,我们给你一条离东京大学比较近的街道,也算是国际友情吧。”

“多谢,承蒙照顾!”陈浩连忙致谢。

“凤鸣路共有三十户人家,以前送得快的人,一个小时就轻松送完啦。这些客户都比较集中,很好送的。”

那人说着并把一份线路图递给了陈浩。

“明天就可以工作了吗?”陈浩问道。

“那当然,你还想休息上一段时间吗?”那人笑着调侃道。

“我需要什么交通工具吗?”陈浩请教那人。

“如果你想提高工作效率,最好能有一辆自行车。但没有的话也行,但你需要等公交车,下车后还要考验你走步的速度。

“根据我们的经验,拥有一辆自行车是最划算的事情,可以提高你工作的速度和效率。

“在东京生活,讲究的是速度,一是要快,二是更快!”

那人轻松调皮地说道。

“哦,我知道了。”陈浩接道。

“陈浩,你可以到旧车辆市场转一转,那些处理的自行车物美价廉,如白拾的一样,去买个合适的吧。”那人向陈浩提议道。

“行,谢谢。”陈浩感谢后就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