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霸道辣妹扑上我

第13章 新同学见面

霸道辣妹扑上我 金堤水 3696 2017-05-16 14:05:52

  同学们一看老师离去,大家就三三两两的交头接耳起来。

陈浩正低头想着怎样做自己的自我介绍。

这时旁边另一桌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歪过头悄声问他:“哥们,看着你像中国人,是不是?”

陈浩一笑:“何止像中国人,我就是一个标准的中国人,如假包换!”

“哈!我的眼光真准——我还以为你是韩国人呢!”

那小伙有些得意地说道。

他又紧接而道:“我也是中国人,张建东,上海人。”

说着就礼貌地向陈浩伸出手。

“陈浩,北京人。”

陈浩亦大气地伸出手,两手掌相交轻握了一下。

“你住在几号房间?”张建东问道。

“213。”

“我住在214。欸!咱俩离这么近,我怎么没见过你?你什么时候来学校的?”张建东惊讶地问道。

“我第一天报名时就来了,不过我没在学校住。”陈浩解释道。

“怪不得我没见过你。没住校里,外面有亲戚呀?”张建东忍不住又问道。

“算是吧。”陈浩答道。

他不想做过多的解释。

有些事情是不好解释的,越解释,别人的疑团越多。

你得用更多的解释来说明一个简单的问题,到后来留给别人的还是疑惑加不解。

你随口说住亲戚家了,别人认为理所当然,也就不再对你报有疑团了。

如果说在外面租房子住,别人则不解,会问很多问题:校里有房子,你为何还要租房?

是不是有什么动机,有什么想法,是否有什么难言之隐等等很多问题扑面而来。

你一一解释下来,费尽了口舌,还让人疑窦丛生,对你产生一些无中生有的想法。

犹如一团乱麻,你是扯不清解不开的,越拽越乱越难解,最好的方法是抛弃这些乱麻。

无怪乎人常说快刀斩乱麻呢!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谎言之所以能存在,主要是谎言让人听起来比真实的言语更真实,更让人易于接受,更合情合理。

“住亲戚家好,清静。”张建东说道。

“我就是喜欢清静才住外边的。”

那就让谎言进行到底吧,陈浩心说。

他转而问张建东:“咱们班还有没有其他中国人?”

“不清楚。”张建东答道:“等会儿自我介绍时就知道了。”

他们二人正悄声说着话,田中次郎又走进了教室。

他上了讲台,示意大家安静下来。

用手指着前排左边第一个女生,言道:

“先从这个女同学开始,依次往右轮着做介绍。日语好的用日语,不好的可以用英语。现在开始。”

同学们都做完自我介绍后,田中次郎说道:

“现在我要指派两名同学,暂时做我们班的班干部,负责班级的事务,协助帮助同学们做一些必要的事情。一月后,待大家彼此熟悉之后,咱们再共同选举新的班干部成员。”

言罢,他扫视了一遍台下所有的同学,接着说道:

“安倍宏图、贝克你们二人暂且负责班级的事务。”

安倍宏图是日本人,贝克是法国人。

他们二人听后,站起身来,微笑着向大家扬了一下手。

陈浩对当班干部不感兴趣,因为他没有太多的业余时间投入到对大伙的服务中去。

他太知道班干部的苦处了:付出多,吃苦多,劳累多。

他在初中时就是班长兼体育委员,到高中时成了学生会主席。业余很多时间都被耗费在了学生的杂事中去了。

那时还可以,因为不用考虑挣钱的问题。

如今则是此一时彼一时,情况有变,他要在业余的时间赚够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

学习不能放松,钱还要挣,哪还有时间和精力做班干部的工作!多亏田中次郎没点他的名,不然自己真的要骑虎难下了。

他较为上心的事,就是能取得优异的成绩,争取得到奖学金,好歹能弥补一下自己的生活费。

额外收入当然是多多益善,对他来说,生存是第一要务,能真正不让爸爸再对自己的学习操心那才是硬道理。

其他的都是瞎扯淡。

“现在已是十一点钟,大家自由交流熟悉一下吧,今天上午到此结束。”

田中次郎看了一下手表,交代完后,就离开了教室。

“喂,陈浩,选择学习企业管理专业,是不是家中也有企业啊?”张建东凑过来问道。

陈浩摇摇头:“我家没企业,选择这个专业,就是将来毕业后能做企业管理的工作——看来你家是有企业的了?”

“嗯,有一个,在浦东新区。我的名字就是我爸爸刚开始在浦东创立企业时的纪念,希望我将来也能为浦东的发展做出贡献。”张建东接着解释道。

“嗬,看来你爸爸对你是寄予莫大希望的!”

“唉,都是望子成龙心切,希望我能青出于蓝。”张建东笑道。

“你家的企业很大吧?”

“也算可以吧。在我爸妈的辛苦经营下,资产有二三十亿吧。”

“乖乖,不得了啊!兄弟你是名副其实的富二代呀,佩服佩服!”

“都是上辈人打拼出来的江山,有什么值得炫耀的!惭愧,惭愧!”张建东谦逊地说道。

他接着问陈浩:“陈兄弟能上东京大学,想必家境亦是非等闲之家吧?”

“非也!一般家境而已。”陈浩实话实说道。

“所谓英雄不问出身。我辈当自强,纵横天地间!创出比前辈更大的基业来,方显我辈本色!”张建东豪迈地说道。

“哈哈,这个我爱听,张兄弟颇有男儿本色,佩服!”

二人正在兴致勃勃地闲聊,这时教室的自动转门忽地开了。

陈浩往门口一看,是苏基诺正站在门口往里张望。

陈浩向张建东说了声:“张兄弟,失陪了,我弟弟找我。”

说完就快步出了教室。

“哥,马上就十二点了,你们班上的人还死呆在教室干嘛?”

苏基诺见了陈浩好不奇怪地问道。

“你没看见都在胡侃闲聊吗,天南海北的聚在一起,互相新奇,难免话多些。”陈浩笑着答道。

“我们教室也一样,都是海阔天空地大说特说——这不,到了吃饭时间,都下楼去食堂吃饭去了,咱们也去吧。”

“好!”

陈浩应着,二人就往食堂方向走去。

他突然想起一事,问道:“苏基诺,你们教室后面有几排闲着的凳子吗?那是干什么用的?你知道吗?”

苏基诺答道:“有。我在国内的时候,我爸带我去过几个大学,每个大学都有这种凳子。

“至于什么用处呢?就是大学的学习氛围相对宽松自由,不像我们在中学的时候,固定在一个教室内学习。

“进了大学则不同了,如果你对本专业外的某个专业感兴趣,可以随便到那个教室去听课,那些凳子就是为那些旁听生准备的。

“比如我是学习财务管理的,如果喜欢你们企业管理的某个课程,就可以进入你们的教室听老师讲课。

“像东京大学这样的国际性的大学府,学习交流更是频繁,学生自由发挥的空间更大,给学生自由选择的余地也更大些。”

苏基诺出自豪门大户,自小就受到优越的教育,他爸爸为了让他感受学习的氛围,就经常带他去一些名牌大学里去参观学习,以培养他对知识的渴望和追求,所以他对大学里的一些情况比较熟悉。

“原来如此,哥哥我太孤陋寡闻了。”陈浩自嘲地笑道。

吃过饭后,他们都回各自的寝室去休息。

陈浩回到自己的寝室时,同房间的另外三个同学都已回来。

四人闲聊了一会儿,就各自躺在床上小睡起来。

下午放学后,陈浩出了教室,然后去车棚推出自行车,就往位于中央路的那家料理店奔去。

他到达料理店时,时间还不到六点。

这时店里还没客人,几个伙计正在忙活。陈浩到后,就礼貌地和他们打招呼。

这些伙计与服务员多是日本人,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与姑娘。

那大厅经理模样的人,就是昨天领着陈浩去老板处的那青年小伙,见陈浩进来,忙热情地招呼他:

“陈浩,欢迎你第一天上班。今天等客人到后,你负责端盘子,并帮着美子刷盘子碗筷,可以吗?”

“悉听尊便,什么活我都能干,你随便安排。”陈浩爽快地答道。

“美子,你教陈浩怎么干!”那人转身安排一个正在擦桌子的年轻女孩。

美子赶紧过来,到了陈浩身边,笑着说道:“来吧,大学生!”

“别叫我大学生,听着怪刺耳的!这样叫容易与大笨蛋联系在一起。”

陈浩笑着对美子言道:“你叫我陈浩就行。”

他跟着美子往里边走去,边走边提出自己的意见。

“哈!你们东京大学的学生有大笨蛋吗?都是天之骄子,人间精英。”

美子不无羡慕地对陈浩说道。

陈浩谦逊地接道:“千万不要这样说,好像东京大学的学生高人一等似的。人各有所长,分工不同。

“东京大学也就一牌子,是否有真才实学,还另当别论。这要看一个学生的努力程度,并不是说上了东京大学,就能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两码子事。”

“就在这里刷盘子。”美子领着陈浩到了后厨间水池旁说道。

“好的,以后我就听你指挥,美子。”

陈浩看了看水池言道。

“不能听我指挥,要听宫本的指挥,他是这里的主管,老板之下的人物。”美子纠正陈浩的话。

“你是说那个领班的叫宫本?”

“嗯,宫本泽一。这里的老板叫松井一郎。”美子向陈浩介绍店里的简单情况。

“哦,多谢美子!”陈浩应声而谢。

美子又领着陈浩来到大厅,她边走边向陈浩介绍自己的情况:“我和我的男朋友都是来自偏远的乡村,为了梦想来到了东京。”

“你们真了不起,勇气可嘉!”陈浩由衷地赞道。

“看到没?那个在柜台前切肉的就是我男朋友,名叫泽田健。”美子指着一个戴着厨师帽,正低头切肉的小伙介绍道。

“不错的小伙子。美子,你挺有眼光。”陈浩真诚地夸赞道。

听到陈浩赞扬自己的男朋友,美子有些眉飞色舞,俊俏的脸上绽出灿烂的笑容。

她不无兴奋地说道:“我俩是一个村的,自小就互有好感。”

“嗬!那你们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呀!”

二人来到泽田健身边,美子冷不丁喊了一声:“泽田!”

正在切肉的泽田立即条件反射似的停下刀,高声应道:“到!”

然后弯下腰憨厚地对着美子和陈浩笑了笑。

“陈浩!以后还请泽田兄弟多多照顾!”

陈浩热情地伸手向泽田健做自我介绍。

泽田健忙用围在胸前的围裙擦了擦手,谦恭地伸出手,与陈浩的手握了一下。

敦厚地说道:“好说,好说!”

三人正说着话,有客人上门。

美子他们就各站各位,等着干自己的工作。

天黑下来后,来的客人越来越多,生意相当火爆。

陈浩是马不停蹄地跑进跑出,端盘子刷碗,忙得不亦乐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