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霸道辣妹扑上我

第14章 有活就接

霸道辣妹扑上我 金堤水 4094 2017-05-18 18:27:28

  待下班回到住处时,时间不到十点半。

他刚推开大门进入院里,浅田夫妇就出来问陈浩今天的情况。

“孩子,今天正式开学了吧?”浅田义夫问陈浩道。

“是的,爷爷,不过还没上课。”陈浩恭敬地答道。

“这个我知道。你们新生入学后,要办的事情很多,起码下星期才能正式上课。”

浅田义夫是学校的退休教师,当然熟知学校里的一切。

松下樱子则关心陈浩打工的情况:“孩子,今天在饭店工作累不累?能不能吃得消啊?”

“还可以,奶奶。我在家里就经常干活,在料理店干的活,对我来说是轻车熟路,小菜一碟,根本不再话下,权当是锻炼身体而已。”

陈浩轻松地回答松下樱子的问话。

“好好,这我们就放心了。”

两位善良的老人赶紧催促陈浩尽早休息,说你们年轻人不要仗着年少,就拼命地透支健康。

必要的休息、适当的睡眠是养精蓄锐的关键,要学会忙中取乐,忙里休闲。

陈浩对两位老人的关心万分感激,心怀感动。

心说在异国他乡能受到如此亲人般的关怀,实乃是人生的一大幸事。

第二天上学后,主要是发课本,做体检,办理学生证一类的杂事。

因为没太多的事情,陈浩和张建东两人则在一起交流闲谈。

“陈浩,你弟弟也在这个学校上学?”

“他不是我亲弟弟,来这里后认识的。”

“那你够神速的,刚来几天就有把兄弟啦!”张建东惊奇地言道。

陈浩道:“相逢何必曾相识,相知只在一笑间。

“我和苏基诺很投缘。况且我已经答应他的父母,要和他和睦相处,互帮互助,患难与共。

“君子当一言九鼎,怎能言而无信呢!况且在异国他乡,多有几个知己朋友,也乃人生一大幸事。”

“说得好!我就喜欢这种豪气云天、快意恩仇的豪迈性格,你这个哥们,我是交定了!”张建东意气风发地说道。

“甚幸,甚幸!能和你这个富二代成为哥们,三生有幸!”

张建东笑道:“不要讽刺我了,你就当我是一个穷光蛋好了。”

“开玩笑的,咱们以后只论朋友情义,其他莫说,如何?”陈浩亦笑道。

“这样行,我喜欢!”张建东高兴地答道。

快到十二点的时候,苏基诺又来找陈浩。

陈浩一出去,苏基诺就抱怨他道:“哥,你昨天下午放学后去哪了?哪里也找不着你。”

“我出去有点事——对了,以后下午放了学,你暂时不要找我,我要办一些事情。”陈浩交代苏基诺。

“你又搞什么事啦?神秘兮兮的,整天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能不能告诉我啊?”苏基诺央求似的问道。

“现在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过一段时间,我自会告诉你,听我的话就是了。”

“那好吧,我也不问了。我只是想问你,能不能帮你做些什么。人多力量大。兄弟同心,其利断金。有啥事咱俩一起干,不是更好吗?”苏基诺不甘心地说道。

陈浩笑了笑,说道:“我也没干什么,到该告诉你的时候,哥是毫不隐瞒的——好了,不说了,去吃饭!”

“好嘞!”二人说说笑笑的就奔向食堂。

日子就这样紧张有序地过着。

一天早上,陈浩到报纸配送点领报纸时,把报纸清点好正准备出发时,一个工作人员喊住了他:

“陈浩,你送完这条线路,需要多长时间?”

“大约三四十分钟吧。”陈浩随口答道。

“嗬,神速啊!还没人比你送得快的。”

那人转而又道:“你既然干得这么快,再给你一个挣钱的活,干不干?”

“什么活?”陈浩来了兴致。

“紧挨着你送的那条线路,送货员昨日辞职了,还没找到新的送货员。

“如果你感兴趣的话,不妨也捎带着把那条街也送了。

“当然,工资是不会少的!这样的话,我们也不用招新人,你又能得到双倍的工资。”

陈浩想了想:送一条线路需要四十分钟,两条八十分钟,七点四十前就能送完,十到十五分钟就能赶到学校,时间充裕,还行!

于是就爽快答应:“可以,你把线路表和报纸给我吧。”

那工作人员喜出望外,赶紧把线路表和分装好的报纸都递给了陈浩。

陈浩不敢耽搁,赶紧向前奔去。

凤鸣路是轻车熟路,半个小事就能搞定。

可是新给他的那条朝阳路,由于是第一天送,难免要耽误时间。所幸今天是星期六,不用上学,要不真怕影响了上课。

送完最后一户,陈浩看了一下表,用了五十多分钟时间才送完这条线路。

朝阳路的客户虽少些,但线路较长,不是特别集中,而且这条路上私家别墅较多,地段显得长了些。

此时,朝阳初升不久,和煦温暖,射在人身上,舒服惬意快畅。

阵阵浓郁的花香,从栅栏里扑鼻而来。

陈浩感觉浑身舒畅,精神不觉一震。

他隔着栏杆往里一看:院中全是清一色的各品种菊花,铺满各个角落。

娇艳的花朵在朝阳下映射下,愈显艳丽耀眼。

花香袭人,千娇百媚,令人陶醉。

好一处清幽秀美的居所,陈浩看着不禁赞叹起来。

不觉吟诵道:“莫道深山有隐叟,闹市之中亦有仙。”

他正忘情地陶醉在清新馥郁的空气之中,身后传来的声音,陡地让他惊醒过来。

“好雅致啊!”

陈浩猛然回头,见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向他走了过来。

陈浩有些尴尬,勉强笑着说道:“我是看到此处花繁叶茂,景色宜人,情不自禁地胡诵一通,见笑了。”

“你的诗不错,很好!我并无嘲笑之意。”那人忙向陈浩解释。

他盯了陈浩一眼,问道:“小伙子,到我院前有事吗?不是只为观景而来吧?”

“我是给你家送报纸的。”陈浩答道。

“哦,我说怎么这么面生呢!以前那个送报纸的我也见过。”

那人接道。

“我是第一次来这里送报纸,今天上午没什么事,送完后,顺便在你家门前休息一下。”

“既然没事,可有兴趣到院中观赏一下我的菊花?”那人真诚邀请陈浩道。

“求之不得,恭敬不如从命。”陈浩高兴地答道。

那人取出钥匙,把门打开,请陈浩跟他往里走。

进院中仔细一看:整个大院内,全是交叉种植的多种花草。

牡丹、月季、水仙、兰草、芍药以及很多陈浩叫不出名字的花草,遍布各处。

这些茂盛的植株上,虽早已没了花朵,但仍是枝繁叶茂,青葱蓊郁。

陈浩不住赞叹主人别出心裁的设计:这样的种植搭配,每月都能见到姹紫嫣红,鲜花绽放。

见到这一切,他又不觉想起自己的家乡来。

在菊花盛开时,重阳节日,正是亲人团聚的时刻,而自己却远在异国他乡。

触景生情,令他情不自禁思念起爸爸和妹妹来——他们这时应该也在遥想着远在重洋之外的自己吧!

他不觉又吟诵道:

“重阳时节菊花艳,争奇斗妍铺满园。

遥想故乡此时景,花团锦簇艳阳天。”

那人见陈浩如此才思敏捷,很是赞赏,对他好感倍增。

说道:“小伙子,你的文学根底不错呀!”

“我自小就非常喜欢我国的唐诗宋词。每每见到那优美、精彩绝伦的词句,就令我叹为观止。

“唐宋诗词写绝天下景色,弄断世间情,古往今来,再无任何时代的诗词能能超出这两个时代。

“我在上初中时,就经常尝试着写诗作词——附庸风雅而已,惭愧之至!让您见笑了。”陈浩感慨地说道。

“你是中国人?”那人疑惑似的问道。

“嗯,我是今年来东京大学求学的学生。”

“我还以为你是日本人呢,看走眼了。”

陈浩笑了笑,没有言语。

“小伙子,你还能应景做一首诗吗?”那人问陈浩。

“不知您要哪方面的?请出个范围。”

“就把你来东京大学求学,以及你目前的所思所想为题材吧。”那人随口说道。

陈浩略一思索,脱口而出:

“不远万里到东洋,求学东京大学堂。

待得学识饱满时,豪情壮志闯四方。”

“好!有志气!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呀?”那人拍手赞道,并询问陈浩的名字。

“陈浩。”

“我叫桥本太郎。是个律师,有一家律师事务所。”

那人自我介绍,并伸手向陈浩示好。

“怪不得您会有如此豪华的庄园,原来是个大律师呀!失敬!”陈浩也忙伸出手,和桥本太郎的手握在一起。

陈浩看到整个院子虽花团锦簇,郁郁苍苍,但地上却是败叶满地,他们所经过的花草间更是落叶一片,杂草丛生。

他禁不住地说道:“桥本先生,您这个院子漂亮是漂亮,但地上的落叶与杂草与这美丽的景观极不和谐。”

“是啊,我和夫人各自忙于自己的事业,家里是雇了钟点工,但她们仅限于整理屋内;我和爱人又没大的工夫清扫整理,才显得地上狼藉一片,让你见笑了。”

桥本太郎不好意思地解释道。

“我星期六和星期天上午都没什么事,您如果不怕我会弄坏了您的花草,我就帮您打扫一下院子如何?”

陈浩心想反正自己闲着也是闲着,能帮这个大忙人一个小忙,只是手到擒来的小事,对自己并无多大影响。

况且他见桥本太郎对他客气礼让,并不鄙视于他,自他们开始见面都极为谦和,他自是对桥本极有好感。

再说啦,像和桥本这样功成名就的高端精英人物交往,肯定能学到不少有用的东西,对自己只有好处,无甚坏处。

“太好了,陈浩。不过我不会白让你帮忙的,我每月会给你适当的辛苦费的。”桥本太郎高兴地说道。

“不必了,桥本先生,打扫卫生这种小事,对我只是举手之劳,您不必给我什么劳务费。”陈浩拒绝道。

“那怎么行呢?谁的时间不是时间?无故浪费别人的时间,等于是谋杀别人,不给你经济补偿,我心里怎么过意得去!”桥本太郎打断陈浩的话。

“那就以您的意思办。”

陈浩心知像桥本太郎这样的人物,一般不会轻易接受别人的恩惠。

自己如一味拒绝,反而会引起他的反感,于是就顺口答应了桥本太郎的要求。

“既然你清扫我家的院子,要不再麻烦你把对面那家的院子也一并打扫了吧。”桥本太郎指着大道对面的一个大院子说道。

“桥本先生,你有两幢别墅啊?”陈浩惊奇地问道。

“那个院子不是我的,是我一个好朋友的。他是一家证卷公司的经济分析师,最近一段时间他被政府聘请去参加一个经济会议。临走前把他的别墅托付给我照理,刚才我就是到他家去了。”

桥本太郎向陈浩解释道。

“哦,是这样。那好,我一并打扫了就是。”陈浩爽快地应承道。

“给,这是我家和我朋友家的钥匙,你拿着吧。”

桥本太郎把两把钥匙递向陈浩。

“桥本先生,我们只是第一次见面,您对我还不了解。我们的关系还形同路人,您就把头门的钥匙给我,也太草率行事了吧?”

陈浩是那种光明磊落的人,自来言行一致,表里如一,更不想让别人怀疑自己的行止。

他可不想接了人家的头门钥匙,又让人家想着他的动机是否良善纯洁,有什么非份之想的怀疑,所以他婉转拒绝桥本递过来的钥匙。

桥本太郎笑了笑,言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你我虽是初次相识,但我已看出你不是那种唯利是图的小人。

“试想,一个东京大学的高才生,能放下架子,低下身姿,挨家挨户的送报纸,这份胸怀与这份从容,就很令我感动。非我所能及!

“不拒绝轻微工作,能踏心从底层干起的人,是最受人尊敬的!陈浩,我相信你,就不必拒绝了。”

“既然您如此信任我,我就不虚情假意了,接下就是。”

陈浩上前把桥本太郎手中的钥匙接了过来,并保证道:“桥本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动您和您朋友家中的任何东西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