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霸道辣妹扑上我

第15章 谈恋爱哥也没经验

霸道辣妹扑上我 金堤水 3801 2017-05-20 22:26:01

  “我相信,我相信!古人说:君子爱财,取之以道。你定不失君子之风的!”桥本笑着说道。

“嗯,我虽贫困,但正如桥本先生所言,不会走歪门邪道的,要堂堂正正的靠自己的努力来改变一切——桥本先生,您家的扫帚在什么地方,我现在就可以工作了。”

“喏,在那里。”

桥本指着一间耳房说道:“干活的工具都在里面,你看着干吧。”

他看了一眼手表,接着说道:“我今天约了一个客户在九点会面,就不陪你了。”

“您忙您的,不必管我。”陈浩应道。

桥本太郎匆匆回房间,拿了公文包,急急出来到车库开出车,和陈浩打了一声招呼,就离家而去。

陈浩到耳房里拿了扫帚,铁铲之类干农活的工具,就仔细地从耳房边开始整理起院子来。

这个院子可能久未整理,陈浩用了两个多小时,才把偌大的院子给整理干净。

他一看手表,已十一点多。

心说:不知桥本那朋友的院子里是什么情况,今天看来是不能清扫了。先干到这吧,明天再收拾那个院子。

他于是把干活的农具放回耳房,把头门锁好,回了学校。

陈浩先去了苏基诺的宿舍,看他在不在。

上去一看,苏基诺正躺在床上看电视,他一见陈浩进来,就从床上跃了起来。

“苏基诺,你在呀,我还以为你去街上玩去了呢。”

“今天电视节目不错,没出去。我也怕你来,正好边看电视边等你。”苏基诺答道。

“有什么新情况吗?”

陈浩问着就在沙发上坐下来,又道:“老弟,给我弄杯水来,渴死了。”

苏基诺忙从自己的柜子里拿出一瓶水,递给陈浩。

“也没什么新情况——对了,哥,有个事给你商量一下:昨天我们菲律宾的一个老乡通知我,说参加什么老乡会,你看我是否能参加?”

苏基诺凑向前想听取陈浩的意见。

“要参加!这是你和你们国家的同学,认识并交流感情的大好机会,不能错过。不过,你不要和他们提你的家世,以免引起他人的非分之想,不利于你以后的学习。”

陈浩咕咚咚地喝了一通水之后说道。

“这个我知道!既然有好处,明天我就去参加。”苏基诺做了决定,

“你参加这种聚会,要注意观察,多听少说——不过你隐瞒了身世后,估计同学们只是给你礼貌性地打招呼,不会对你太上心。

“如果同学们一旦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之后,你将是你们老乡中的明星人物,那是如众星捧月一样围在你身边。

“他们会讨好你,巴结你,对你嘘寒问暖,关怀备至。

“在你眼中,他们都变得和善可亲,极其仗义,极富人情味。哪一个都是对你言听计从,惟你马首是瞻。

“漂亮的女老乡更是打扮得艳若明星,千娇百媚,温柔贤淑地大展魅力于你眼前。

“她们都会抛着那勾人心魄的媚眼,让你想入非非,魂不守舍,你将是红人一个,风光无限哪!

“哈!那弟弟你就可以左拥右抱,尽情地享受人生了。”陈浩说着,自己也不觉哈哈大笑了起来。

苏基诺也笑了,言道:“哥,你还别说,你说的这种情况,我以前碰到的太多了。

“不过我也不是那种好显摆的人。我要和你一样,低调再低调,不能靠家里的一切给自己装门面,那样会让人心里鄙视我。”

“你能把握得住自己那是最好不过。趁着老乡会,看看能否交到一些知心的朋友。

“朋友多了路好走嘛,你也能在朋友那里学到很多有用的东西。

“这个社会,就是一个人情世故的世界,需要你自己去用心感悟,靠和不同人的交往中不断丰富自己。”

陈浩说罢看看手表,已快十二点,就站起身来。

吃过午饭之后,苏基诺问陈浩去哪里。

陈浩挠挠头:“去哪呢?咱俩光逛商场,又没什么要买的东西。一些重要的景区也都去过了,你说去哪里吧,你想去哪,我们就去哪。”

“要不还是去购物中心吧,你看人家服务员长得是那么漂亮,又有礼貌。再说去大街上看美女去,也比呆在寝室强呀!”

“那好,就到大街上看美女去。”陈浩笑接道。

二人去了街上,转了半晌后,就回了学校。

下午五点半,陈浩照例去料理店做工。

第二天,陈浩送完报纸后,就去桥本太郎朋友的别墅里打扫卫生。

他打开门进到里面,看到这个院子和桥本太郎的院子大小差不多。不过此院中没有一棵花草,而是清一色的低矮树木。

苍松翠柏,丹桂木槿,合欢橘枳,和其他多不胜数的树木品种,点缀在院里的角角落落。

这些树木全是经过改良后的新品种,就适宜在家庭院落里种植。

精致典雅的树木,错落有致地分布在院落各处,整个院子显得清幽静谧,格调高雅。

整个院落景色秀丽,让人看后心旷神怡,陶醉不已。

但阔大的院内并无一人。

陈浩心说:有钱人买得起房产,却常不住人,基本上都是处于空闲状态。

看来这里和中国的情况大同小异:有钱人家的房产无数,却多年空置着;而买不起房子的人,很多都是几代人挤在一起。

更多的人,是一辈子也挣不到买房子的钱,只能靠租房生活。

社会就有它残酷的一面,自古至今都是这样,你又能怎么样呢?

如想改变自己的生活,使自己过得更像样些,更体面点,唯有努力进取,你也加入到上层行列之中,才能找到自己的定位,才能过得更好。

抱怨和牢骚都无济于事。

消极堕落,只能使你愈发贫困,沦落入更加悲惨的境地。

这个世界你怎么说呢?

有些人生来都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一辈子花天酒地,吃喝享乐,有永远花不完的钱,享用不尽的巨大资源。

而有些人却要永不停息地努力奋斗,却仅仅得到温饱而已。

陈浩看着满院的风景,心神旌荡,胡思乱想着这个世界上人与人之间的巨大落差,心里不住地感叹万分。

他估计耳房中也可能有一些干活的农具在那里,于是就走了过去。

果不其然,各种工具与桥本太郎家一样,一应俱全,都整齐地摆放在那里。

他拿出扫帚、铁锨之类的农具,把整个院子都干干净净地打扫一遍。

经过他一清扫,整个庭院更显得清洁秀美,尤为雅洁漂亮。

陈浩站在院子内观赏了片刻,把干活的农具重新放回耳房,把门锁好,就走出了院子。

他又到桥本太郎的院子,院中亦是空无一人。他从包里拿出一张纸,随手写下几行字,放在耳房的窗棂上。

他边往外走,边看了一下手表,已快中午十二点。

出了门就加快速度,向学校奔去。

到了学校,他仍是先到苏基诺的宿舍,看他和老乡聚会回来没有。到那一看,苏基诺不在,倒是别克正躺在床上睡觉。

“喂,别克。”

陈浩到了近前,轻声喊别克的名字。

别克睡眼惺忪地睁开眼,有气无力道:“哥们,刚来呀?”

“嗯,刚来。拉格尔、马克他们怎么不在?”

“他们两个早出去玩去啦。我今天有些感冒,没和他们一起出去。”

别克坐起身答道。

陈浩上前用手背轻轻抚摸了一下别克的额头:“是有些发烧,喝药了吗?”他关切地问道。

“喝了,到现在还迷迷糊糊呢,四肢酸软乏力,犹如散了架一样。感冒没好,头晕劲倒上来了。”别克嘟嘟囔囔地说道。

“感冒药一般都有抗过敏成份,喝后都有这种感觉。不过你多喝点水,这种现象就好多了。”陈浩解释道。

“但愿如你所说。”

别克接着说道。

陈浩替他倒了一杯热水,让别克喝下,就催促他道:“你先睡会吧,得了感冒就要多休息。”

别克又重新躺下,一会儿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陈浩坐到沙发上,顺手拿起茶几上的一本杂志看了起来。

他正胡乱地翻看着杂志,苏基诺从外面回到了宿舍。

“哥,你回来很长时间了吗?”

苏基诺一见陈浩就连忙问道。

“也没多长时间。你集会的事怎么样,还好吧?”陈浩边答边问。

“还行,大家无非是互相认识一下。”

苏基诺答道:“五六十人,一下子也认不完,更记不住名字。不过,哥,我今天见到我的老乡中,有一个女孩特别漂亮,明眸皓齿,满面桃花,优雅从容,宛如翩翩仙子一般——我是否该把她追到手?”

看来他今天的收获不小,碰上意中人了,以至于眉色飞舞的。

陈浩笑了笑,说道:“漂亮女孩人人喜欢,你心仪于她,也很正常;如果见了漂亮美女没有反应,倒是不可思议了。

“不过一切事情的成功,既要看自己的努力程度,也要看缘份。漂亮只是外在的一个方面,两个人只有心灵想通,心有灵犀,互有好感,才能保持长久的关系。

“你隐瞒了显赫的家世,如想得到一个漂亮女孩的青睐,只有让她看到你自身的闪光点,以及你非凡的潜力,让她感到和你在一起有无比的幸福和快乐。

“让她一心一意想你所想,思你所思,死心塌地地跟着你,才能成就美好的姻缘。”

“呀,哥,你说的一套一套的,挺有心得呀!”苏基诺禁不住夸赞起陈浩的见多识广来。

“哥是啥人物?自小混迹江湖,看遍人间悲欢喜乐,历经诸多人情世故。

“风霜雪雨二十载,什么事能瞒得了哥的法眼!是妖精,哥哥我双眼一瞟,就会让他原形毕露,无甚藏身之地。”

陈浩吹牛似的说道。

苏基诺凑到陈浩眼前,哀求似的说道:“哥,你教教我,应该怎么把那女孩追到手?”

陈浩挠挠头,有些为难地说道:

“弟弟,这个哥就有些作难了,长这么大,哥还真没有追女孩的经验,也不知该如何下手!我也就纯是嘴上功夫,没什么实战经验,恕我无能为力,帮不上你的忙。”

“哥,你上中学时没有追求过女孩子吗?”苏基诺紧追而问。

“哥上中学时就是事忙,哪有工夫追女孩子呀!”陈浩答道。

他又接着提醒苏基诺道:“你在上中学时,是怎么追求女孩子的,现在拿过来照用就是了。”

“我上中学时,家里对我管束极严,不让我在学校搞小动作。我的一举一动都受到控制。我妈说:只有上了大学,才可以找对象谈恋爱。”

苏基诺无可奈何地说道。

“咱俩都没这方面的经验,看来你只有自己摸索着前进了。我也是爱莫能助,束手无策。不过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哥哥我提前祝你马到成功,旗开得胜,心想事成!”陈浩鼓励苏基诺道。

“哥,你不准备找个女朋友吗?”

“我没这方面的打算,走走看吧。”

陈浩知道自己打的工多,空余的时间有限。

生存是第一法则,恋爱倒是次要的,可有可无。

自己不像苏基诺,家境富裕,一切都无忧无虑。

他课余闲着也是闲着,找个女朋友吹吹牛,聊聊天,带着女朋友逛逛商场,跑跑玩玩,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

自己不行,有任务和压力在身,任性不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