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霸道辣妹扑上我

第24章 你是我嫂子

霸道辣妹扑上我 金堤水 3608 2017-06-07 11:44:03

  “你就吹吧,臭毛病还是不改。一说你胖,你就喘起来了,顺着杆子就往上爬。”

惠子指着陈浩的鼻子讽刺道。

“小丫头,不给你亮些真本事,你是不服。你随便出个题目,看我能否吟诵得出来。”

陈浩拍着胸脯,豪气十足的言道。

“那好,你就以我来找你为题,吟一首让我听听,看看你是否真的有两把刷子?”

陈浩略一思索,随口吟道:

“东京街头送报郎,穿街走巷奔走忙。

旭日升处瑞蔼起,万绿丛中一娇娘。”

惠子听后,惊讶得摸着陈浩的脑瓜说道:“陈浩,你这脑子里还真装着不少货呢,行啊!”

“要不我怎么敢当你的老大呢,是不是?小丫头!”

“陈浩,我和你交往差不多已有两个多月了,我发现对你还是一知半解,你还有什么稀罕的本事都亮出来吧,让我开开眼。”

“没了,我已经到山穷水尽,黔驴技穷的地步了,在你面前已是门户大开,你只要一扑上来,就能一招把我置于死地。”

“是吗,等哪一天我就变成一只大老虎,一口咬死你!”

他们二人边干活边说说笑笑的,陈浩突然一看手表,叫道:

“哇!十一点了,这么快!快干,十二点前一定要赶回学校,我苏基诺兄弟还等着我吃午饭呢!”

“你是说每天上午,在咱们教室门口等你的那个小伙子吗?”惠子问道。

“你怎么知道?”

“咱班谁不知道啊!别人都以为你们是亲兄弟呢。他也是你们中国人吗?”惠子嘴一撇,言道。

“不是,他是菲律宾人。”

“你们并不是一个专业的人,怎么会那么熟?”

“我俩在报名的第一天就认识了。他的爸妈让我俩好好相处,互相帮助,于是就成了兄弟了呗。”

“是这样啊!”惠子惊异不已。

陈浩道:“不过苏基诺最近比较忙,他正和菲律宾一个叫妮娜的女孩谈的正欢,完全被那女孩迷住了。”

“男孩迷上一个女孩不是很正常的事吗?哪像你,傻不拉唧的榆木疙瘩一个,咱俩认识这么长时间了,要是今天我不来找你,我看猴年马月,也别指望你能主动提出叫我来!。”

惠子抱怨地接道。

“美女,我不是怕你忙嘛,你要是出去旅游什么的,我又不能陪你去,不是净影响你吗!”

陈浩不想和山口惠子做过多的交往,自是不愿影响自己宝贵的时间和她多接触。

惠子的美艳那是无可挑剔,爽朗的性格也正合陈浩的习性。

和这样的女孩的花前月下浪漫自是再畅快不过。

但陈浩有他的任务和目标,他是万万没条件和人谈情说爱的。

所以一个靓丽的娇娃主动贴向自己,他只得装傻犯愣一样,必须要和山口惠子保持适度的距离。

最关键的一点:他不是一个游戏人生的人,更不是一个拿感情当儿戏的人,他必须把持住自己!

混了这么多年,风里浪去的,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哼!我看你是怕我影响你,嫌我碍手碍脚吧!你心里压根就没把我当成一回事,你以为我看不出来!”

惠子愤愤不平、甚至一针见血地反驳道。

“你说哪去了!我来东京后,关系最铁的就是苏基诺、张建东和你了。

“有些话我只对你说过,连他们俩个都没提过,这不说明我已把你当成自家人吗——别瞎想了小公主,更不要胡思乱想。”

陈浩面对这个对他翻脸比翻书还快的霸道女孩,当真是束手无策,只得好言抚慰她。

“油嘴滑舌!”

惠子笑着捶了陈浩一拳。

二人把院子前前后后打扫干净后,陈浩一看手表已是十一点半,就对惠子言道:“走吧,不和桥本先生打招呼了。”

他们出了院子后,陈浩骑上车,惠子坐在后座上。

她用双手搂住陈浩的腰,把头伏在他的后背上,问道:“陈浩,我今天给你帮忙可是累坏了,你要怎么犒赏我呀?”

她又要没事找事讹诈陈浩了。

“你说吧,丫头,想要什么,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一定给你办到。”陈浩边蹬车边大包大揽地说道。

“我现在已经开始学习汉语了,你以后每天得帮我,这总能办到吧?”

“好吧,以后每日下午放学后,咱们边骑车边用汉语交流,这样你就会进步很快的。”

陈浩想了一下答道。

“苏基诺现在和妮娜谈恋爱,我们去找他,会不会影响他俩的关系?”

惠子以女人的天生敏感提出自己的观点。

“没事的,我看他们两个长不了,会无果而终。”

陈浩用一种肯定的语气说道。

“你怎么会知道?又在满嘴跑火车吧!”

惠子疑惑不解,讽刺陈浩道。

“我看妮娜,虽然外表漂亮,又很聪明,但我看她眼神闪烁不定,心机很深,我怀疑她好像隐约知道苏基诺的家世,想通过苏基诺得到她所期望的一切。”

“苏基诺的身世很特殊吗?值得妮娜利用?”

陈浩道:“当然了,苏基诺的家族在他们国家可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政商两界都影响巨大,富可敌国。

“苏基诺的爸爸是内阁里面的主要成员。像他们这种家族,显赫耀眼,几乎国人皆知。

“如果妮娜看到苏基诺姓伊凡,很可能会怀疑他是那个显赫家族的子弟,和苏基诺接近也是情理中事。

“不过我让苏基诺隐瞒了自己的身份。如果妮娜和他交往一段时间,发现他只是一个平凡人家的子弟,肯定会毫不留情地离开苏基诺,转而会另觅新欢,另攀高枝。”

惠子接道:“想不到苏基诺的出身还如此显赫!他能隐瞒自己的身世,不招耀显摆,像个爷们!和你有的一比。”

“我可不敢和苏基诺相比,他家那么有钱,随便抽出一点就能砸死我!我们只论兄弟情义,不论出身。”

陈浩在出身和家庭情况上可不敢和苏基诺相提并论,后者随便伸出一个小手指,自己就望尘莫及。

惠子点头说,道:“不过这样也好,苏基诺以平民的身份追求爱情,肯定能找到真爱。”

“是啊,像苏基诺这种家庭,选媳妇虽不像王子选王妃那样严格,但也是极其讲究的。

“女孩的出身姑且不论,但起码得是一个真诚善良,胸怀博大的女子。

“不然她也进不了伊凡家族。苏基诺涉世不深,单纯善良,可不能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了。”

苏基诺拿陈浩当亲兄弟对待,他也必须得投桃报李,要负起一个兄弟应有的责任来。

“你小子鬼精,对苏基诺倒还挺上心。”

惠子挖苦陈浩。

陈浩道:“既然苏基德伯父伯母把苏基诺托付于我帮助他,我也答应了他们。

“君子应言而有信!我必须对苏基诺负责,不然以后见了他们二老,我岂不是无话可说,愧对他们的期望。”

“嗯,也是。但愿苏基诺能懂得你的良苦用心。”

惠子点点头,不无认可。

陈浩接道:“他当然知道我的本意。其实在这里学习,隐瞒身份对自己和学习都非常有利。

“毕竟这里不是名利场,更不是江湖,而是追求知识的地方。

“如果把外面的一切都照搬到学校这方净土,学校就教育不出真正的社会精英人才,人类的未来将会真的岌岌可危。

“像东京大学这种国际性的学府,可谓卧虎藏龙,高深莫测。

“也许某些班里就隐藏着化为平民的某国王子,抑或哪国首相元首的公子在默默地学习,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

“东京大学好就好在学术气氛厚重,无论校长和老师从不看一个学生的出身情况。

“只是一心一意地传授知识,根本不把那些出身于特权阶层的学生当回事,只把学校当成传道授业的平台。

“任何一个学生都是老师认真对待的对象,不存在厚此薄彼的现象——我想这也是东京大学能历久不衰,魅力长存的一个重要原因吧。”

惠子认可地接道:

“你说的没错,学校就该像学校,不能有歪门邪道。如果学校里嫌贫爱富,那学校就彻底地变味了。”

二人到达学校时,看到苏基诺正站在食堂门口左右张望。

到得近前,苏基诺一看陈浩车后带着一个漂亮的女孩,和陈浩打过招呼,就看着惠子笑眯眯地问道:

“美女,怎么搭上我哥的车啦?”

“我坐陈浩的车碍你啥事,你小子不是多管闲事吗?哪凉快就到哪歇着去!”

惠子白了一眼苏基诺,抢白他道。

“哟哟!美女,你坐我哥的车,还不让我问一下吗?太霸道了吧——哦,我知道了,你是我嫂子,所以理所当然地要坐我哥的车。”

苏基诺不甘示弱道。

惠子脸一红,说道:“你小子嘴太快,一句话就把我嫁给你哥了,小心我揍你!”

她嘴里虽反对,但听苏基诺叫她嫂子,这个称呼听着怪舒服的,感觉挺美。

“苏基诺,妮娜呢?你们怎么没在一起?”陈浩问道。

“我先让她进去买饭去了,今天嫂子到了,那得多买点好吃的,欢迎嫂子的到来!”

苏基诺边回答,边向惠子挤眉弄眼地贼笑。

“你小子不愧和陈浩关系好,你们两个如出一辙,都是油嘴滑舌的家伙!”惠子笑骂苏基诺。

他们三人说着话就到了食堂大厅。

妮娜已买了一些饭菜,在一张圆桌旁等着他们。

“妮娜,你好!”

陈浩见到妮娜就向她问好。

“妮娜,这是嫂子,你们先互相认识一下。我去买些饮料过来。”

苏基诺向妮娜介绍着惠子,就转身向里面走去。

很快苏基诺就提着四瓶啤酒过来,问惠子道:

“嫂子,忘了问你喝什么了——啤酒行吗?要不我再给你要点别的?”

“算了吧,我喝白水就行了,啤酒和其它饮料我都喝不惯。你就别再跑了,不然人家妮娜会有意见的——妮娜,是不是?”惠子笑着看向妮娜。

“我才没意见呢!只要苏基诺愿意跑,就让他跑呗。”妮娜微笑着答道。

她又转向苏基诺:“我今天也不喝啤酒,你给我和惠子姐买两瓶水过来吧。”

苏基诺又马不停蹄地买了两瓶水回来,嘴里不住地叫屈:

“我说二位,自己不动手,支派我像支派小孩一样,咱可下不为例!”

惠子接道:“我可不敢支派你,那可是妮娜叫你去的。你可以不听她的话呀,但只要不怕挨揍就行。”

苏基诺一听这话,不敢再说什么了。

就问陈浩:“哥,咱们一人两桶啤酒喝得完吗?”

“喝不完也得喝,如果喝醉的话,咱们就回寝室睡觉,让惠子和妮娜各干各的去。”陈浩答道。

“陈浩,你可不能喝醉,今天你得送我回家!”惠子抗议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