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霸道辣妹扑上我

第25章 心机女

霸道辣妹扑上我 金堤水 3388 2017-06-09 21:50:05

  “我说嫂子,你现在就限制我哥的行动,等以后你们结了婚,那我哥还有没有一点人身自由了?”

苏基诺替陈浩鸣起不平来。

“我管陈浩怎么了?让你们少喝点,是对你们好,如果你们都喝得摇摇晃晃晕晕糊糊的,我们也跟着丢人现眼!”

惠子训斥苏基诺道。

“好,好!咱们少喝点,余下的拿回宿舍,以后再喝。”陈浩说道。

四人吃过饭,陈浩和苏基诺走在前面交谈着一些事情,惠子和妮娜在后面也是小声嘀咕着。

“惠子姐,你真的想嫁给陈浩啊?”

妮娜低声问惠子。

“还不是你的苏基诺把我嫁给了陈浩吗!”

惠子笑着接道。

“你对陈浩彻底了解吗?他的家庭背景以及经济状况,还有他的家庭在他们国家的地位如何,这些都要透彻地了解后,才应决定能不能和这个人交往。”

妮娜接着又提醒惠子:“我们的青春和感情不应该浪费在无意义的事情上面!”

惠子笑了笑,说道:

“我对陈浩的家庭背景不太了解。不过我不看重他的出身,我只知他是一个勤奋自强,努力上进的人。我看到他心里感到很舒服就足够了,别的倒没想那么多。”

“我可不像你那么天真!我和苏基诺能不能交往下去,最主要我还要看他的出身背景,家庭条件。”

妮娜有些嘲讽似的对惠子言道。

惠子问妮娜道:“你现在可曾摸得清苏基诺的家庭出身?”

“现在我也估摸不透他的详细情况,他只对我说他的家庭条件还行,不算太穷,别的就不说了。”妮娜摇头道。

“我看苏基诺对你还不错,挺上心的。再说苏基诺人也长得英俊潇洒,你看他文静秀气,文质彬彬,你应该珍惜他对你的感情。”

妮娜不屑地言道:

“什么感情?感情都是建立在物质基础之上的,没有经济做支撑的爱情,都是都是虚无缥缈的虚伪爱情。

“如空中楼阁一样,没有一点根基。

“你看很多漂亮的女孩子都爱上了比她大好几十岁的男人,嘴里还说着找到了真爱之类虚伪话,还有模有样地秀着无比的恩爱。

“她们不是找到了真爱,而是找到了有钱的主儿!

“如果比她大的男人是个一穷二白、一无所有的穷光蛋,抑或是一个一般般的人,她们连睬他一眼兴趣就没有!

“我也一样,必须依靠我这个东京大学高才生的招牌,一定要找一个我心中理想的、既潇洒英俊又家世显赫的白马王子来。”

果不其然,妮娜和苏基诺的交往,只是试探阶段。

假使她知道苏基诺只是出身于一般的平民家庭,将会毫不犹豫地和苏基诺一刀两断,一脚蹬开他扬长而去。

惠子又低声问妮娜道:

“那你为什么和苏基诺交往呢?如果苏基诺出身不好,你岂不是看错了对象,耽误了美好的时光?”

妮娜答道:“和苏基诺决定交往下去的主要原因——我觉着他既然姓伊凡,心里感觉他可能是我国著名的伊凡家族里的公子哥。

“你可能不知道,伊凡家族在我们国内可是个名门望族,风光得不得了。

“如果苏基诺真是那个家族的人,我的宝就算押对了。凭我的才能,将来依靠他家的势力,一定会风光无限,出人头地的。”

“那可能令你大失所望了!我听陈浩说过,苏基诺的出身和他一样,都是一般的家庭。苏基诺的爸爸是个公务员,妈妈是个家庭主妇,连工作都没有。”

惠子对妮娜赤裸裸的梦想很是鄙视,把人间至高无上的感情完全拿物质来衡量,令她反感至极。

于是就说苏基诺是出自平民家庭的子弟,让妮娜抓紧离开他。

和这样的势利、有心机、心怀叵测的女人交往,是一种严重的精神浪费!

他们还是趁早分开得好,免得苏基诺以后会吃亏。

“真的吗?惠子姐。”妮娜急迫地问道。

惠子答道:“可能吧。你想如果苏基诺出自豪门望族,他怎么会和陈浩这样的平民家庭出身的人成为兄弟呢?

“人家豪门的子弟哪个不趾高气昂地显摆呀!像苏基诺这种温和斯文的模样,我想应该不是出自显赫的家庭。

“但我只是估计,啊,也不一定准确。苏基诺他老爸是个公务员,但总统、部长级别的官员,也是公务员,巴不准他爸爸就是那样的人。

“你还是多了解一下苏基诺,再做决定吧。我们女人找对象,找的毕竟是情投意合的人,而不是什么其他物质条件。”

“大错特错!如果家里没有钱,没地位,人再好又有什么用?还不是憋屈一辈子!

“我努力考上东京大学,为的就是将来出人头地。我家在我们国内就很一般,平常和那些豪门的子女站在一起,我是失尽了脸面。

“我要扭转我家的局势,就应该从找一个条件优越的男朋友开始!”

听着惠子模棱两可的话,妮娜心里犯开了嘀咕:

菲律宾姓伊凡的人不在少数,苏基诺未必就是出自那个显赫的家族。

虽然苏基诺平常花钱大手大脚,从没在钱上说过什么,但这并不代表他就是一个富二代。

苏基诺虽然长得还可以,脾气也好,但以后的人生之路还很漫长,能不能从他身上得到自己所期望的一切,都是未知之数。

看来自己不能一脚死踏在苏基诺身上。

以后对所有交往的男性对象,都要实行普遍撒网重点培养的策略,一旦遇上比苏基诺条件更好的男同学,就毫不犹豫地离开他!

人各有志,不能勉强,每个人的追求是不一样的。

也许妮娜出身平凡,以前可能因为出身低贱,内心受到过莫大的屈辱。

还也许还因此受过许多不公平的待遇,才有了现今如此想急迫上位、改善被动局面的心理。

她想尽量依靠自身的不错条件,攀个高枝,虚荣心和欲望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和释放。

这都是一个人的普遍想法!

不过她表现得太浅显直白,心机过于裸露,把内心的想法一下子暴露在了惠子面前,这令惠子对她的印象大打折扣,造成惠子对她目的的破坏

如果她在惠子面前表现得别太出格,也许讨了惠子欢心,说不了惠子会帮上她一把,把她和苏基诺撮合在一起。

人生之中,很多事情的成功与否,往往决定在一个微小的细节上面。

细节决定成败!

妮娜的功利心态裸露在他人面前,注定难有美好的结果。

当想帮助你的人对你敬而远之,对你不理不睬甚至给你下绊脚时,你再努力也是枉然!

世间的事概莫如此!

往前走了很长一段时间,陈浩停下来,说道:

“苏基诺、妮娜,今天下午你们看着自行安排吧。我还要把惠子送回家,祝你们玩得愈快!”

“哥,我看咱们四个一起去逛市场吧。”苏基诺提议道。

“明天下午吧。今天我送回惠子后,还要洗衣服——再说我也该帮浅田爷爷家收拾一下院子了,很久没帮他们做家务,我也挺内疚的。”

陈浩耸了耸肩膀,抱歉地说道。

“那好吧,我们明天见。”

苏基诺答应着,扭头对妮娜说道:“妮娜,你说去哪玩,咱们就去哪玩去。”

“随便。”

妮娜心不在焉地答道。

四人道别后,陈浩带着惠子离开了学校。

“陈浩,你说的浅田爷爷是怎么回事?”惠子好奇地问道。

“我没在学校住宿,租住在浅田爷爷家。”

“你没在学校住?”

惠子像又发现了惊天大秘密一样,讶异无比。

陈浩解释道:“我在外面打工,起得早,睡得晚。我怕影响同宿舍的同学休息,所以干脆在外面租了房子,这样既方便又不影响别人,一举两得。”

“你小子还有什么事瞒着我?说——”

惠子用一手搂着陈浩的腰,一手在陈浩的后背敲打着。

“没什么事情瞒你了,老婆大人!”

陈浩开玩笑地说道。

“谁是你老婆?净占我便宜,没门!”

惠子嘴里虽说着反对的话,但心里却是甜蜜蜜的。

她双手搂住陈浩的腰,歪头靠在陈浩的后背,感受着陈浩身上蓬勃的青春气息,让她无限陶醉着迷。

“那你带我去浅田爷爷家去呗,让我看看你住的地方咋样?”惠子提议道。

“今天不行了,天有些晚了,明天吧。”

“我不想回家,想和你在一起——到下午五点多,你去料理店上班,我回家,那样不更好吗?”

惠子今天难得和陈浩在一起,不想早早的分开。

陈浩点点头,接道:

“那也行!不如趁现在这段时间,先把山本先生家的院子打扫整理干净。明天早上我送完报纸,就回浅田爷爷家,这样时间更长些,能帮他家多做些事。”

当他们把山本家的院子整理干净后,陈浩看了看手表,还不到四点。

说道:“走,到公园地摊市场转转去,看看有什么要买的东西。”

“陈浩,你为什么这么努力呢?难道你家里的经济状况确实很紧张吗?”

惠子坐在陈浩的后座上问道。

陈浩叹了一口气,解释道:

“我妈去世前,身体一直生病。我爸为给她治病,可谓倾家荡产,还欠了不少的外债。

“直到今天,我爸都没能还清欠款。我来东京大学上学的学费,还是我爸爸从银行贷的款。

“我必须把学费和花销赚够后,尽量能帮他还些外债。让我爸少些压力,我心里才能好受些。”

“要不你别干这么多活了,这样对你的身体不好。我家里条件还可以,要不我拿些帮你一下吧。”

惠子关切地说道。

陈浩当即拒绝道:“那怎么行!你家的钱都是你爸妈辛苦赚来的。你又不能挣钱,也是在花家里的钱。如果再向家里要钱帮我,我心里更是过意不去。

“我的身体棒得很,能吃得消。从初中二年级开始,我就跟着我的师父学习大成拳功夫,内功足得很,干这点小活,纯是热热身而已,一点都不累。”

“你还会拳术?”惠子惊奇地问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