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霸道辣妹扑上我

第26章 听我说细说端详

霸道辣妹扑上我 金堤水 3658 2017-06-11 21:41:08

  陈浩缓缓言道:

“嗯,我上初中二年级时,学习成绩还是不怎么好,心中很是急躁。但越是这样,我越是静不下来心学习。

“我当时真的灰心丧气,心里常自问:难道自己除了会和别人打架斗殴,惹事生非外,真的就不能把自己的学习搞好吗?

“一天下午放学后,我疯了似的在操场上骑自行车,以此来发泄心中的苦闷和不快。

“那时我的体育老师正好放学回家,他看到我举止疯狂的行为,忙上前问我怎么了。

“我向他倾诉了我的苦恼。他听后笑了,说你有这样的想法,说明你已有了很大的上进心。

“但是你要知道:凡事不可太执著。

“执著使你对目标想太过于急迫到达,须知欲速则不达。这样只能是你心烦意乱,狂躁不安,不能静下心来从基本做起。

“学习和练习功夫一样,都要从基础开始,一步一个台阶,稳扎稳打,不要贪多,才能把学习搞上去。

“这样吧,我看你心浮气躁的,难以稳定心神。你如果对武术感兴趣,就跟着我学习大成拳吧。

“大成拳的桩功,定会使你的心情平复下来。使你戒除浮华,回归朴实,我想会对你的学习大有裨益的。

“于是我就从那时起,跟着我师父开始学习大成拳。通过练习,我知道了动与静,阴与阳,刚与柔,得与失的辩证关系。

“我师父是个了不起的人。他功夫很高,但从不招摇,很谦逊,不与人争论高低。

“他是大智若愚之人,把什么事情都看得平平淡淡。师父的坦诚、平和、宽容对我的影响很大,他使我脱胎换骨成了另外一个人。

“我爸为了感谢我师父对我的巨大帮助,特地写了一副‘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的卷轴,让我在一个教师节送给了我师父。”

惠子伏在陈浩背后,用心地听着,不无羡慕地说道:

“陈浩,你真有福气,拜那么好的人为师。”

“是啊!我长这么大,基本上都是有负于别人,他们给予我的多,而我给他们的却又少之又少。我是既愧疚又感激,让我至今难忘!”

陈浩感慨万千地说道。

惠子道:“你小子讨人喜欢的关键之处,一是外表看着顺眼;二是和你说话很有意思,总想期望和你接近,做进一步的交流。

你嘴里总是说着既让人惊喜,又让人高兴,有时还让人哭笑不得的话。

“总之,在你身边,总是让人快活,你身上有一种吸引人的特质,迫切想让人靠近你。”

“承蒙夸奖,我有些飘飘然了,大美女。”

“喂!陈浩,咱两个能认识真是缘份!我告诉你,你可不能对我玩花心眼。以后只准和我交往,别的女孩再好,你也不能对人家动心思,知道不?”

惠子用手掐着陈浩的胳膊提醒道。

“好家伙,这样严格要求我呀。再说啦,你完全了解我吗?就把我占下了,以后你后悔了,那可怎么办?”

陈浩笑接着开玩笑道。

惠子愤愤然:“哼!以后我看着你不顺眼,烦了,就一脚把你踹开。你要少惹我生气,不准瞒着我偷偷摸摸地搞小动作。

“假使有别的女孩喜欢你了,你要在第一时间告诉我。总之,你所有的一切行动,完全由我知道,尽在我掌握!”

陈浩接道:“好,好!反正在日本这四年,我的主要目的就是学习。由你监视我也好,我的功课会更好些。

“不过我可告诉你,大美女,毕业后我是要回中国的,你如想继续当我的老婆,就必须跟我回中国。”

“好小子,看样子你是不想让我跟你回你的国家,什么想继续当你的老婆,难道你一毕业就开溜,想抛弃我是不是?我可告诉你:你到哪,我就到哪;你在哪里工作,我就在哪里工作。”

惠子狠狠用力敲着陈浩的后背:

“我让你小子瞎胡说,我揍死你!”

陈浩停下车来,神色怪异地盯着惠子,看了好大一会儿,问道:

“大美女,你莫不是当真想跟我谈恋爱吧?这可是天大的事,牵扯到中日和善之大事。

“再说你我生在不同的国度,长于不同的家庭。中日两国人民生活习惯虽相差无几,但仍是有巨大差异的。

“你想过没有,找一个外国人做老公,麻烦是挺多的——热恋中的人,总是淡化困难,把未来想得过于理想化。

“其实生活中的困难和麻烦甚至不愉快,多得是难以想像的,远非人们想像中的那样简单。

“它不会因两人相爱而能迎刃而解,那些矛盾足以消磨光两人曾经所有的互有好感。

“什么海誓山盟,海枯石烂,统统会淹没于繁琐无聊的日常琐碎事务中去。

“现实会击碎一个人的浪漫幻想,使你从虚无缥缈的海市蜃楼中,梦醒一样摔到现实的刚硬地板上。

“生活远没想象中的浪漫,充满诗意,而是充满了无尽的残酷,让你不得不认真对待它。

“我郑重告诉你,咱俩成为异性朋友也未尝不可。说说笑笑,互开一下玩笑,更是无可厚非,也没什么不可以。

“但是感情的事,你可千万别来真的,你只把我当成一个异国的朋友就是了。

“你真正的人生伴侣,我建议你还是找你们本国的人。那样对你以后的人生之路是最好的。

“比如以后的工作、生活、还有你的社交圈子都相对理想一些,你所应对的麻烦和不适也会少上很多。

“再说,我早就对你说过,我来日本求学,是为学习你们先进的科学知识来的,不是来找媳妇的,我还要回国。

“你想想,你一个人随我到中国,你能适应吗?你的父母放心吗?日本和中国的人都一样:一旦上了年纪,都希望自己的子女在他们身边。

“你和我回了中国,你父母岂不伤心欲绝?你这个女儿在他们心里岂不是白养了,你就成了一个不孝的人。

“惠子,你一定要听我话,不要感情用事。我知道你善良、单纯、充满爱心,而且你涉世不深,在成长的过程中,所遇见的都是都是美好的东西。

“我不想因我们的感情,让你心中留下什么阴影,让你脑海中种植下仇恨的东西来。

“总而言之,你千万不能把我当成人生的伴侣而投入感情。再说,我这个人也不值得你用心来爱。

“我们只做普通朋友,可以吗?当然,假使有什么事情我能帮得上你,你尽管张口就是。”

陈浩见惠子对他有不依不饶的劲头,心说这还了得!

他委实不想因此事最后弄得不欢而散,甚至满城风雨。

自己在国内就不想恋爱,在这里更不能谈恋爱!

感情的事,等将来毕了业再说,学习就是学习,哪能搞那不切边际是事情!

尤其和惠子来个异国恋,更是不着调的事,除了浪费时间和情感,别的也不会得到什么。

他知道自己不像别人,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所以自己必须要理智,不能做那没脑子的事情。

当然,惠子虽然长得国色天香,美艳惊人,惹得他情难自抑。

但自己更不能瞎胡来,执迷于美色,搞不好会弄得死无葬身之地,灰头土脸的狼狈不堪。

他没时间、没精力、没能力、没资金、更没必要和一个东京的女孩搞什么浪漫的花边新闻。

说真的,他目前是真的玩不起,消费不起这种情调。

人贵自知之明,没了自知,将是自己进入无底深渊的开始。

他必须在惠子还没对他投入真正的情感之前,结束他们之间的一切。

他必须回复到以前的既紧张忙碌又充满着无限激情的生活中去。

他与惠子的一切,必须及时刹车,这于他于惠子都是极为明智的举措。

感情的事,虽然讲究该出手时就出手,但他目前起码还出不起手,玩不起潇洒。

他不是那种彼此玩玩就收场的人,他从没想过要欺骗一个女孩子,更不想因感情而让一个女孩子记恨自己。

所以他从不向女同学海阔天空地胡说八道什么,更不和女同学海吹聊天。

有事说事,没事就各干各事,他与女同学的关系向来如此。

早和惠子撩明这一切,早结束这一切,落得彼此都好。

以免到了无法收场的地步,到时都悔恨不已,岂不悲哉?

陈浩就是这种光明磊落的人,不做亏心事,不做让人戳背的事。

这是他一贯的作风!也应是他一生永远不变的作风!打不得半点折扣。

陈浩话没说完,惠子的眼泪就哗哗地流了下来。

她默不作声地盯着陈浩,只是一个劲地任泪水流淌。

直慌得陈浩手足无措,不知她到底怎么了。

“陈浩,你是不是内心根本看不上我,认为我配不上你是不是?”

惠子泪眼婆娑地哽咽着问道。

陈浩连忙安慰惠子:

“哪能呢!你是一个骄傲的公主,美丽的宝贝。我早就对你说过,你比起我们国家的四大美女来,有过之而无不及,我怎敢看不起你呢?心里巴不得能娶你做老婆呢!

“但我们毕竟不是一个国家的人,还是要理智一些的好,免得以后搞得彼此不愉快,像仇人一样,我不想我们走到那种地步。我更不想在我的留学生涯中留下什么遗憾,尤其这种感情的遗憾。”

“难道不是一个国家的人,就不能结婚吗?”

惠子哭着问道。

“也不是不能,但是麻烦和难题多着呢——丫头,你别哭了。你看让别人见了,好像我真欺负了似的。”

陈浩见大街上人来人往的,惠子这样涕泪连连,他怕别人误会起什么来,搞得自己难以下台。

“我就是哭!就是让别人看看你这家伙是多么的残酷无情!”

惠子说罢,哭声更响了,简直是哭天抢地。

只吓得陈浩不住地扭头四下观望,生怕有路人停下来询问他们什么。

幸好,路过的人,只是看看他们,笑笑就走开了。

“姑奶奶!我求你别再哭了,行不行?让别人看来我像个在拐卖妇女的人贩子似的。

“我答应你,以后再不说那些惹你不高兴的话了。你愿意怎么就怎么吧!

“和我谈恋爱,只要你不怕受罪就行,反正我不是那种刻意会讨好女孩的人,你能适应就行。”

陈浩生怕惠子再无休无止地哭下去,只好手足无措地向她道歉。

惠子见陈浩如此说,才慢慢止住哭啼。

交代道:“这可是你说的,以后我们两个谁也不准说分手的败兴话!”

“好,好!我听你的,媳妇。”陈浩连忙保证。

“滚你的!谁是你媳妇,竟想占我便宜!”

惠子破涕为笑,用手不住捶打陈浩,“你再胡说八道,我非打死你不可!”

陈浩嘿嘿笑道:“看来我又像我爸爸一样,一生的承诺要从现在开始了。”

“什么承诺?快说给我听听。”惠子催促陈浩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