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霸道辣妹扑上我

第29章 宝剑锋从磨砺出

霸道辣妹扑上我 金堤水 3892 2017-06-18 22:12:36

  惠子见苏基诺这样揭她的短,提起脚就向他的屁股踢去,口里不住骂道:

“我再叫你胡说八道,满嘴放炮,我用你把话都挑明吗!”

苏基诺早防着她这一招,不待惠子的脚踢到他身上,就赶紧往外躲开了,口中笑道:

“看,看!被我一言中的,恼羞成怒了吧?”

苏基德看他们嬉笑逗乐,甚是发自内心的欣慰。

他对陈浩和苏基诺二人言道:“你们二人先到前边走,我要问惠子一些事。”

陈浩与苏基诺不知苏基德要问惠子什么话,虽都满腹疑惑,但也均听话地往前走去。

见二人离开一段距离,苏基德就小声问惠子道:

“惠子,你给我说实话,苏基诺找女朋友了吗?”

“这个呀,他当然有了。是你们国家的一个漂亮女孩。”

“是吗,我怎么没听他说起这事?”

惠子笑道:“这种事他怎好意思给您说呢!再说陈浩对那个女孩有看法,不怎么支持他俩。”

“是吗!说来听听。”苏基德饶有兴趣地问道。

“伯父,您可能不知道,苏基诺没说自己出身于豪门高官之后,那个女孩可能隐约感觉到了苏基诺的高贵身份,才和他交往的。

“陈浩说那女孩有不良目的,还说心机深沉、爱慕虚荣的女孩进了伊凡家族,不但是对苏基诺的伤害,也是对你们整个家族的伤害。”

苏基德接道:“哦——陈浩虽出身平凡,但自身经历的事情很多,他有此看法,肯定有一定的道理,不会是信口开河。

“我看得出来,你的出身亦定是不俗。和苏基诺一样,以前所看到的人和事都是光鲜的一面,不知道人性险恶的一面。

“主要是你们自小在优裕和极为平坦的顺境中长大,不知道生存的艰辛,这是你们人生路上致命的缺陷。

“陈浩则不同,他可能内心经历过复杂的历程,接触过也许亲身经历过痛苦的生活。

“人生中的世态炎凉,美恶善丑经历过很多,这就愈发显得他要比你们成熟多少倍。

“这也是他一笔宝贵的财富,为他提供了锻炼能力的机会。他的才能力要比你和苏基诺强很多。”

惠子认可地点点头:“嗯,伯父说得没错。说实话,我和苏基诺的头脑加起来也比不上陈浩,他太鬼了。

“正如您所说,陈浩的家庭目前确实有困难,他妈去世前曾欠下不少的钱。”

“啊!陈浩的妈妈去世了?”

苏基德大吃一惊:“去年交学费时,我已看出他家有困难。也曾问他,可陈浩只说家里资金紧张,并没有多说什么。”

惠子道:“他也是无意之中说漏嘴后才讲给我的,连苏基诺都不知道。

“陈浩鬼点子多,可能与他自小跟着他妈妈摆地摊不无关系。他说他一两岁就和他妈妈在大街上走街串巷地卖东西,那时他就会吆喝着叫卖东西了。

“那么小的屁孩,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跑来跑去的,能不增长见识么!”

“唉,这也真难为他了。我初次第一眼见到陈浩,就看出他不简单,原来是真的人生阅历复杂呀!贫困之家的子弟早当家,所言非虚呀!”

苏基德感慨万千。

“陈浩很有志气,既不妄自尊大,也不妄自菲薄。一切行事,都是按自己的想法去专心执行。他为了挣生活费和学费,在外面打了好几份工。”

惠子又接着说道。

“啊,是吗!”苏基德更是吃惊。

“他打工的事,苏基诺知道得也不是太多。他不想让别人担心他,更不想连累任何人,只是自己起早贪黑地努力生活。”

“陈浩真是个男子汉,有困难自己努力承担,并想法克服困难。像他这样的人,一般不会轻易接受别人的帮助的。”

苏基德听后更是对陈浩敬佩不已。

惠子接道:“是的,伯父。我也曾劝过他别那么刻苦了,如果有困难,我可以帮他解决,但他婉言拒绝了我,他说男儿就得有担当,不能坐等靠要。”

“说实话,惠子,你和苏基诺能遇见陈浩,是你们一生的福气。他讲义气,有头脑,做事有条理,并且刻苦努力。

“他以后的造诣将会有多大,很难估计和预测。你们能从他身上会学到终生受益的东西的。

“惠子,你爱上陈浩,也是因为他身上迸射出来的非比寻常的特质,而才喜欢上他的吧?”

苏基德突然话锋一转,问起另外的事情来。

惠子笑着点点头:“嗯!我在陈浩面前,总感觉自己像个小孩子,与他差距好大。

“他对我的诱惑,我难以抗拒,总想和他在一起说话。反正是和他在一起,我就感到无比的高兴和快活,更感到一种内心的踏实。

“我喜欢他给我开玩笑,甚至喜欢他责怪我。一天不见他,心里总感觉空落落的。”

苏基德和蔼地一笑,郑重地言道:

“惠子,我告诉你,此生千万不要错过陈浩。他是你一生中可遇不可求的人,世上很难再找到像他这样优秀的男孩。

“老天有眼,让你碰上了。先姑且不说他将来是否有多发达多出色,但是你如跟了他,一生纵是过平淡的日子,那也是很幸福的。

“人生的意义是什么?除了应对社会有所贡献外,就是你一生中能找到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做终身伴侣,快乐地白头偕老,苦乐相伴。人生的幸福莫大于此!

“其他外在的东西都是次要的。金钱再多,事业再成功,如果家庭不幸福,夫妻不相爱,你终不是一个幸福的人。”

“嗯,谢谢,伯父。我知道我该怎么做。”惠子认真地点点头。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提醒苏基德道:

“伯父,我对你说的话,您千万别给外人说,更不能问陈浩什么,不然他又怪我没脑子,不守秘密了。”

苏基德呵呵笑了起来,说道:

“我知道,你看伯父是那种搬弄是非的人吗?你给我说这么多独家新闻,我怎敢抖出去呢?”

“那咱说好了,不准泄漏我说的话。”

惠子又认真地交代道。

“呀!你跟伯父汇报了什么?眉色飞舞的。”

陈浩停了下来,扭头问惠子。

“就不告诉你!”惠子扬眉冲他一笑。

他们吃饭期间,陈浩问苏基德何时回国。

苏基德说:“明天离开日本去纽约。吃过饭后,菲律宾驻日本大使,会来接我去大使馆商谈一些事情,我就不和你们回学校了。等过些日子,我和你伯母会来看你们的。”

吃过饭走出饭店,苏基德交代苏基诺:

“你以前做的很好,以后还要继续听你陈浩哥的话,有什么事,多和陈浩和惠子商量。如果缺钱的话,就给你妈打电话,让她寄给你。”

苏基诺点点头,说道:“爸。您就放心吧,我一定会努力学习,并多和我哥和嫂子交流的,保证不会让您和妈妈失望。”

他们正说着话,一辆轿车驰到他们面前停下。

苏基德和他们三个说了声“再见”,就登车离去了。

他们三人也闲聊着话回了学校。

又过了月余,一星期六上午,陈浩和惠子共约苏基诺到食堂相聚时,陈浩见苏基诺神态萎靡,精神颓唐,一副愁眉苦脸状。

就关心地问道:“苏基诺,你是不是得病了?脸色怎么不正常?”

“唉!别提了,哥。妮娜飞了。”

苏基诺无精打采地答道。

“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些。”惠子追问道。

苏基诺带着哭腔说道:“妮娜不和我谈了,投入别人的怀抱去了,我是彻底没希望了。”

陈浩早就意料之中的事情,并不过于惊讶。

只是随口问道:“妮娜和谁谈去了?”

“和台湾的那个李忠吉。”苏基诺答道。

“陈浩,你认识那个横刀夺爱家伙吗?”惠子问道。

“认识!不过那人自持家里富有,对大陆的同学不怎么感冒。他属于那种自命清高,自以为是,自以为很了不起的那种人。

“我们很多老乡也是对他嗤之以鼻。他是和我们互不感冒,互相瞧不起的一类人。”陈浩笑着说道。

“妮娜定是看中了他家的钱财,才决定蹬开苏基诺,转投李忠吉的吧?”惠子问道。

陈浩分析道:

“那是自然的!你没看妮娜么:眼晴大而闪烁不定,很会揣摩别人的心思。

“妮娜和苏基诺交往几个月,看出他不是出自富庶的家庭,与她想象中的白马王子相距甚远,故此毫不犹豫地弃苏基诺而去。”

“妮娜这人果然势利!那李忠吉长得比苏基诺如何?”惠子又问道。

陈浩笑道:“那家伙长得胖墩一个,走路一摇一摆的,哪能和苏基诺的眉清目秀文质彬彬相提并论!他们天上地下,不一档次。”

“妮娜真是瞎眼了。我见了那样的男人就恶心,她还死皮赖脸地往上蹭,真不嫌丢人!”

惠子听后鄙夷地说道。

“嫂子,唉——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我对她一心一意,而她总对我若即若离,不冷不热的。枉自浪费我的宝贵感情,到头来终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悲啊!”

苏基诺犹自心伤不已。

陈浩宽慰他道:“苏基诺,打起精神来!咱是输人不输志。再说妮娜那样的女孩,找对象根本不是以感情为基础做出发点,而是看势力和金钱的大小多寡,决定情感的走向。

“像她怎么能配当你们伊凡家族的儿媳妇呢!你是家中独生子,干系重大。你的妻子一定是感情专一,心胸开阔,拿的起放的下又仪态万方的女子。

“就像伯母那样的人一样,才可以在你们家族中独挡一面,帮你处理复杂的事务。

“如果心思不纯的人进了你家里,既是你的麻烦,又是你的耻辱,净给你的家族和伯父伯母脸上抹黑。你就不要再悲伤了。”

“哥,我也这样开脱我自己,可我就是走不出伤心的境地,我的心就像被摘走了一样难受。”

苏基诺悲切之状溢于言表。

惠子拍了拍苏基诺的肩膀,嘲讽他道:

“看你那熊样!人家把你甩了,你再找一个就是了,一点男子汉的气慨就没有,真丢人!”

“嫂子,你站着说话不腰疼,这不是你。假使我哥把你甩了,我敢保证,你会哭得死去活来,比我还丢人!”

苏基诺反驳道。

惠子一听,朝着苏基诺的前胸推了两把:

“说啥呢?说啥呢!混小子,你敢诅咒我,是不是鼓动陈浩和我分了手,你就舒服开心了!真是欠揍!”

“我不是打比喻吗,又没真的想让你们分手。”

苏基诺叫屈不止。

“你以后少拿我做比喻,听到没?你也别伤心了。我在我们舞蹈队给你物色一个更好的,比妮娜强上百倍的女孩。将来让妮娜羡慕嫉妒你。”

惠子又安慰苏基诺道。

“苏基诺,既然惠子答应你了,你就等好吧。她们舞蹈队里的女孩,一个比一个漂亮,个个体态健美,光彩照人。

“有一次,我去她们舞蹈队排练的地方找惠子。到那一看:嗬!简直是美女如云,令人眼花缭乱。

“像惠子就够靓的吧?但在那里面,硬是冒不出特色来,主要是美女太多了,哪个都是不俗的角色,你能分得出高低吗?”

陈浩说后啧啧地咂咂嘴,苏基诺也听得来了无限兴趣和精神。

“嫂子,那你抓紧点。我这颗受伤的心,要靠你帮助治疗恢复了。你要把工作进度赶紧!嫂子,你今天想吃什么,咱就吃什么!随便你说个东京的大饭店,我一定领你去!”

苏基诺已经迫不及待了,极力巴结起惠子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