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霸道辣妹扑上我

第34章 是人都想逞一把

霸道辣妹扑上我 金堤水 2324 2017-06-29 16:34:31

  “可能是吧!今年夏天我也不回去了。哥,你帮我找个活吧,我也应该像你一样,努力勤奋,所有的一切都靠自己来解决。这样对我也能增加一些社会经验,多些生活阅历,将来参加工作后,肯定大有裨益。”

“行,等放了假,我帮你找一个合适的工作。假期里你磨练一下也好,反正我们要早晚面对这个复杂的社会,多适应一些,将来毕业后,更能游刃有余,得心应手。”

下午放学后,陈浩正想进入车棚去推自行车,他们班那个叫安倍宏图的同学,拦住了他的去路。

“你想干嘛!小眼镜。”安倍宏图这人头不大,眼上戴的近视镜亦是两个小小的圆片。平常说话声音尖尖的,娘们一样,又好在班里吆五喝六,咋咋呼呼的。陈浩平常看见他就不怎么感冒。如今见他不怀好意地挡住自己的去路,就不客气地喝问他。

“你以后离惠子远点!不要再和她那么亲密,你们两人交往下去,是没有任何结果的!”安倍宏图霸气地要求陈浩。

“笑话!我的事是你管的吗?惠子是你什么人,你倒管起闲事来了!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德性,凭什么指示我!没事滚一边去!”陈浩板下脸来,毫无情面地喝斥安倍宏图。

安倍宏图气得咬牙切齿,猛地跃到陈浩面前,喝道:“别给你脸,你偏不要。我这是为你好,你和惠子不配。不然你会吃不了兜着走!”

“老子就不听你的,你敢把我怎么样?滚开!”

陈浩懒得和他多费口舌,猛然伸出右手,搭在了安倍宏图的前胸,不待他有所反抗,就陡然一发力,只见安倍宏图像没根的草一样,轻飘飘地被扔出了一张开外。

安倍宏图收势不住,一屁股蹾在了地上。

由于陈浩用的是大成拳中的发放力,这种力道看似凶猛,霸道无比,会把人打出一两丈外,但却对受力之人造不成任何的伤害,毫发无损,是一种纯粹的技巧之力。

安倍宏图倒地之后,立即一个跃起,就从地上站了起来。他虽然怒火冲天,恨不得冲上去把陈浩撕个稀巴烂,但终是感觉占不到什么便宜,不敢贸然出手。

只是站在那里气愤地说道:“你们中国人就是强盗,全无一点文明之举。就连我国的尖阁列岛也被说成是你们的,想从我们手里夺过去,我看你们就会用强盗的卑鄙手段!”

陈浩一听来了气:“你小子净是睁眼说瞎话,早在我国明朝的时候,就已明确地归属了我们中国,那是我国不可分割的领土,并且有可靠权威的文献可查!

“你们才是真正的强盗,趁着我国落后之时,强行把它据为己有。无耻强盗还满嘴胡说八道,信口雌黄,强赖在那里不走!如今却是猪八戒倒打一耙,反而说我们被欺负的人是强盗,这世界看来是真的没什么公理可讲!”

“你——你才胡说八道!在我们的国家,你还这样猖狂,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安倍宏图气急败坏,但又理屈词穷,就恼怒地大叫道。

“我对待文明人就用文明之举,对待强盗我比强盗还强盗!我们有句话叫: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你小子以后少在我面前横找是非,自找不痛快。”

安倍宏图正欲顶撞陈浩,忽然见惠子走了过来,就没再言语。

“表哥,你怎么在这里?有什么事吗?”惠子见到安倍宏图就上前问道。

陈浩一听惠子叫安倍宏图表哥,吃了一惊。心说刚才二人多亏没干起仗来,不然惠子夹在当中,真不好做人了。

“我没事!”安倍宏图心中愤恨,仍是气哼哼地说道:“惠子,你以后不要和陈浩在一起!听到没有?”

“为什么?陈浩哪得罪你了?”惠子奇怪地问道。

“你和他是不可能的!舅舅和舅母是绝对不会让你和一个中国人谈恋爱的!”

“我也长大了,我的事我自己能做主,不用你操心。”惠子不耐烦了:“你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了,我的事不用你管!”

“舅舅让我们在同一个班级上学,就是要我关注你行动的。我为的都是你好!你怎么偏偏和一个中国人谈恋爱呢!”安倍宏图声色俱厉地说道。

“中国人怎么了,中国人不是人吗?就说陈浩吧,他哪一点不比你好!学习比你优秀,能力比你强。你自己说说,哪一点你比他强?我看你除了眼晴的度数比陈浩的高外,其他方面我好像也看不出你的强项来!”惠子见安倍宏图看不起陈浩,心中不觉来了气,就毫不客气地讽刺起安倍宏图来。

“我都是为你好,你别不知好歹!”安倍宏图被惠子嘲弄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

“我不用你对我好,谢谢你的好意,我的大表哥!”惠子白了安倍宏图一眼道。

陈浩见他们两个斗嘴不停,忙上前打圆场:“惠子,不要对安倍说话那么难听。他没别的意思,只是想劝你慎重行事而已,也别无他意。”

他又转向安倍宏图:“我说得对吗?安倍同志。你的武术还没练到家,等你练好了,咱俩再好好切磋一下,我一定会奉陪到底的。行吗?”

“表哥,你什么时候开始学武术了?”惠子一听笑了起来:“那你可得好好练习了,不然你是很难战胜陈浩的。”

安倍宏图气得身子只晃,他狠狠地瞪着陈浩:“陈浩,咱走着瞧!——你敢欺负惠子,我饶不了你!”

陈浩笑道:“承蒙你抬举我,给你说实话,我和惠子在一起的时候,都是她欺负得我够呛。你把我想像得太强势了,而没想到她是个名副其实的霸王花。”

“表哥,我也不小了,我知道该和什么样的人交往。放心吧,陈浩是不敢欺负我的。”惠子对安倍宏图温言软语地说道。

“我才懒得管你和谁谈呢!你好自为之吧!”安倍宏图气鼓鼓地说着,转身就走了。

见安倍宏图离去,陈浩和惠子也边说着话,边推出各自的自行车,向外走去。

“我表哥人挺好的,我们小时候是在一起长大的。”

“我猜你们小时候,你总是欺负他吧?”

“那还用说,就他那弱不禁风的样子,像个女孩子似的,他根本就打不过我。”惠子骄傲地说道。

“哟哟!把自己说得威风凛凛,像个男子汉似的,吓唬谁呀!”

“吓唬谁?就吓唬你这个家伙!敢取笑我,不想混了是不是?”惠子说着就用手里自行车的前轮,向前撞向陈浩。陈浩吓得推起车子就疾跑,嘴里说着:“我投降,我投降!你是真厉害,行不?”

惠子不再追赶他,二人就向校外骑去。

一个星期三下午,自习课的时候,陈浩面色怪异并带着十分凝重的神色,向坐在前面的惠子招招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