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他从天外归来

第8章 妙手回春

他从天外归来 1059394910 3209 2017-04-27 20:52:52

  听听,人家只是看着长辈面子来的,一分钱都不收!果然是侠义之士,忠肝义胆!

望着眼前不为金钱所动的少年,云海勇脑中灵光一闪,从脖子上摘下了一个玉佩,向李毅递去。

“小伙子,你心肠如此之好,我很感激,这是一件小礼物,不成敬意!”

“你怎么把这个东西送人了?”一旁的张红娟大感惊奇。

这块玉佩可是丈夫一直戴在身上的宝贝,其它人要看上一眼都不行。今天他了什么疯,要拿这玩意送人?

眼前的少年何德何能,能让丈夫忍痛割爱?

李毅接过玉佩,看了一眼,旋即摇头道:“这份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一份小礼物而已,请不要客气!天下间又有什么礼物能比得了我女儿的命?”云海勇再度相让。

李毅笑道:“这块古玉,从年份上看,至少也有一千五百年了吧?单就市场价值而言,它就是一块不可多得的古董!”

“啊?”云海勇不禁双眼圆睁。

据那位传他功法的高僧所言,这块古玉是北齐年间一位高僧所制,传承至今恰好一千五百年。这事儿他没跟任何人说过,就连老婆也不知道,眼前的少年又是从何得知的?

果然高人就是高人啊!

李毅又慢慢地说道:“当然,它的价值不仅仅是一块古董而已,对于修炼功法的人来说,带着它将有莫大的助益,所以这份礼太贵重了,我不能收。我说了,此行我为敬重云老而来,诊金我一分不收!”

“太厉害了,一眼就将这块玉的玄机全看破了!”云海勇在心中默默地竖了一个大拇指。

将这块玉拿出来,其实还是云海勇的一个试探,李毅果然如他所料,是一个不出世的奇人!

不爱钱财,宝物也不收,这样的人实在太难得了!

他又岂会知道,李毅不要这块玉,是因为这块玉在李毅的眼中价值为零。灵能收集者们用来收集灵能的古玉,在他看来和猴子用来敲栗子的木棒一样,都是原始得不能再原始的工具。如果哪只猴子将他敲栗子的木棒当成宝贝送你,你会要吗?

“小伙子,你的脾气太对我胃口了。如果你不嫌弃,你我就平辈论交,我虚长你几岁,叫你一声贤弟,你则叫我一声勇哥,如何?”云海勇也是人精,飞快地跟李毅拉近关系。

李毅来此本就是想和云家建交,于是点头道:“勇哥!”

“哈哈哈!”云海勇非常开心地一笑,能和这样的世外高人攀上关系,实在是不可多得的机缘。

看了眼病床上的云真真,云海勇道:“真真,叫叔叔!”

张红娟道:“你这人净胡闹,他的年纪看起来比真真还小,叫什么叔叔?”

云海勇心道你个妇道人家又懂什么,我将真真拉低一辈,这样让世外高人关照真真就有理由了,晚辈总是要照顾一下嘛!

“真真,叫叔叔!”云海勇又重复了一遍。

云真真是个非常听话的女孩,见爸爸如此要求,于是低声道:“叔叔。”

李毅在另一个宇宙渡过了三千万年,什么晚辈没见过,当然不介意一个女孩叫他叔叔。于是他点点头,朗声道:“那我就收下你这个侄女。勇哥,如果方便的话,今天就开始治疗如何?这样令爱也能早一步康复!”

“好,好,你说怎么治,我们都配合!”

李毅道:“你们只要在外面等候,不要打扰我治疗就行。”

云海勇也听说过以内力为他人打通奇经八脉是非常凶险之事,万万不能被他人打扰,于是点头道:“好,我们这就出去。”

等云海勇、张红娟出去后,李毅关好门,将空调调到38度,然后缓步走到云真真的病床前,掀开了云真真身上的棉被。

棉被之下,是一具瘦若枯骨的身躯,和这样的身躯一比,宽大的病号服简直就是一个麻袋,空荡的让人心碎。

“叔叔。”云真真低吟一声,有些不好意思。

肌肉全部萎缩之后,她的身体已经完全没法看了,就算隔着病号服,也会给人一种怪物感觉。

“别怕,我要给你做全身按摩,在此之前,需要脱掉你的衣服。”

“啊,脱衣服?”云真真有些惊讶,随后脸红了起来。

卧病至今,她生活不能自理,一直都是由别人为她脱衣穿衣的。但那些伺候她的人都是女护士,还从未有男人对她做过这种事。

“可以……不脱吗?”云真真低声恳求。

“不行,你不用怕,空调温度我已经调高了,你不会着凉的。”

云真真的脸热得烫,这根本不是着不着凉的问题吧?她好歹是个女儿家!

不过,她也知道她现在的身体完全是皮包骨头,没什么好看的,看了只会让人做噩梦,李毅来此也不会是为了占她那点便宜。于是含羞之中,她“嗯”了一声。

李毅脱掉云真真的衣服,只是为了省力而已。肌肉萎缩性侧索硬化症,又叫运动神经元病,根子出在运动神经元上面。

所谓的运动神经元,是负责将脊髓和大脑出的信息传到肌肉和内分泌腺,支配效应器官的活动的神经元。这种神经元受到损伤之后,会导致肌肉、内分泌系统完全无法控制,逐渐无力、萎缩,变成植物人。

李毅要想给云真真治疗此病,当然是要修复她全身的运动神经元,使之重新恢复神经传导功能。这种修复是很精细的活,轻了治不好,重了只会使情况更遭。

如果可以使用虚能的话,李毅就算在地球的另一端给她治疗都没问题,但备用的湮能系统效率极其低下,隔着皮肉修复神经就需要耗费一点力气了,再多隔一层衣服只会导致误差增大,失败概率增高,完全没有那个必要。

修复神经元的方式,李毅决定采用电击。人体本来就能产生静电,这种方式是零损耗的。

他轻轻抬起手,手上立即产生了六百多道极其细微的电流,出咔咔的响声。

调节了一下电流,他就将这只手按在了云真真的脸上,仔细地引导电流透过皮肤、肌肉,直达下面的神经元,然后同时操纵六百多道电流在各个不同方向进行刺激,修复神经细胞膜、去除神经毒性物质,离解谷氨酸,促因神经生长因子。

云真真只感到一种极度的舒适感从李毅手上传来,透进她的皮肤,渗进她的肌肉,直达她的灵魂深处。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美妙得她只想放声歌唱!

其实,被电流刺激神经是非常痛的事,李毅这种直接对神经的修复更会令人痛不欲生。但李毅不希望女孩被活生生的痛死,所以在放电的时候用了一点儿小技巧,使得这种疼痛转化为神经中枢的一种兴奋。

这种神经兴奋跟吸|毒的原理差不多,只不过李毅引的这种极度舒适不会对健康不利,也不会造成生理依赖,只是单纯让人舒服而已。

将女孩的面部神经元修复得七七八八,李毅的手又向下移,刺激她的颈部运动神经元,然后继续下移……

当李毅对少女的治疗结束之时,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此时的云真真浑身香汗淋漓,有如被水洗过一般,而她从头到脚的每一个角落,都透着一种难言的舒爽。

“真真,感觉如何?”李毅问。

“非常好。”云真真说道。

其实云真真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治疗如果能永不结束,让她这么一直舒服下去就好了!

李毅轻轻地托起云真真的手,说道:“抬一下试试。”

“抬一下?”云真真有些惊讶。

从三年前开始,她的手臂就完全不听使唤了,李毅居然让她抬一下?

可当她依言用力驱动手臂的时候,现手臂真的动了一下!

“叔叔,我的手臂动了!我能动它了!你看到了吗?”云真真高兴地欢呼。

虽然她的手臂只是很笨拙的抽动了一下,跟抽筋比较类似,谈不上受控制,更谈不上恢复正常,但对于完全瘫痪的云真真来说,已经是莫大的惊喜了。

“嗯。”李毅点点头。

他已经看出来云真真的运动神经元恢复得七七八八了,再治疗个一两次就可以完全恢复正常。只不过她瘫痪的太久,肌肉完全萎缩,想像正常人一样活动还需要从头锻炼。

“我帮你洗个澡吧!”

看到云真真汗津津水淋淋的样子,李毅感觉让她直接穿回病号服不太好。幸好这高级病房是有浴室的,给她清洁一下不成问题。

云真真的脸又红了,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治疗时已经全身都被碰过了,还差再洗个澡吗?

二十分钟后,云真真已经重新穿好了那身宽大的病号服,躺回了病床。李毅打开门,在外面焦急等待的云海勇夫妇立即钻了进来。

“怎么样了?”云海勇关切地问。

李毅一笑,对云真真道:“真真,动一下给爸爸看看。”

云真真使劲地驱使手臂,手臂又抖动了一下。

“天啊,真真你居然能动了?再动一下给妈妈看看!”张红娟放声高呼。

“嗯。”云真真应了一声,然后手臂又抽动了一下。

“太好了,老天长眼呀!”张红娟热泪盈眶。

“现在只是第一天,治疗一个礼拜,神经元就能恢复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就是肌肉问题,这个要多锻炼。当然,要一步一步来,现在的她就不宜过多运动,不要让她总动给你们看,最好等疗程结束。”

“是,是!”云海勇连忙答应,就像是一个应声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