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袭水群芳:情义无价篇

第八章 满屋梅花觉已春

袭水群芳:情义无价篇 若水如化 1984 2017-04-27 22:25:10

  谢平的扶持合作让爱玲摆脱了困境,她终于松一口气儿了,这多亏谢平经理,内心十分感激。这段时间里,谢平经理派手下的工作人员来办理具体的业务,及时把销售款转账给她,爱玲离不开花店,所以两人见面的机会不多。她一直念叨,用什么合适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心意。大家不过是萍水相逢,人家可是真心实意的在帮助自己,生意好了,必须有所表示,这是社会的潜规则嘛。爱玲准备好了一个红包,拨通谢平经理的电话。

“谢经理,如果方便的话,我想和孩子去您家拜访一下嫂子。”

“不用了,你先忙你的事儿。”

爱玲一再坚持要去,连着打了好几个电话。

“我抽时间去你花店里吧。”

谢平经理最后这样说。

爱玲先准备还高利贷的钱,欠亲戚朋友的钱想下一步还,大家知道这儿生意不错,也都很放心。这天爱玲忙完,叫葛建宁来拿钱,还了大部分高利贷,告诉他剩下的随后就结清。葛建宁出门的时候,刚好谢平经理进来,两人打个照面,葛建宁慌忙走了。

谢平经理坐下来问:

“这个人姓葛吧?”

“是,你认识他吗?”

“知道一点儿,他来你这儿干什么?”

爱玲把事情说了一遍,谢平经理拍拍桌子说:

“你们好悬啊。这家伙不务正业,专门给那些放高利贷的拉客,我有个朋友就上当了,先跟你说,我和这些放高利贷是哥们,你就大胆借钱,说什么一时钱还不上没关系,到时我会给他们讲情,不会有麻烦的,大家都是朋友。过后马上翻脸不认人,逼得你家破人亡。”

爱玲恍然大悟,估摸丈夫当初就是这样被骗的,没想到这个人如此忘恩负义,气得爱玲手都发抖,手里的热水壶差点儿掉地下。谢平经理见小玲写作业,过去翻看她的作业本,上面的字工工整整,就夸奖了一番,送给小玲一套精美的水彩笔。爱玲想起正事,拿出红包往他手里塞,谢平经理坚决推辞掉。爱玲是实在人,看人家确实不要,就诚心地说:

“那就请嫂子一起吃饭吧,谢经理,这次你再不能回绝了。”

谢平经理笑了笑说:

“对不起了,这次呢,我还一定不能遵命了。”

爱玲一脸的迷惑,谢平经理喝口茶说:

“我几年前就离婚了,我现在是个真正的光棍汉。”

满屋梅花暗香阵阵袭来,透过窗子,看到外面雪花飞舞。爱玲给谢平经理沏上一杯热茶,她不便再说请吃饭的事儿,就谈谈花,说说其他的。

谢平的孩子还没上学,离婚后儿子给了女方,早已移居海外。谢平父亲原来是在军队任师长,后来专业到西水市邮政局工作,也是主要领导干部。西水市邮政局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在招聘工作人员时,优先录取本单位的子女。谢平上邮电学校毕业,就来到邮政局上班。原来让他到人事科工作,但他不喜欢整天在办公室里呆着,希望在商场上施展本领。赶上邮政局新创办礼仪速递公司,他就调入公司里,干得比较得心应手,再有父亲的面子,很快升为公司的副经理,实际上公司的业务主要是他来负责的。

他们聊起了孩子。开学了爱玲想给孩子找个大学生家教,谢平经理说他一个表弟就在西水大学上学,爱玲问可否让他来,谢平经理听罢连连摇头。

“我这个表弟家境比较好,花多少钱张口向家里要就是了,他整天谈恋爱的还忙不过来呢。不过,可以让他介绍一个水平高的大学生,他叫李森,等开学了我给他说。小玲是小姑娘,最好找个女大学生,你要忙不过来,她照顾小玲也方便。”

爱玲又问:

“他,就是你表弟,和女学生熟悉吗?”

“哈哈”

谢平经理耸耸肩,告诉爱玲说:

“现在的大学生呀,你是不知道。我这位表弟最拿手的就是约会女同学,有一次我们一起吃饭,他带来一个女同学,我以为是他的女朋友,特意点了一桌高档酒席,吃完了一问,原来只是普通同学,偶尔带出来出来散散心的。真把我搞晕了。”

说到约会,爱玲想到正月还有一个所谓的情人节,到时候会有一波销售鲜花的新高,就问道:

“现在年轻人讲究过什么情人节,我们应该怎么准备呢?”

谢平经理点了一支烟,感慨的说:

“你不说我还把这茬儿给忘了。不知什么时候,人们热衷过情人节了,这是年轻人带给来的。回头看看自己,发现已经落伍了。”

爱玲不以为然,半开玩笑地说:

“你把我们都说老了,难道要叫你老谢不成吗?你是不是看我也很老呢?”

谢平赶忙解释说:

“当然不是啊,当然不是。你说的对,我们都还年富力强。”

爱玲也赶忙说:

“我说的话你可别多心啊!我现在压力小了,和您也熟悉了,就想开开玩笑。”

“我知道,你心情好了我也感到高兴。”

他翻翻日历,考虑着说:

“眼看就年三十了,春节的业务是没什么问题的,可这个情人节到底该怎么办?”

这时候,在一旁玩儿的女儿嚷嚷到:

“我知道,我知道,那一天男孩子给女孩子送玫瑰花,还一起吃巧克力。”

说的爱玲和谢平都笑了。出事以来,这个家里第一次有了笑声。在笑声中,近来布满爱玲眼神的忧愁暂时散去了。他第一次仔细看了看爱玲,她高高的个子,椭圆型的脸,鼻子端端正正,眼角上有浅浅的几条鱼尾纹,或许是天生的,或许是发愁生出来的,

瑞雪中,他帮她贴在花店门上:

遥闻爆竹知更岁;满屋梅花觉已春

就要过年了,外面传来炮竹啪啪的响,家家户户喜洋洋,贴春联,挂红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