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袭水群芳:情义无价篇

第十六章 真与假

袭水群芳:情义无价篇 若水如化 3236 2017-05-04 23:27:08

  补妆完了,高芸说:

“谢谢,你化妆的风格很像我,我喜欢”

程丝雨对着镜子兴奋的一笑,笑得自然,又笑得豪放。程丝雨十九岁,一双清澈的眸子,标准的瓜子脸,眉宇间露出忧虑,但脸上仍然洋溢着灵韵。人见而心生怜惜,高芸的心里突然闪过一种感觉。这个女孩子就是被比喻为蒲公英的打工妹,自己是第一次和这个特殊的群体有了实际的交流。高芸想继续保持和这个打工妹的联系,想要关注她,有可能给她提供实质性的帮助,她在心里暗暗做出了这一个决定。她拉拉程丝雨的手说:

“丝雨,见面就是缘分。我叫高芸,今年大学毕业。最近哪一天,我约你好好聊聊,好吗”

“好,我等你的消息”程丝雨又说“高芸姐姐,你今天的杏花是一个卖花姑娘送你的吗”

“嗯,怎么了?你戴的杏花也是卖花姑娘送的吗”高芸说。

“不是,你看,我戴的是假花,从工艺品店买的”

高芸看,是塑料花,就问思雨道:

“那你怎么知道我的杏花是卖花姑娘送呢”

思雨低声说:

“我就实话给姐姐说,我们这儿的服务员有人晚上梦见了那个坠楼姑娘,她在梦里说她,这个情人节要上街卖花,给美女帅哥送杏花,问我们服务员要不要,说大家毕竟同事一场,想来看看我们”

“后来呢”

“大家都有些害怕了,就商量说,大家自己买好杏花,而且戴上,意思是让她知道,我们有杏花,就不要送了,我们也没忘记她,就不要来吓唬我们了”程思雨接着说。

“有这事儿啊,我的杏花……”

高芸想到自己的杏花,莫非是那个逝去的姑娘送的吗?程思雨赶忙解释说:

“我们戴杏花也是让酒店高层加快查明真相,多考虑我们服务员的安全,这里的服务员基本上都是女孩子”

“哦,你们做得对”高芸说。

“还有,听说那个逝去的女孩子特别善良,特别温柔,从不和人脸红,经常帮助人,她就是变成鬼回来,也不会害人的,我们都这样认为”程思雨说。

“她真的会变成鬼出现在街上吗”高芸问。

“谁也不知道。酒店高层做事太不讲人情,到现在不给家属经济补偿,也不催着查明真相,那个女孩走的怎么安心啊”

高芸点点头。

“砰”的一声,卫生间的门猛地被人推开,一个女子快步进入卫生间,高芸和程思雨惊了一下。

高芸回到KTV,看到里面特别热闹,看到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和每个人握手,谢平的朋友叫喊,今晚见证爱情,要谢平向心上人求婚。这位女子就是党爱玲,花店忙完了,刚赶到这里来。高芸看到一个小女孩,是爱玲的女儿小玲,家里没人看孩子,爱玲就把她带来了。玩了一会儿,小玲困了,高芸主动说她带着孩子去房间的房间休息,李森也告辞,一起回房间。

进了电梯,里面有一个女子,面对着电梯厢站着。她的穿戴打扮很奇怪,穿着长长的白裙子,裙子样式还可以。她还留着两条不大不小的辫子,辫子上扎着红花,从来没有哪个女孩子会这样打扮。电梯停了,女子转过身,只见她脸上涂着厚厚的粉脂,厚得要掉渣,眼睛深凹,高高的颧骨,面无表情,看打扮像是年轻女子,看脸面就是一个老巫婆。她一摇一晃走出电梯,李森和高芸对视一下,共同作出呕吐的样子。情人节的浪漫之夜,竟然有这样品味的女子出现,真是不可思议。

到了901房间,小玲一看到船型大床可兴奋了,脱了鞋,一头钻进红帐子里。高芸赶快把床头不健康的物品收掉,把红帐子放下,让孩子看不清楚房间的布置。

“叔叔、阿姨,是不是真的有人在船上住啊”

“当然有啊,一会儿让叔叔给你讲一个生活在船上的故事”高芸说。

先得把孩子哄着睡着,不然,他们两什么也不能做。李森自告奋勇说讲故事,讲了一个中国民间传说中的的大洪水故事。

在很久以前,世间坏人横行,充斥邪恶行为,苍天愤怒了,于是就决定发洪水淹没大地,洗荡人世的罪恶。老天爷发现,人类里面也有好人,有一对老夫妻勤劳、善良,家住一个小山村,家有一儿一女,刚刚成年。老天爷就托梦给他两,让他们修一条船,说这是神的旨意。这时候,天上已经下起大雨,老翁带着全家连天连夜抢修木船。由于树林早就被人砍伐殆尽,老人一家找不到足够的木材,只得把家里的木盆、门板都拆了,好不容易才拼凑起一个小木船。大雨连续降了九九八十一天,引发一场特大洪水。涛涛的洪水淹没了村庄,冲毁了房屋,老夫妻让一双儿女上了小木船,带着粮食种子、锄头铁锨什么的,小木船已经装不下老两口了,他们嘱咐孩子以后要相依为命,老翁说,天会晴的,太阳出来了要耕田种地,儿子问,我们在哪儿可以找到种田的地方,老父亲回答,有土地的地方就可以种庄稼。老妪说,水会退的,看到月亮升起,要生儿育女。女儿问,我们怎么生养孩子,老母亲回答,有家就可以养育孩子。小木船顺水飘走了,兄妹两哭喊着,看着家、父母淹没在洪水中。洪水淹没了最高的山峰,这里的人和动物都死亡了,只有这兄妹两靠着小木船活了下来。

小木船飘啊飘,越飘越远。不知过了多久,大雨终于停了下来,水面逐渐降了下来。在两座大山附近,小木船停了下来,找到了可以栖息的陆地。

李森看小玲听得入神,就问:

“好听吗”

“超好听,叔叔,快接着讲,大水退了以后怎么样了”

有一天,天晴了,太阳露出来了,他们把船上带出来的东西搬下来,把船拆了,盖起了一间小屋,按照老父亲的话,他们找到了一块土地,准备春天的时候种植谷物。天黑了以后,月亮爬上山坡,兄妹躺在屋里,知道世界上只剩下了他们两人,又是悲伤是又是欢心。他们想起老母亲的话,要生儿育女,这里就是他们共同的家。

小玲插话说:

“他们俩是兄妹,不可以结婚生孩子的,那可怎么办啊,不结婚生孩子的话,我们人类就没有了”

高芸摸摸小玲的脸蛋说:

“小玲说得对。他们两人就对着月亮想,我们是兄妹,不能结婚怎么办呢?他们使劲想,终于想起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情”李森好奇的问。

“原来那对老夫妻是第二次结婚,老母亲带着一个女儿,老父亲带着一个儿子,他们再次组成了一个幸福的家庭。两个孩子小时候就是兄妹,到了成年,他们就可以相爱、成亲”

“太好了,我们人类有救了”

李森看看高芸说:

“没想到你讲故事的水平不低啊,佩服,佩服”

高芸一脸得意,对李森说:

“下面你接着讲吧”

在这种情况下,哥哥向妹妹说:“妹妹,看来只有我们两个承担起生养孩子的责任了”妹妹说:“养孩子应该,但我们成亲,天地会答应吗。”哥哥说:“会答应的,我们可以问问天地”

第二天白天,看到房子门口有两块盘磨,妹妹说:“既然是这样,我们就用面前这盘磨来试试。你背着上边那片从对面山上滚下来。我背着下边那片从这边山上滚下来。如果磨心插在磨眼上就成亲。”哥哥背着上边那片从对面山上滚下来,妹妹背着下边这片从这面山上滚下来,结果磨心恰恰插在摸眼上。妹妹还是不放心,又对哥哥说:“我拿着一颗针从这边扔下来,你拿着线从那边扔过来,如果线穿在针眼上就可以成亲了。”他们一个拿着针,一个拿着线,各从一边扔下来,一找,果然线也就穿在针眼上,他们就成亲做人家了。

“叔叔,阿姨,这个故事是真的,还是作家想出来的”小玲问。

“你说呢”高芸故意问。

“我也不知道。可是,这个故事这么吸引人,绝对不是编出来的。但还是愿意说,这个故事是后人编出来讲给小孩子他的。要是真的,大洪水把地球都淹了,那可怎么办啊”小玲认真的说。

就大洪水传说的起源,李森和高芸讨论起来。高芸在网上搜索,学术界公认,在世界上任何一个有足够时间跨度的民族历史和传说中,都有着惊人相似的“大洪水”的传说。而且在传说中的时间、地点、人物、内容都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足以证明故事是真实的。但引发大洪水的原因,现在各界仍然争论不休,神学界坚持认为,是人世间坏人横行,充斥邪恶行为,神愤怒之下要惩罚人类。古地质学家有人指出,是冰河期过后,气候变暖,冰川融化,导致地球洪水泛滥。有人类学家结合了地质学家和神学家的理论,提出一个新的观点,人类为了满足自己的贪欲,破坏自然环境,最终将毁灭地球。

小玲躺在床上睡着了。李森把小玲抱到边上,他甜蜜的拥抱住高芸。

“芸,想知道最后他们是怎么繁衍出子孙吗”

“嗯,你先讲他们怎么耕田,再讲怎么生孩子”高芸说。

“好,我接着讲下去。第二天,哥哥说,我们去耕田,妹妹高兴的跟着哥哥出了门。首先,他们要翻过两座山,就这样爬过去”

李森说着手摸过高芸的胸口。

“爬过了山,他们要找一条山沟,有一点困难,山沟藏在一个秘密的地方,他们找啊找”

李森说着手在高芸大腿之间摸来摸去。

“终于找到了,现在进入沟里”

高芸打他的手,笑着说:

“瞎编。从哪儿看的黄段子,我早就知道你就没个正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