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袭水群芳:情义无价篇

第十七章 有女初长成

袭水群芳:情义无价篇 若水如化 3317 2017-05-06 00:01:09

  李森抱住高芸说:

“情人节,我们应该合磨盘,穿针线”李森说。

“哎呀,不行,这要把孩子吵醒了,要是你表哥他们刚好来了,我们的脸往哪放啊。我先去冲个澡,”高芸推开他说。

“快点儿啊,我等不及了,这洋酒有后劲,怎么脑袋开始发晕了”李森说。

“让你在KTV里逞能,抢着喝酒,现在后悔了吧”

“后悔,放着情侣房,我偏偏要去喝酒”

高芸冲了澡,坐在床边看手机,中学时候的几个姐妹都互发微信,各位都在说找男朋友的事情,一位女同学找到了心仪的男朋友,今天订婚,大家都给她祝贺。

是缘分给了我们相知的良机,是上天让我们在人海中相遇,是友情让我们彼此相依,是月老使我们牵手相聚,是生活给了我们互敬互爱的情谊,是你让我知晓了爱情的真正含义。

高芸看看同学发来的照片,意识到昔日的中学生已经变成大姑娘,我们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她心里感慨。李森拉住她说:

“对了,我要问你一个问题,你是不是打算在北京找一个男朋友,我差点忘了这事”

高芸不想说这些,就哄他说:

“不要听别人乱说,今晚是浪漫佳节,说高兴的事儿”

“那好,你嫁给我,毕业了咱们就结婚,你现在就说”

“结婚大事还要看父母长辈的意见,看我们相处的怎么样,不是那么简单的”

“我知道你是牡丹花,国色天香。要配上你,等我亲爱的科学家爸爸得诺贝尔奖吧”

“你又乱说什么”

“我爸爸早就不搞什么科学研究了,改成研究股票了,我分析,在一个月内,在纳斯达克上市,我将来要做个商业大鳄”李森说。

“你给我说过多少遍了”

“我再问你,你是不是要离开我,远走高飞,我看你就对我不真心”李森又问。

高芸不耐烦了,训斥他说:

“我不想说这个。你四处沾花惹草的,我还没说你哪”

李森拉住她说:

“对不起,我惹你生气了,我爱你”

李森趴在她的腿上,有些迷迷瞪瞪了,他喝了不少酒。高芸心里也乱,自己和他究竟是一时的浓情蜜意,最终在岁月的红尘里劳燕分飞,还是情投意合,一生一世永相守,这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她站起来穿上衣服,想一个人到大厅坐坐。她打开房门,看到电梯那儿站着一个穿白色长裙子的姑娘,手里拿着好多玫瑰花,很像是那个在河畔卖花的女孩,头发上带着一个大红发卡,像个小刀子,她应该是来卖花的。高芸想问问她送杏花的事儿,她快步走过去,那女孩进了电梯,高芸要去一楼大厅的咖啡吧,就按另一部电梯下楼键,一会儿电梯门打开,里面出来一个穿白裙子的女人,高芸以为那女孩子又上来了,但定睛一看,是那个梳辫子的丑八怪,像个女鬼。高芸突然想到什么,转身跑回了房间,关住门,打开手机,看郭叔转发的那条微信,女鬼可化身丑婆子,那个古怪的女人不就是女婆子吗?女鬼可化身女孩子,又想到那个卖花女孩,也穿着白裙子,程丝雨说过,坠楼身亡的姑娘要来送花,莫非是遇到鬼了,高芸心怦怦乱跳。

“铛铛,铛铛”,有人敲门,是不是那个丑婆子跟来了,高芸害怕,赶忙推醒李森。李森开门,是表哥他们来了,高芸松了口气。爱玲叫醒小玲,要带着孩子走,可小玲喜欢船型大床,不想走。李森看时间离开天亮不远了,就说大家凑合着休息一会吧,再开放不值得了。这个房间很大,有大沙发,李森和表哥躺在大沙发上,爱玲和高芸、小玲睡在大床上。小玲睡了,大家聊了几句,说去年情人节坠楼身亡的姑娘就是从九楼掉下去的,高芸想起外面穿白裙子的女人,心里更害怕了。又说到女鬼的事儿,爱玲说,就算是那个姑娘变的,姑娘说要送雨伞、送花,也是来做善事的,我们不用害怕。谢平也说,如果是有恶人害死那个姑娘了,女鬼应该去找恶人报仇。大家聊了几句,都累了,不一会儿就睡着了。房子里有很多人在一起,高芸觉得很安全,全身放松,很快进入了梦乡,情人节就这样波澜不惊的过去了。

佳节之后,大街小巷里被丢弃的鲜花散落一地,混杂着撕碎的巧克力纸片,满目可怜的凋零景象。清洁工加紧清扫千疮百孔的城市,人们也折腾了,也浪漫了,生活就会各自归位吧。那些没卷进滚烫情人节的人物,并不代表好心情就不要。她名字叫林晓露,去年护士学校毕业的,在一家医院当护士。情人节那天晚上在医院值班。第二天下班后,她睡了一大觉,醒来躺在床上翻看手机。

她的网名是荷花盈盈。春节时候她网上认识了一位网名“帘幕无重数”的异性网友,是一位大学生。情人节了,自然忘不了和网友聊聊,这时候看到“帘幕无重数”给她发微信。

帘幕无重数:情人节过得怎么啊?有帅哥约你了呢?

荷花盈盈:没有啊,2月14日我上夜班。情人节好可怕,一个为女孩子失身挖好了坑的节日。

帘幕无重数:哈哈,因为甜蜜,就要付出代价。哪天我们见面好吗?

荷花盈盈:见我做啥呢?

帘幕无重数:把情人节缺失的情补回来。

荷花盈盈:不是要***吧。

帘幕无重数:***很好啊,那是爱情浓浓,诗人说的。

荷花盈盈:那是生理冲动,护士说的。

帘幕无重数:你知道的真多啊

荷花盈盈:别忘了我是学什么的。

她想,这个家伙忘了我是护士,神圣的白衣天使。

帘幕无重数:现在给你一个迟到的深情拥抱。

荷花盈盈:哈哈,甜蜜的吻和深情的拥抱从来不晚。有事,下次聊。

舅妈打来电话,说舅舅情人节出去喝酒,喝醉了,把皮包忘在酒店了。说让林晓露帮着去拿回来,送东西的人约定在她住所不远处购物中心的美容街见。她舅舅就是郭涛,他昨晚一高兴喝多了,大家没注意到他丢下的皮包,他爱人告诉让外甥女去拿,地点距离李森的学校很近,表哥谢平就让李森顺便给送去。

李森到了商务中心,又接到电话,说是在对面小巷子的一个新开的美容院,他外甥女去做美容。李森穿过大街,看到一条狭窄的小巷,两边美容厅林立,店面的招牌花花绿绿,这年头最好挣得是小孩和女人的钱,所以西水市的美容厅如雨后春笋般。李森没来过这地方,好容易找到新天地,一家新潮情调的美容厅,看上去价格不会很高。进门右侧处是商品陈列展柜,展示各种高档化妆品,旁边一个穿粉色外套的姑娘亭亭玉立,像是在等人,李森过去一问,就是郭叔的外甥女。姑娘接过来皮包,微笑着说了声谢谢,样子很迷人。

店员不失时机过来招呼他们,特地向他推荐男士洁面服务,李森回去也没事可作,就答应做个洁面。店里面明快,舒适、干净,回旋着中贝音调的流行曲,让人感到轻松、舒适。里面生意不错,客人都满了,李森他们要等一会儿。美容院有顾客休息区,提供免费的茶水,两人坐下聊了起来。李森客套了几句,他说话是分场合的,这不是在网上,顺便乱说是不可以。

“你看看包里的东西少了没,别把贵重的东西掉了。”

“他能有什么贵重的东西?,还让你专门送一趟,我舅舅真是的。”

“郭叔很有见识的,我们下午一起喝酒了,听他讲的,让我耳目一新,以后有机会我还要多向他请教。”

“我就知道他又瞎掰乎了!听他说话你就当是听评书吧。我舅舅整个是一个不学无术,这是我姥姥说的。不过,我舅舅没什么坏心眼,不会想法去坑人的,所以,他也发不了财,就是喜欢喝酒,喝醉了吹牛。”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嘛,请问您有什么喜好?”

“我啊?看看这儿是什么地方?我就是喜欢化妆品,比我舅舅强不到哪儿去。你喜欢什么呢?”

李森笑了,觉得这姑娘心直口快,一点儿也不做作,让人很自在,他就放开了回答说:

“我的爱好嘛,和男士一起喝酒,同女士一起化妆,这不,把你们俩的特点加一起了。”

姑娘哈哈大笑起来。两人互相留下通讯方式,李森看对方的微信号,好像很熟悉,就问她:

“你的网名是什么?”

“荷花盈盈,你的网名是…….”她想了一下,说了声“帘幕无重数”

原来是你啊,两人对视了几秒,他们上午还在网上胡扯一通呢。

“这么不巧!”林晓露喊。

“这么巧!”李森答。

过了一会儿,人少了,李森去做面洁,林晓露简单收拾了一下发型。偶因送东西一件事,两人有缘见面,从虚拟来到了现实。

两人在美容院继续聊了一阵子。

“你舅舅说的事儿真的很有意思。今天他喝多了,讲起西水市的鬼故事来了,可有意思了”李森说。

“什么鬼啊,他又胡说。”

“说的蛮有道理的,说咱们个城市时不时有鬼,从去年至今,出了一是女鬼,说最近有人见到了,是一个样子十七八岁的女鬼”

“哈哈哈,什么呀,不要相信那些里七八糟的”

“我也不是全信这些。你舅舅是好意,提醒我,恶鬼缠住人要害人,看到爱笑的鬼就是恶鬼,要赶快去高人来驱鬼;要是遇到爱哭的女鬼,就不要太着急,一般不会害人的,想办法哄哄她,找机会摆脱了就可以”李森说。

林晓露哈哈大笑。

“我看怎么像是你们男生泡妞呀,碰到厉害的主就求饶,看是老实的女孩子,你们就玩玩跑了。”

说的李森不好意思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