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袭水群芳:情义无价篇

第二十一章 废弃车间的活力

袭水群芳:情义无价篇 若水如化 2014 2017-05-09 14:06:14

  李森打着雨伞继续走,小河缓缓流过,小雨下个不停,水上升起少许的烟波。再往前,接着是一片宏伟而又沉积的厂区,就是长城制药厂,远远可以看到矗立在工厂前面的一组大型雕塑,那是以前的老雕塑,曾经是西水市最大型的露天艺术品。那个年代社会崇尚劳动者的形象,头顶鸭舌帽的工人老大哥高举铁锤,穿着背带工作裤的女工手持板钳,他们矗立在河边给人一种顶天立地的感觉,虽然经历了岁月的风雨,雕塑已是陈旧不堪,甚至还有几处残缺,原本作品所表现的高大完美已经不在,但深刻在石头内的那股豪气依然鲜活,仿佛是在讲述昨日的辉煌,又像是在观察着不可测的明天。

李森要去的是一家广告设计公司,有一个很别致的名称,袭水公司。袭水公司租了停产工厂的一间废弃车间,以前是长城制药的一个分厂,早已经停产,车间大多出租出去。这是大学生毕业后创立的一家小微企业,注册资金不过数万元,刚成立不久。李森多次来这家小企业调研,彼此都很熟悉了。李森这次主要是拍摄几张公司开张业务的照片,学校有一项关于大学生毕业创业的调研项目,马上就要结项,李森是主要参加人员。参加这项调研对李森毕业有重要作用,可以给他大大的加分。袭水公司是项目组重点调研的企业,主打业务是创意广告服务。

走近公司所在的那个废弃的车间,李森听到优美的钢琴声,他们正在正在拍照,车间外原来工棚排上了用场,他们就地装饰起来简易的台子,一个姑娘在弹钢琴,几个工作人员围在女孩身边,摄影师不停的试镜头。台下放着几个椅子,有一个穿戴讲究的中年女士端坐,很有兴致的观看拍摄,李森先坐下。袭水公司的青年老板罗飞和李森打招呼,现在是公司拍照个人写真,布置场地的人说,应该加一把雨伞为道具,罗飞看到李森手里的雨伞,就拿来递给场上,摆上雨伞之后,台上的效果不错。中年女士这时候问李森说:

“小伙子,你的雨伞很漂亮。台上的女孩是我女儿”

台上拍照的姑娘叫朱丽,刚满十八岁,从小学习钢琴,她今天是陪着女儿来拍照的。这位中年女士三十七、八岁,有几分高傲,一看就像是贵妇人。她身穿红色旗袍,高跟鞋底又细又尖,硕长的大腿,身材丰满又不失曲线美,作为女人,她虽然已过黄金年龄段,但通过精心化妆和华丽衣物的修饰,仍显得光彩照人。李森有几分惊讶,已到中年的女人竟然还保持如此的容颜,让人叹为观止啊。李森想多和她闲扯几句,就说:

“是吗?她钢琴弹得真好。是钢琴专业的吧”

“准备下半年去法国音乐学院上学”

“多美啊,春雨,钢琴少女”李森赞叹道。

罗飞介绍说,这位女士是陈艳,是西水市舞蹈协会的主席,著名舞蹈家。

“对于舞蹈家来说,我已是老古董了,以后就准备教教舞蹈,你们就叫我教练吧”陈艳说。

李森连忙说:

“我说陈老师怎么能有那么好的身段”

陈艳微笑一下说:

“没有,只是保持一个青年心态罢了”

今天的创意真不错,清新的春雨背景里,台上姑娘缓缓落座,深吸了一口气优雅地弹奏琴键,优雅、甜美和自信,像个可爱到极致的仙女。

拍照休息间隙,朱丽回房间去换装。罗飞看那把雨伞的样式、颜色挺适合场地的,想把雨伞留下,就对李森说:

“哥们,你这把雨伞我就留下了,一会儿去房子把我那把雨伞给你”

“没关系,喜欢就留下,这把伞是个姑娘送我的”李森说。

“不是那位美女给你的定情之物吧,那我可不能要了”罗飞开玩笑说。

“不是,不是。是一个卖雨伞的姑娘送的,我起床迟了,出门太急,没带钱,没弄得我不好意思”李森说。

“哦,听说市里下雨的时候有个姑娘卖雨伞,有时候还免费送人,女儿给我说了,我还不相信”陈艳说。

“真有,一点不假,是挺稀罕的。拿了人家的东西,我心里确实不好意思的”李森说。

这时候朱丽准备上场,听到妈妈说话,就说道:

“我妈妈还说是骗人的,现在该相信我了吧”

“是妈错了,可她那样的商贩还不得赔本啊”陈艳说。

“可能是姑娘看李森是个帅哥吧”罗飞说。

陈艳对李森说“那个姑娘真的没骗你什么?”

李森点点头,朱丽笑着说:

“一个姑娘家骗他们什么啊。妈妈,说不定哪天街上有一个男神送您雨伞”

“男神会给一个大婶送礼物吗?瞎扯”

“会给一个富婆送的,骗你这个富婆”

朱丽说完跑上台了,陈艳站起来说:

“这孩子,找打。我回头就上街转悠去,要是没有男神搭理我,我把你的那几张信用卡都给停了”

大家都笑了。陈艳的家族是矿老板,前几年赚大发了,是西水的大户,市里最大的芳香大酒店就是他家的。

李森去给手机充电,又想到早上遇到的卖东西的女孩子,不管怎么样人家是送了自己一把雨伞。李森的家教是比较严的,家里少不了有人情往来,他一直很注意自己的言谈举止,无论和什么人打交道,都不能随便伤害对方,这是他们家秉持的一贯家风。李森躺在床上想,城市的小商贩处于社会底层,可以说是终日操劳,顶风冒雨走过大街,穿过小巷,一声一声吆喝着,小打小闹的,赚一毛算一毛,挣一分是一分的。想到这儿,他心里多少有一些触动,觉得那女孩子挺不容易的。再说她也是热心人,免费送自己一把雨伞。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次见到这位卖伞少女,要是有机会重见的话,除了还钱,他一定会耐心的向她解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