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给我的蓝色似海洋

委屈(1)

你给我的蓝色似海洋 江曼妮 2196 2017-05-31 17:48:35

  范雅晨在楼上待着一直没下来,深知自己父亲脾性的秦研有些紧张。问秦妈妈:“妈,我爸之前跟你说他要聊什么了吗?”

秦妈妈尝了一口阿姨炖的排骨汤,嗯,肉骨分离,很好。之后用了然的表情看着自家儿子:“你担心就上去看看呗。”

秦研觉得以范雅晨的聪明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是还是悄悄的上了楼,脚步轻缓,没发出一点声响。

走到书房门口秦研没急着敲门,手握着门把手,轻轻的把耳朵放在门上。

屋子里范雅晨和秦爸爸面对面的坐着。

范雅晨手里拿着骰子:“叔叔!我都说了你这步不能这么走,你要按照规矩来啊!”

秦爸爸又是个不服输的,气的吹胡子瞪眼:“怎么就不能了,我走的不对吗?”

范雅晨指着棋盘上的说明:“叔叔,这明显就是让你这么过去,你不能直走的。好,抛开这个不说,你经过我家房子就应该给钱。”

秦爸爸不愿意:“怎么经过也要给钱?”

“对啊”范雅晨一脸无辜的伸出小手看着秦爸爸。

书房隔音很好,秦研只断断续续听到了:房子,钱,不行。

秦研一紧张连门都忘敲了,直接推门进了书房:“爸”

两个人中间还摆着大富翁的棋盘,齐齐望向门口,范雅晨还保持着要钱的姿势,秦爸爸眯了眯眼睛,范雅晨满脸不解的眨了眨眼。

秦研起码也是军校出身的高材生,看到这情况哪还不明白。有些后悔自己刚刚的冲动,略低下头掩饰自己的尴尬:“爸,该吃饭了。”

秦爸爸哪能不知道自己儿子想什么,不满的“哼”了一声,转头和颜悦色的和范雅晨说:“丫头,走,下去吃饭。”

秦爸爸走在最前面,范雅晨亦步亦趋的跟在秦爸爸后面,秦研手握着门把手给他们让路。在经过秦研的时候,范雅晨满足的掐了一下他的腰,虽然没掐动。秦研和她的目光对上,范雅晨给了一个wink,接着挽着他的胳膊,笑靥如花:“小笨蛋,吃饭去啦。”

秦研有种挫败感,自己的心思就这么明显吗?

在秦家,吃饭的时候一直是食不言。之前还担心活泼好动的范雅晨吃饭的时候说不停,结果范雅晨适应的比他还好。餐桌上的礼节掌握了十成十。秦研看到一直以挑剔著称的秦爸爸看向范雅晨的时候眼光里也是止不住的赞赏。

吃完饭秦家有喝茶时间,今天喝茶时间秦爸爸大手一挥,再来一局大富翁。

秦研被家里排挤在外,负责银行。

秦妈妈一边玩一边问范雅晨必备的问题,例如父母是否健在啦,家里几口人啦,范雅晨都很有礼貌的一一作答。

秦爸爸刚买了一个位置极好的房子,心情大好,问了一句:“晨晨,你在哪读的研究生?”

范雅晨没停手里的动作,笑出了浅浅的梨涡:“叔叔我是本科毕业,现在已经工作了。”

秦爸爸听到这话有点惊讶,一直以为自己儿子是骗了个女大学生回家,觉得自己问的有点失礼,秦爸爸又说:“看你这打扮还以为你还在上学呢。”

范雅晨的眼神不自觉的瞟向了左边,不改面上的笑意:“嗯,之前考过的,但是没考上,我本来也不愿意学习呀。”

秦妈妈忙打个圆场:“晨晨啊,毕业了之后马上工作?怎么没玩一段时间。”

范雅晨笑的更灿烂,甚至露出了洁白的小牙齿:“因为我家需要我挣钱养家啊!”

全家大笑,秦爸爸秦妈妈直夸范雅晨可爱。

秦研目光也变的柔和,这小骗子,骗自己就算了,还骗自己爸妈。

这时候最了解范雅晨的赵子仪不在,如果他在,他一定能心疼的把范雅晨抱在怀里。只有他知道范雅晨在越难过的时候笑的才越开心。

玩到了很晚,范雅晨不愿意故意放水,所以最后变成了秦爸爸和她的拉锯战。

一看墙上的挂钟,已经晚上十点半了。秦研要带着范雅晨告辞,秦妈妈一脸惊讶:“这么晚了还要开车回去?今晚留下来住吧,房间都收拾好了。”

秦研皱眉,范雅晨疯狂点头:“好呀好呀。”秦研的目光变得幽深:“你确定?”

原谅范雅晨,她是真的觉得这么晚开车回去很有可能疲劳驾驶,明明是为了两人的安全考虑,而且她觉得秦家这么大不会连个空房间都没有吧,真的毫无多想。

所以在秦妈妈笑意盈盈的把她带到秦研房间门口和她道晚安的时候范雅晨慌了。

范雅晨一个侧身挡住秦妈妈的路:“阿姨……那个,我住您家客房就可以。”

秦妈妈有些为难:“晨晨,家里的客房还没收拾。”

范雅晨有些石化,勉强的扯了一个微笑:“阿姨晚安。”

抱着必死的决心范雅晨进了秦研的房间,早知道这样她当时就应该把自己的舌头咬断,瞎接什么话。

推门进去,房间装修简洁明了,是典型的秦研式风格。一个大大的实木书架对面是床,床单是深灰色。黑色的书桌放在床的旁边,配上同款的黑色椅子。门的右手边是洗漱间。范雅晨进去的时候秦研正在床上侧躺看书,书的名字是《人间词话》。

如果不是在这种尴尬的场景下,范雅晨一定会感慨:好一副美男侧卧图。

实际上她倚在门上,咽了咽口水,眼睛和手都不知道往哪放。

秦研看着她这副样子,笑了,拍了拍身边的床:“过来坐啊。”

范雅晨忙摆手,不了不了,你躺着就行。

秦研眯了眯眼,把手里的书放下,一步一步向范雅晨走过来。

范雅晨靠在门上,毫无退路。

秦研看着范雅晨一副快哭了的样子觉得真是可爱,双手把她圈在门里,微微低头,鼻尖贴着鼻尖,两个人近到范雅晨要是稍微噘嘴就一定能亲到的地步。

范雅晨觉得自己有点缺氧。

能感受到秦研温暖的呼吸和刚刷完牙的薄荷味道,秦研笑的更开心,故意用他低沉醇厚的声音问范雅晨:“晨晨,你到底怕什么呢。”

范雅晨闭着眼睛,强迫自己不受美男的诱惑,艰难的吐出几个字:“我怕你对我图谋不轨。”

秦研手渐渐下滑,从圈着她到轻轻的抱住她的腰,嗯,很细。嘴贴近范雅晨的耳垂,能感受她耳朵一下子就红了,身体也在轻轻颤抖,好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

范雅晨身体机能完全丧失之前听见杀千刀的秦研在她的耳边呵着热气:“三年稳赚,死刑不亏么。”

江曼妮

啊啊啊我的秦研你怎么能这么苏 小男孩要是有你一半可爱或者有你一半好看我就拼死拼活去追啊 秦研是我实习期间科主任的名字 喜欢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