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美人难撩

第五章∶绝色老仙月老

美人难撩 幽狐引 1958 2017-04-27 22:06:46

  “酒儿,你在干什么呢?”玉兰姐姐歪着头看着站在原地僵硬笔直的令酒。双丫发髻上的金色流苏也随着她的摆动摇曳起来。

令酒尴尬地朝玉兰姐姐笑笑,弯起的眉眼流露出一份温婉气息。嘴角噙着的几分牵强的笑容,她裙袂下的纤纤细足朝旁挪了些许距离,“玉兰姐姐是不是误会了?酒儿一直都站在这里,没有做什么啊。”

一旦这事儿被玉兰姐姐发现了,以她大大咧咧的性子,这事儿准会传到怡妈妈耳朵里,若是怡妈妈不讲人情将越儿姑娘扔了出去,横竖都是一死。

令酒咬紧了下唇,桃粉色的菱唇泛白。葱白的手指紧紧攥着宝蓝色的袖口——玉兰姐姐越发觉得不对劲,她步步逼迫,沉香站在一旁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了,忽地她向令酒使了个眼神——原来是温玉姐姐来了。

“玉兰你过来看看,我这对花袄子纽扣扣不上去了,你快帮我瞧瞧!”

玉兰听见温玉在叫她,又朝令酒望了望,转身去了温玉身边帮她理着对花袄子的纽扣。温玉皱皱眉拍拍玉兰帮她解纽扣的手:“哎呀——是这个纽扣!”

玉兰不胜其烦垂下手来,脸上浮现了几分烦躁,空洞的眸光里倒映着温玉深色不太好的脸。“走到房间里去弄。”

沉香和令酒几乎是同一时刻松了一口气,玉兰姐姐和温玉姐姐回到了自己的厢房去了。令酒敛开花帐,“越儿姑娘没事儿了,等你收拾好,我们就到集市上去。”

越儿姑娘木纳地点点头,寐含春水脸如凝脂,逶迤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还真有点粉腻酥融娇欲滴的味道。

话分两路。

人间今日便是中秋节了。明宫里的碎心菊和鸢尾花也开得骄阳似火。明宫当然也不会免俗,应当操办的更加热闹些,几百年才能过的一次节日,无他——明宫终归是添了几分喜色。

一大清早小仙娥们都提着一盏灯笼在明宫里忙活着。彩色的绸缎打成了结挂在房檐上确乎是好看了许多。

帝君早已规定过,中秋节一日明宫上下的人都可下凡逛庙会。谁会放过这个机会,可不嘛,小仙娥们个个春光满面,淡淡的胭脂香混杂着浓郁的鸢尾花的香气,倒也别有一番享受。

三生桥上来来往往的小仙们似是比平日里多上了一倍左右,也不知是怎的司命星君和司碌星君也闲的很,微服过后便一起下了凡去。

“老仙给帝后娘娘请安。”在九重阙前,一大队人马微服过后正往三生桥方向赶,谁知中途杀出个月老。

长长的紫发披在雪白颈后,简直可以用娇艳欲滴来形容。一个男子能长成这样,也是天下少有。很难想象到,这世间岁数最大的神仙月老竟是这般潇洒倜傥的少年模样。

“请起,不知月老找本宫何事。”帝后娘娘抬眸凝视着身前比自己还高出一个头的男子。

“娘娘,老仙今日本打算去人间观光一二,听闻娘娘之前在朔方待过一段日子,不知娘娘能否赏个脸,与老仙一同去往小轩湖看看?”他狭长的眸子低垂,浓密的眼帘投下淡淡的阴影,似是带着一分笑意。

“月老随意便是。”帝后娘娘语气里没有一丝温度,仿佛是故意在逃避着什么,耳根处一抹淡淡的绯红渐渐褪去,她绕过月老身旁,留下一阵淡淡的茉莉香。

“子衿,你可知.....”月老无奈笑笑,望着那远去的背影又混入嘈杂的人群中时他的眸子忽地变得深沉,他在捕捉那个艳丽的身影,嘴里不知在念叨着什么。

“娘娘.....今日楼岚仙子要布雨,要不要......”越娥小声的在帝后娘娘身边呢喃着,谁知,帝后娘娘突兀的停了下来,深色似是有些慌张,片刻过头,她缓缓启唇:“带上那把檀木古筝。”

越娥不明所以,帝后娘娘轻轻叹了口气不厌其烦的重复一遍:“去把那把檀木古筝带上。”

越娥便道:“是。”

三生桥上小仙来往众多,若想要下凡这是必经之路,哪怕是她,帝后娘娘,也要按照规矩经过三生桥。

帝后娘娘倒是觉得无碍的,有时觉着在这冥冥众生中当其中一个普通的存在,是否要比现在好上许多?

腰上忽然缠上一条手臂,银白色的衣襟,他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湿热的热气在耳根处渲染着她的肌肤。“娘娘这三生桥上太拥挤了,老仙带你走......”

“放肆......若是被别人看到了就.....”帝后娘娘试图挣脱他怀里的桎梏,却发现他手上的力气更大了,分明就是作茧自缚。

“就怎么?娘娘.....老仙只是想帮娘娘一个忙,娘娘也无须这么急切的拒绝老仙啊?”

忽地腾空而起,三生桥上的景观渐渐成了缩影,烟笼着的明宫彩绸飘飘,倒也有一番韵味。

身体变成了透明的。悬空的到来的眩晕感与背脊传来的温热缱绻交缠。帝后娘娘轻微皱了皱眉,耳边又传来湿热,月老轻笑。

“你可知这是什么罪?”帝后娘娘目视前方,眸光里看不到一丝杂质。她腰间的手圈的更紧了,颈肩传来头发的触感。

“什么罪?与帝后私通?”

半晌,月老才缓缓开口,情绪好像有些低落。深蓝色的眸子里闪烁的光芒一瞬间全无,“子衿,你让我拿你怎么办才好?”

“本宫最后说一次,快放开我!”

帝后娘娘语气冰冷,一口一个本宫叫的格外生疏。

看不清月老的神色。他好像没有听见她的话一般,将脸深深的埋在她的颈肩,轻轻的呼吸着她天生的体香,这使他更加贪婪。

眸子里最后一道坚硬冰冷的屏障崩塌,他渐渐低垂着眸子,“子衿,你告诉我该拿你怎么办?

子衿,你是不是......还恨我?”

幽狐引

哇~~~是不是感觉帝后娘娘和帅气的月老有故事呢?快把我带走吧~跪求推荐票跪求带走啊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