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美人难撩

第二章∶明宫碎菊慕春华

美人难撩 幽狐引 1983 2017-04-27 22:03:33

  虽言天上光阴别,且被人间更漏催。人间已过了七月末夏,天上的明宫也不偏不倚,刚刚过了夏至,大片的碎心菊已迫不及待的染红了大片,如火如荼。

帝后娘娘昨夜子时诞下了麟儿,天还朦朦胧胧地亮着,昭华娘娘便一大早拖着尤亲王去了荣安宫。

去时仙娥们还在忙碌着,药君刚刚才离开了寝殿。虽说是当神仙的,生个孩子不说多,也废了力气,休息几个时辰便可下榻走动走动,活络下筋骨。

世锦娘娘端坐在外殿,眼角显露出了几分疲惫,倚在桌上小憩,多半是子时过后便来等候了。世锦娘娘不喜闹,便都唤外殿的仙娥们都退下了,在眼前晃来晃去倒也心烦。

只留下了贴身侍女碧云。

便就冷清了。

世锦娘娘思酎着是知道昭华娘娘来了,便向她点点头,她无需行礼。除了帝后娘娘,在这东西六宫,她与昭华妹妹便是少有的娘娘,平日里平起平坐,倒也少去了勾心斗角的情节。

“儿臣给母后请安。”尤亲王上前行礼,银色的素袍,更显稳重懂事。

“川儿请起。”世锦娘娘扶额轻叹,丹凤眼添了几分乏色。一旁的仙娥看着世锦娘娘的手势,便上前给她捏起背来,力度看样子控制的挺好,她小心翼翼的神色,想来这世锦娘娘也不是一个好伺候的主。

“药君本是说九月初帝后娘娘才会诞下子嗣。怎会昨夜子时忽然小产?”昭华娘娘一面道着,一面招呼尤亲王坐下。

“应是身子较虚,情绪波动大,倒也无大碍。”

想来也没有多大问题,世锦娘娘当年生尤笙帝姬时,吃了些忌口的东西,导致小产,就因为早了一个月,致使尤笙帝姬生来身子骨就要比其他孩子弱些。尚且那帝后娘娘不过左右是偏了几天罢了,倒也无大碍。

“如今帝后娘娘膝下已有两名子嗣,也不知长女尤婵帝姬何时归上明宫。”昭华娘娘如今自然是羡慕帝后和世锦的。人家儿女双全,奈何她肚子不争气,生了尤亲王后便再无动静。

在这后宫,若想步步为营,只有以孩子为筹码,才能运筹帷幄。

世锦娘娘慵懒地眨了眨那双狭长的丹凤眼,似是对那尤婵帝姬的名号来了兴趣。

她单手托着下颚,光影斜斜地落在她的侧眼,用笔墨也难以描绘出她的半分神韵。

当年帝君不就是看中了她那柳氏,这明宫才会多了个世锦娘娘。

“本宫进宫时还未见过尤婵帝姬,已去了尘间历劫去了。却是个美人——昭华姐姐应听过小仙娥们闲侃过吧?”

昭华撇撇眉,却不觉有何稀奇。当年东海水君赵氏的幺女不也被称为四海八荒万年难得一遇的美人么?但也算不上绝色,如今那尤婵帝姬若真是个娇媚娘,但都是做神仙的,有一张妖艳的皮相也不足为奇。

便不以为然道:“曾听云溪聊过,但也没见过不是?”

气氛便也冷落了下来,世锦娘娘也没有要发话的样子,昭华竟如此孩子般的性子,不免失了大体,便没再应了下去。

尤亲王坐在一旁倒也安静,只是听那尤婵帝姬的名号有些陌生,但也没细细想下去。

寝殿内,帝后娘娘安祥的躺在罗汉踏上,还是与往常那般身穿一身青衣,未绾起的乌发散落在席。眉眼间还存一度绯色,苍白的脸被灯火照得有了些许血色,枕边是越娥点的安神香,满屋的氤氲。

三皇子已被奶娘给抱了去,好让帝后娘娘安个心。

“越娥,帝君他来过了么.....”她的眸中闪出一丝凄凉,似是虚无缥缈,转瞬即逝。

“娘娘,这......帝君......帝君他还在瑞昌殿,并.....并未来过......”

越娥怀揣着着铜盆,盆里晃来晃去的水面映着她局促不安的神情。

“帝君未曾来过”这无疑是对她最大的讽刺。诞下了皇子帝君却未来探望一二,若是穿出去,这四海八荒的小仙们都会知道帝后娘娘是个不受宠的挂名妃嫔。

“知道了......”帝后娘娘心底的堤坝一瞬崩塌,嘴角的冷笑似乎也在嘲笑自作多情的自己。她与帝君这一桩孽缘,本就是没有一刻温情,两情相悦。

太后还在世时,便为帝君许下了这桩姻缘。娶她,是为了太后。让他怀上他的子嗣,是为了太后九泉之下能够安心。

与她愿与不愿,痛与不痛没半分关系。太后归天后,最后的一座靠山也没了。这宫中,哪还会有她步子矜的位置。

“娘娘,世锦娘娘和昭华娘娘已在宸暄殿等候多时,是不是.......”越娥忽地从门楣那折回来思酎着还是交代下为好。

不想去。

帝后娘娘紧闭着双眼,无可奈何地叹口气,仿佛躲避已是她的慰籍。帝君对她的冷漠甚至是耻辱,已足够称为昭华与世锦的谈资。

“越娥,去,说本宫近日染上了风寒,这几天在这里养着,便不去宸暄殿招待了。”随后便翻了个身,再也看不到她的神情。

“是。”越娥应了声,随机退出了寝殿。

“多少钱,这令酒姑娘本王买下了。”

下面立即便有了窃窃私语,令酒也不乏惊诧地睁大了狐眸找那名男子望去,扯下了花帐,那男子的容颜看的也更为真切些。

穿着很是雍容华贵,墨丝披肩而下,他嘴角似是噙着一丝邪笑。令酒轻笑一声,典型的纨绔公子。

这城中会有谁不知,她令酒弹上一曲《桃颉》是要花上当下一家商铺的价钱。若要买下它,简直是一笔天文数字。

令酒也不信,怡妈妈会忍心把她这颗摇钱树卖给那位自称“本王”的狂傲家伙。

怡妈妈连忙陪着笑脸打着圆场。“安郡王您可能有所不知,小女儿令酒理性顽劣的很,若是买下去,亏得很啊!”

原是安郡王,有些诧异,堂堂的郡王怎回来这种地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