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美人难撩

第七章∶你亦灯谜我亦倾心

美人难撩 幽狐引 1259 2017-04-27 22:08:22

  虞姬是桃花妖。令酒和沉香这时已在长安街。并非是无法接受,只是她知道的东西太多,反而让她心生芥蒂,有太多的疑问等着虞姬来解答。

约好了三日后在清月佳人相见。到时一切便都会知晓。令酒也并非刨根问底之人,心底沉重的担忧,仿佛是在深渊的边缘行走,顷刻间便可粉身碎骨。

“酒儿,你觉得那越,啊不,虞姬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关于你的事?”自从那日第一次遇见越儿姑娘,心中便早已有了顾虑,妖精那一茬儿也并非从未想到过。

沉香行走在闹市中央,暖暖的阳光与嘈杂的人声,本是可以令她开心的,这会儿,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我也不太清楚,但她不是桃花妖吗,要想知道那么多事对他们来说应该也不是件难事。”令酒找了家茶楼坐下,用手托着下巴郁闷道。

今日茶楼里的人自然是多些,戏台上浓妆艳抹的花旦们依旧是唱着平日里的那一出,但老旦们讲的故事倒是越来越新鲜。

“也是,算了。酒儿,今日不是出来玩的吗?就不管越,虞姬姑娘了,你说好不?”沉香磕着瓜子目不转睛地盯着戏台,显然是被吸引了去。

“嗯。”令酒应了声。垂下眼帘摩挲着手中做工细腻的茶杯,淡淡的茶水还泛着清香的氤氲。浅浅抿上一口,还真是有点沁人的味道。

这件茶楼名曰“挽君阁”。相比于“清月佳人”的名号更像是青楼的牌匾。之前便听玉兰姐姐先聊过,这家茶楼的老板娘阿颜姑娘倒是出了名的美人,巧的是,京城内外却没有一人知道她的名字。久而久之,“阿颜”便这般叫开了。

“酒儿,酒儿!”

“嗯?”令酒回过神来,沉香正望着她的背后出奇。眸子里仿佛是映上了些不得了的事情,沉香略显激动的神情却也可爱的紧。

“你看那是谁?”

令酒顺着沉香指着的方向望去,原来是一名公子。但那一瞬间却又觉得那位公子仿佛在哪里见过。她轻微摇了摇头,不经意间眯起了眸子。

沉香咧着嘴偷笑,指尖夹起的茶杯也随着她肩膀微微地晃动在光滑的杯沿上摇曳不止。“瞧你这记性,安郡王,安郡王!就那天要买你的那个家伙。”

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势,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浅笑。令酒却慢慢转过头来,粉颊上的神情没有一丝的改变。她却又撑起一只胳膊托着下巴去看戏台上的戏子们。

安郡王显然是没有注意到角落的令酒和沉香。沉香百无聊赖的磕着瓜子一边赞叹着安郡王的“花容月貌”,又一面观察着令酒的神色,却丝毫看不出有何端倪。

“香香——亦郡王来了!”令酒歪着头凝视着沉香后方的位置。鬓角的一丝碎发遮住了那双星眸里的浅浅笑意。

沉香却慌张的理了理身前桌面上的瓜子壳,向身后张望,这才发现是被令酒给调戏了,霎时间红着脸娇嗔:“酒儿,你又调侃我!”

却也甚是有趣。沉香的粉颊像是涂了胭脂一般,一路蜿蜒到了耳根处。果然还是个黄花闺女,还是会脸红的。令酒轻笑:“我可没有——”

“安泽哥哥,你今日来的可是好晚,你看这是我给你留的紫芩花茶,有什么事吩咐我便好。”

甜腻的嗓音突兀的萦绕在耳畔。令酒微微皱眉流转目光,站在那边上好的檀木桌边上的正式身着一袭白衣的女子。看不清她的脸,但及腰的柔软乌发及甜腻的嗓音便足以想象出那女子的模样。

“阿颜不必了,你先下去吧。”

阿颜姑娘点头便退了下去。令酒以为她是喜欢安郡王的。但是她的神色里没有一丝的失望,反而充盈着雀跃,令酒便抿了口茶,将那想法一起囫囵吞了下去。

“诶,酒儿,我问你啊,你晓得少阁么?”沉香神秘兮兮地放下手中的瓜子,凑到令酒的耳边。

少阁?不就是京城内最有名的乐师么?这怎么可能不晓得?

“晓得啊,怎么了。”令酒淡淡地回答道,眸子不知又飘到了何处,戏台上上演的娶亲一幕倒是有趣。令酒不自禁轻笑一两声。

“人家阿颜姑娘正在追少阁乐师呢,京城里传得沸沸扬扬的。我觉得吧,阿颜姑娘虽算不上倾国倾城的姿色,但起码也是个小家碧玉型的,和少阁乐师站一起,登对的很呢!”

令酒回眸一笑,却也只是惊鸿一瞥般,显然还沉浸在戏台上的气氛里没有缓过神来,半晌才反应过来似的:“少阁乐师不是一向不近女色的么。”

沉香噗嗤一笑:“你当少阁乐师短袖啊?人家只不过是没遇到心仪的姑娘罢了,若是遇见了,准和丢了魂儿似的。”

令酒她覆手清婉,慵懒地支起下巴,调侃道:“就和你看见亦郡王似的?”

“哎呀,酒儿你又笑话我!”沉香微微赧颜,举起桌面上紫砂杯里盛满的花茶一饮而下来掩饰粉颊的微红。

坐在檀木桌旁的安郡王望着紫砂杯里泛起的氤氲出了神。她细腻柔和的侧颜在烟雾缭绕中若隐若现。

他嘴角轻挑,举杯昂头一饮而下。她白皙的肌肤与墨发再度着色,他眸中的焦距在黑与白的更迭中渐渐迷离。

他安泽川看上的人绝对不会错。

从他的角度看来,她的一颦一笑都尽落眼底,眉宇间的每一份神色都能那般仔细地发现。

“白扇,回府。”

“是。”

另一边,神殿。

“云添,你过来。”乍眼看去的瞬间,他沉静优雅端坐的姿态,仿佛以一种天荒地老的姿势,暗示他所不能言明的一切情绪。

那位名唤云添的小仙娥顿了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睁大了墨眸朝着榻上斜靠着的太子殿下。

“太.....太子殿下唤云添是有什么吩咐吗?”

“云添,你过来。”

幽狐引

好晚了哦~明天继续更哦~满地打滚求带走啊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