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美人难撩

第八章∶世为拨凉似锦

美人难撩 幽狐引 1214 2017-04-30 07:55:50

  “云添,本君叫你过来。”太子殿下摩挲着指尖的墨发,最后一丝的耐心在时光流逝与云添的踌躇中中消失殆尽。

“是......”云添小声迎着。放下手中的动作迈着小碎步来到太子殿下跟前。

她却始终低着头。她紧握的双手在轻微颤抖。眉眼间一丝忐忑被太子殿下毫不留情地捕捉。

“你为何这般发抖?你很害怕本君吗?”容瑾伸手挑起云添的下巴,那张姣好洁净的脸蛋毫无保留的呈现在眼前。只是那触目惊心的指印略显突兀。

云添下意识地躲了躲,眉目流转,她在尽力逃避着容瑾灼热的目光。

“云添,你看着本君!”容瑾低吼,凌厉的眼神扫视这琼华殿内的侍女们。她们惊得立刻低头匆匆离开了琼华殿。

“云,云添不知犯了何错......”她小声喘着气,粉颊一抹触目惊心的指印更显红润了。光亮斜斜地洒在她洁净的侧脸,指引周围的皮肤都打上了粗糙的光影。

“谁打你了?”容瑾勾起手轻轻摩挲着那块红痕,琥珀色的眸子充盈着一缕不知名的情愫,怒意油然而生。

“没,没人。”云添吃痛的将脸缩了回去,右手轻轻捂住了那触目惊心的红痕,似是在故意掩盖着什么。

容瑾隐忍着心中的一把怒火,垂目低帘,忽地拂袖站立,一缕青色与金色的氤氲缭绕,转瞬间太子殿下已消失在琼华殿内。

云添这才大口喘着气,从冰凉的地面上爬起。捂着隐隐作痛的右脸,随着摇曳的烛光,走出了殿门。

“看她那一脸纯真无害的样子,谁知道他对太子殿下打得的是什么主意。”

“就是,天天装作一副玉女的模样真让人作呕。也不撒泼尿瞧瞧,就她那条件也能诱惑太子殿下?”

“说小声点,她要是听见了准要在太子殿下面前告状的。”

站在琼华殿外的小仙娥们三两成群在窃窃私语着。云添牵着裙袂从殿里出来后他们立刻收住了动作,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模样,望望天,望望地。

“哟,这不是云添妹妹么?”一身蓝色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淡蓝色的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

来者正是太子殿下的妹妹容婉月,如今云添已是太子身边的大红人,整个宗阙宫上下没有一人不知那云添。

“奴婢见过帝姬殿下。”云添茫然地抬起眸子,婉月帝姬精致的五官很清晰地落在眼底。恍惚是看到了太子殿下的模样,仿佛是从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连眉宇间的神情都那般地相似。

“太子殿下呢?”婉月帝姬牵着裙裾在一旁的石凳上坐下,交叠的双膝轻轻摇晃,慵懒的姿态仿佛带着一丝讽刺的气息。

“奴婢不知......”云添低声回应道。

婉月帝姬昂起那张精致的面容仔细的瞧这云添,微微眯起的桃花眸泛着一丝的湿润:“云添妹妹你这脸.....不会是被人给打了吧?啧啧啧,看着小模样可怜的。”

“不,不是的....是奴婢干活时不小心蹭到的,与他人毫无关系。”云添赧然,紧抿着菱唇,右手不自觉间又覆上了那触目惊心的一抹红色。

“本宫好像并未问起是谁打的你,是吧——苑玉?”

站在一旁看戏般的仙娥们皆捂唇偷笑,婉月帝姬的贴身侍女苑玉笑得最为明显:“是啊,真是不懂事的仙娥,太子殿下身边怎会有如此愚笨的侍女,小殿下理应提醒一二,若是——碍了时刻就不好了。”

“本君何时需要你们这些庸俗之人提醒一二?”

话分两头。

“桃花妖?这般说来你可不是我们令狐族的族人。说!谁派你来的?”帝后娘娘面上唯一的一丝温度骤然下降,曾柔情如水般的明眸此刻如刀刃般锋利。

“虞姬是花妖族人。此番在小轩湖遇见帝后娘娘与月老之事也并非受他人指使。还请娘娘放心便是。”

虞姬上前恭恭敬敬地行过礼,看不出一丝端倪。帝后娘娘并非心胸狭窄之人,只是虞姬一旦将此事透露出去,定将坠入无底深渊!

“少废话,灭口便是!”月老迈开一步轻眯狭长的眸子,几根细如绣花针的银针从袖口飞了出去,直射虞姬肩颈。

月老的毒发银针乃至剧毒,一招便可致命。虞姬自知小心行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躲避银针。确乎是十分困难的。虞姬惦脚着地,肩上的布已经显出一份血色。

“鲁莽!”帝后娘娘按下月老的手,上前迈着碎步扶起半跪的虞姬,一手撕开肩上被划破的布料,一抹惊心的细长的痕迹。黑红的血渗出,染红了衣襟。

“虞姬不知月老为何这般,今日之事虞姬自当没有发生过。”虞姬按下渗血的伤口,在帝后娘娘的扶持下站起。额间已透出一层细薄的汗。

毒发银针半个时辰间便可发作,全身会渐渐腐败,直至烟消云散——即便是帝君,也在劫难逃。

“娘娘,老仙只是担心这桃花妖多口舌.......”

“总是这般鲁莽行事,本宫早就和你说过,为何总是不听我的劝!若今日不是你这般对我,即便是虞姬出现,你还会这般做吗?”

帝后娘娘决然别过头,倔强的不去看他。好看的轮廓清晰,睫毛轻颤,她的语气在发抖:“还不快把解药拿来!”

虞姬轻轻皱眉蹙额,她似是在思考些什么,她有直觉,帝后娘娘与月老仿佛有一层无人知晓的关系。

月老努力压制内心的感受,最后却是无奈的,他望向帝后娘娘那边,仿佛在奢望最后的一丝希望,得到的是冰凉的讽刺。

他像个孩子一般赌气,怒然从袖里掏出一个袖珍青花瓷瓶,以一条极为完美的抛物线扔了出去。

伸手将它捉住。虞姬道:“虞姬谢过月老,帝后娘娘。”抽出了塞子,褐色的粉末轻轻地撒在肩上绽开的花朵上,她疼的倒吸一口气。

“你快走吧,但愿你能做到你说过的话。”帝后娘娘撇过头轻声道,语气间充斥着一缕痛苦与压抑。整个人在暖阳的过滤上映出一道茕茕孑立的身影。

她在叹气。虞姬便上前行礼道:“虞姬便就此别过。”

“去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