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美人难撩

第十二章∶流年似锦终如水

美人难撩 幽狐引 1027 2017-05-16 20:38:34

  酉正过后,橘黄的京城,起初还是淅淅沥沥的小雨,泯灭了京城最后的一丝温存后,便毫无预兆地大雨倾盆。

亦郡王撑着把油伞将沉香送回了“清月佳人”,令酒还与安郡王呆在一处。沉香却是放心的,红着脸和亦郡王告别后,一路小碎步钻回了厢房。

那条巷子的灯火已经在雨中苟延残喘,最后还是化作几缕青烟消逝在黑暗里。下了雨便没有了月亮,雨雾中的京城竟恰似花笑润如妍。

“对不起......是我孟浪了.......”令酒十指相缠,低着头站在安郡王胸前,那上面还存留着她的些许体温。

“无妨,”他弧度优美的眸子似有浮光掠过,眉眼含笑道,“时辰不早了,我这便送令酒姑娘回去——”

凉风习习,似有凉凉的雨丝飘洒在安郡王的锦袍上,泛起了些许的湿意。颔首,喉咙微动,令酒也凝神聆听那窸窣的雨声。

“白扇。”安郡王敛起面容上淡淡的笑意。这时朦胧的夜雨中竟闪出一道黑色的身影来,按身形来看应是一名男子。他敏捷地从屋檐跳下,然后轻而易举地落在安郡王与令酒脚下这层有些松动的木板上。

“大人有何吩咐。”稽首行礼,令酒便能看到他背上肆意的湿意。

“伞。”安郡王神色静若秋水,没有一丝的波澜起伏。嘴里却吐出这般惊人的话——这半夜三更的,何况还下着雨,莫非变出一把伞来?

令酒颔首低眉不语,愔愔地想道。

脚下的地板微微有些松动与轻颤,几乎只是片刻的时间,地板又沉重地颤动,名叫白扇的男子又恭谨地发了话:“大人,这是你要的伞。”

令酒怔然了片刻,凤眸撇到白扇手中托起的一把看不清颜色的油伞,顿时脸上一派不可置信的意味。

“走吧。”安郡王拿过那把油伞,眸光深如渊,浅笑低吟:“令酒姑娘,我送你回去吧。”

她眨了眨凤眸,唇色朱缨一点,珉唇道:“不.....不用了......我可以自己回去。”令酒攥紧了指尖衣袖,眉心一动,望着愈来愈大的雨轻叹一声。又道:“那,那就劳烦安郡王了。”

安郡王扬唇轻笑,弧度优美的眸子骤然下弯,望着她眼底的旖旎笑意不减。撑开了伞便是默认了。

白扇也不知什么时候不见的。令酒“嗯”了声,便没再想别的。说话浅尝辄止,何况他安郡王是个大人物,自然是不敢多言。

夜雨带着几丝温度愈来愈大,穿过了小巷便是那条长安街。安郡王撑着伞,令酒不敢逾越半分,安安分分地站在他右边,若是不小心触碰了一分,定会躲闪开来。所以,令酒右边的衣袖已经湿了一大半。

安郡王忍俊不禁,一把揽过她的腰肢紧贴在身侧,令酒自然是抗拒,他便俯身在她耳边低吟:“不想被淋湿就不要动。”

她令酒何时这般委屈过?!若不是看在他帮她的份儿上才听话地点点头。

凤眸中的无耐便渐渐随着渐行渐远的背影,消逝在溅起的水洼里。

红尘客栈。

步子衿一身寑衣赤脚站在雕花楼空的窗牖边,罅隙吹进淡淡的凉意。过了九月便是入秋,半晚的雨声依旧窸窣萧条。涂着寇丹的莹润指甲有规律地敲打着窗牖边,眸光毫无波澜。

肖笙侧身斜倚在榻上,脸色不是很好。眼帘半敛着,迷离着焦距看着窗前伫立的一道纯白的背影。潇潇暮雨,居然开始打雷了,一声,一声,如魔鬼肆虐卷积乌云。

肖笙从小就怕打雷下雨。每到下雨天都会窝在榻上卷成一团瑟瑟发抖。长大了虽说家丑不可外扬,可天界似乎各路神仙都知道堂堂天界年龄最大的月老竟会怕天雷。布雨的楼岚仙子每逢这时都会提前告知肖笙,让他早些上榻去。

步子衿别过头去瞧看肖笙的脸色,一面将窗子都关好,凉风总算是断了根源。她的面容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一瞬便移开了目光。

左手翻转蹁跹,一架红檀木的古筝便稳当当地放在月白玉石桌上。步子衿轻微叹了口气,逆着灯火看不清她迷茫深邃的神色,她在凳上敛衣坐下,酝酿了片刻,勾手挑起一个低弦。熟悉却陌生的旋律在指尖重生无限轮回,仿佛是前世的红尘劫,轮回不止。

“子衿......为什么又弹这首曲子?”肖笙抿嘴苦笑,耳边阵阵的雷声伴随着古筝旋律交织于心,一丝一缕的痛楚在她眼角的涟漪放大。

他有如出一辙地沉重地叹了一口气。

她如他的意料之中没有回答,她曾几何时这般对他说过∶他们在前世就完了。

昏暗的灯火不知为何摇曳,星蓝的火苗在黑暗之中苟活。厢房里只映出两张脸,愈而清晰明亮。步子衿专注凝神在红檀木古筝美的惊心的颜色,好像是曼珠沙华的颜色呢。步子衿不经意嘴角流露出一丝苦笑,余光撇过榻上气息渐渐平稳的肖笙,内心最柔软的一处倏地被打动。眼底的旖旎打颤,她仰面深叹一口气,轻笑一声。

肖笙,这首曲子,是你当初送给我的。而现在,我把它原封不动地还给你,就像我们从未见过一样。

轻手轻脚在榻前停下,步子衿抬手解开了绾头发的木钗,墨丝散落在榻前黛青色的床柱上。翻身进去,步子衿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安静躺下。

“子衿。”肖笙翻身过来看着她。看不清他的神色,指尖触碰到他温热的肌肤,贪恋的温度。步子衿无耐应了声:“我在。”

“子衿。”

“我在。”

“子衿。”

“我在。”

仅仅是一瞬间,宽敞的怀抱将她揽入其中,紧紧的桎梏却极为霸道。肖笙下巴抵在她冰凉的额间,喃喃道∶“你走了之后,我找了你三千年。整整三千年。”他又像是自己和自己说,步子衿只是认真听着。

可是,你丢下我走后,我等了你剩下的一辈子。

漫长的夜。

冗长的雨。

肖笙,我们就放纵这一次。

幽狐引

希望大家喜欢幽幽的第一本书(?ò ? 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