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美人难撩

第十三章∶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美人难撩 幽狐引 1185 2017-05-17 23:48:04

  依旧是上午的风光,妖冶的碎心菊在明宫里开的凤娇水媚,中秋节的热闹似乎已经在彩绸轻飘中斑驳起来。帝后娘娘去人间看繁华的京城,明宫中只剩下处理政事的帝君,昭华娘娘和世锦娘娘,司命和司禄也不在宫中,也便显得有些许冷清了。

虞姬此时正在三生桥上,鲜红的身影在清一色的三生桥旁的残柳断桥也显得有丝毫的突兀。过了三生桥便是明宫,再走上十里路便能看到人间的浮幽山,虞姬很喜欢那里,因为那里也有一片桃花林。

“桃花妖?”司命没曾想在三生桥上又碰见那名桃花妖,确乎是有一面之缘的,但这也不很难看出来,她脖子上有桃花瓣的纹路,那是桃花妖独有的记号。

虞姬宝蓝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的错愕,似乎曾在西海水君七百万岁的寿辰上与这名男子见过一面,眉宇清秀,看了一眼便很难忘却。

司命抿唇轻笑,露出一排白白的糯米牙:“在下司命。”他抚平衣襟上的褶皱,同虞姬一般转身看向三生桥下的一片烟笼。

“虞姬。”

“小仙正要去明宫与帝君商讨要事,不知——”司命星君撇过头来,正好看见虞姬倏然落寞的神情,欲言又止。

喉咙微动,虞姬敛起眼帘,愔愔道:“不了,多谢司命好意。父亲母亲还在家中,怕是不便一同去明宫一探好景了。”

回身举步,她又轻叹一口气。拜别后,一抹渐已猩红的窈窕背影消失在一片烟笼之中。司命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便也学着虞姬轻叹一声: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眼帘轻颤,有些透不过气。虞姬驻足看不过三尺远的明宫,弧度优美的宝蓝色眸子里莫名落寞,脸上呈出一派惆怅。染着桃粉色的指甲攥紧了手边的衣衫,决然转身离去。

尤世,你没有勇气,我就去找有勇气与我做天荒地老这件事的人。

萧条十里,白露为霜。红裙袂蹁跹缠绕,虞姬颔首低眉苦笑:我虞姬,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

明宫。

“帝君,臣妾这次亲自熬制了养身子的莲子羹,可清火消毒,顺通肠道——”昭华手中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莲子羹,步履端庄地踏进瑞熙殿。狄髻间的流苏金步摇随着步伐摇晃。

帝君盘坐在席,听到动静后抬起头瞟了一眼,眼神毫无波澜,说到:“放在那儿吧。”

昭华娘娘忍气吞声地道:“是——”

莲子羹被放在离帝君最近的桌上,昭华指尖还存有莲花羹清幽的香气。她撅着嘴不满,妆容精致的脸一派失望的意味。

为了讨帝君的欢心,特意换了身他最喜欢她穿的那条素色的罗裙,别了最精致的发髻,画了最红的梅妆。可是,他却并未仔细看她一眼甚至赞赏一句。

“臣妾给帝君请安。”

殿外传来世锦的温润如玉的嗓音,听到帝君答复后,步履不匆不忙地进了内殿。

“帝君,臣妾今日来是有一事相求,恳请帝君答应臣妾。”世锦娘娘面容上流露出一分难言之色。余光却忽然瞥见桌角处还泛着热气的莲花羹,拿出了绣帕捂唇轻笑。

“爱妃请讲。”帝君终归是放下了手中的墨笔仔细悬挂在笔帘上。抬起清澈有神的眸子掠过昭华与桌角处的莲花羹,眉眼含笑地看向世锦。

“今日笙儿有些咳嗽,药君说是吃了忌口的东西,需一连几天饮下早晨最清新的露水——”说到这时,世锦露出几分为难之色。

帝君眸中携裹着几缕疼惜,呼吸倏然一促,眼看便要提开宫绦夺席而去∶“什么!笙儿患了风寒?”

“帝君莫要慌张,笙儿自幼身子羸弱,已叫药君开了方子缓解几日,除了还有些许咳嗽之外,并无大碍了。”世锦娘娘伸手按耐下帝君的动作,清澈的丹凤眼撇到昭华一刻时,竟起了几分笑意。

昭华娘娘颓然收敛起打量的目光,世锦与帝君亲密无间的动作让她触目神伤。她攥紧手边的披帛,视线又落到桌角零丁的莲子羹,清香氤氲。

“过段时间就是笙儿的生辰,本君打算筹备一份大礼好给笙儿赔罪才是。待会儿本君会命人每日清晨收集露水,直到笙儿痊愈为止。前些日子政事繁忙,未顾及你和昭华,是本君疏忽了。”

“臣妾替笙儿和姐姐写过帝君。”世锦几乎是欣然答应了,丹凤眼浮光耀目,“昭华姐姐也是费心了,莲子羹竟熬制得如此剔透细腻,帝君可不要辜负了姐姐的一片好心呐。”世锦娘娘笑靥如花,眉目美如画。帝君揽过她在一旁与他并排坐着,手掌不断摩挲着她滑腻似酥的肌肤。昭华顿然别开眸子,气息在不经意间如秋风落叶般颤抖。

帝君并未瞧见她的神色,听世锦这般说道便将那碗莲子羹端到面前来。

昭华眉心一动,眼底的最后的温存被突兀地掀起。小小的一碗莲子羹竟会轮到他人知微的怜悯。

世锦却笑着无辜。挑起汤匙在粘稠的莲子羹中搅拌了片刻,杳起一勺递到帝君的嘴边。他浅酌一口,眉宇间的笑意在世锦的注视下再度着色,昭华总算是体会到刻骨铭心,锥心刺骨的滋味。

“这莲子羹不错,该得佳赏!该得佳赏!”

而昭华娘娘却跌撞着起身,额边的几缕碎发与发髻间的流苏金步摇一同摆动。她的骨节泛白,缓缓开唇道:“臣妾这般做是应该的。”

她叹气,狼狈被世锦娘娘尽收眼底。她不信,帝君没有看到。莹白的面容显得瘦绿消红,“臣妾今日答应川儿去人间看大好风景,臣妾先失陪了。”

“去吧,”帝君缓缓说道,那一刻他的视线终于重落到昭华身上,“记得早些回来......莲子羹,很好吃。”

就像是惊涛骇浪后的平静涟漪;冷漠绝情后的一抹温情。明知只是一瞬即逝的海市蜃楼——

她抿唇笑得痛心:“臣妾明白。”

——依旧毫无止境的退让,哪怕从此,万劫不复。

“姐姐和川儿玩得开心。”世锦侧过头笑得纯真。

回身举步,恰似花笑润如妍。令人怜悯的神情忽而三区额。昭华步履不匆不缓地离开了瑞昌殿。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母妃,咱们不是说好今日一同去人间去玩儿嘛?”一回到流芳殿,尤叙川坐在外殿端着茶盏轻啜。看到母妃略显颓然的姿态,语气倏地一促。

“母妃有些乏了,不如我们明日再去罢——”昭华接过尤叙川递来刚砌好的茶水,指尖有些发抖。

“好。”尤叙川稚嫩的目光让昭华觉得锋芒在背,轻声无力道:“川儿,母妃先去小憩一会儿,你便先回越九阁吧。青袖,你送尤亲王回去。”

“奴婢知道了。”

昭华如释重负般地入了内殿。晌午的时光飞速流逝,无声无息。

“青袖,你留下来照看我母妃,我自己回去。”

即使母妃掩饰的再怎么好,但很能轻易的看出她眸中绝望的深渊。他的母妃自从父皇迎娶柳氏世锦后,眉头便再没有伸展过。

一入候府深似海,从此笑容是路人。

这一天还很长,尤亲王总觉得他需要做些什么。

“风徽。”

一名男子从屋檐跳下,稳当地落在尤亲王跟前。

“去准备一些食材。”

“......是。”

幽狐引

求收藏(?? . ??)求评论?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