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美人难撩

第十四章∶世味年来薄似纱

美人难撩 幽狐引 1987 2017-05-19 23:52:34

  俗话说,天上一天,凡间一年。这话固然不错,明宫刚刚才过了一柱香的时间,人间却已过九月中旬,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今日便是令酒与虞姬约好相见的日子。晨光微露,湖面已泛起了鱼肚白。雕花楼空的云窗渗进了几分颜色的暖阳。已过中旬,晨风开始萧瑟。令酒揉着惺忪的睡眼,打折哈欠伸着懒腰下了榻。沉香还睡得很熟。令酒轻手轻脚地将自己收拾好后,打开了厢门迈步进了庭院。

虞姬还没有来。令酒在凋零的桃花树下昂头张望,只能透过树梢中的罅隙看到斑驳的阳光。时辰还很早,思酌着虞姬应是还没收拾好吧。令酒便裹紧了身上披着的织锦中衣,坐在石椅上等待她来赴约。

虞姬是一个行踪让人难以琢磨的存在——何况她是妖,而她令酒只是一个凡人,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令酒不难理解虞姬为何知晓得如此之多关于她的事,只是想不通,为何在茫茫人海中唯独选择她。

“花雨姑娘,我来迟了。”一抹猩红的背影煞是夺目,嗓音清脆如铃,她的眉眼愈发清晰明亮。她一面说道,一面轻喘着气,走到石椅旁佛裙坐下。

“我也只是刚刚来。今天来,我想问.......”令酒对于她的出现没有感到一丝的惊诧。她只是抚眉轻啜一口刚砌好的茶水,开唇准备接着说还未道完的话。

“我先带你去一个地方。到了那里,我会告诉你你应该知道的。”虞姬夺下令酒手中轻捻的茶盏,茶水险些泼洒。她站起身来拽起令酒的一只胳膊正要施展法术,却被令酒兀自按下。

“等等,你能不能先告诉我要去哪里?我怕待会儿香香醒了没有看到我会着急。”她的视线流转到那一排的厢房上,然后抬眉对上虞姬宝蓝色的眸子。

“最开始的地方。”虞姬眸光渐渐凝起,口吻波澜不惊。

“最开始的地方?”

眼前突然射出一道刺眼的白光,令酒瞬间别过头去,疑虑与眼睛的刺痛感紧密交织。直到虞姬拍了拍她的肩膀,令酒才半信半疑的睁开凤眸。

眼前的那片光景不再是自家的庭院。那是一户看似荒废了许久的茅屋,门前还有一条窸窣作响的小溪和漫山的幽竹。令酒不可置信地睁大了凤眸在景象与虞姬的侧颜间不断更替。

她仿佛是早已猜测到令酒的诧异。宝蓝色的眸子开始闪烁了几分琥珀的光泽,然后逐渐褪色,像是一位说书人,拂袖,低眉,娓娓道来。

“你本是出生在一户乡野人家,正直荒年,你的爹娘带着襁褓中的你四处奔波逃难。不幸的是途中遭遇匪贼,你的娘亲万分悲痛之中决然将你丢入深山巨骨之中。后来,“清月佳人”的老板娘,也就是你口中所谓的‘怡妈妈’,在山中游玩一日无意发现了你,将你带入京城内,你才得以安生。”虞姬面上一派从容,净得有些扎眼。令酒跌跌撞撞地后退几步,她不可置否的语气造就了令酒哽咽的颤抖。

无以言喻的酸涩如波涛卷集着她的一切思绪。

“那是你有名义上的竹马,与你年龄相仿,小名叫官俞,与你一样,在那场劫难中失去了踪迹。”

官俞.......官俞........

令酒喃喃自语,所有的心绪幻灭,她几乎是颤抖着纤长的睫翼,嗓音喑哑。

她逼迫自己想起那时的事来——但是不要忘了,那时她还只是襁褓中的婴孩。

“你那时候还未开始记事,不要太过勉强。”虞姬似乎也被令酒感染了心绪,连一贯冷漠的语气也渐渐平和下来,宝蓝色的瞳仁渐渐缩小,她缓步走到令酒的一侧,凝视着令酒皙如茉莉的苍白脸色。

令酒垂着双手走到茅屋跟前,伸手推开了门。“吱呀——”的声音尤为刺耳。稻絮茅草从门框上泼洒而下。一股沉重的霉气刺鼻而发。张眼望去,里面尽是岁月流逝的痕迹。

破烂不堪的陈设却摆的极为整洁,她与爹娘曾一同生活在这片屋檐之下。她令酒,闻到生命中的第一缕空气而发的啼哭属于这里——这怎么叫她不感到难过。

“那为什么,我每次有困难时你都会及时的出现?那为什么,从未干涉过我的生活的虞姬——你,又怎会知晓从未有人告诉过我的一切?”她的语气偏执,虞姬蹙眉深沉叹了一口气。

“因为我是妖。但是我不会回答接下来王你要问的问题。但是我会告诉你——你本不是花魁令酒,你本该与我一样——”

一样.......与虞姬一样.......

令酒放下了思绪,张开嘴却欲言又止。她与虞姬一样这是什么意思?

虞姬明白她的焦虑。她转过身去迈步出了茅屋。但她不会答复她,令酒还不谙世事,一旦知晓这一切,她的生活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此所有人都将在劫难逃。

“虞姬,我求求你,你告诉我还不好?”令酒极力忍耐着哽咽恳求着只留给她一道背影的女子,“我求你,算我求你。”

“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以后.....你会明白的。”

她那令人绝望的回答仿佛亲手将令酒一步一步推下无尽深渊。她没曾想,会是这番不堪的景象。

令酒眼底的涟漪泛滥,内心一股沉重之感着力敲打她的每一处柔软的地方。爹娘一直以来都是她心中的死结,而每一次的幻想都将是作茧自缚。

她毫不犹豫地提裙猛然跪下,一寸一步,她说,虞姬,算我求你,你身为妖,又怎会不知道。

——因为她的心,不容许她有片刻的怠慢。

因为我身为妖,所以才不会让你知道。

最后的最后,虞姬眺眸远视,令酒颓然坐下。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我本以为,我会知道我所有想知道的一切,却没曾想过,这一天,都将成为以后的梦魇。

忽然,远处传来断断续续的对话声,由远而近,由远而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