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大天圣

第二章 上岛

大天圣 七色花火 3790 2017-04-27 23:07:56

  第二章上岛

从监狱冲出来的猛人们发出了合力一击要将监狱岛和上面的百万守兵化为乌有,所有人面临着灭顶之灾,可是下面的狱楼中还有两个半死不活的人,是的,他们在睡觉虽然有点死,可毕竟还活着,更毕竟他们是主角,猛人们你们必须考虑作者的感受。猛人们:“谁管他们,爱死不死,死了更好说不定我们也能当回主角,哼哼哼???”他们明显在意淫或者在幻想什么

毁天灭地的力量由上至下贯穿而来极光所过之处无论什么皆化为乌有,守兵们在身体即将接触极光之时,身体已经开始消散,然后脚下的土地,岩石,海水都如水沾烫鉄,滋滋蒸发。整个监狱岛就这样被抹掉没留下一丝痕迹,甚至海面也如同果冻被在中心挖了一勺,久久不能恢复,慢慢的,慢慢的以底部为中心,产生巨大的旋涡。

不论是巧合,还是天意,天相变了。狂风嚎吹,巨浪翻涌,地晃山摇,电闪雷鸣。这一切带来的便是海啸,地震,和板块运动,于是乎(请容许我扩大数字的范围)以此为中心千万海里范围的一切都受到了影响,关于鱼儿,花花草草的一些我们就不说了。只是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岛上,虽然说不知名但其实它是有名字的,那就是科学岛,被世人所不知的岛屿。

“妈的,又地震,看来这个岛确实不怎样,是不是也该出去闯闯了,不过有点恋恋不舍呢,我在这里简直就是皇帝,不敢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也差不多了,岛上数十万人口唯我是尊,一呼万应。是啊,出去后说不定是什么光景,冒险可以,但不知结果的冒险还是不可取啊,虽然说不知结果便是冒险的精神,可是???。”唔???警报声响起之后“报???”思绪被人打断总是会不爽。一个戴着这个世界的人没见过的墨镜的人破口大骂“嚎你妈B,不就个地震吗,是不是觉得老子没见过世面,你妈的,老子看美国大片,看日本大片时你还尿尿和泥玩呢。”(作者:美国大片也就算了,日本大片?)

将时间稍稍往前追述,话说猛人们合力一击将监狱岛从世界地图上抹掉,在离此地有些距离的海面上悬浮着一面大镜子,镜子约有一人高,三尺宽。诡异的是镜子中的影像居然是一个守兵,仔细看的话,正是先前那个双手合十浑身哆嗦的守兵。更加诡异的是这人居然从镜子中走了出来,四下扫了一眼,迅速在海平面上奔跑起来。

同时,海面上又露出了两个脑袋,一个普通非常,名叫东霸阳;一个面容刚毅,名叫奥尔伽。这两人正是大监狱中沉睡千年的少年,来自于遥远的东方,一个曾经纵横世界的的家族——东霸族。

东霸族大约在一千多年前被灭族,这两个年轻人是唯一的家族血脉没有人知道他们的使命和接下来的命运。一切将是未知,逗逼而伟大的人生将要开启!

奥尔伽:“这什么鬼地方?嗯,头好晕。”霸阳:“怎么一觉醒来就泡在海里,我不会是一直睡在海里吧?”奥尔伽:“先不管那些,感觉比以前强了很多,要不要试试?”霸阳:“嗯,就一起试试吧。”话毕,二人双手按住水面,竟然将身体拔出,最后以双脚站立在水面上。无论风浪多么汹涌却对他们毫无影响,仿佛脚下生了根。不约而同:“我们果然变强了。”“就让大浪带着我们走吧,世界在等着我们。”

霸阳“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随波逐流了一会风浪逐渐平息,视线也开朗了起来,远处的海面上出现了一点模糊,没有错的话应该是一个岛。两人相视一笑,缓缓向岛走去???

但凡有人居住,稍有文明的岛屿大多都会有类似灯塔岗哨之类的防护措施,尽管这岛上的原居民在三年前并不知道还有这些东西。现在既然有了那就要发挥它的作用,所以在岗哨里聊天的两个哨兵无意间发现了海面上的不明物体,一个哨兵立刻将挂在脖子上的一物拿到眼前,如果你此刻在场的话,一定会惊异他们的装束和装备。不错,他放在眼前的正是望远镜,一个不该在这个世界出现的东西。

拿着望远镜的哨兵开始紧张起来,但并不慌张,一边通过望远镜注视着海面,一边用手推搡着另一个哨兵,“快通知将军两个不明人士在海上徒步而来,并通知全岛做御敌准备。”拿望远镜的哨兵对另一哨兵说道。

回到刚才,一身体全副武装的士兵左手齐眉行军礼,尽管受到辱骂却依旧面色严肃的汇报:“报将军,海面上发现徒步而来的未知人士两名,已通知全岛御敌,请将军指示,完毕。”墨镜男也立刻严肃了态度,也同样行了个军礼,放下手后说:“做的很好,务必将不明人士捉拿,经审问后再行回报。”之后就是一句不伦不类的回复“yessir”后士兵转身小跑出去。虽然通知将军的任务完成,但将军似乎忽略了一个严重的词组“徒步”

就在霸阳和奥尔伽踏上沙滩的时候,在二人前方的岩石后面侧身出十多名武装男子,手中握一不知名兵器,其中一带头的大声喊道:“你们已经被我们包围,不要做无谓的反抗,双手举起,趴在地上,如有反抗,我们将会射击。”言罢对其余人做出了一个准备动作。其实东霸阳与奥尔伽已经按照他们说的做了,双手举起,因为他们不知道那代表着什么,可是那一句“趴在地上”让两人愤怒了,举起的双手也放下了。奥尔伽先开的口:“让我们趴在地上?”“不如让我去死”霸阳。话音刚落对方的领头一句“射击”十多个金属物体射向了二人,是的,他们开枪了。

纯铁的子弹发射了出去,射击者已在脑海中构思出眼前两个人的死相。而置身其中的二人却只感到好快的进攻,而后挪闪身形,堪堪躲开了子弹的射击,怒火更炽一成。“战斗的信号你们既然已经发出,那就做好死亡的准备。”霸阳一句话说出。下一秒,奥尔伽以雷霆之势扑到最近的一个射击者,只是轻轻拧了一下对方的头颅,对方便以颈椎断裂而一命呜呼,夺来对方的武器。在十多个射击者楞神的时候,奥尔伽把弄着手里的东西,没错那是一把枪。奥尔伽无论怎么拿都觉得不顺手,索性握着枪杆子,朝着剩余的愣神的射击者奔了去,手起枪落一个脑袋碎裂枪支解体。而行凶者奥尔伽发出了感叹:“既不顺手,又不结实,什么垃圾兵器。”铛???一声枪响,不知哪个勇敢的战士向奥尔伽开了一枪,子弹极速旋转瞬间击中奥尔伽的后心,奥尔伽因为受力身体前倾踏出半步,咬着牙扭过身子的同时,其他持枪的人瞬间惊醒“砰砰砰???”数十声枪响,十多颗子弹全部击中奥尔伽,而子弹掉落在地上,奥尔伽毫发无伤。所有的攻击仅仅换来了必杀和愤怒的眼神。半截枪杆大力甩出刺中了第一个开枪的人,再化双掌为刃,几个腾挪,在奥尔伽身后便多了十多具尸体,有的喉喽断裂,有的脑袋搬家,有的残肢断体,总之场面血腥无比。

而此时的墨镜男再次接到了通报“上岛的二人,无视警告,与先锋特警队交锋,特警队无一生还,这次敌人的行动可能对您十分不利将军,请做好万全准备,完毕。”军礼完毕墨镜男开口:“通知全岛武力拖住他们,待我准备完成,我将亲自结果他们。”

再看东霸阳,手指抠着鼻子,脑袋两侧各有一黑醺醺的管子抵着。奥尔伽看到这一幕,双手一抱胸:“你在开什么玩笑?”霸阳阴阳怪气:“做事总要有始有终吗,我既然先扣的鼻子,就一定要扣完,你最好回头看看身后好多人呐。”奥尔伽闻言依旧抱着膀子转了下身扫了一眼,发现自己已经被半包围了人数大约百人,然后又转了回来对霸阳说:“你玩够了没有,我们可要开工了。”霸阳将小指从鼻孔里抽了出来:“哇,好大一坨。”小指一弹,两手上下拍打了几下骤然发力挥拳,两个持枪抵着霸阳脑袋的人飞了出去,胸部凹陷,显然已经气绝,再次拍拍手:“那开始了”话罢两人旋风般冲向人群。所有士兵打扮的人一起朝他们开枪。枪林弹雨中霸阳与奥尔伽也不闪避,任子弹击打在身体的各个部位却无法造成哪怕一点伤害,下一秒他们已经勾得着士兵了。

没有任何招式,直接的硬碰硬霸阳和奥尔伽每一拳和一脚都会伤人性命,是真正的人命收割机。士兵们虽然死伤惨重仍旧憨不畏死,口中也喊出了声音:“他们是来刺杀将军的。”“必须在这里拖住他们”“将军是我们最大的恩人,不能让他们阴谋得逞”“。将军就会准备好的再拖延点时间”“兄弟们我们齐心协力,谁也无法伤害我们的将军”“不要忘了是谁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以死报德,不正合我意吗”----就在这时墨镜男出现了。

刚才士兵们的喊叫尽收耳底,没有人知道墨镜男湿润的的眼眶,与他心中的感动,因为他戴着眼镜嘛。杀戮的霸阳与奥尔伽也停了下来,两人背向彼此四肢沾满了不属于他们的鲜血。霸阳:“24”奥尔伽:“25”霸阳:“你似乎更好杀戮了”奥尔伽:“不要因为我赢了你就恶语中伤”在两人对唱的时候,墨镜男向两人发出了数个问题而二人浑然不顾,这可让墨镜男一下从刚才的恩人感觉中抽身出来,"砰砰砰”子弹飞出击中奥尔伽。(为什么总是我)。

这次不同以往毫发无伤,尽管子弹依旧掉落在地上,但奥尔伽的胸部出现了三个血洞,不是很深,但一定很疼。“来了一个强劲的,哈!”奥尔伽说话的时候血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这一切尽收墨镜男的眼底。墨镜男的大脑高速旋转,我们的第三位主角正在绞尽脑汁寻思对策。场面一下子僵持住。“桄榔一声”墨镜男的枪掉在地上,然后以常人极限的速度奔向霸阳,面带笑容,眼角流泪,再然后给霸阳一个浑厚的熊抱,就像失散多年的兄弟重逢。而霸阳脱口而出:“就算我杀了你好多人,也不用这么热情吧,并且???”霸阳伸手一指奥尔伽“他杀的比我多。”墨镜男瞄了一眼奥尔伽,奥尔伽回应的是眼角高挑并伴随着一声恶狠狠的“嗯!”墨镜男立刻回转了脑袋正视着霸阳进行了一段感人的抒情。所有士兵们从面部看不出什么,然而眼神和嘴角出卖了他们。而霸阳和奥尔伽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墨镜男身上。

墨镜男不负众望述说了一段狼和小红帽的感人故事,并抽身离开了霸阳,在大约退出十多米的时候话锋一转:“这是我对你们的考验。”轰???一声巨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