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大天圣

第四章 登录

大天圣 七色花火 3425 2017-04-28 22:36:49

  第四章登陆

老者自以为三人身受剧毒,命不久已他似乎小瞧了霸阳和奥尔伽,要知道此二子可并非常人。待老者彻底说服了一凡,转过身还要和塞提斯说些什么,却发现塞提斯不再因中毒而痛苦,反而在和霸阳说些什么。老者疑惑:“你????”他想说你们不是中毒了吗却发现自己现在问这个问题很傻,于是看着警卫们希望他们能给出答案,其中一个警卫耸了下肩:“他只是喝了杯酒就没事了。”

在老者和一帆无比惊讶的眼神下霸阳和塞提斯站起身向门口走去,霸阳边走边说:“嘿,奥尔伽,再不起来可不管你了。”奥尔伽抬头起身揉着眼睛回到:“你管过我吗,好像一直是我在管你。”本来老者并不挡路,可奥尔伽偏偏冲着老者去了一把将老者推到一边:“滚开,你个老不死的。”然后再走回自己的路。总之可以肯定他是故意推一下那个老不死的。当三人走后屋内的老者一下子无所适从不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了。走出没多远的塞提斯突然拍了下额头:“诶呀,落了点东西没拿你们等一下。”说完就往回跑。回身正好看见奥尔伽。奥尔伽问道:“一个人没事吧,要帮忙就吼。”一句很随意的话确让塞提斯心中一暖回道:“我还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哈!霸阳和奥尔伽微微一笑。

在满屋人呆滞的情况下,塞提斯几步走进屋,奔向自己的卧室,关门反锁。确定没人能进来后,迅速从床下拉出一长条形的箱子,打开确认一下东西是否还在,关上箱子,将床头挂着的AK冲锋枪背在肩上,将全身上下所有的口袋塞满弹夹,将桌子上的钢制头盔戴好,背上自己从地球上带来的军用旅行包,最后全身上下挂满手雷,手里握着一个拇指套在保险上,另一手提起箱子,走到门口想象着门口的景象,一脚将门踹开,果然和他想的一样警卫们拿枪指着他。原来当塞提斯回来之后,老者徒然反应过来吩咐警卫绝对不能让他离开这里,必要时可以杀了他。而当他们看到塞提斯后却没一个人敢开枪,并且纷纷退后让路,没办法,在场的人都知道手雷的威力,并且塞提斯狡猾的戴上了头盔,于是乎,塞提斯大摇大摆的往外走,当走到一凡身边时低声对一凡说:“做个好国王,别听那个老不死的。”屋里的人看着塞提斯潇洒的背影更加不知所措,老者来到一凡身边问:“他刚才和你说什么?”一凡:“别听你这个老不死的。”老者气急一甩袖子转身离开。

傍晚时分,小岛的西部海岸,塞提斯赤着上身满身是汗不停的动作着,而旁边的霸阳和奥尔伽悠哉的依着大树,好不悠闲。霸阳:“想不到你还有这个手艺,竟会造船。”塞提斯:“没办法,父亲爱好制作手工艺品,我从小耳濡目染多少还算心灵手巧,实话和你说吧,我没在造船,只是做个木筏足够我们到达陆地就行了。”听到这里的霸阳和奥尔伽同时大叫道:“什么?木筏?”奥尔伽怒道:“用比手臂还细的树枝做木筏,还要到达陆地,你脑子灌铅了吧。”霸阳和奥尔伽同时指着身后依着的两人合抱的树干说:“至少也要用这个。”

塞提斯无奈道:“可是我的匕首砍不断。”霸阳与奥尔伽同时吼道:“你不早说。”接着两人走进森林就是数十声轰响,十多颗巨树倒地。塞提斯很无辜自语道:“你们也不早问。”三人齐心协力手忙脚乱忙活到半夜终于完工。还算不错,一个巨大的木排上还搭建了个小屋,用来遮风挡雨。

次日清晨,三人踏上了征程,三人分别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双脚犹如登自行车,是的这是木筏的唯一动力,木筏缓缓离开了小岛。奥尔伽:“对于生活了三年的岛屿,突然离开,难道没有什么感想?”塞提斯:“我曾经帮过一群白痴,简直就是狗咬吕洞宾。”霸阳:“吕洞宾他和狗有什么仇,为什么狗要咬他?”塞提斯无语:“好吧,先让我自我介绍一下,本人并非这个世界的人,我是来自另一个更高度文明的世界???”话还没说完就被奥尔伽打断,奥尔伽:“你的话让我很不爽,似乎这个世界很低级?”塞提斯:“也许我的表达有误,我的意思是我的世界是对科学很有研究的世界,并不是说谁凌驾在谁之上,简单地说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话还没说完又被霸阳打断。霸阳:“你开头已经说了,你并非这个世界的人。”塞提斯陷入了彻底的无语他发现要向这两个人解释一件事情很困难随后提声道:“我说了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所以???”话还没讲完同时被霸阳和奥尔伽打断:“我们知道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还有什么?”塞提斯双目泪流再不言语。奥尔伽:“再说点什么吧。”塞提斯“绝不!”霸阳:“为什么,至少我们知道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还有什么?”塞提斯“没有了!”霸阳和奥尔伽:“哦!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再就没有什么了。”塞提斯泪流满面痛苦不堪仰天长啸:“神呐带我走吧,我已经受够了。”霸阳:“你受够了什么?”塞提斯直接晕倒。奥尔伽:“喂,没事吧怎么就晕倒了!”

迷迷糊糊的塞提斯缓缓睁开眼睛,发现此刻他是唯一清醒的人,而那两个家伙竟然睡的四脚朝天,不省人事。无奈塞提斯只能自己努力的蹬阿蹬,然后四下打量自言自语:“这两个家伙根本就是神经大条王,在危机四伏的茫茫大海上也能睡得如此踏实,根本毫无危机感,幸好有我,不然你们早就喂鱼了,恩?什么东西?”

在几百米以外的海面上出现了一个背鳍呈扇形,鲨鱼吗好像不是,塞提斯努力的搜索自己的的记忆,最后以无果而告终。这短短时间里不明水下生物就到了咫尺,刚才在远处看还没觉得怎么样,这时候近了,才发现单单一个背鳍就比他们的巨型木筏大,这可了得。

话说怪物正围着木筏不停的转,塞提斯浑身颤抖,机械的蹬着木浆,想要喊醒霸阳和奥尔伽,又怕吵到深海怪物,塞提斯的心跳已经达到140脉了,同时海怪游到木筏的一侧,保持着木筏同样的速度,海水纷纷向四面流下露出车库一样大的眼睛,塞提斯面部从上到下变得紫青,眼睛暴突冲出眼眶,下巴挂在胸前动弹不得。而这只是刚刚开始,当海怪上半身露出水面时,塞提斯已经开始前后左右的打晃,随时就能精神崩溃而再次晕死过去。

巨大的海怪瞪着眼睛瘪着嘴巴,似乎很不满意,过了几秒又似乎想开了终于张开了大嘴就要咬下来。塞提斯喉喽鼓动却发不出声,其实他想说的是:“救命啊,有海怪???!”海怪的血盆大口与锋利的巨牙就要咬上木筏时,在木伐的两侧同时发出‘嗯?’的声音随后便是霸阳:“无敌霸王拳”海怪的嘴巴被合了起来,紧接着就是奥尔伽的:“霹雳旋风脚”将海怪从海面踢飞出去,这次塞提斯能出声了伴随着海怪的抛物线发出‘额~额~额~’的声音,当海怪掉落海中塞提斯的头也跟着颠了一下,然后长嘘一口气:“吓死我了,幸好你俩及时醒来,不然我们可就要挂在这了。”奥尔伽:“不见得吧,看看那边。”塞提斯顺着奥尔伽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海怪正被一群巴掌大的食人鱼蚕食着,食人鱼跃出水面撕下海怪血肉的画面引入眼帘。霸阳:“他遇到比他更饿的家伙了,尽管体积庞大,却奈何不了对他来说蚂蚁般的存在。”奥尔伽:“有时候数量也很重要,就像现在。”

“好的奥尔伽,塞提斯,我决定了我们似乎要加盟一些人了。”奥尔伽皱眉‘多少?’霸阳挠了挠头:“还没想过,应该是越多越好吧?”奥尔伽:“最好找些有实力的,我可不想和一群没用的家伙称兄道弟。”

夕阳西下,在海天相接的地方升起一抹红晕,一只木筏从平静的海面上漂过,衬得是下潜到一半的夕阳,平静的画面像极了暴风雨前的宁静。

塞提斯平静的说:“兄弟们,不觉得身后的海面有点不对劲吗?”塞提斯的精神承受力已经极大的锻炼了。霸阳和奥尔伽回头看了一眼高出木筏很多的海面,急速回头看向前方三人同时大叫:“啊啊啊,被卷入漩涡了啦???”然后其中的两声戛然而止,就看到木筏极速后退,那没停止的喊声只是顿了一下,接着以更大声音喊道:“有两个怪物在海上推着木筏走啊???”当终于摆脱了这个漩涡后,塞提斯发现他们今天出门时,忘了看黄历,因为眼前赫然是一漩涡群???

清晨的曙光照射在海面上,躲避了一夜漩涡的追杀,塞提斯如同死狗一般趴在只剩下不到五分之一的木筏上喘息着,而昨夜出了百分之99.99力气的霸阳和奥尔伽,只是背靠着背简单休息着。塞提斯看着二人不由想道:“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形怪物?”下一瞬间塞提斯犹如注射了强烈兴奋剂,忽地站起身指着前方吼道:“看!快看是陆地,是陆地!”霸阳和奥尔伽的话一下子犹如冰水泼了塞提斯一身:“你脑子进水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塞提斯颓废道:“难道你们忘了昨晚的凶险了吗,那可是九死一生啊。”奥尔伽:“是你忘了吧,我们可是一直在救你????”

“沙拉拉”是木筏划伤沙滩的声音。”塞提斯第一个跳下木筏:“我来了,这个世界,等着被我征服吧??诶呀。”“少抢我的台词”霸阳冲着拳头哈了口气。奥尔伽活动下筋骨正在做着‘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