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大天圣

第八章 江洋大盗

大天圣 七色花火 3817 2017-04-30 23:59:08

  第八章江洋大盗

霸阳等人并排在茂密的树林中走着,身上的衣服也换了,有人可不想再因为衣服而招惹不必要的麻烦。之所以走树林也是因为这个,上午闹出那么大的动静,现在恐怕全城都在搜索他们吧,倒不是怕他们只是用塞提斯的话就是何必和鼠辈一般见识,这让霸阳欣然接受。其实塞提斯的真正用意是不想再让这两个魔头再闹下去,尤其是霸阳这个杀神红起眼来简直连人情味都没有了,如果再在城里出现恐怕将会是生灵涂炭。尽管如此,此刻的昆北城也并不宁静。

在霸阳等人消失后不久从昆北城中奔来一队人马,大约百十来号人,带头的一位骑着一金毛长角的高头大马,只见此人面目威严,气势磅礴目光冷峻其相貌和阿休谟有几分相似,不难想到这人就是昆北城的城主阿伦四星罗力使用者。世界称拥有这样力量的人为‘大高手’。

阿伦在收到通报后立刻出城赶往事发地点,途中不停的思索‘没想到摸竟然失败了,在如此之多的高阶士兵围攻下竟然拿不下两个年轻逃犯,看来是我低估了他们,但这也是我最强的战斗力了,看来还是不要管他们了,不然会损失更多的,就让有能力的人去对付他们吧,我还是不要趟这滩浑水为妙’

到了地方阿伦才发现事情似乎比想象的更糟糕,士兵们互相搀扶。他接到的是围剿失败,没想到会是如此惨像,突然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他不禁环视却没有发现自己的儿子,除非发生不测不然他现在应该主动来到我身边的,难道??

阿伦:“我儿阿休谟在哪里?”几个士兵指着前方被人围住的地方说:“队长被击晕了,现在还没有醒过来。”阿伦朝着方向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去???

霸阳:“我说你们两个今天怎么了,好像我做错了什么?”塞提斯:“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你今天其实很过分,连我都看不下去了,真的。”奥尔伽邹了邹眉:“其实我也说不清楚,只是觉得你当时不该那样做。”霸阳糊涂:“我做了什么吗,好像没有啊?”塞提斯看了霸阳一眼:“你打赢了那个人没什么,但是你不应该在之后还毁了他的剑,那是对一个武者的侮辱。”霸阳无奈:“那没办法啦,他说了我很不高兴的话。”奥尔伽:“之后你就更不应该去碰被毁的剑身。”霸阳无辜道:“他的眼神让我很不爽。”奥尔伽和塞提斯同时道:“就因为不爽?你太小孩子气了!”

‘嗖’一只制作粗劣的箭矢插在了奥尔伽面前,同时从林中闪出十多个彪形大汉手里拿什么的都有,有一个拿着张破弓,箭应该是他射的。一大汉排开左右站了出来指着三人道:“那个,我们是绿林好汉,嗯??专门劫贫致富,啊不是??是专门劫富济贫,所以银两什么的,都快点交出来,不然休怪我们拳脚无眼!”

霸阳:“又要打架吗,我奉陪。”奥尔伽:“原来是劫贫致富的绿林好汉,有前途!”塞提斯不高兴道:“太不专业了,连台词都没有还打劫,这都什么世道?”塞提斯向前跨出一步:“如果你们要打劫,至少也要这么说才算有气势‘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

对面的十几个大汉听到塞提斯的话不禁动容差点就要掏腰包,猛然醒悟过来好像是自己在打劫啊,看来对方是同行而且很专业。大汉疑惑却又开口:“刚才多有冒犯,不知几位是哪个山头的?”塞提斯眼睛一转这一刻终于可以发挥自己的长处了向奥尔伽和霸阳使了个眼色比比划划道:“我们是某某山脉的什么大盗,因为名声太大所以已经没有商队敢从我们的地盘过了,因此很长时间没生意可做,我们就决定换个山头重新开始,不知贵寨可否有我们的容身之处。”

大汉开怀大笑:“哈哈哈,即是同道中人,我等就应该多多帮助,几位先跟我回去,待我禀报了寨主,相信收留几位不成问题,走!”塞提斯回头一副奸计得逞的嘴脸,正好可以在那里躲躲风头,却不知大汉的眼底也是一片任务完成之色,然后三人跟着一起去了贼窝。

在一处毫不起眼的枝叶交错的地方,大汉们四周打量了一下确定没人后,其中的两人迅速扒开了树枝露出一洞穴。然后大汉们和霸阳等人就钻了进去,开洞的两人在进去前再次打量了一下周围也跟着进去并把洞口重新堵上,从外面什么也看不出来。

洞穴刚好一人高可以两人并排行走霸阳等人处在中间,前面有四个大汉举着火把引路,大约十分钟后眼前出现了亮光,应该到出口了吧。

被阳光猛一照射众人眼睛都有点不适,纷纷抬手搭起了凉蓬,一幅世外桃源的景象印入眼帘。只见洞外偌大的一块空间左边圈养了一些家禽和牲畜,右边是大片的农作物。边走边看就发现不时地有人饲养着家禽和牲畜,还有些人或在除草或在剪掐枯叶。所有人都对霸阳等人不闻不问,只是偶尔和大汉们打声招呼。在大约又一个十多分钟后终于走到了中心地带。大汉和和身边的人交代了一下就自己一个人离开了,而霸阳等人也被引到一处农舍中稍作休整。

塞提斯独自一人走出小院观察着四周发现这是一巨大的天然屏障,远处边缘都是高百米甚至千米的岩石峭壁将这里完全圈了起来。塞提斯不禁自问:“想不到还真有世外桃源,从地形上看这里应该是一个巨型的火山口,不知是死的还是活的,从可以种植作物来看至少要百万年没有喷发了土壤已经恢复其原有的特性。也有可能是人工从别处挖来的如果是那样那可是相当巨大的人力啊,并且所需要的泥土量也是相当巨大,所以应该是前者自然恢复,大自然还真能创造奇迹啊。既然如此,生活在这里的人完全可以自给自足,为什么还要打劫呢?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想到这里塞提斯赶紧向屋里走去要告诉霸阳和奥尔伽最好小心。

但他进入屋里时两个不争气的家伙已经在进行梦话交谈了。塞提斯汗珠滴下眼神无奈心中非议‘竟然毫不防备的在别人地盘上呼呼大睡,连一点危机感也没有,你们究竟怎么活到现在的。随后释然恐怕也就你们吧,换了别人早死上一千回了’

刚把两人叫醒那个独自离去的大汉回来了,塞提斯再没机会提醒二人了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总之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反正来这本就是自己的馊主意听天由命了。大汉一脸兴奋:“几位,寨主有请。”塞提斯眼皮一跳来了,霸阳和奥尔伽对视一眼各自在自己头顶出现了一幕想象的景象,一个是鸡肉,羊肉,牛排肉;一个是白酒,啤酒,葡萄酒。二人同时转过头面向大汉满嘴哈喇问道:“真的吗?”大汉被两人的表情先是吓了一跳,随后心中暗喜‘他们该不会是对我有意思吧,这么些年终于找到志同道合的人了!’接着就以同样暧昧的声音回答道:“那可是千真万确哦!”塞提斯浑身一抖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对着大汉吼道:“少在这给我搞玻璃,赶快带路。”大汉的回答顿时让塞提斯眼冒金星,只听到大汉‘“嗨!”’

在大汉一路眉飞色舞的带路中几人终于来到了石壁上一个开凿出来的洞口,进去后几个人左拐右拐也就一下子豁然开朗了,石洞中果然别有洞天。只见石洞中被火把照的灯火辉煌中间是过道,两边是两排长桌,桌下有长凳,除了墙上的火把,在洞府的四角还有被支起来发出熊熊火光的火盆。正对着的尽头有几步台阶,台阶上一平台,平台上一把太师椅,椅上铺斑驳虎皮。

当霸阳等人进来后从洞府的其他通道中纷纷走出一些人,一个个看样都是小头目,个个凶悍无比,可比今天自己遇到的那十了个强了十倍不止。

待陆续进场后从后一偏僻的拐洞中走出一首领打扮的人身边陪同两须发花白的老者。首领走到太师椅前也不坐下,两老者分立于其身后两侧也不做声,洞中静默深沉到极点。

许久之后首领模样的人长长打了个哈欠“啊唔???”接着扶了扶自己的衣袖声音洪亮道:“今天我们本来是要庆祝昨晚截获了一只前往昆北城的商队的庆功宴,不料竟然来了几位不速之客。”登时洞中的头头们全部怒视着霸阳等人。霸阳抬头望天,却只望到还留着开凿痕迹的洞顶,嘴里吹着口哨。奥尔伽始终在活动自己的颈部关节。塞提斯心中一紧‘这么快就来正题了,不妙啊’。

首领模样的人清了清嗓子:“啊?咳?嗯??,不好意思刚才口误,其实是享有超然名声的绿林同道,他们即将加入我们,成为我们的一员,好,现在鼓掌欢迎。”一阵噼哩哗啦的掌声响起,并不时的有人向三人点头示意,三人丈二和尚却不得不也点头示意做谦虚状嘴里还要不停的发出:“哎?哎哎?哎??”

首领再次开口:“我们的新成员都有过硬的打劫和劫持的先进理念,并且拥有着在不同场合华丽而不失力度的精辟台词,同时他们还有强大的实力作为抢劫的保障,只要有了他们的加入,我们龙腾九州,虎落平阳,驴唇马嘴,鸡飞狗跳,霹雳哗啦????也指日可待??”这时场下之人,无不呆若木鸡,表情痴呆,更有甚者双耳中冒出一股青烟。演讲者第一个被自己慷慨激昂的演说征服,正目视前方似乎在第四维空间中看到了自己那虎落平阳,鸡飞狗跳的未来???幻想被打破,一老者捅了捅他的手肘从怀中掏出一纸草稿递了上去。后者音节平淡如流水帐般朗诵了草稿上截获成功和欢迎新成员的内容,全场哗然。

此人给霸阳等人的印象是“疯子,傻冒,白痴?”

结束了餐前演讲,众人纷纷入座,霸阳等人被安排到首领的一桌,示意对他们的无限重视。在还未上菜前,首领做了自我介绍:“本人分寨主‘巴拉巴’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霸阳等人纷纷自我介绍并在心中暗叹‘连名字都如此,果然够二’进一步加深了对此人的印象。

巴拉巴继续道:“听说诸位来自某某山脉,并且是当地有名的大盗,可是我活到至今三十余载却从未听说过各位,也没听说过某某山脉,还希望诸位多做说明。”塞提斯眼睛一转笑道:“世界如此之宽广,很多地方没去过,没听说过也很正常,啊?某某山脉虽然不大却横卧几条重要官道,我们的名声也是在那里打下的,所以外人可能并不知晓,这不足以为奇,不是吗?”

巴拉巴也笑道:“呵呵,刚才和你开了个玩笑,其实我在哪里生活了三十多年,直到去年才来到这里,其实我才是那里臭名昭彰的江洋大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