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大天圣

第十二章 石中剑

大天圣 七色花火 4072 2017-05-05 03:37:57

  第十二章

巴拉巴带着霸阳三人行走在密林之中还不忘介绍一下所有分寨的情况原来在这片原始密林中有很多的像巴拉巴所有的那个巨大火山口,因为是在密林深处,而且这片森林又没有特产所以很少有人问津和深入这就便宜了这些伪山贼。

第一个到达的是小操练一则的地盘待到进入山口之后景象就截然不同近千人在空旷的空地上整齐的操练,在外还没觉得什么到进来后就听到喊声连连,动作整齐划一俨然就是一正规军队可见这一千人的头领一则有着极强的训练能力。发现巴拉巴等人,操练的年轻士兵们没有一个停下或者张望的这更说明了他们的训练有素。

这时在训练士兵的一则也发现了巴拉巴等人随手将教鞭递给了身后的副官就径直走向巴拉巴等人。临到近处一则细细的打量着霸阳和奥尔伽以及塞提斯,除了奥尔伽面容英武之外,霸阳就显得普通的多甚至在他看来霸阳有点矮小,而塞提斯给他的印象就是体格匀称面貌清秀多少还能和帅气挂一点边只是塞提斯背后之物引起了他的好奇。

一则早就听说了霸阳等人的事可是未经介绍之前他还是把霸阳和塞提斯弄混了。几步来到塞提斯面前开口询问道:“你就是打败阿休谟的人?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告诉你我和阿休谟不同,我不是靠药物催发成长的,我的实力是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练来的,对于生死的觉悟和战斗的技巧可不是阿休谟那小子能比的,你真的觉得你能赢我吗??“哎呦”一声一则飞了出去动手的是奥尔伽对于这个连人都认不准的自吹自擂的家伙奥尔伽直接把他和巴拉巴划为一个层次的人。

塞提斯转向奥尔伽点头道:“你早该动手的,你再不动手恐怕我也忍不住了。”霸阳在旁捧腹大笑:“巴拉巴这个家伙和你可是有一拼。”巴拉巴满脸黑线:“虽然一则的实力不凡,但是他那些自以为是的将别人不放在眼里的臭毛病也不是第一次领教了。”

一则跳将起来额头鼓起一大包伸手指着奥尔伽:“小子敢搞偷袭!老夫今天就废了你。”

奥尔伽不以为然淡淡道:“你也一把年纪了,但是在我看来你连那个阿休谟都不如,竟然敢口出狂言,废了我你恐怕做不到,不过我倒是想试试废人的感觉。”

一则快五十岁了听到这里也有点动了真怒:“小子我也是从你这个年龄过来的,口气不要那么大,以你的年纪就算再天才又能有多强,在我看来你不过是用计谋打赢了那个休谟小子,我不得不承认休谟小子确实天才再加上他父亲的鼎力相助才有了他今日的成就,而你不过是无缘无故冒出来的小鬼捡了便宜竟然跑到这里卖乖,我们八大寨主都做不到的事情你就能做到吗?总寨主真是糊涂,我以为来的是什么人原来是三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简直太可笑了。”

奥尔伽听完一则的话结合巴拉巴的解释更加确信眼前这个老家伙是个狂妄自大的人:“不要以为自己苦练得来的力量,别人也要和你付出同等代价才能获得,人和人是不同的,从见面到现在你给我的印象不过是夜郎自大而已,你想怎么比试就说吧!”

一则怒极反笑:“呵呵,小子在所有的分寨主中还没有人这样和我比试过,因为他们都知道八个寨主中我的力气是最大的,既然你想比试那就跟我来吧。”

巴拉巴眼角一跳:“难道是???那块玉????”

霸阳不禁问道:“那是什么东西,很厉害吗?”

巴拉巴眉头紧锁摇头道:“倒不是很厉害,只是这块玉石很特别,你用不同的力道击打它这块玉就会变化出不同的颜色,而玉石十米见方通体火红更是重达万斤。七个寨主中只有一则能将玉石击打出绿色。”

塞提斯转着眼睛发问道:“那玉石都会变化出多少种颜色,分别代表着什么程度?”

巴拉巴思索后回到:“现在只有四色分别是,赤,橙,黄,绿四色,也就是一二三四星罗力,人的锻炼主要就是灵魂和肉体的锻炼,灵魂之力就是灵力,灵力千变万化就像世界上不会有两个相同的人一样,而星罗力就是肉体之力都大概一致,就是你掌握了多少力量。”

霸阳明悟:“也就是四星罗力的力气了”巴拉巴应声道:“是的,一则虽然武技一般才华平庸,但在力量上无疑是七寨主之首,就连总寨主也不及他,奥尔伽小哥恐怕是撞到钉子了!”

塞提斯色变:“奥尔伽不会就这样输了吧?”

霸阳哈哈大笑:“竟然要和东霸族比力气,真是好有趣啊。”

一则已经引导众人来到一处把手森严的地方,此时四下无人场中只有一块十米见方的巨大玉石,玉石上红光闪烁晶莹剔透隐隐火光展现。一则极度自信对奥尔伽说:“这块玉石别人叫它四色玉,而我叫它火龙玉,这是一块能体现力量的神奇玉石,至今为止还没有人能在力量上赢得了我,你真的确定要和我比力气吗?”

奥尔伽早已不耐烦:“不就是比试吗?还罗嗦什么?”

一则早就忍无可忍:“小辈就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力量,靠投机取巧是达不到这种程度的。”话毕一拳击在火红玉石上,玉石凹陷半寸通体变为绿色正是顶级的四星罗力的象征。一则缓缓收拳得意的看向奥尔伽:“小子你先前说的那些大话是不是可以收回去了,没有人能在力量上胜过我的你也一样。”

奥尔伽伸手抚摸玉石喃喃道:“这玉石给我好异样的感觉。”

一则凉凉道:“不要顾左右而言其他了,就快点让我看看你的结果吧,年轻的你终究太年轻,我过的桥比你吃的饭还要多,年纪轻轻的就这么狂妄,我这身力气可是得来不易,以你的年龄还配不上这样的力量,选择和我比力量是你最大的错误,年轻人你太嫩了。”

奥尔伽气定神闲:“难道人老了都是这样吗?以固定的眼光去看待事物,那就让你看看吧来自东一族的力量吧,小瞧人会给你带来毁灭的。”

一则嗤笑:“我穷极一生锻炼的力量难道是你连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可以比???”

“轰??”一声巨响一则的话还没说完奥尔伽一拳惯出火龙玉破碎,玉块跌落纷飞。一则目瞪口呆:“怎么可能火龙玉被打碎了,不可能,绝不可能,你一定用了妖术,你在使诈,没人能打碎火龙玉的??”

巴拉巴已经蒙了

这时一则似乎狂乱了,惊鸿一瞥却发现了碎块玉石中一阵宝光冲天,火光隐现,胡乱的拨开碎玉一则发现了一把通体火红的长刀,惊喜充满一则的心头,一则不顾一切的抓起刀柄,可是长刀纹丝不动,一则气急催动全身力气却也无法撼动宝刀一丝一毫。

此时奥尔伽缓步走向一则一手按在一则的肩头淡淡道:“我说过这玉石我感觉很异样,还有不是你的东西不要去强占。”话毕奥尔伽推开一则的手,并伸手去抓剑柄。被推开双手的一则哪能轻易让奥尔伽得逞拳头紧握呼呼几下就朝着奥尔伽打将而去。奥尔伽在刚握住刀柄的同一时间身体结实的挨了一则数拳并同时倒飞而去,还好奥尔伽握住刀柄的那只手并没有松长刀也跟着奥尔伽一起飞了出去。在地上拖出了数米远的奥尔伽缓缓爬了起来,也不理会身上的泥土,只是目光注视着手中的长刀,有一种即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并且长刀仿佛有生命一般竟然有种想要挣脱的感觉。在奥尔加注视长刀的时候一则的心理不禁开始波澜起来,他深深地知道就在刚才他使用了浑身解数也没能撼动长刀丝毫,而现在对方却将那长刀在手中把玩,这让一则有一种到手的宝物被抢的感觉并且对方还是那个和自己较力的毛头小子,这让他如何接受的了。

恰在此时奥尔伽双手紧握刀柄似乎正在竭力控制着妖刀,并且妖刀的刀身也犹如波浪一样在不断的扭曲这使得奥尔伽越发的难以控制妖刀。

一则一看奥尔伽似乎控制不了长刀心中暗喜奔腾间就冲向奥尔伽,还没跑出几步身旁人影闪动再看前方霸阳正单手握棍前指使得一则不得不停止脚步。

霸阳用平静的眼神看向一则道:“谁也别想阻止我兄弟的好事。”

刚才的一切巴拉巴都看在眼里,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奥尔伽似乎得到了宝贝,而一则也不甘心宝物轻易的落入他人之手,巴拉巴此时面临抉择要么帮一则夺回长刀,要么帮霸阳等人,毕竟有求于人,虽然像一则说的将希望依附在两个陌生年轻人身上很不靠谱,但毕竟也是总寨主的命令,在没有得到明确指示前,最好还是不要闹僵,那么现在也只好打打圆场了。

想到这里巴拉巴不禁出声打破剑拔弩张的局面:“喂,一则不就是一把石中刀吗?你可是练拳的貌似刀剑之类的你可不感兴趣,并且你不是一直对舞刀弄枪十分不耻吗?”一则看看巴拉巴见对方隐秘的和他使眼色,一则眼睑下沉状若沉思之后开口道:“尽管如此,我也不能让在我管辖之地出土的宝物流落他人之手,我不适合可不代表别的族人不适合,所以谁也别想夺走我族之物。”一则的后半句话是看着奥尔伽说的。

此时此刻的奥尔伽已经慢慢的控制住了手中的妖刀,之所以这么叫因为奥尔伽觉得手中的刀堪称诡异,似乎其中隐藏着强大的灵魂,那股灵魂之力和自己相似又有敌意,就像本是同源却走着不同的道路。

而奥尔伽听到一则的话后也不甘示弱的反驳道:“在哪里出土可并不代表就属于哪里,就像曾经的这里也不属于你们,那只能说明我得到的不过是无主之物而已,再者说,大凡有灵之物为有缘者得之,我相信如果不是我你们很难发现其中的妖刀,既然如此那么这把刀我势在必得!”

说完这话奥尔伽像是要表现自己的决心,将腰间的狼牙棒用尽全身的力气“嘿”将狼牙棒甩出了火山口之外至于落向何方就不得而知了。

巴拉巴和一则见到这一幕脸色都难看起来尤其是一则心中已经隐隐升起怒火。

霸阳这时却兴高采烈起来因为前几天奥尔伽曾和他说起过自己想要个趁手的家伙这不这就真的弄到的这如何能不让霸阳为奥尔伽高兴。而塞提斯却感觉到事情要不妙了。

这时一则终于忍耐不住大手向上空一挥命令道:“全体小操练队员集合,准备迎敌!”

广场上立时紧张起来,那些正在操练的的战士都迅速地集结起来。

塞提斯不由得害怕起来并指责奥尔伽闯了祸。奥尔伽理都没理塞提斯而是脸上泛起一丝兴奋的笑容。霸阳见塞提斯胆怯就向他鼓励道:“唉,塞提斯不用那么担心了,我和奥尔伽会保护你的,而且你那黑洞洞的武器可是很厉害的。”

塞提斯听到前半句不由得气不打一处来吼道:“就是因为你俩在身边才觉得危险---”而听到后半句时不由得一阵自豪:“那是当然了待会我会协助你们的,我可不光只是中看,也很中用的。”

巴拉巴和一则这时都对塞提斯态度的转变非常惊讶在心底同时说:“这么快就战胜了恐惧!”

这时一则的千余名战士已经整装列队。这让刚才有点惊讶对方斗志的他自信心再次回复,脸上也挂起了些许冷笑。

奥尔伽和塞提斯同时移身到霸阳两侧。霸阳看向两侧三人相视一笑。霸阳不禁大笑失声:“兄弟们,看来我们又要被群殴了。”

奥尔伽回应道:“是吗?貌似更像我们单挑他们一群。”塞提斯没有说话,只是两条个小腿肚子抖个不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