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大天圣

第十四章 险死还生

大天圣 七色花火 6122 2017-05-06 03:37:09

  话说这边霸阳等人在互黑,一则的战士们也悠悠清醒过来,只是一个个眼里还是那副心装。不时有人偷偷交谈“兽女温蒂,容貌倾城,今日一见真是三生有幸呀“另一个”何止三生有幸,以后恐怕睡觉都不踏实了“

“传闻温蒂美女从来不出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今天怎么就跑到我们这不起眼的地方了?“有人回答:“那还用说,肯定是和那几个小子有关系,这几个人什么来头,能让温蒂美女来给他们解围,对了,老大现在什么态度,动起手来一会我可要好好表现,博得美人一笑不枉此生呀!”只见有人不屑“你那都什么脑子,人家温蒂大美人都来给他们解围,老大就算不情愿又能怎么样,再说人家可是总寨主的妹妹,就你还博人家一笑,呵呵,省省吧!”…

此些对话尽收温蒂等耳低,一则脸上挂不住,刚要发火只听温蒂脆滴滴的声音飘过“谁要博我一笑,和我的萌宠们试试吧!”话毕只见玉手一挥,一大群稀奇古怪且一看就异常凶猛的苍狼虎豹,狮莽鹰猿凭空出现,也不知道数量有多少,并且体积异常的巨大。

塞提斯也是吓得脸绿,贫嘴道:“你确定这是萌宠,而不是猛宠?”温蒂看了塞提斯一眼没有说话。塞提斯瞬间感到自己被轻视了,却不敢有所作为,只能憋着嘴看看战士们在干吗。

然而,虽说是训练有数,但是实战经验甚少的战士们也是被眼前场景惊呆了!这些家伙体型异常巨大,只是在哪站着就比人高出很多。只见它们还用那铜陵大小眼珠子瞪着他们,战士们也就差屁滚尿流了。

一则的脸色更难看了“妹子,他们毕竟年岁尚浅,哪受得了你这阵容,给我个面子不要吓他们了。”

话刚说完,只听霸阳和奥尔伽对话:“喂,兄弟,你觉得哪一个的肉会比较好吃?狼太廋了,老虎和狮子你帮我选一个吧。”

被谈及的老虎和狮子浑身打了个冷战,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霸阳。温蒂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略带惊讶“你刚才说什么?”只见奥尔伽上去就给霸阳一个手刀,嘴里还不闲着“你是饿疯了吗,连人家宠物你也要下手,你好意思?”

霸阳缩着脖子,用手点着奥尔伽,再看看温蒂,转向奥尔伽一副我懂你的意思。

奥尔伽老脸一红,做一凌然装,抬头望天谁也不看。塞提斯作为第三者捏着下巴静静地看着这一切,若有所思,真是应了那句话:为兄弟可以两肋插刀,为美女可以插兄弟两刀!

温蒂可不想自己好不容易鉴定的契约宠物成了别人的口中之物,玉手一挥收了回来。

萌宠消失的刹那,战士们也松了一口气,不料这时一则大怒:“每人去给我跑五百圈,跑不下来天今晚上就别想休息,你们不是害怕自己无法入眠吗!”

怂拉着脑袋的战士们开始了惨无人道的跑圈运动之中…

话说一则也是简单的招待了霸阳等人,除去邪刀的事,一则发现其实这几个小子也是很有意思的,只要是稍稍留心就会发现一个祸水级的美丽女子,时不时的和一个阳刚男子偶尔眉来眼去,情愫暗生。

当散开各自回房的时候,刚关上房门,在众人面前落落大方的温蒂掩面而泣,原因只是白天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暴露了自己丑陋的一面,早知道就不以那样的方式登场了,谁不想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展现自己的完美一面呢。温蒂有点后悔也有点无奈,知道只是早晚的事,但是她别无选择,为了光复家族,她只能无条件的吞下那颗道基---万兽幻化!像是想明白了什么,又像是再给自己打气“如果他真的也喜欢你,他不会在意的,我也会包容他的一切!”

这边奥尔伽用方布擦着邪刀,霸阳和塞提斯窝在床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奥尔伽。奥尔伽不耐烦“有话就说,你们两个大男人盯着我看什么?我脸上又没开花!”

霸阳开门见山:“你是不是喜欢人家呀,就是白天那个非常漂亮非常性感的妞?”塞提斯补充道:“说是或者不是!”

奥尔伽也不否认只是这样回答:“难道你们不喜欢吗?”霸阳和塞提斯一翻身仰躺着霸阳道:“我们是喜欢,但是貌似她和某人眉来眼去的,我们还是不要打扰某人的好事了!“

奥尔伽没有说话只是不在擦刀,支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什么,偶尔伴随着傻笑。

缘分这东西要来还真是挡不住呢,有的时候一个四目相对,就有可能是万年。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一声巨响,只见霸阳将门踹开,伸个懒腰,就要去找吃的。却被循声而来的温蒂等人拦住。

霸阳哭丧着脸“什么?早餐都不让吃?这不是待客之道,你们太欺负人了!“

走来的奥尔伽和塞提斯“昨天不是已经通知你了吗,你睡一觉就忘了?“

霸阳做惊讶装“哦,是吗,那我们出发吧。“

温蒂敏锐的问奥尔伽:“他靠谱吗,要知道那段路必须按照我们昨天说的走完,不然很麻烦的。“奥尔伽回应道:”我也感觉有点不像他的性格,不过忘了想不起来哪里不对了。“

塞提斯做了个祷告装“但愿他不要给我们惹麻烦!”

原来,昨天他们就商量好了,由于时间紧迫,所以温蒂等决定带大家走近路,只是哪里有一个比较难缠的家伙,小心一点绝没问题,但是前提是要躲避那个家伙种植的食人植物,如何躲避呢?只需空腹。

温蒂再次嘱咐一则,我们的干粮食物你可要看紧了,别让那小子偷吃了。一则满口答应,就算死也不会让他得逞。

一行六个人急行了一天,快到傍晚时,不得不停下来歇息一下,尤其是温蒂是女生大家都要照顾的。只是这个时候你就会感觉略有不同了,巴拉巴和一则靠在一起,这很正常,只是奥尔伽和温蒂却两个人找个安静的地方靠着大树并排坐着,时不时传出两人对话的笑声。霸阳和塞提斯一同对着奥尔伽的方向竖了个中指,大概的意思就是你有异性没人性了吧,奥尔伽当没看见自动忽略。

其实走了一天的路,塞提斯也确实累了就想靠着大树休息一下,这时霸阳对塞提斯道:“我去那边找个地方方便一下。”塞提斯拜拜手示意知道了,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一则和巴拉巴是老相识,没什么话可说也各自闭目养神,温蒂也静静的趴在奥尔伽的肩膀上不在说话(你俩发展挺快嘛)

但是却有一个杂碎在很远的地方正做着大逆不道有损兄弟情谊的事。只见此人正盘坐在一块大石上,面前摆着各种好吃的,还有一壶酒,不用想这人真是霸阳。

霸阳仰头大笑,却不敢发出笑声,然后有点做贼心虚的四下看看,就开始大块朵索,不易乐乎了,酒足饭饱的霸阳,不知何时也躺在大石上睡着了。

话说,这边大家正在休息,只见巴拉巴眼睛一睁轻呼“糟了!”一则离得近自然听到,奥尔伽和温蒂不是等闲,自然也从假寐中清醒过来,只有塞提斯还睡得浑天暗地。

大家迅速向一起聚集,是奥尔伽拖着塞提斯的衣领才把他拽来的并问道:“霸阳呢?”塞提斯迷迷糊糊道:“他说他方便去了,怎么了,还没回来吗?”

巴拉巴接过话头:“我们有危险了,这个数量也太可怕了吧!”

温蒂和一则询问的看向巴拉巴,得到后者肯定的点头。一则不禁开骂:“这运气也太背了吧,我们都没把这种情况考虑在内,怎么就让我们遇上了,真他妈倒霉!”

奥尔伽看看温蒂等待对方解释,温蒂简单的回答:“我们遇到了很少见到的黑蝰蛇群!”

巴拉巴进一步作解释:“这是一种专门靠黑夜隐藏自己的毒蛇,他们从来都只在晚上出动猎食,并且数量不菲,单一的黑蝰蛇不足畏惧,只是当达到一定数量的时候就可怕了!”

塞提斯急忙翻包并道:“如果是蛇的话或许我有办法。”只见塞提斯从包里拿出一些黑色的粉状物以半径两米的范围均匀的撒了一圈。做完这些塞提斯的心也并没有放下,谁知道这异世的蛇怕不怕火药。

“小心!”说罢奥尔伽挥刀从一则头顶略去,一则也算反应灵敏侧身跳出一米多远,只见在他原先站立的地方,一条米长成人男子手臂粗细的黑蛇段为两节在哪里蠕动。

一则赶紧提醒,这黑蝰蛇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不但毒囊有毒,就连血肉里也是剧毒无比,千万小心。

奥尔伽听到这话,不得不赶紧将蛇身以刀背挑出去,他倒是不怕可是难保温蒂他们不受伤。

塞提斯在听说这些蛇有剧毒的时候,突然跳到奥尔伽身边献媚道:“大哥麻烦放点血吧!”

奥尔伽二话没说,刀刃一划食指,五滴鲜红血滴均匀分布在刀面上:“我不知道在你们身上能坚持多长时间的效应,反正我是百毒不侵,你们喝了也应该会有点作用的!”说完刀身一斜就落在温蒂手里一滴。

这个时候大家哪有时间思考,赶紧吞服严正以待。只见这时四周已有数十条黑蝰蛇正人立着靠近过来,而且有越来越多之势,温蒂等人额头见汗,果然在塞提斯所撒的圈外半米,黑蝰蛇群停止了前进,这个时候已经密密麻麻数百条了。

塞提斯不知哪来的勇气,先干掉一条试试,还真凑效了,但是却引起蛇群的骚动,大有要跳起来伤人之势。

奥尔伽心一横“今天就拿你们练刀!”巴拉巴第一个出手在四周补起一座半米多高的荆棘之墙,奈何黑蝰蛇皮糙肉厚,只要不是致命要害,就像发了疯一样进攻,很快就有很多荆棘墙体出现漏洞,一则只有拳脚能耐,却对这些蛇没什么用武之地,很快就受了伤,还好有奥尔伽宝血救他一命。然而这边正在殊死与黑蝰蛇群激斗,可是那边有个家伙….

“额”睡熟的霸阳感觉手臂略感疼痛,睁着稀松睡眼扭头一看,好家伙一头狼正在咬他的手臂,感情把他当尸体了。猛地坐起来,发现不下百十头狼正盯着他看,再看身前还有几头正在吃着他的残羹剩饭。

这还了得,霸阳用手一指最近的一头狼:“你怎么吃别人吃剩的东西,你有经过别人的允许吗?”

吃的津津有味的狼抬起头“没办法长途跋涉很长时间了,好几天没吃顿像样的了,这不我们以为你撑死在这了,所以…你看看我们腿都瘦细了..”

霸阳同情心泛滥:“这么可怜,怎么能饿着肚子长途跋涉呢,来!头头有份!”说罢就念动巴拉巴教的咒语,开始分发食物。”这可让狼群大为激动对霸阳的印象也好的没话说了。

等到群狼吃饱,四仰八叉的在哪休息的时候,那只狼头领发问道:“你是一个人进入这密林的啊?”

“不是还有几个朋友”霸阳答到。狼头领“哦,这么说来看来他们现在可能危在旦夕呀!”霸阳一个激灵起来“什么情况怎么了?”

狼头领“边走边说吧,反正也是宿敌就帮你一下忙吧!”原来每隔五年这群风影狼都会从这里路过,去朝拜祖先的发源地,但是每次都会受到暗夜黑蝰蛇的偷袭,死伤惨重,所以风影狼头领决定,先下手为强,不料,这次却迟迟没有等到,原来是被奥尔伽等人遇上了。

而奥尔伽这边已经油尽灯枯,巴拉巴勉强的添堵着荆棘之墙,却早已力不从心,一则不知道哪里来的找来根树棍无力的轮着,塞提斯弹药早已见底,更是不敢胡乱打击。唯有奥尔伽护着温蒂勉强支撑。黑蝰蛇群也不见得好受到哪里,原来的千数之多,也唯剩现在的几百,可是这最后的几百却会要了人命。

终于,巴拉巴灵力不支向后倒去,荆棘之墙也随之瓦解,剩余的黑蝰蛇像是终于找到宣泄口,一股脑就扑向奥尔伽。

奥尔伽这一刻反而清明许多,微眯双眼一丝灵光自心中闪过,遂还刀入鞘,再猛一抬头“天峰一字”一道血色弧光自抽出的刀刃处疾飞向黑蝰蛇群,只这一下就斩了大半黑蝰蛇,只是可惜由于第一次使用这种奥义,也只这一下就几乎抽干了奥尔伽身上的全部力量,奥尔伽不得不瘫坐在地上,连动一下手指的力量都没有了。

塞提斯仿佛已经看到自己葬身蛇腹的样子,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大脑停止了运作。

奥尔伽双目赤红,仿佛在透支生命力,动作僵硬机械的站起来,邪刀已经无力提起,只是拇指和食指死扣着不放,挪到温蒂身前虚弱不堪到说话都没力气“想伤害我身后之人,先过我这一关!”

剩下的百余条黑蝰蛇就要发起最后一波的攻势,却在远处传来一声啸月的狼鸣“呜呜呜…”

黑蝰蛇听到这狼啸仿佛激起更大的凶性,也不在理会眼前奄奄一息的几人,人立着飞奔向狼啸的地方,怎奈也就百十数量的黑蝰蛇,在没有偷袭的情况下又怎么低的过,单体实力远胜与它们的风影狼呢。

等到霸阳走到近前发现在温蒂怀里奄奄一息的奥尔伽,不由变色“兄弟你这是怎么了?”

温蒂有些幽怨的看着霸阳“怎么了先不说,倒是你这段时间哪去了?如果你在或许奥郎也不会透支如此之大!”

这个时候的霸阳哪敢实话实说,支支吾吾说不出话,风浪头领接过来“这位小哥刚才...”“你闭嘴”霸阳惊恐打断,这要是让他们知道真相自己还真有点怕怕的。

还没等霸阳说什么,温蒂先吃了一惊:“四级的风影狼?”风影狼翘了翘嘴角,表情生动无比意思正是。

霸阳一拍脑门指着风影狼首领“对呀,你怎么会说人话?”风影狼有点无奈状“这位小兄弟的反应弧还真是有点长啊…”

此夜还是无话,待到天明时,风影狼群早已离去

是数声轰响震醒了大家,奥尔伽何等体制,早早就恢复了大半的体力,一想到昨天险象迭生,势必要熟练掌握天峰一字,所以就早早起来参悟了,并且实验几下,这就有了刚才的轰响声。

只是这边霸阳焦头烂额,被几个刚睡醒的人,前后盘问,你说他傻吧,编的瞎话却头头是道,问了半天没问出什么,也就放了他一马,毕竟大家有惊无险没有伤到根本。

这时温蒂静静的来到沉思的奥尔伽身边,将头靠在他的臂膀上“在想什么呢?”

奥尔伽叹一口,将温蒂揽入怀中“在想怎么样变强,不然可保护不了心爱的人!”说完话的奥尔伽低头看着温蒂,迎来的恰是温蒂那会说话的此时温柔的要滴水的目光,目光直视中这对相爱的人已经私许了终生。

“啊哼,时间不早了,前面就是我们那段挨饿到现在的地方,早点过去了,早点饱餐,我发誓我再也不走这条路了。”巴拉巴说完就走,他心里明白打扰人家美境可不是什么功德行为。

话说这里霸阳做贼心虚,走在队伍最后,只为不声不响解决那食人生物,在他想来,食人生物肯定是见人就吃,哪还管你胃里有没有东西呀,纯属天方夜谭!

就在霸阳这样想着的时候,一颗巨大的带着锯齿的花骨朵,从泥土里钻了出来,花心打开,一口就朝着霸阳吞去,霸阳意识到危险,用手中铁棍支撑着,不让花心咬合,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谁料这巨大的食人植物力量也蛮大,竟然将霸阳提了起来,还不待霸阳反映,另一个巨大的花蕊已经吞食了霸阳,随后枝茎全部莫入地下。

奥尔伽和温蒂并排“昨天那个晚上失踪的人,今天可别再出岔子了,过了这段路我们可就随心所欲了!”

许久不见答复,众人心中都有一股不好的预感“刷”集体回头,哪里还有霸阳什么人影!

巴拉巴跳了跳眉“又玩失踪?”

塞提斯开始挽袖子“他要真敢玩等他回来我就崩了他!”

只有奥尔伽和温蒂感觉事情不对,向后面追出去很远,果然发现两个坑洞的痕迹。

待到众人赶到,巴拉巴一拍脑门,我知道了。众人齐呼“食物储存器!”

奥尔伽疯狂按着腰间的邪刀咬牙切齿“我一定要亲手砍了他!”

塞提斯同样“你不是会偷吃吗,看我送你两个黑枣!”

温蒂还算冷静“不要说这些救霸阳要紧,迟了恐怕来不及了!”

巴拉巴有点担忧“可是我们几个,可远不是他的对手呀!”

温蒂怒目“走一步算一步了,不然我们所有的努力就全都泡汤了!”一则“也只有去他的老巢了。”

而此刻的尼古拉斯也就是食人植物的拥有者正用手疯狂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口里说着不伦不类的话语只见他用手抹着极重的黑眼圈上的泪,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孩子,孩子,我的孩子!就算天涯海角我也要为你报仇!”下一秒又变成了女生温柔无比含情脉脉“我有多爱你就会为你付出多少,雪莲不是可以延续你的生命吗,那我就去天山,给你寻来!”…

此刻尼古拉斯稍稍的清醒,低头看着浑浑噩噩的霸阳,只见霸阳眼珠子还在转动,似乎在想为何自己无法动弹。

尼古拉斯冷笑“又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体制,不错,就算是能得到有效的练体方法,说不定我的梦魇之恶也会得到改善吧!”

就在尼古拉斯刚刚抽取完霸阳的记忆,洞外传来喊声“尼古拉斯快点放了我们的人,不然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尼古拉斯手握着光球,缓缓来到洞口“还真是不喜欢正午的太阳,呦,这不是温蒂大美女吗?怎么了,你是想开了要给我来送记忆的吗?”

一则“少做你的春秋大梦!”

尼古拉斯对一则嗤之以鼻,晃了晃手中的光球,可惜你们来的太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