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大天圣

第十七章 海尔的败北

大天圣 七色花火 3009 2017-05-08 18:51:10

  磅礴的剑气从不同的角度呼啸向霸阳和奥尔伽根本不给两人闪躲的机会,无奈之下二人只好挥刀舞棍将周身严密的防护起来,只是百密必有一疏,剑气过后,霸阳两人周身的地面沟壑琳琳,并且霸阳和奥尔伽身上都有多处剑伤正愈合着。

霸阳:“这个家伙很强,必须想想对策了。”奥尔伽:“的确不好对付。”

海尔看着自己一手在两人身上制造的伤口正在愈合:“早听闻两位体质异于常人,今日一见果然不凡,不过迅速恢复那样的创伤也是需要极大的能量吧?不知道两位还能坚持多久?”就在海尔要故技重施时奥尔伽将邪刀插回腰间并双手握紧刀柄:“不要以为只有你有奥义,也来见识见识我的。”锵,邪刀拔出横于胸前由一侧划向另一侧‘天锋一字’一道血色弧光自刀刃迸发而出奔腾间来到海尔面前。

一则等见识过这一招的不由惊呼:“是那招,一刀斩断数百条黑蝰蛇!不知道海尔能不能接下?”“哼,海尔大哥的青冥剑可不是用来看的。”说话的是菲菲。

海尔这时心中也是一惊:“是温蒂所说的剑技吗?看我破了你的绝招!”只见海尔双手握剑劈在血色弧光之上,弧光虽受阻却仍然向前推行,海尔的脚跟开始慢慢向后拖行,海尔不甘,动用全身的力量“呀啊??给我破!”血色弧光终于被海尔一分为二变成两段的弧光印入海尔身后的峭壁在那里留下两条深深地沟壑可见奥尔伽这一招的威力,只是海尔尽管劈断血色弧光左右两臂仍然被弧光擦到留下两条触目惊心的伤口,这时的海尔已经从原先的位置生生被推开十米之远。

菲菲无限担心:“怎么可能?海尔大哥受伤了!”琼亚伯眯着眼睛看向这边:“竟然创造出如此强大的剑技,要不是海尔有青冥剑还真难保会身首两处。”

此时海尔两臂自然下垂伤口处鲜血流涌显然已经不能再动了,海尔的头同样垂在胸前他无法接受先前还在自己的攻势下左闪右避的两人只一招就重伤自己并让自己失去战斗力,曾经努力修炼的种种和那修炼的目的充盈海尔的脑海中,努力抬头目光直接的望向温蒂的方向:“在深爱的人面前败下阵来,何等的丢人现眼!”海尔的头转向奥尔伽:“为什么不一开始就用这样的招数?相信在场的人没一个能全身而退。”奥尔伽:“这里的人没有任何一个和我们有仇,如果不是发现了你的杀心我也是不会用这招的。”

海尔目视着奥尔伽:“如果是这样那就再给我来一刀吧,因为我已经建立起了对你的仇恨,就算是为了防患未燃也先了结了我吧!”

奥尔伽目光骏冷:“我没有必要听从你的安排,仇恨是你自加的和事实并不吻合,如果因为败下阵来就寻死腻活你只需要在哪站着等着失血过多而死就可以了!”大家似被提醒两位女生纷纷跑过来就要替海尔包扎,海尔忍者钻心的痛躲开二女倒拖着青冥宝剑独自走开了。温蒂不知所措:“这???”琼亚伯缓缓站起来:“巴拉巴跟上去看看,一则也带上哈德去疗养吧,我们的考验你们已经彻底通过,本来是会有一场隆重的晚宴的只是现在的气氛并不适合,所以抱歉了。”

霸阳一听宴会泡汤立即指着奥尔伽:“都怪你,下手太重!”奥尔伽不爽指着被一则背起来的哈德:“是你先把人家敲晕的吧,还打掉了好几颗牙!”霸阳反驳:“哪能怨我吗?谁让他那么不经打!”奥尔伽:“???”霸阳:“???”??????两人你一句我一言没完没了起来最后竟然撸起了袖子大有武力解决最直接的蓄势。还在场的几人早已一头黑线心中暗自嘀咕:“不会真是两个白痴吧?”琼亚伯干咳了声:“如果是想切磋还是等以后有时间吧,现在还算早,还请两位到我的密室来一趟有些东西你们需要了解一下。”说完就向自己的密室走去。霸阳和奥尔伽竟然奇迹般的一边吵着一边跟了上去,众人无语。

这时的涩赛提从木桶中探出脑袋:“和这样的人为伍一定很丢人吧?我觉得还是继续装晕为好。”涩赛提的脑袋慢慢又潜回了木桶中,刚刚潜回一半木桶,后侧的狮子:“原来你早就醒了,只是一直躲在里面没敢出来。”涩赛提的动作立刻定型脑门一头汗水:“哈哈!只是想多给这两个家伙点表现的机会而已,哈唔??昨天没有睡好正好回去补补觉,回头见,拜拜。”狮子心中“反应倒是不错,不过‘拜拜’是什么意思?”

琼亚伯忍受了一路的噪音,尤其是通往密室的那道山洞通道回音效果真不是盖的。琼亚伯没办法轻声道:“两位就不能安静一点吗?”吵架在继续。琼亚伯稍稍拔高一点声音:“多少也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吧?”吵架还在继续。琼亚伯忍无可忍歇斯底里:“给我适可而止吧!”吵架仍在继续。琼亚伯站立脚步转过身形“嗡”闪电般双掌分别印在霸阳和奥尔伽的胸膛“扑通”霸阳和奥尔伽同时被推倒在地,会发生什么事?

只见霸阳和奥尔伽同时用惊恐地眼神看向琼亚伯说不出话。琼亚伯有点不好意思:“我只是希望两位能够安静些,只是普通的方法似乎并不奏效,所以,抱歉了。”霸阳:“你早该这样了。”奥尔伽:“其实吵架也是很累的,只不过谁也不愿败下阵来。”琼亚伯:“啊对,是是,是我不对,我们接着走吧。”转身而去。霸阳从地上爬起来:“金色的”奥尔伽也起来了:“十字花瞳孔”霸阳和奥尔伽同时:“你不会是怪物吧?”琼亚伯的脚步有0.1秒的停顿但他还是继续向前走去,如果你能看到他的表情那是咬牙切齿的极度忍耐。

终于,在一间密室中琼亚伯以粗茶招待了两人,随后不知从哪里取出一本厚厚的用红布包裹的书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琼亚伯一边打开包裹一边向两人述说道:“之前我们曾数次到过那里,因为毫不知情,所以损失了很多人,后来我们知道那片区域已经完全被毒气笼罩了,紧接着我们就四处打听哪里有解毒高手,不负众望我们找到了一位解毒高手,并且廉价的购买了大量的解毒药剂,于是我们再次进入了那里还没等我们高兴多久,又有不少人中毒身亡,原来解毒药剂只能维持半个小时,我们再次的失败,由此我们想到可以让解毒师加大剂量。当我们再去找他时发现他已经挂了,死因是在一家妓院中精竭而亡。”

奥尔伽这时插了一句:“挺轰烈的死法。”琼亚伯一笑:“我也这样认为,所以说钱财多了并不一定是好事,因为不是所有人都能驾驭金钱的,利用不当金钱就会是万恶之源。”霸阳:“那有没有寻找其他的解毒高手?”琼亚伯:“当然有,并且不止一个,只是效果连第一个都不如,这条路我们也只好放弃,恰在此时闻名世界的圣克鲁斯监狱暴动让我想起了预言之书中的一句话“混乱是安定的开始”

奥尔伽:“这有什么能和我们关联上的吗?先前海尔那家伙也提到什么预言之人之类的?”

琼亚伯:“当然有关联,黑发黑眸就是特征,恰好两位都具备,并且都是来自哪个监狱,同时书上还有图画比较。”霸阳:“哦?我看看不会说的真是我们吧?”琼亚伯小心的将书递给霸阳:“按照预言的描述你们将会一统天下!”霸阳:“那倒是和我最近想法有点相似呢!啊????”霸阳有点不敢确定道:“如果没错的话,这个应该是我吧?那旁边的这个就是奥尔伽了,不过??”奥尔伽一把抢下霸阳手中的预言之书:“看个图画也那么难么?”接着奥尔伽满脸黢黑:“绘制这幅图画的人难道是抽象派的吗?怎么全是圆形,长方形,正方形最多还有个半圆形?竟然靠这些图形组成了两个人体?他丫的难道是积木狂?”(在这时稍稍透露一下遥远仙踪的某个人物,真正的人物连打了两个喷嚏并自语道:“又是哪个王八犊子在问候我?你丫的出门小心踩到狗屎!”)这时的奥尔伽正豪饮一大口粗茶“嗯咳,咳”口中之物喷在了那张绘图之上。琼亚伯勃然大怒:“这可是我们的圣物,你竟然将??”琼亚伯的话嘎然而止,呆呆的目光盯着那张绘图,嘴巴已形成0形。霸阳和奥尔伽不解也同时看向图画,奥尔伽:“似乎又出现了一些图形?”霸阳:“好像也是人形?”难道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