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大天圣

第十九章 毒人西克

大天圣 七色花火 4039 2017-05-09 23:51:47

  西克感觉自己被戏弄了,心中越发不爽:“你们几个也是来要我命的吗?”

塞提斯见眼前之人也并没什么特别之处,况且如今自己暂时也不怕毒,就有点不把西克当回事了“收你的命只是顺带而已!病毒怪物!”

西克忍无可忍今天已经不知道第几次被人叫做病毒怪物了“既然如此,就看看谁能收拾了谁,接招吧,梅毒!”

霸阳和奥尔伽懵比“没毒算是什么招式?”塞提斯眼皮跳了跳“梅毒,你还真能起个名字,你怎么不叫花柳呢?”

此话一出吓了西克一身冷汗,因为他还真有一种毒叫花柳的。再看对方在他的梅毒攻势下毫无反应,看来对方是有备而来,这群人究竟是从那请来的高手,看来自己不能掉以轻心了,必须来电真格的。

西克“看来几位有点本事,那我就不藏拙了,接招!手气,脚气,皮肤瘙痒,禽流感,疯牛病,狂犬病,hiv!”

霸阳和奥尔伽呆若木鸡的看着西克,不明白他在干什么。塞提斯忍无可忍“你给我有多远死多远,你这都是哪门子病毒?”

西克面露惊色“再接我一招,木马!”塞提斯开始给枪上趟“木马也能作用在人身上吗?”

西克“当然可以,我的木马可是扰乱人神经系统的一种病毒。不过貌似几位病毒免疫。”说完这些西克微微低下头想起一些往事。

塞提斯终于抓到个软柿子,怎么能不好好捏捏上去就是两枪,当子弹射出时,西克连头都不抬,只是伸出一掌。只见子弹在离西克手心一寸的距离就再也无法前进,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着。

霸阳奥尔伽“果然不一般,看棍!”一个跳跃竖劈,就见西克化为一团绿雾飘荡在周围,并有声音从其中传来“不要以为我只是简简单单的只会用毒,这可是我自己的神通境界,由此你们想到了什么?”

三人一惊“这就是他们一直所说的五星神通境界?琼亚伯也不过四星而已!”

还没等三人惊讶完,西克已经显出了真身,开始和霸阳等人力量对抗了。

西克力战两人也轻松无比,并不时讽刺到太弱,太弱!塞提斯不担心霸阳二人不时的放冷枪偷袭,却换来二人的怒吼“你打到我了,不帮忙也别帮倒忙!”

塞提斯好不尴尬

在将霸阳和奥尔伽无数次的击倒后,西克感慨“虽然体制奇特,但是也太弱了,你们连那个黄毛的家伙都比不过,他怎么狠心让你们来受死的,你们不会是欠他钱吧,他又不好意思亲自动手。”

“没有那回事,他只是求我们帮个忙而已。”霸阳简单回答。“哦,不过你们这实力恐怕帮不了他什么,我不是弑杀之人,也不是你们口中说的怪物,所以你们走吧,我不会为难你们的。”

奥尔伽不屑“你这好心为何占着人家的宝藏不放,分明是别有用心!”西克疑惑“你们怎么和那个黄毛一样,张口宝藏,闭口宝藏,我这里哪有什么宝藏,我才来这里三年而已,从未发现什么宝藏,除非…”西克像是想起了什么“你们是说那堆破铜烂铁?”

塞提斯一下子跳出来“对,就是那堆破铜烂铁!”西克无语“从去年纠结到现在,就是为了它们,早说不就结了!”

霸阳不解“那你也应该问问清楚才对呀。”西克无奈“一个被门派通缉的人,会对别人过多过问吗,谁知道是不是门派的世交,为的就是来杀我。”

塞提斯好奇“被自己的门派通缉,你不会是偷了什么秘籍这类的吧。”

“往事不堪回首,我不想对过去勾起太多的回忆,既然你们要那些锈铜烂铁,就跟我来吧。”西克

霸阳双手抱在后脑“好吧,不过我也是对你那个别追杀的故事很感兴趣呢,说来听听?”

西克瞄了一样霸阳“我凭什么告诉你呀,你请我吃饭呀?”霸阳打个响指“这都不是事!”西克再看霸阳故作高冷“那也不告诉你。”

此时奥尔伽和塞提斯对视了一样看到的是和自己一样的迷惑“他俩成为朋友了?”随后也只能默默的跟着。

霸阳还在纠缠“你就说吧,你想怎么样!”西克还是吊着霸阳的胃口“等我想好了再说吧。”换来霸阳的垂头丧气。

其实西克今天说的话比他这几你说的还要多,他也很想找一个或者一些可以倾诉的朋友,只是碍于他的神通,他没有办法和正常人接近,他所到之地必然一片死寂,多年的孤单逼的他要发疯,还好有些美好的记忆支撑着他。只是西克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会保持一个正常人的心态到什么时候,或许有一天自己真的会疯。

在一处地下宫殿中,霸阳三人仰头看着堆积的小山,小山的组成部分全是一些铠甲,长枪,弓弩。小山的旁边还有一些巨大投石器械,和攻城器械。这些东西是是琼亚伯无论如何也要得到的,当然除此之外还有数十方箱。塞提斯手贱打开一个果然金光灿灿,再打开一个珠光宝子,可见琼亚伯的祖先在强盛时期没少囤积财富,要不是西克几年前躲到这里,它们很轻松就可以把这些东西运走。

塞提斯哪里抵抗的了这种诱惑,抓一把就要往怀里揣,却听到奥尔伽的声音“你这人,怎么这么没品呢,人家让我们帮个忙,你还想扒个皮是不是?”

塞提斯看着奥尔伽不善的眼神,媚笑的把就要装进怀里的东西就放下了“你也知道它们说过事成之后会给我们好处的,我不过是提前自选一下而已。”

霸阳“人家给你什么你收着就行了,你这样不问自取可不好。”

这事谁教训塞提斯都行,霸阳说话塞提斯就不爱听了,心理嘀咕着‘说的像你比我董事是的’

待三人收整妥当,西克以为他们就会离开,虽然心理有点小小的失落,毕竟这是这些年唯一到他生活地方的人。

西克“既然得到想要的,就赶紧离开吧,如果你们泄露这里的秘密,天涯海角我也会找到你们!”西克放着狠话。

奥尔伽一抓腰间邪刀“有你这么好的陪练,我可不想随便错过,怎么也要再打个百八十场吧!”

霸阳“你的故事我们还不知道呢,哪能那么容易就走。”

塞提斯心理暗骂,你们俩脑子有病吧,你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赶紧逃命,还要在这呆段时间?

西克双手捂脸一下,长叹一口气,似乎很无奈的样子,却不知捂脸的当时,是他近些年唯一的一次轻笑。

“既然这样你们是想先打还是先听故事呢?”西克

霸阳“当然先听故事,说吧怎么样你才会讲?”

西克的眼有些湿润“我有故事,拿酒来!”

这时的奥尔伽也来了兴致“没想到是同道中人呢。”

而塞提斯此时在想‘究竟和他俩在一起是对是错,算了听天由命吧’

三杯黄汤下肚,西克不再沉默。遥想当年我还是一个蓬头垢面,烂衫赤脚,因为偷一个馒头,而被人打得死去活来的小乞丐时,一件事情改变了我的命运。当我看到几个和我一样的乞丐欺负一个同样乞讨为生的小女孩时,可能是感同身受,因为一直被欺负的我,知道那种无力和痛苦,我不知死活的冲了上去,和他们厮打,可想而知我被教训的多惨。

女孩带着我躲在无人的角落将半块干硬的馒头塞给我,告诉我她叫娟。而这个时候光明被挡住,身前出现了一个高大身影,他对我们说,想不想有个家。我俩当然欣喜若狂,满口答应。只是高大身影看着我,记住你今天的行为,让它在你以后的人生光大下去。

之后就是同师傅的刻苦修炼,我本以为我很有天赋,直到那事之后,我才发现娟比我更有天赋。

这个时候霸阳插了句嘴“什么时候?”

奥尔伽拍了他一下脑袋“听故事呢别打岔。”

西克也没理会霸阳的问话,再喝一杯接着说。

在师傅的精心教导下,我在二十三岁之年,成功突破五星神通的大门,进入了为期数月的闭关当中,因为将决定我未来的路。同时师傅也欣喜若狂,因为天才如师傅也是在三十而立之时获得神通的,能亲手教导出超越自己的弟子,那个师傅又不会欣慰呢,那时的我也是师兄弟口中的骄傲,只是在出关之时一切发生了改变。

霸阳“什么改变?”

奥尔伽和塞提斯“闭嘴!”

出关之时,师傅问我是什么神通?我也摸不清楚,只是回答好像是某种元素。师傅大喜,元素乃是最强攻击!让我领教一下你的神通,而我哪敢和师傅动手,却又想到师傅已是七星罗力的境界怎么会不敌我这个刚刚领悟神通的徒弟,同时也不希望师傅失望,所以用尽了全部神通力量挥向对我恩重如山的师傅,惨剧发生。

原来大意的师傅未能及时做好防护,也始料未及竟然是传说中的毒元素,不慎毒素入体再想去控制已经晚了,不明所以的西克还在等待着,哪知许久后已经被毒素融化大半身体的师傅突然将已经化为骷髅的脑袋伸了出来传音告诉我,不可以滥用这个神通,会生灵涂炭的,并且赶紧逃,找个没人的地方隐居,直到能完全控制毒元素为止。

接下来就是我无休止的逃亡,面对同门我只能逃,而同门目的简单就是要杀了我,给师傅报仇。我一次次的逃,一次次的受伤,终于我被他们前后合围了。

为了活命,我不得不还手,可是我却亲手杀死了和我一起长大的娟,而娟的神通是净化,是所有神通的天敌,在我二人的生命之中,她选择让我活着!这让我更加的痛不欲生,我的心在滴血,我发了疯的逃没日没夜的逃,却逃不掉心中的自责,为什么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一定要死在我的手上。

讲到这里西卡已经泣不成声,而霸阳三人也都沉默了,不敢说感同身受,却也多少可以体会那种痛苦。

霸阳“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磨难,磨难过后人生会重新豁然开朗的,你不要太自责了。”

西克擦干眼泪“你以为我说了故事是要你来安慰的吗?我只是感慨命运坎坷,就算是毒,我也会想办法让它造福与人,我最近正在致力研究毒理和解药。等我成功之时就是我离开这里之时!”

霸阳失望“这么说来你不会和我们一起走了,我都把你当兄弟了!”

西克“我可没说要和你一起走,再说我现在还无法控制这个神通,出去岂不是害人吗?”

霸阳“但是至少我们是朋友了,对吗?”

西克没有正面回答“至少我没把你们当外人。”

“好耶,等你出山的时候记得来找我们,那时候我们也一定小有名声的,怎么样?”霸阳

西克浅笑“那可要看你们有多大名字了。”

就这样,霸阳三人在这里又呆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主要是和西克切磋,西克出自名门,且天赋极高,虽对二人没有实质性的力量提升,却也使二人的经验得到了极大的丰富。

就这样一晃几日过去了,临别之时,西克摘下翠路扳指送给了霸阳,同时这个扳指也是一个纳戒,里面自有一方天地。霸阳接过却不好意思起来,因为怎么也要给人家一个回礼呀,所以寻求的看向奥尔伽,奥尔伽赶紧将头转向塞提斯。

塞提斯一阵无语,开始蹲下来翻包翻着翻着还真就找到一个合适的。只见塞提斯拿出一包香烟递给了西克并道:“慢性毒药一定是你的最爱!”西克觉得有意思“你还随身携带毒药。”塞提斯解释“不是了,这是以前为了在小姑娘面前装逼买的,我本身没什么瘾头所以忘了这个东西,你只要撕开包装取出一只点燃然后往肺里吸就行了。”

西克点头“我会试试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