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大天圣

第二十二章 阿休谟身世

大天圣 七色花火 3136 2017-05-11 00:23:34

  当阿伦杀掉对他有质疑之意的将领后,其他将领纷纷后退数步。

这时的铁骑军已经接触到了民兵并且毫不留情的砍下他们的头颅。这使得民兵更加卖命的逃跑,同时昆军开始骚动起来,几个大胆的不禁愤怒向着城墙之上的人吼道:“这是在做什么?那里面可有我们的亲人?”

阿伦向前走出几步俯视着几个说话的军人:“在做什么难道还要向你们汇报不成?”话音落下几颗头颅落地,军队一下子被威慑住,安静起来。

琼亚伯看着奔腾而来的铁骑军:“本来以为这支阿伦的亲卫队会很棘手,不过阿伦貌似给我们创造了一个可以消灭他们的机会!可不能让机会轻易错过了。巨弩准备就绪!”琼亚伯的手一挥,百辆巨弩车被推了出来,在调整了高度之后,巨弩齐齐发射。巨弩的穿透力让城墙上的昆军将领和阿伦变了脸色:“古代兵器,连发巨弩!”

曾经,阿伦的亲卫队是何等的强大与战无不胜,如今,顷刻间溃不成军。

阿伦淡淡道:“这就是琼族的那份宝藏吗?果然非同一般!”

昆军在铁骑军被消灭殆尽后早已分散两侧。琼亚伯带着分寨主们徒步来到城下抬头仰望着阿伦:“事已至此,我们决出胜负吧!”阿伦嗤笑一声并不说话转身走下城墙,片刻城门打开走出阿伦以及阿伦之子阿休谟的身影。阿伦与琼亚伯对视了一阵阿伦开口道:“你们一起上吧,不然太麻烦了,不过,我很好奇这百年来你们藏在哪?”

琼亚伯风轻云淡:“一直就在昆城的眼皮底下,并且我们时刻的注意着你们的一举一动,一个多月前,我们收到圣克鲁斯逃犯打败城主之子的消息,我们觉得机会来了,所以找到他们,果然不负众望他们帮我们拿回了先祖留下的宝藏,所以我们现在来到这里,只为复仇。”听到这里阿休谟握紧腰间断刀一股屈辱沸腾起来:“竟然是他们,总有一天我要手刃了那个家伙!”

阿伦:“先祖的宝藏,是那些连发巨弩吗?”琼亚伯:“那只是一部分。”

阿伦笑道:“不管是不是一部分,只要把你们全宰了,就会都是我的,不是吗?”琼亚伯也轻笑道:“没有十足的把握,我们又怎会轻易范险?”

阿伦:“虚张声势没有用,手底下见真章吧!让你们见识一下昆北城主的神通—灵刃!”

琼亚伯急忙惊呼:“小心!”就抬步后退,可是脸颊依然被划伤,除了温蒂离的最远,其他寨主也都多少受伤,细心地狮子发现所有人的伤口都在身体的同一侧,就将这个发现告诉了大家。琼亚伯暗自思索:“很诡异的神通,无色无形,仅仅只能靠临近时的破空声来模糊的判断攻击方位,稍有不慎就会身首异处,该怎么打呢,不如试试这样?”想好后琼亚伯简单的说明了一下自己的想法让大家将阿伦围了起来,尽量做到不让两个人同时出现在阿伦的视线之内,而温蒂只是远远的观望着力求找到破绽。

阿伦环顾了一下四周不屑道:“徒劳!”

巴拉巴第一个发动攻击为的只是干扰阿伦,就看到铺天的藤蔓席卷向阿伦,见缝插针的机会狮子自然会把握,波波恩和菲菲变换着方向朝着阿伦游走,哈德提棍前冲,琼亚伯也一样只要能让他近身阿伦十步,他就有把握让阿伦短暂失去对身体的控制。

远处的温蒂聚精会神的看着这边,只看到阿伦迅速被巴拉巴的藤蔓围成了一大坨,却发现阿伦竟然嘴角带笑的闭上了眼睛,温蒂死也不会相信那是任命的举动,那么???

阿伦闭上眼睛之后,开始在心中发布一条一条的命令:“先斩断丝线,灵刃格挡一下棍棒,再切开他的胸膛,斩断那两个像蚯蚓一样跑来的脚筋,劈开藤蔓将制造者手臂废掉,斩瞎那个推掌而来的人!”

阿伦心中发布的每一条命令都被完美的执行,当他睁开双眼时,除了琼亚伯的一只手掌印在胸膛还没结实琼亚伯就迅速向后跳开身体,就算这样琼亚伯的眼睫毛都被尽数斩断,差之分毫就是瞎眼的下场。琼亚伯一身冷汗,环顾了一下四周,哈德柱棍在地胸前一骇人伤口由左肩到右腹切开,巴拉巴双手垂下血液滴动,波波恩和菲菲伏在地上脚跟处有大量的鲜血,狮子倒没受伤,只是已经用看死神的眼神看着阿伦。

这时,无论昆军还是不远处的琼军上下全部呆滞,都被阿伦展现出来的实力所震惊。阿休谟眼中充满崇拜:“父亲的神通到底是什么如此强大!”

阿伦看向琼亚伯嘲笑道:“你所仰仗的伤的伤,残的残,还奢望着夺回昔日家园吗?不如当我的膝下之臣,我或许会考虑留下几口琼族生命,那样总比灭族要强吧?还是你有什么杀招没用出来,可要抓紧时间了,因为我一个念头就可以了结你的性命!”

空灵之声响起,莲步轻移,走出的是温蒂的身姿:“还没到最后,何必以为胜券在握?也到了我来会会你的时候了!”

先前所有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在这边的战斗之中,直到这时才发现原来一个女神级别的人物一直都在远方观望,当温蒂走入中心与阿伦对望,昆军上下无不倒吸一口冷气表示惊艳。

阿伦的眼睛在温蒂的身上瞄了瞄:“是个尤物,就是不知实力是否和说的话匹配,一个弱女子也想赢我吗?”

温蒂做了个拨动发丝的动作使得昆军上下无不流出口水,然后双手抱胸自信道:“赢是肯定的!只是在那之前我还想确定一件事情罢了。”

阿伦嗤之以鼻音:“还是先赢了我再说吧。”温蒂没有理会阿伦的话接着自顾道:“我们清楚的知道你在几年前达到五星罗力境界,尽管你对外宣称自己只有四星,但是却并没有诞生神通,所以你现在的神通应该来的并不光彩吧?”阿伦哼了一声:“获得神通的方法并不止一种,连你们都能吞噬道基,难道我就不能吗?”温蒂笑道:“拿那样的话骗骗别人也就是了,但是在同样五星境界的我面前,可没那么容易过关。”

阿伦一惊心中暗道:“眼前这个女子也是五星神通者吗?”

温蒂接着又道:“五星之前确实可以不受限制的继承道基,但是到了五星之后如果想继承道基就必须从头开始,这是绝大部分人不愿意的,谁也不愿意将数十年的修炼顷刻间付之东流,并且还要冒着道基反噬的风险,就算你真的有那样的魄力,短短几年就算你是天才中的天才也不可能将修为重新练回来,我说的不是吗?”

阿伦的目光已经阴冷:“就算你说的是事实那又能怎样?”

温蒂的表情也开始严肃起来:“很不幸,在我琼族的藏书之中,我偶尔翻看了一本关于‘盗用神通’的书籍,上面清楚的讲解了一种盗用神通的方法!”

阿伦怒极反笑:“从中你推断出什么?”温蒂正色道:“从你身边有天赋的人来看,你唯一有可能盗用的就是你儿子阿休谟的神通!”此话一出顿时惊呆在场所有人,尤其是昆军这边,更有阿休谟不可置信:“怎么可能?父亲待我怎么样,我最清楚,我如果有神通父亲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可能盗用我的神通,你根本就是一派胡言”

温蒂没有理会阿休谟的怒号直接直视着阿伦等待着对方的回答。

阿伦叹息一口反而平静下来:“要想人不知,果然还需己莫为,前前后后稍有蛛丝马迹都会被探出究竟。不过,也不用给我盖上盗用儿子神通那样可耻的罪名,因为摸也根本不是我的儿子!”场中之人再次震惊,阿休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吃惊道:“父亲??你说什么?那不是真的,对吗?”

不知何时琼亚伯走到温蒂身旁:“我们的情报,阿伦在二十岁时,因为一场战斗,永远的失去了一些功能!按照你现在的年龄,你不可能是他的亲生儿子!”这话是对阿休谟说的。阿休谟双腿跪立下来,目光空洞。

阿伦像是被戳到软肋:“连别人的隐私也不放过吗?”琼亚伯:“如果放过,那还算是情报吗?”

温蒂抓出两个瓶子递给了哥哥琼亚伯脸上掀起一阵红:“这是奥尔伽之前给我的,说是对伤势有奇效,先去帮助大家康复,这里就交给我了。”

琼亚伯看看瓶子再看看受伤的巴拉巴等:“那样的伤势仅仅靠这些就能恢复吗?”温蒂正视着琼亚伯:“哥哥,我相信他!”

此时的阿休谟精神有些崩溃,有些疯狂缓缓站了起来脸上布满泪痕注视着阿伦:“就算我不是你的亲生儿子,就算你盗用了我的神通,看在二十多年的养育之恩上,我们一笔勾销!但是这里,已经不是我呆的地方了!”阿休谟凄凉着步伐走开之后不久,不忘回头看一眼阿伦:“好好运用我的神通,可别让它蒙羞了!”

阿伦听到这一切不管怎么说反应还是强烈的:“你的母亲曾经就是我的恋人!只是我们没能在一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