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大天圣

第二十四章 恶霸

大天圣 七色花火 3188 2017-05-11 22:43:56

  在听到小霸王的名头后,围观人群即刻轰散,只留下霸阳三人和小老头,不远处一个八抬大轿上,一个粉面油光的中型胖子嘴里正不停地被轿上的侍女喂着葡萄,轿后跟着一支正规的王家军队气宇相当不凡,只是不敢确定,刚才的那道声音是不是轿上满嘴都是葡萄的家伙发出的。

霸阳和奥尔伽睁大眼睛一副你想干什么的表情,赛提斯按按头上的钢盔掏出一支烟点上,心中暗道:“果然走到哪里都不会太平。”

八抬大轿近前停下,中型胖子走下来,来到四人面前简单扼要的问:“你们是外来人?”四人包括小老头:“没错!”

胖子抬一下六层下巴表示知道了就道:“每人先交过境费一人一万金币。”

小老头不满道:“过境费?我可是来做生意的?”胖子嘴角一咧:“那你可惨了,所有货物全部没收!”

小老头不可置信:“开玩笑嘛?这个国家难道是黑国不成?”胖子摇摇头:“那我不管,我想知道的是你的货呢?”小老头本就因为吃了大亏而满心不爽瞄了眼奥尔伽腰间的刀不耐烦道:“被我以十个金币卖了,怎么了?”胖子状若明悟:“那就是说你没有货物了?但是你却说你是商人,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是个骗子?你是不是骗子都无关紧要的,重要的是你骗了我,就像骗了这个国家的国王一样,所以,想没想过你的下场?”“唰”小老头的人头落地,无头尸体向后倒去。一个王军将领向胖子回道:“尤由塔国舅,欺君之罪,理当处斩!”

尤由塔一笑转身向奥尔伽却并不看奥尔伽而是看向奥尔伽腰间的佩刀发问道:“你在这里买了东西?那么你要交一万金币的货物获得税!”

奥尔伽面无表情的看着尤由塔:“我特么的还想砍了你,你看要交多少钱?”“唔!??竟然这样和恶霸尤由塔说话,他们难道找死不成?”远处躲在墙角的民众吃惊的说。

尤由塔脸部的肥肉哆嗦着气的说不完整话:“你既然敢??我??给我把他们抓起来!”尤由塔身后大约百人的军士立刻把霸阳三人围了起来就要动手来擒住他们。赛提斯将机枪上膛:“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奥尔伽也拔出妖刀:“没有办法,总不能束手就擒吧?”霸阳:“不过是打架而已,奉陪到底。”

尤由塔看着被围住的三人心想:“等把你们抓回去一定严刑拷打,竟然敢说砍了我,气死我了我要让你们受凌迟之苦,不,还不够痛苦,要万蚁噬心,不然难解我心头之恨!”尤由塔可能想的太投入,脸上的表情一副咬牙切齿状,却忘了周围的情形。突然一把血色长刀架在了尤由塔的脖子上。

尤由塔一惊马上从幻想中清醒过来,只是自己的护卫们都已经倒在地上,那个刚才说要砍自己的那个人正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尤由塔难以置信:“我的护卫?怎么可能?”奥尔伽歪头看看倒在地上的护卫们:“下回出门,带些厉害的护卫,这些,弱的像蚂蚁一样。”

尤由塔反而平静下来:“下等族人,把那个东西从贵族的肩膀上拿下来,不然你会很惨!”

奥尔伽突然瞪起眼睛怒道:“你说谁是下等族人?”吓得尤由塔不禁小腿哆嗦。霸阳在听到那话时已经黑下脸色:“还啰嗦什么奥尔伽,宰了!”“噗”人头飞起,血液自脖茎中喷出!

那些躲在远处偷看的普通人全部呆滞,许久之后,不知是谁状若疯狂双手抓着脑袋:“不好了!有人杀死了尤由塔,大家快跑啊,这个城要遭殃了!”“快带上妻儿逃吧,这里会被屠城的!”??

霸阳不解:“不就杀了个恶霸吗?大家怎么吓成这样?”奔跑向城门的人就像见了鬼一样躲着霸阳三人。奥尔伽一把揪住一个逃跑的人:“杀了恶霸不是应该高兴吗?为什么慌张成这样?”被揪住的人极度恐怖的回答道:“你们杀的恶霸就是这个国家的国舅爷!国王是个极度凶残的人,如果被他知道我们谁也别想活命!”赛提斯:“那样的人是怎么当上国王的?”被揪住的人用看外星人的眼神看着赛提斯:“你们难道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吗?这个世界当然是强者为王,国王就是这个国家最强大的人!”

三人对视一眼,赛提斯:“貌似这次捅了个大篓子!”奥尔伽放开手中之人:“国王吗?会有多厉害?”

霸阳沉思片刻深吸一口气将力量灌在喉喽吼道:“都给我停下来!”声音高亢而霸道,还真把逃跑中的人们给震住了,大家都停止逃跑停了下来。

霸阳向着看向自己的人们走出两步不卑不亢道:“人是我们杀的,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没有必要逃命,我们也不会逃,就在这里等着那个国王!”霸阳伸出一只手掌拍在胸前:“我们的恩怨,我们自己解决!”???

王宫之中,一个雍容华贵的美妇痛哭着伏在一个长相张狂的人怀里:“我的王,有人在你的国家杀害了你的舅哥,这完全就是无视你的存在,如果放任这样的事情不管,下一个被杀害的可能就是你的王妃我了!呜呜??”

国王抱紧怀中美人:“爱妃不要伤心,这仇我必然要为你报,只是你希望如何?”王妃眼中闪现出一抹狠戾:“我要全城的人陪葬!”国王面露为难之色:“全城的人吗?”王妃停止哭泣目光直视着国王:“就是全城的人,难道不行吗?难道你不爱我了吗?”国王赶紧再次抱紧王妃:“行,当然行,我怎么会不爱你呢?就按照你说的办。”国王的内心:“那个舅哥本就是个痞子副,不过是看在爱妃的面子上让他在那个小城里为所欲为罢了,反正那个城里也就千来口人,就当是讨美人欢心,反正他就这一个哥哥。”

霸阳所在的城中,所有的人都人心惶惶,不可终日,等待着国王的审判,唯一的期盼就是国王会把责任全部算在那三个人身上。

一间豪华的客房之中,赛提斯劈头盖脸的指责着霸阳的鲁莽行为:“既然都知道是国王的舅哥,我们就应该赶紧脚底抹油,逃得越快越好,哪有像你那样大包大揽逞英雄的?”

霸阳掏着耳朵:“你没听到吗?那个凶残的国王很有可能来屠城的!我们又怎么可以连累其他人呢?”赛提斯:“你倒是正义满满,一旦到时候被人干掉了怎么办?你们不是还要回家吗?”奥尔伽正用口布搽着妖刀:“那证明我们只能做到这样的地步,没什么可惜的!”霸阳抬头看向赛提斯:“连回家都要闪闪避避,躲躲藏藏,那还回去干什么?”赛提斯无奈的低下头:“但愿能逢凶化吉。”

霸阳突然站起身:“嗯?肚子已经饿扁了,要下楼饱餐一顿,有没有一起去的?”“锵”奥尔伽将妖刀插回刀鞘:“要喝最上等的美酒哦!”霸阳开怀一笑:“那是当然的!”赛提斯又不爽起来:“那要花多少钱?你们什么时候才会学会节俭?”霸阳委屈道:“老板已经说了,店里的一切对我们免费。”就走下楼去。只留下赛提斯丈二和尚:“免费??”

一桌的的美食和美酒在经历了三人的风卷残云之后全部见底。店里的老板在柜台之后见识了三人的吃相,却并没有其他想法只是简单的认为他们是在努力的享受着最后的几顿美餐。就在此时“咚”店门被推开,一个人惊慌失措的跑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的道:“不好了,国王卡斯木?贝勒来了,正要大家交出凶手!”

霸阳打了个饱嗝后,站起身走向门外,奥尔伽舍不得没喝完的酒拎着酒瓶子跟了上去,赛提斯戴好钢盔点上一支烟呼出一口:“见机行事吧。”

在一条宽阔的道路两头,两伙人正在接近,分别是国王卡斯木?贝勒和霸阳,但是两伙人所受的待遇截然不同。卡斯木?贝勒所过之处民众跪拜高呼见过国王,霸阳所过之处就会被人指指点点什么罪魁祸首之类的。终于两伙人接近了。

卡斯木?贝勒没有带多余的人,除了他自己另外还有三名好手,分别是他的第一战将大拿,教官新民和在民间极具盛名的民间高手方伟。

两队人站定都开始互相打量,只见霸阳这边一个使棍一个用刀还是两把,另外一个嘴里冒烟。卡斯木?贝勒那边就简单的很,清一色利剑。

贝勒迈出步子带着点点笑意的道:“在这个城里你们杀了一个人,那是你们不应该动的人。”霸阳也多出步子:“前半句不假,后半句我不那么认为。”贝勒拔出利剑:“看你们也像是有点本事,不过就是有点命短。”霸阳将铁棍背在身后:“如果只是来找我们复仇,我们就接下了,和其他人没有关系。”“叮”剑与棍相交的声音两人相抵着,贝勒直视着霸阳:“那可不行,我的爱妃可是要全城陪葬呢!”霸阳哼一声用力推开贝勒:“还是不要做你的春秋大梦了,除非我死,否则休想得逞!”

在一处高高的建筑之上一个又黑又瘦又小的男子坐在那里两条腿前后摇晃着:“终于打起来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