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大天圣

第二十七章 复仇联盟的诞生

大天圣 七色花火 3079 2017-05-13 23:07:56

  卡斯木国王,卡斯木?贝勒被杀死的消息迅速在卡斯木国中传开,卡斯木的爱妃在得知消息后,没有丝毫哀伤,而是以最快速度携带着大量的金银珠宝乔装打扮之后,就一个人偷偷逃走了。

在霸阳他们走出城门的时候城门外有着大量的卡斯木王国的军队却没有哪怕一个敢阻拦他们的道路,就这样让他们大摇大摆的渐行渐远后,反而松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走在路上的赛提斯不禁怀疑道:“和你还真是有缘,不过你的职业不是盗窃吗?”小黑淡淡一笑:“有的时候,个别人是会选择兼职的,这没什么好解释的!”赛提斯仍旧怀疑道:“奉劝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招,不然这两个家伙可是不会放过你的!”赛提斯说话的同时指着霸阳和奥尔伽。

小黑再笑道:“先前大战的时候不知道是谁躺在地上像死狗一样,什么忙也帮不上?”赛提斯语赛:“那是因为??不过是??。”赛提斯努力的找着借口最后终于还是老一套:“我只不过是想多给他们一些表现的机会罢了。”小黑鄙夷的看向赛提斯:“切!??”就再不说活了。赛提斯不依不挠起来:“你那是什么眼神?你小看人?”??????????????????????????

这个世界国家的等级分为,王国,公国,帝国,以及皇国。

多伦多公国的王宫中,一位大臣向公国王汇报道:“卡斯木国王,卡斯木?贝勒被残忍杀害,卡斯木王国陷入混乱,并且周边的一些向我们进贡的王国也开始不安。因为杀死卡斯木?贝勒的凶手,行事手段极像圣克鲁斯囚犯的做法,我们是不是要向帝国汇报,以引起十三殿和七天剑的关注。”

公国王‘莫尼丹’的手指不停地敲打着桌面开口道:“这个事我已经听说了,不过我听到的是,贝勒的舅哥得罪了人引发的血案,貌似和圣克鲁斯逃犯没什么关系,私人恩怨的仇杀我们还是别追究太深,况且,真把十三殿和七天剑引来??”说到这里公国王莫尼丹停止敲打桌面的手指,身体前倾看向大臣:“你和我以后还想捞到什么好处?”汇报的大臣身体向后一顿仔细的打量着莫尼丹的表情:“我明白了!”莫尼丹边转动着椅子边挥手:“下去吧,好好安抚一下民众,你自己找个合适的去接管卡斯木国,将事情平息下来,能做到吧?”大臣的眼睛滴溜溜转:“国王放心就是!”行一礼,就离开了,大臣离开的同时心中暗喜:“让我自己安排人接管卡斯木国,这油水还真不是一般的肥!”转过椅子确定大臣出去后,公国王莫尼丹似在自言自语:“恩公所说的‘巨子计划’终于开始了吗?”手中却捧着一本霸阳见过的预言之书…

一处围满人烟的广场之上。

赤裸上身的张三扛着棍子嘴中的稻草只剩下了草根额头一剑伤,稻草根依旧被咬在嘴角,看看对面的人(不予起名,只叫那个人)一身华衣,一看就是富家子弟,那个人开口了:“我们本是发小,小时候因为是哥们,就经常接济你,又有谁会想到,我心爱的女孩会喜欢上你,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恨你还是自己的缘分不够,但是我看到你并不能给她丰衣足食,甚至你可以把她当物品作为赌注,这让我再无法忍受了,也是借这样的机会我把她赢来了,所以今天绝不会让你把她赢回去!”

张三咬动着嘴中的稻草:“昔年的友情依然还在,但是,你知道我的过去一无所有,尽管如此,我也希望有一天可以出人头地,所以我走向了挑战的道路,直到有一天在擂台上遇到你,我才意识到穷人是没法和富人比的,就算我付出比你多得多的努力,也比不上你的家族给你的一粒丹药,或是一本功法。但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我这样的人也会有狗屎运!来吧!让我们决出胜负!”

那个人:“你的棍法虽然有所长进,但是依旧不是我的对手。”张三:“你的剑法没有丝毫的提高,或许你在等家族的下一粒丹药吧?让你见识一下我新学来的棍法,让我用它打败你,让我证明穷小子也可以实现梦想!”

那个人已经激动起来:“我是不会让你把她带走的!尽管放马过来!”张三棍子前指那个人“岚棍法”就见张三周身上下被棍影包围着冲向那个人,邹然的变化让那个人一下子傻了眼,万万都没想到张三刚才宁可受伤也没有暴露的棍法竟然如此之高介,慌忙中只好咬牙硬接就听“叮叮叮??”那个人的剑被击飞,张三趋势不改一棍就要扫向那个人的脑袋却被一个声音制止“住手!”听到声音的张三刹那间凝固了动作,抽棍立身,最后缓缓转身看到了一个本应是自己妻子的女人。张三的脸上现出一丝温柔却在发现对方锦衣下微微隆起的肚子又变的呆滞了数秒,谁能发现张三眼角的晶莹。甩甩头后,张三移开目光看向那个人:“要好好对她,因为她现在更需要你!”转身扛着棍子向广场之外走去还不忘自嘲道:“况且,我可不愿意替别人养孩子!”那个人一见张三没有带走他的妻子并且还说了那样的话,心中不由一阵感动:“接下来,准备干什么?或许我可以帮帮你。”张三停顿一下吐出口中的稻草根:“世界如此之大,我可不想做井底之蛙!大千世界,希望也能留下我的事迹,被后人所咏唱!”说完就从裤袋里摸出一根完整的稻草再次迈开了步伐,慢慢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一席话被所有人听到,让大家明白,怀揣梦想的人也有可能是吊儿郎当的,因为我们只能看到外表无法透视别人的内心。再者说,世界上又有多少人表里如一!

再看这边的战斗。

阿休谟挥舞断刀与一个人拼斗着,那个人赫然正是海尔。海尔显得游刃有余:“拿着把断刀刚刚进入四星就以为可以打赢我吗?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剑技奥义!”“唰唰??”阿休谟被剑气斩伤,却也是轻伤。阿休谟抚过伤口:“软绵绵的剑技而已,断刀又怎么样,我同样可以发挥我的绝招!”阿休谟凝视着海尔“辉星十字斩”十字剑光顷刻间来到海尔身前,上下左右全被封死,海尔只能舞动青冥宝剑发出一道道剑气,却只能微弱的撼动一点十字剑光,无奈情况下,海尔不得不以数量相抵,最后险险的化解了阿休谟的绝招,海尔已经一身大汗有些许虚弱道:“拥有如此绝招,又怎么会被人弄断长刀?难道你遇到过非同凡响的敌人?”

阿休谟平举手中断刀回忆起那一日仇恨道:“确实非同凡响,他们来自圣克鲁斯监狱!”海尔眼睛微咪感觉其中有内容,有些怀疑道:“你是昆北城主阿伦之子,阿休谟?”阿休谟从断刀上移开视线落在海尔脸上不确定道:“你认识我?”海尔嘴角扬起:“不认识,不过我们貌似共同认识三个人,并且,其中两个是从那里出来的!”阿休谟知道海尔在卖关子,没有说话,凝着眉头静静的等海尔说下去。海尔故意放慢语气:“他们之中??一个使一古怪武器??一个用刀??一个用棒,对吗?”

当听到一个用棍之后阿休谟突然握紧拳头,情绪不受控制吼道:“他们在哪里?”海尔观察着阿休谟的表情:“好像你和他们有着不浅的仇恨,不知是不是我俩有缘,我也和他们有过节呢?”

阿休谟看着手中的断刀:“毁刀之仇,今世不报,来生,宁做死物!”海尔也义正言辞了一番:“夺爱之仇,须尽全力,宁死报之!”海尔说着违心的不着边的话,不知此时的他会不会脸红。

“啪啪啪??”一人鼓掌踏步而来:“好像我们都有共同的敌人呢?不如我们合作怎么样?”看清来人海尔一惊:“食人王,尼古拉斯?”阿休谟:“没听说过,是个厉害人物吗?”海尔回答阿休谟的话:“是个相当难缠的家伙,不知道是什么风把他吹来了?”

尼古拉斯连忙摇手:“别那么大敌意剑魂海尔!我也是和那三个家伙有些渊源的!”海尔弯起嘴角:“堂堂食人王也会和人有渊源?”尼古拉斯摊开两手做坦诚状:“说出来你可别不信,那三个小子中,那个用远程攻击的可是连伤我两次,还好我明智的选择逃跑,不然那日恐怕就要交代在哪了!”

阿休谟像是意识到什么:“既然,我们的敌人都在一起,那么作为我们是不是也该联盟?”尼古拉斯:“我来的目的就是号召大家合作!”海尔:“既然以后要在一起,我们的队伍是需要个名字的!”

阿休谟目光毒辣:“既然都是为了复仇,那么就以复仇为名”??

于是以阿休谟等为主的复仇联盟诞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